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大国崛起之东方日不落 > 第十七节 夸大其词
    工作就需要人手,科林需要将大炮从船上拆下来运过来,哈拉尔还需要水手帮忙修船,因此人人都很忙碌。

    周琅也没有闲着,他担心城里发生混乱,因此他一直在写告示,告诉城里的居民,他们只是暂时待在这里,等他们的船修好之后,就会离开。而且保证士兵不会骚扰居民,要城里的人也不要袭击士兵。这算是一份安民告示。

    忙完这些之后,一天时间已经过去了,这时候周琅找来了哈拉尔,他需要哈拉尔帮他做一件重要的事情。科林说他能在这里坚守三个月,周琅不是很放心,尤其是科林这个人看起来一直都对他很客气,不像哈拉尔跟他吵了两次,但周琅心里更放心哈拉尔这个船长。

    “哈拉尔船长,我需要你帮我做一件事。”

    “先生,您说。”

    哈拉尔自从被偷袭之后,就对周琅客气多了。

    周琅道:“我需要你立刻派人赶往澳门,我们的另一艘船估计已经到了澳门,我要你帮忙联系上他们。”

    哈拉尔皱眉:“可是我们的船。”

    周琅道:“我们不能安心的等船修好,你明白吗。我认为在这里并不安全,这一次你愿意相信我的判断吗?”

    上次就是因为不相信周琅的判断,导致真的发生了危险,他们被偷袭,船只被炸伤,这些都严重打击了哈拉尔的自信。

    他这次不敢坚持,问道:“可是我们要怎么做?”

    周琅道:“万丹村不是一个渔村吗,总能找得到船的,我要你找到一艘船,一艘能航海的船,马上出发度过海峡去澳门。”

    哈拉尔问道:“然后呢?”

    周琅道:“后面的事情我自由安排,你只要把船开到澳门,找到我们的人就行了。”

    之后周琅又找来林圃。

    “这里有一封信,澳门会有我们一艘船停靠,船上当家的叫谢清高。你跟哈拉尔的人去澳门,找到谢清高,把信给他。然后你愿意回乡就去回乡,还愿意回来就回来。”

    周琅做这些事,都没有告诉科林,因为科林是东印度公司的人,他很确信,如果东印度公司跟自己同时给科林发布命令,科林会毫不犹豫的服从东印度公司。

    所以他才要派人去澳门找到谢清高,让谢清高将船开过来,一来有谢清高那艘武装商船在,从海上来的威胁也会降低,二来即便最后事不可为,谢清高还能将他们所有人救走,大不了放弃东方曙光号这艘船。

    还有一点,谢清高是自己的人,谢清高一来,就能改变目前周琅手里无人可用的窘境,将自己的命运完全交给科林和他带领的雇佣兵,周琅始终不踏实。

    周琅希望谢清高能给他带来一些惊喜,因为谢清高的船上,或许会有一只中国人组成的队伍。

    丢了左营,左营把总高鹏可算是完了。

    但他逃了一条命,而且他还想一直活下去。

    这次他没有去找附近赤山汛的黄老二,他心里可把黄老二恨死了,要不是这个人见死不救,他哪里会这么狼狈。

    当时他在城上防守,蕃商开炮了,他就让自己的士兵也开炮。结果就炸膛了,那些炮都是几十年前的旧货,平时没什么人会保养。他的手下也不是专业的炮兵,之前这里的炮手随着凤山县都去了新城。这些炮其实也等于被废弃了,有段时间高鹏甚至动过卖了这些炮的念头。

    炮本身就不行,他的手下也不是专业的炮手,炸膛不奇怪。

    炸膛后他从城里抓来那些壮丁就撒丫子跑了,他都来不及阻止,等他从炸膛的灰头土脸中回过神来的时候,城上就只有他手下那十几个绿营兵了,他三十个手下现在就剩了这么点人,其他的那些都在偷袭蕃商船的时候,被打死在了沙滩上,他此时还不知道有些没有死,而是被抓了当俘虏,现在在做苦工呢。

    就十来个手下,还是偷袭那夜被蕃商的鸟枪吓了个半死的惊弓之鸟,这些人怎么都无法理解,为什么蕃商的鸟枪那么狠,一下子就能打死那么多人。炸膛后不久,他们就发现蕃商的鸟枪兵往城角哪里迂回,高鹏跟心腹手下商量要不要去当着他们。

    所有人意见一致,根本挡不住,那这还守什么,赶紧跑吧。所以其实还没等科林带人攀上城墙,城里的兵就跑了。

    跑出了左营,高鹏又开始惊恐,他这算是丧城失地了啊。满清政府对这种罪行向来是严惩的态度,所以每当城池陷落,文官多是自杀。这点上比明朝的文官强的多,倒不是满清的文官比明朝的文官有骨气,而是满清政府对官员更狠,丧城失地或者投降的,会株连,家人流放三千里。于是为了不牵连家人,文官大多上吊。

    清朝的武官地位稍高,但高鹏这样的,也死定了。

    可他还不想死,于是他跑去了凤山县,他向凤山县告警,说是左营受到了海寇袭击。

    他说他是杀出一条血路前来求援的,他的手下现在还在坚守。也就是说他还没有丧城失地,他只是来报信而已,只要凤山县的援军去的早,还来得及,去的晚了,那也不能怪他。

    问他有多少海寇,他说无边无沿,怎么也得几千。问他是哪里的海寇,他回答说是红毛贼。

    高鹏并没有被抓起来,不是因为他的说辞,而是因为几个老爷都拿了他的钱,所以他说完了这些,然后被请了出去。

    县令、巡检和参将三个凤山县最高级的文武官员共聚一堂。

    “他说的可靠吗?”

    地位最高的当然是进士出身的文官县令,但他也不得不跟另外两位商量,因为清朝不是明朝,文贵武贱的观念虽然有,可事实上武将的地位并不低,尤其是当两位武官还是旗人的情况下。

    巡检说:“红毛或者有,可未必是红毛贼。”

    他们这个级别的官员,又身处台湾这个地方,对海上的情况多少还是了解一些的,至少知道西方人很厉害,从荷兰人统治台湾开始,西方人在台湾就被叫做红毛。现在西班牙还统治着吕宋,荷兰人统治着南洋,就是海上的巨寇,往往也不太愿意招惹洋人的船。不过海上巨寇手下夹杂几个洋人,倒也不稀奇,当年他们还勾连过倭寇呢。所以守备不太愿意相信是洋人突然来打台湾。

    参将说:“千人或者有,可未必有几千人。”

    这些年海上不太平,作为凤山这种靠海的县,他们还是比较关心一些海防的,他们也能从朝廷下发的邸报中经常看到海上巨寇的消息,尤其是福健海域的蔡牵、朱濆已经成了气候,公然向沿途商船收取海税,俨然有明季郑芝龙的势头,俩人早已是朝廷通缉的要犯,他们自然知晓。可就算这俩人,也很难聚集起数千人来攻打陆地。可千人的规模,还是有的。

    “可能清剿?”

    县令问道。

    巡检道:“剿之不易!”

    参将道:“抚之如何?”

    连武官都不想打仗的时候,也就到了一个王朝的末路。

    县令叹道:“量福健之力,尚不能抚,区区凤山县何能抚。”

    如果真能招抚,福建省就招抚了,哪里轮得到凤山县。蔡牵、朱濆这样的巨寇,已经祸乱福健多年,却一直无法剿灭,就凭凤山县怎么可能招抚得了他们。

    巡检道:“南路营目兵五百名,能战者不过一二百,寇却有千人,且多少亡命之徒,剿之恐不得胜。”

    凤山县县城驻扎着南路营的营兵,有五百兵额,但谁还不吃个空饷,最多两百人能打。

    千总道:“与州府告警如何?或请水师助战?”

    互相推诿,缺乏担当,遇到事情第一想到的是报告领导,这就是官场上的风气,一片暮气沉沉,大家都宁可不做事也不愿意做错事。要么向上报告给台湾府,要么就是交给水师,反正剿海寇也是水师的责任,他们这些陆地汛地可是为了对付生番的。

    县令叹了口气:“只能如此了。”

    县令又何尝想打仗,武将都不想打,更何况他一个文官了,他更不想惹麻烦,反正这是大家的意思,到时候包团在一起,上面也不可能把凤山县的高级官员一竿子打死,大家包团在一起,更容易脱罪。

    接着县令行文给台湾府衙门;巡检给凤山县另外两处军营下文,一处是左营以北三十五里的冈山营,有目兵一百八十名;一处是左营以东五十五里的下淡水营,有目兵三百名。但他们实际兵力能有一半就不错了。所以巡检并不是让他们出兵,而是警告他们小心防备。

    参将则有模有样的去整顿兵马,做出随时出征的打算,样子还是得装一下的。

    凤山县三个最高级的官员,一番认真讨论,把事情看的很严重,却不知道他们所讨论的根基完全是来自左营把总的一片夸大之词,目的是为自己脱罪。

    他们这些官员,没有一个想过去核实一二,官场的事情有时候就是这么滑稽,可谁又会当真呢。

    但经过他们这一番运作,把事情一下子就搞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