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大国崛起之东方日不落 > 第五百二十六节 普鲁士军事改革(2)
    俾斯麦一上任,就烧包的跑去了议会做演讲,他挺胸抬头,显得信心十足,如同一头斗牛,俾倪四方。

    “德国所指望的不是普鲁士的自由主义,而是他的武力!当代的重大政治问题不是用说空话和多数派决议所能决定的,而必须用铁和血来解决!”

    他发表了他著名的铁血演说,但是毛用没有,这演说很出名,是因为他很能体现俾斯麦的政策,但实际上这演说根本就没起到任何作用。

    议会投票,代表们的投票结果是251票对36票,军队三年服役期以及预备役延长至五年的提案又被否了,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国王已经解散过两次议会,每次新选出来的议员,反而比上一次更加反对军事改革。

    但俾斯麦宣布休会,复会后,俾斯麦对议员们发表了在普鲁士关于王权和议会代表之间关系的演说,他表示,如果议会否决国防所需资金的议案的话,国王将责令政府按先前的法律标准征税,他作为国王的宰相,不是议会所任命的,议会无权解雇他。

    俾斯麦说:“普鲁士王权还没有完成她的使命,在这儿,王权不准备仅仅成为你们制定的宪法大厦的装饰品。”

    俾斯麦发言完毕,然后各派议员先后发表演说,表达意见。

    俾斯麦坐在下面,根本懒得听,干脆拿起笔来给自己的友人写信:“这儿就是议会现场,我正在给你写信,我正在听议员们的发言……,听那些极其幼稚的、兴奋的政治家们在发表那些极其愚蠢的演讲,……。这些言语的口水仗不可能统治好普鲁士,……,这些人在某些方面是相当出色的,有一些一知半解的知识,是典型的德国大学教育出来的产物,他们的政治水平如同我们在学生时代的水平。”

    俾斯麦根本看不起这些议员,他也没指望说服这些人,他来议会完全是为了履行程序,根本不打算让议会批准他的提案,否则他就不会用铁血演说来刺激这些人,而是应该委曲求全的游说,更不会用王权来挑衅,这些社会党不就是抱着法国大革命的思想,对王权充满了仇视的人吗。

    听说俾斯麦的提案也被否了,国王问他打算怎么推行改革。

    俾斯麦狡诈的说道:“宪法第109条规定,在通过新法律之前,按照旧税率执行。”

    国王点点头。

    是这个意思,新法律出台前,当然要按照旧法律执行了。

    俾斯麦又道:“议会依仗的,不过是宪法第99条,规定预算必须得到国王和议会得审议和批准。”

    国王又点点头,税能收上来,但议会不批预算,这钱怎么花?

    俾斯麦道:“可如果预算不能得到批准呢?那么宪法就出了缺口,因为国家要运作必须花钱,既然预算无法通过,那么政府就可以自己决定该怎么花。”

    国王皱起眉头,这明显不符合法律精神的手段,不是无赖吗?

    政府能收到税,钱也在政府手里控制着,议会只能通过宪法来约束政府行为,但议会不可能手把手管着政府,俾斯麦想花钱,其实议会是控制不了的,但这就等于政府公开违反宪法。

    “你一定会被绞死的!”

    国王说道。

    宪法是革命中那群资产阶级通过起义争取来的,他们不会允许政府随意违反宪法,一旦被他们知道了,绝对不会善罢甘休。

    “那样死的也算光荣!”

    俾斯麦回答。

    “好了,我们还是谈谈,该怎么花那笔援助吧,英国外交大臣准备跟我们签订正式条约了。”

    刚刚收到消息,英国议会讨论通过,他们只有一个要求,那就是这笔钱必须用到普鲁士軍队建设上,英国有权监督每一笔拨款的去向。

    国王的脸色又不好看了,擅自答应跟英国结盟,是俾斯麦自作主张的,但有言在先,他接受外交大臣的任命,外交政策由他全权制定。

    可跟英国结盟,明摆着把普鲁士摆到了跟法国和中国的敌对方,这让国王十分惊恐,不是怕远在万里之外的中国,而是惧怕拿破仑后代侄子和孙子执政的法国。

    普鲁士还在为了军事改革跟议会掰扯不清,可拿破仑时代,法国就颁布了征兵法,规定“凡20-25岁的男性公民都有服兵役的义务,服现役期限为6年,服满现役后自动转入预备役”。这项政策使得拿破仑在长达16年的战争中始终能保持50到80万的军队规模,当时法国总人口只有2600万人,如今法国人口已经3600万人了,按照这个比例,法国軍队很轻松就能达到100万人。

    至于法军的战斗力,知道拿破仑兵败滑铁卢,无论他用的是新兵还是老兵,一直都是胜多负少。这样的法国,让人望而生畏。至于中国,反倒不用担心了,只要中国人能通过俄国领土来打普鲁士,那意味着普鲁士肯定完蛋了。因为要么是中国战胜了俄国,要么就是俄国跟中国结盟了,无论哪一种可能,普鲁士都没什么抵抗能力,因此担心也没什么用处。

    内阁会议上,国王没有出席,因为国王的身体已经不太好了,主要是精神状态不太好,奥尔米茨会议上受到的屈辱,让国王难以释怀。

    由国王的弟弟,也是波兰名义上的国王,威廉亲王出席。

    俾斯麦讨论的是英国援助金的使用,俾斯麦告诉内阁诸大臣,这笔钱是一定要用到军事上的,不只是英国这么要求,而且他也不会同意把钱用到别处的。

    俾斯麦主要想听听陆军部的意见,可陆军部告诉俾斯麦,因为按照之前的税收制度执行,普鲁士的财政完全可以支撑目前的军备情况,英国给的这笔钱不是个小数目,战斗了普鲁士财政的一半,这还是在普鲁士税率比英国高的多的基础上。

    普鲁士不缺钱,威廉亲王询问,这笔钱可不可以拨给波兰。

    俾斯麦询问波兰需要这么钱做什么。

    威廉亲王回答,波兰也在进行军事改革,财政缺口很大,如果这笔钱能给波兰,三年之内波兰可以为战争提供四十万軍队。

    两年,俾斯麦只给波兰两年,他要求波兰两年之内,必须武装起四十万人。

    俾斯麦担心,英国人给这笔钱太痛快了,不像他们以前可以在每一个便士上斤斤计较的作风。俾斯麦认为,英国人很快短期内就会发动一场战争,普鲁士必须在英国发动大战之前,结束对奥地利的战争,普鲁士没有多余的时间去消耗。

    结果这笔钱全部拨给了波兰。

    而普鲁士继续按照旧法律进行征税,拨款也按照旧惯例进行,因为就是普鲁士那句话,国家必须运作。

    他决定跟议会把提案无限制拖延下去,没事去议会发表几篇激愤的演说,做戏给那些议员看看,让他们觉得他们把政府首脑逼疯了,让他们觉得他们手里真的掌握着权力。

    然后普鲁士軍队服役期还是三年,只不过没有按照国王要求把预备役提高到五年而已,但这对俾斯麦没有意义,因为他并没有打算五年后才发动战争。两年期的预备役,对俾斯麦来说足够了。

    而且两年后他还将得到40万波兰軍队相助,即便波兰軍队战斗力不足,配合70万普鲁士軍队,也足以解决奥地利人了。

    俾斯麦是一个民族优越感很强的人,这样的人有很强的民族偏见,他看不起波兰人。

    可他没想到,波兰最后为他提供的,不是一支辅助配合軍队,而是一支主力部队。

    因为目前负责在波兰进行军事改革的,是威廉亲王十分看好,并在奥斯曼帝国证明了自己的毛奇。

    毛奇在去奥斯曼帝国之前,就已经跟威廉亲王结识,并被亲王看重。

    毛奇在丹麦的军校中,学习的是测绘学。他在他在1828年发表了重要的军事著作论军事测绘大纲,受到军界重视,调到柏林总参谋部所属的地形测量署工作。之后毛奇开始关心社会政治和军事史,写了论波兰的内部关系和社会状况等论文,并开始为总参谋长起草文件。

    当时威廉亲王对总参谋长曾说道:“你不要小看这个瘦得像铅笔似的年青人,他确实是有东西的。”

    毛奇后来能以上尉军衔去奥斯曼做顾问,正是因为他的综合能力很强,参谋部看中他。

    但毛奇最大的问题是资历不够,同时身份背景也不够强,他要缓慢爬到普鲁士总参谋长的位置,还得许多年,即便他在奥斯曼帝国表现的让人惊叹,但回到普鲁士,依然不可能骤然获得高位。

    赏识他的威廉亲王认为,继续让毛奇在普鲁士的参谋部混资历,完全是浪费他的才华。

    他把毛奇调到波兰,晋升为上校,让毛奇做他的副官,在参谋部做监督,这个职位不高,但权力很大,因为毛奇代表国王。

    在普鲁士改革军事,困难很大,受到议会和宪法的掣肘,可在波兰还不存在这些问题,波兰名不副实的议会,还没学会如何跟国王斗争,波兰的宪法也还没有对王权做出实质性限制,威廉亲王知道,他在波兰想做什么都可以。

    而他想做的,就是让毛奇掌握波兰軍队,让毛奇做他想做的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