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邻家妹子爱上我 > 正文 第九百二十四章 果然有种
    如果说一个男人一辈子最难忘记的女人只有一个,我相信很多人都会回答是初恋,一般都是苦涩没有结果,我和张雨檬也是一样。.

    哪怕是她已经嫁作他人妇,她的一点点消息还是能让我心起涟漪。

    但我还有一点疑问,张雨檬的孩子的父亲到底是谁?

    在张雨檬和许锦棠吵架的时候,我和张雨檬在酒店又睡了一次,以我那神奇的命中率有点悬念。

    和蔡梅奋斗了那么久没还上,和夏娜、李小玲也没有修成正果,可是张雨檬却很轻易地中过一标,谁知道会不会有第二次呢?

    现在张雨檬的孩子已经生了下来,听说许远山、许锦棠喜欢得不行,简直就是许家的宝贝,我有时也在想,万一孩子是我的,万一他们知道了,会不会气得当场吐血三升倒地而亡?

    “怎么,你不会唱吗?”

    慕容紫烟看我走神,问道。

    我说道:“勉强会,就这吧。”

    我随即和慕容紫烟合唱了一,说实话这歌我唱得不是太好,还有跑调的时候,不过慕容雄伟等人还是给我掌声。

    慕容紫烟唱着歌,深情款款的看着我,仿佛很幸福,又仿佛很幽怨,她和我认识的时间也不短了,那份心思恐怕现场的任何人都清清楚楚。

    到一歌唱完,现场再报以热烈的掌声,慕容雄伟带头叫好,我谦虚了几句,便返回到座位上玩了起来。

    喝了一会儿酒,慕容紫烟说她想去c,慕容晴似乎想给我们制造机会,让我当护花使者,我欣然答应。

    和慕容紫烟走出包间,到了外面的过道上,慕容紫烟就手捂额头说:“头有点晕。”

    我说:“你的酒量太小,下次少喝点。”

    慕容紫烟说:“难得今天高兴,所以就多喝了一点。坤哥,你能不能扶扶我?”

    听到慕容紫烟的要求,我也不知道她是真的醉还是假的醉了,不过能扶慕容紫烟却是一种别人羡慕不来的美差,我当然不会拒绝,当下挨了上去,伸手扶住慕容紫烟。

    慕容紫烟几乎整个人都靠了过来,立时给我一种温香软玉的感觉,本能地想贴紧她的娇躯。

    她的脸开始红了,原本她喝酒不上脸,可在这时却迅红了起来,娇艳得就像是三月里的桃花,不,应该是下雨过后的水仙花,娇嫩。

    我的心跳也在不知不觉间加,呼吸也变得粗重起来。

    转过一个转角,过道上一个人也没有,我登时情不自禁的生出一种犯罪的心理。

    慕容紫烟忽然一个踉跄,往前跌倒,我急忙伸手将她抱住,她回过头来看着我,娇媚无比,呢喃的声音说:“坤哥,我……”随即闭上了眼睛。

    作为一个情场老手,如果在这种情况下,还不明白慕容紫烟的意思,我他么也白混了。

    不过我心里纠结啊,和慕容紫烟好上了以后,会对我产生什么样的影响,雍亲王会不会大怒?

    这些都是我必须思考的问题。

    在一番纠结过后,可能是酒意的怂恿,我横了心,心想死就死吧,伸手一把搂紧了慕容紫烟,便要往慕容紫烟的小嘴吻去。

    “咚咚咚!”

    可就在这时,过道上传来一阵杂乱的脚步声。

    慕容紫烟像是一只受惊的小兔子一样往后跳开。

    反应也太激烈了一点,我看得却是想笑,亲个小嘴有啥大不了的,紧张成这样子?

    不过她的反应,也告诉了我一个真相,小妮子刚才在装醉。

    想不到啊,连慕容紫烟也会玩这样的小把戏。

    不过明白了过后,我心里还蛮有自豪感的,能让一个女人设计本身就是魅力的一种体现,更何况还是堂堂大燕郡主?

    在慕容紫烟跳开后,一群人便出现在我的视线中。

    先出来的是一个男的,穿着挺体面,看上去就像是在社会上混得比较好的。

    第二个是一个中年男子,挺着一个将军肚,面色红润,第三个的人冒头,我当场就是一怔。

    还真是冤家路窄啊,竟然是天门少帮主,我的情敌许锦棠。

    许锦棠看到我也是一怔,显然没想到会在这儿看到我,他随即回过神来,怒哼一声,说:“还以为是谁呢,原来是你,你不在良川市跑到穗州岛来干什么?”

    在许锦棠说话间,又有一个人从转角处走了出来,却不正是张雨檬。

    张雨檬和我上次看到她的时候已经大变样了,手里抱着一个孩子,打扮也成熟了很多。

    她看到我没什么特别的表情变化,只是瞟了一眼我身边的慕容紫烟。

    在张雨檬后面出来的是几个女人,都是在三四十岁年纪,穿着讲究,全身珠光宝气的。

    我回头对慕容紫烟说:“咱们走吧。”随即拉着慕容紫烟迎着对面的许锦棠一帮人走了过去。

    但那中年男子似乎对我有点不爽,冷嘲热讽地说:“坤哥,见到老朋友也不打一声招呼吗?”

    我本来不想惹事,听到男子的话登时不爽了,霍地一个转身,走到中年男子面前,说:“还没请教阁下是?”

    中年男子颇为得意的说:“好说,大家都叫我年哥。”

    我说道:“原来是天门火堂堂主,难怪气肚这么过人。”说着瞟了一眼中年男子的肚子,嘲讽他的将军肚。

    叶万年听到我的话,笑道:“总比一些人偷偷摸摸的在这儿私会情人的好。”

    慕容紫烟不想惹事,看我要和许锦棠这帮人起冲突,便拉了拉我,说:“坤哥,咱们走吧。”

    我回头看了一眼慕容紫烟,随即点头,说:“改天有时间再聊。”说完拉着慕容紫烟便要走过去。

    可叶万年却得理不让人,还在嘲讽我:“就这么走了啊,是不是怕了!”

    听到叶万年的话,我心里的无名火便腾地冒了起来,放开慕容紫烟,霍地一个转身,指着叶万年就骂道:“草泥马的,你说什么?你他么算什么东西,够资格和老子说话?”

    现在我是南门的龙头,更是良川市唯一的老大,要说身份地位,就是天门帮主许远山和我相比,都还差了那么一点,他叶万年不过是一个堂主,还不够资格和我叫板。

    被我这么指着鼻子骂了,叶万年也是感到面子挂不住,怒道:“莫小坤,这儿是穗州岛,不是良川,你他么的嚣张到这儿来了?”

    我冷笑道:“嚣张又如何,不嚣张又如何,你在我眼里狗屁都不是,少他么给我唧唧歪歪!”

    叶万年当场不爽了,叫道:“好,莫小坤,你他么有种,等着。”随即愤怒地转身往外走去。

    许锦棠拍了拍手,冷笑道:“坤哥果然牛逼,带种,我们走。”随即带着张雨檬等一群人走了过去。

    张雨檬从我身边走过的时候,又看了我一眼。

    我却是有种有话说不出的感觉,她就这么想和许锦棠在一起,孩子到底是谁的?忍不住也看了她抱着的孩子一眼。

    孩子睡着了,长得很漂亮,安静的样子仿佛就是天使。

    他们很快从我面前走了过去,久久我的心情都无法平静。

    慕容紫烟觉察到我心情不好,握了握我的手,说:“坤哥,这种人犯不着为他生气。”

    我回头冲慕容紫烟微微一笑,说:“我没事。”随后便送慕容紫烟去了厕所,在外面等慕容紫烟。

    我点上一支烟,站在窗户边,看着今夜的穗州岛,只感觉今夜的穗州岛和以往一样的迷人,可是却很冷很冷。

    那种压抑,让我有一种撕毁一切的冲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