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邻家妹子爱上我 > 正文 第一千一百三十二章 事情闹大发了
    那个姓钟的高级警官放完话后,便打算退出审讯室,给我思考的空间,可就在这时,他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

    他掏出手机瞟了一眼来电显示,随后接听了电话。

    接听电话后,他的眉头很快皱了起来,都快连成一条线,显然有什么事情。

    很快,他又挂断了电话,将手机揣回裤包中,快步走到我面前,斜眼看着我,说:“你知道刚才生了什么事情吗?”

    我说道:“生了什么事情?”心中却有点虚,该不会是慕容航的老婆儿子死了吧。

    钟警官冷笑道:“刚才我的同事打来电话,说王妃死了!”

    我听到他的话就像是被一盆冰水当头浇下一样,全身一片冰凉,慕容航的老婆死了?

    慕容航可是当今大燕的皇子,爵位是亲王,他的老婆就是王妃,不折不扣的皇室成员,可是却被人当街开枪打死,这事只怕会让全国为之震动,条子们也有巨大的压力,必须破案!

    这次我算是摊上事了,自己没干,反而被抓住,有可能跳到黄河也洗不清。

    虽然心中震动,但我面上不能表现出来,我必须装出一副完全与我无关的样子,当即淡淡地说道:“王妃死了,我只能表示同情,但我再次声明,王妃的死和我没有任何关系。”

    钟警官听到我的话冷笑起来,说:“还是那句话,你为什么会在中京,为什么看到警察就跑,不是做贼心虚是什么?这件事已经不是一件小事,这个案子绝对会彻查到底,你怎么狡辩都没用。以我看,还是早点交代,少吃一点苦的比较好。”

    我知道他说的是事实,王妃当街被杀,全国必定震动,所有人都在关注这个案子的进展,我的处境非常糟糕。但面上还是笑道:“警官,我若是你,现在肯定会积极去追查真正的凶手,而不是在我身上浪费功夫。如果无法破案,可能你也会被惩罚吧!”

    钟警官冷笑道:“可我认为你就是凶手!”说完顿了一顿,续道:“好,你拒不交代的话也由你,反正我已经做了长期和你耗的准备。”说完便转身往外走去。

    我冲他的背影叫道:“警官慢走,不送!”

    砰地一声响,那个钟警官带着手下退了出去,并关了灯,关门。

    房门关闭的那一刻,审讯室便只剩下了黑暗,伸手不见五指,黑漆漆的。

    我的手被手铐勒得很痛,但我也只能咬牙强忍,仿佛手随时要断了一样。

    过了一会儿,我渐渐地冷静下来。

    从现在来看,摆在我面前的只有死路一条,除非找到真正的凶手为我洗刷罪名,否则的话,很难脱罪。

    现在我没法联系外界,但我相信太子要是知道中京生的事情,一定会想办法来见我。

    一,太子也不清楚是不是我干的,假如是我干的,我又被抓住的话,他有被牵扯出来的危险。

    二,假设不是我干的,他更会想办法营救我,让我帮他在穗州岛与许远山抗争。

    太子现在应该已经知道我的情况了,正在飞往中京的路上,所以我只要坚持一晚上,就有可能见到太子,见到太子,就有可能通过太子想办法解决眼前的麻烦。

    就这么胡思乱想了一会儿,十多分钟就过去了,忽然外面传来一阵脚步声。

    我现在的神经对处于紧绷状态,虽然只是脚步声,还是让我心中一凛,紧张地看向门口。

    听得钥匙开门的声音,审讯室的门打开,灯光亮了起来,那个钟警官再次走了进来,不过脸上的表情却与先前大为不同。

    他脸上挂着得意的笑容,走进审讯室后,便走过去拿了办公椅,走到我面前放下,然后坐了下来。

    我知道他这么做肯定有目的,笑了笑,说:“警官,看来很高兴啊。”

    钟警官看着我得意的笑道:“莫小坤,你不招自然有人会招,刚才你的同伴什么都招了。”

    我听到钟警官的话,却是忍不住笑了起来,还以为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呢,原来是这等低级的手段。

    我的同伴只有两个,一个是时钊,一个是大壮,别说我没干,就算我干了他们也不会招供,他这是想唬我呢,玩心理战术。

    这一招要是对付胆小傻逼的人,很有可能奏效,可是要对付我,我只能说他太小看我莫小坤了。

    钟警官看我笑,便问道:“你笑什么?”

    我说道:“钟警官,既然他们招了,你干脆拿着他们的供词起诉我吧,我等着上庭呢。”

    钟警官看我的样子,已是知道这一招被识破了,有点恼羞成怒,霍地站起来,说:“莫小坤,你别那么嚣张。”

    我冷笑道:“钟警官,不是我嚣张,而是事实上我已经说得很清楚,我根本没做,你在我身上只是浪费时间。”

    钟警官咬了咬牙,随即点了点头,说:“莫小坤,我有的是时间。”跟着气愤地一脚将椅子踢翻,便要往外走去。

    忽然,外面传来几个人的声音:“二皇子,二皇子,您不能进去!”

    “滚开,谁他么拦我,别怪我对他不客气!”

    慕容航的怒喝声跟着传来。

    我心中一凛,慕容航的老婆刚刚死了,他找过来,只怕来意不善啊。

    心中念头还没落下,慕容航就已经冲进审讯室,他一看到我,就怒气冲冲地冲过来。

    那个钟警官怕闹出什么事情,连忙上前去拦慕容航。

    慕容航根本不给他面子,手指指着他的鼻子,杀气腾腾地道:“你最好给我让开!”

    那个钟警官慑于慕容航的威严,当场往边上退了开去。

    慕容航往我看来,目中像是要喷火一样,几大步就冲到我面前,我强装镇定,笑着说:“二皇子,好……”

    话才说到一半,慕容航忽地往腰间一摸,竟是掏出一把手枪,跟着以手枪顶在我的脑袋上,厉声道:“莫小坤,你好大的胆子,敢对我老婆儿子下手?信不信老子现在就崩了你?”

    他说着已是解开手枪的保险,用手枪狠狠顶了一下我的头。

    说不害怕绝对是假的,慕容航刚刚死了老婆,整个人都陷入失去理智的状态中,在这样的情况下,什么事情他都干得出来。

    不过我面上却没有表现出来,强装出镇定的样子,说:“你老婆儿子不是我杀的,你就算杀了我也没用!”

    慕容航咬牙切齿地说:“不是你杀的?不是你杀的,你怎么会在中京,还在我家对面的酒店入住?难道是巧合?啊!”

    他说到后面,又咆哮起来,扬起手枪的枪把,照准我的脑袋,就是狠狠地几下。

    “砰砰砰!”

    我脑袋连挨了好几下,火辣辣的痛,鲜血自脑门顺着流下来。

    “说,是谁派你来的,你怎么杀的我老婆!”

    慕容航敲了我好几下后,再次以手枪抵着我的脑门,暴喝道。

    我说道:“我没杀你……”

    “砰!”

    慕容航扬起手枪,用枪把又狠狠地给我脑袋一下。

    嗡地一声巨响,我差点就当场昏厥过去。

    “说不说!”

    慕容航再次暴喝。

    我说道:“我真没……”

    慕容航扬起手枪,照准我的脑袋又是狠狠地几下猛敲。

    砰砰砰,我每挨一下,脑袋便昏沉一分,脸上的血越来越多,视野都变成了血红色,看到的慕容航狰狞无比,就像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大魔王。

    忽然,砰地一声枪响,我彻底傻了,脑袋一片空白,完全无法思考。

    我中枪了?

    我要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