八一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邻家妹子爱上我 > 正文 第五百三十九章 记住,我叫阎王坤!
    我听到时钊的话,冷笑道:“就算他堂姐真是铁爷的情妇,今天的结果也是一样,咱们进去会会他。    ”

    时钊说:“好吧。”随即在前面引路,带我进了酒吧。

    这间酒吧的格调很不错,不像一般酒吧那么乌烟瘴气,走进酒吧的时候,先听到的就是节奏缓慢的轻音乐,里面的客人以年轻情侣居多,大部分都在亲密的交谈,还有的坐着亲昵的动作。

    据时钊介绍,这家酒吧的老板是一个年轻的女人,打扮得挺时尚的,家里有点钱。

    现场这么安静,看来人都被控制在里面,还没有惊动外面的人。

    我们走到大厅中央的时候,就有一个性感时尚的美女迎着走来问时钊:“钊哥,你们的事情最好别在我这儿解决啊,会影响我的生意。”

    时钊笑道:“马姐,这位是我们坤哥,你跟他说吧。”

    “坤哥?以前南门的那个?”

    那美女说。

    我笑道:“我就是莫小坤。”

    那美女立时大大方方地伸出手,说:“坤哥你好,经常听说你的大名,没想到本人真的那么年轻。”

    我笑道:“马姐,不用客套,你放心,我们不会影响你的生意,待会儿我们会将人从后门带出去。”

    那美女笑道:“那太感谢了,坤哥,改天我请你喝酒。”

    我笑了笑,说:“喝酒就免了,我们应该的。您忙您的吧,我们会解决。”

    那美女说:“好。”

    我随即和时钊等人往包房区走去,到了靠里面的一个包房外面,就见到几个小弟守在门口,房门紧闭。

    “开门。”

    时钊吩咐道。

    一个小弟当即推开了门,我走进包房,就看到里面九个人清一色的被五花大绑捆了起来,丢在角落,另外有五六个我的小弟拿着刀子在边上看着。

    看到这一幕,我忍不住呵呵一笑,说:“哪位是川哥?”

    前面一个留着一头金黄色的卷,个子在一米七左右,身体壮实的青年回答说:“我就是郭云川。”

    我笑道:“原来是你啊,给他把绳子解开。”

    时钊等人听到我的话都是诧异无比,但还是照我的话执行,由一个小弟上前用刀子割开了郭云川身上的绳子,我随即走上前去,勾住郭云川的肩膀,笑呵呵地说:“川哥,对不住啊,我不知道你和铁爷的关系,有什么冒犯的地方,还请原谅。”

    郭云川听到我的话,气焰登时涨了起来,叫道:“莫小坤,你们敢打我这件事我和你们没完,回头我就告诉铁爷,让铁爷找你谈话。”

    我笑道:“川哥,真的是他们不懂事,您大人有大量,别和他们计较好不好?我已经订了一家酒楼,预备了一桌丰盛的酒菜,这样,我给你倒酒认错,这件事就这么算了吧。”说完回头对时钊说:“将其他人也放开。”

    时钊听到我的话更是诧异无比,我不是说要搞这几个儿子吗?怎么这么客气,还低声下气的?

    那郭云川看我认错,还在叫嚣,说:“莫小坤,你别以为这件事就这么完了,没那么容易。”

    我笑道:“川哥啊,咱们都是同一个社团的人,抬头不见低头见,闹太僵也不好是不是?走吧,先去吃饭,您有什么怨气到时候尽管。”说完强行搂着郭云川往外走去。

    郭云川还以为我想息事宁人,一路跟随我往外走,一路还在出言恐吓我。

    我看到他的样子,差点笑穿了肠子。

    儿子给他点颜色,他都想开染坊了呢,要不是不想破坏这家酒吧的生意,我他么进包间就动手了,还和他废话到现在?

    出了酒吧后门,后门就是一条宽敞的大街,我继续搂着郭云川往前走,在经过一条阴暗的小巷子前的时候,笑着说:“川哥,走,进去撒泡尿。”

    郭云川说:“我没有尿意啊。”

    我说:“我有尿意啊,你陪我不行?”说完搭在郭云川肩膀上的手用力,抓紧他的衣服,防止他逃跑。

    郭云川察觉到了异样,急忙说:“莫小坤,你到底要干什么?”

    “干什么?哼!我草泥马,给我进去,咱们里面谈!”

    我看他察觉了,也就不再演戏,脸色一狠,一脚踹在郭云川身上,将郭云川射进巷子里。

    其余郭云川的同伴察觉到问题,纷纷想逃走,可是我的人早有防备,纷纷被抓住,带进了巷子里。

    我点上一支烟,一口一口地抽着烟,走进巷子里,看向郭云川,郭云川已经慌了,吓得往后退缩,口中嗫嚅道:“莫小坤,你……你要干什么?我堂姐夫是铁爷,你敢动我?”

    “啪!”

    我甩手就是一耳光,跟着一把捏住郭云川的嘴巴,将郭云川按到后面墙壁上,厉声道:“别说你堂姐还没嫁给铁爷,就算真的嫁给了铁爷,也请你搞清楚,这儿是蛇堂,这儿我说了算,谁他么不听我的话,没有好下场,天王老子也是一样。”说完猛地一膝盖撞在郭云川的小腹上。

    “额!”

    郭云川登时痛得弯下腰去,一口苦水倒了出来,我跳起来,狠狠一记手肘敲在郭云川的后背上,郭云川登时扑通一声,扑倒在地上。

    “草!居然煽动其他人和老子搞对抗?你他么算什么东西?”

    我抬起脚又是狠狠一脚,踢在郭云川的小腹上,郭云川登时如死狗一般往后翻滚出去,撞上后面墙壁才停了下来。

    “莫小坤,你敢打我,你会后悔的!”

    郭云川被我踢了一脚,可还没有认清楚现实,还敢放话威胁我。

    我听到他的话,心中火起,嘴巴还挺硬的啊,看你有多硬,走过去,照准他的嘴巴就是一脚。

    咯地一声响,郭云川的嘴巴满嘴都是鲜血,再一吐,四颗牙齿落了下来。

    “我要打电话,我要打电话给我堂姐。”

    郭云川随即大叫,要打电话搬救兵,可是他没有机会。

    他因为牙齿被打落了,说话不是很清楚。

    我再一脚将郭云川射飞出去,跟着手指着郭云川,厉声道:“给我打!”

    “是,坤哥!”

    时钊等人大声响应,冲上来将郭云川团团围住,抬起脚狂跺,一时间只见得一条条脚影如雨点般落在郭云川身上,郭云川一边叫喊,一边在地上满地打滚。

    他可能觉得铁爷很流弊,没人敢惹,现在还在提铁爷的名字。

    却不知,我要是被铁爷的名字吓住了,以后还怎么管理蛇堂?

    他越是这么叫,只会死得越惨。

    除了郭云川,与郭云川一起的人也被其他小弟掀翻在地痛扁,巷子里响起此起彼伏的惨叫声。

    我退到后面,抽着烟,冷眼看着被打的郭云川。

    儿子还真是那种不知死活的东西,现在被打得这么惨,还口口声声抬出铁爷的名字来压我。

    我听了一会儿,忽然心中火起,掏出随身携带的蝴蝶刀,唰唰唰地甩出刀片,握在手中,喊道:“都给我让开!”

    时钊等人往两边让开,我冲进人群,一把揪住郭云川的卷,将郭云川提了起来,按在墙壁上,一字一字地说:“你今天给我记好,我叫阎王坤,以后来找我报仇。”

    最后一个“仇”字吐出,手中的蝴蝶刀捅了下去。

    “啊!”

    郭云川出惨叫声。

    时钊等人都是震惊无比,没想到我下这么重的狠手。

    如果是其他人还好说,可这郭云川相当于铁爷的小舅子啊,这事情可不小。

    我将刀子拔出来,放开郭云川,郭云川便软倒下去,扑通地一声倒在地上,我一边用衣角擦拭血水,看向其他人,说:“走吧。”

    时钊随即吆喝:“住手,走了!”

    小弟们随后纷纷赶了上来,跟在我身后,往外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