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大国崛起之东方日不落 > 第五十一节 战争危机(3)
    那是在1784年,距今已经过去了十年,那时候布朗也不是东印度公司驻广州的大班,还只是一个小小的书吏。

    当时出现了这样一件事,一艘名叫休斯女士号的商船抵达广州,按照惯例,为了表达远航到中国的喜悦,船长下令鸣放礼炮,但出现了意外,导致两个围观的中国人死亡。

    当地官府强烈要求船长交出罪犯,要求把炮手法办,为了威胁休斯女士号交人,官府还绑架了一名船员。当时东印度公司也受到当地官府的压力,指示船长交出肇事水手,当时东印度公司的大班表示这名炮手会受到公正审理和宽大处理,因为根据他对中国法律的了解,造成意外死亡的当事人可以减刑。

    可他没太不了解中国的司法了,那是有法但没有法制,法律放在哪里未必会照章执行,炮手被交出去后,根本就没有经过严格的审理,直接就被绞死了。

    而当时在接受东印度公司要求交人的时候,休斯女士号的船长还给东印度公司大班写了一封措辞恳切的信,“恳请尊敬的史密斯大班照看这位老人,您最好为这位老人的案子与浩官联系联系,我希望中国人不要伤害这可怜的老人,因为那件事完全是一桩不幸的意外”。

    不但如此,东印度公司大班还收到了一封两广总督的斥责信,指责他们没有在案发当时就交出人犯,给东印度公司严厉的警告。

    布朗是这件事的亲历者,此事之后,他就对当地的法律充满了恐惧,对当地官员高高在上,不把人的生命,尤其是洋人的生命当回事的态度感到恐惧。

    可正因为如此,他就更不能让三艘上的近百人都交给当地官府了,之前他们从商馆中抓走了哈拉尔,哈拉尔毕竟是一个挪威人,而且不是东印度公司的雇员,可是这些人都是直接从东印度公司的舰队中派到台湾去的,除了底层水手有不少印度人外,多数人都是英国人。

    如果将这些人交出去,被当地官府审讯出他们跟台湾有关系,布朗不敢保证对方会不会详细辨别英国东印度公司和周琅组建的中国东印度公司之间的法律关系,而是直接将这些人全都处死。

    反正布朗不敢冒这个险,于是他第一时间让水手们武装起来,跟抓捕他们的衙役对峙。

    同时他发动自己的人脉,先跑去找十三行总商蔡世文、潘启官这些在他们跟当地官府之间的中间人。

    布朗知道跟官府对峙很严重,但当地官府有一个好处,那就是有钱就能办事,有钱就好办事,其实早在1722年的时候,就曾出现过类似休斯女士号这样的洋人杀人的事情,当使用2000两白银就平息了事件,只可惜休斯女士号事件的时候,东印度公司处理这些法律问题的经验还不够丰富,结果没有提前打点,没等到开庭,人就被秘密吊死了。

    在中国已经混迹了十多年的布朗,却早就摸清了这些规则,所以他就打算先抗拒抓捕,然后用钱摆平。

    可是蔡世文那些人传回的消息是,海关监督大人不肯通融,多少钱都不行,反过来要求东印度公司把这些人都交出来,否则威胁断绝跟英国的贸易。

    潜规则已经走不通了,布朗只能走官方渠道,他派人马上去澳门等待出航的马嘎尔尼,他认为马嘎尔尼的身份是英国特使,代表的是英国政府,希望利用这个官方身份跟当地官府交涉,给当地政府施压。

    布朗实在是不理解为什么这次海关对抓人如此执着,按照他的了解,粤海关的盛住大人可是一个十分喜欢银子的人,什么样的银子他都敢拿,什么样的事情他都敢兜着,可这次竟然就是不肯通融。

    盛住确实是一个贪财的人。

    除了粤海关监督,他还先后任过总管内务府大臣,工部和户部侍郎,署工部尚书等职。不但贪财,胆子还打,甚至将皇宫内库的珠玉瓷器甚至皇帝的玉宝拿出宫变卖。被发现后,皇帝也仅是将其革去全部差事,最后授予西陵总管内务大臣,办理皇陵修建事务。

    皇陵竣工不久,到朔望祭日的时候,本该盛住亲自前往主持祭祀,但他却私下派人代替自己去,结果随从在陵区的白桩以外,青桩以内的风水禁地开塘取石,这是严重犯禁的事,是破坏皇陵风水的行为,在这个时代,简直就是要杀头的重罪,因为老百姓都相信,坏人祖坟风水犹如杀人。

    所以盛住被革职,发配到新疆。但皇帝还是不忍心,宽恕了他的罪责,还赏给他一个副都统的职衔。第二年盛住死了,皇帝还给了他恤典。谁知道,他死了,他做过的更大的事情才暴露出来,原来他在修造皇陵工程中,任意侵吞工程银两,偷工减料。皇帝这才发怒,命人抄家,结果查到一本旧账,账中记载了盛住扣留灰斤加价银五万余两,扣留四万两采办练山石银,两笔达九万两。

    连修皇陵的钱都敢貪,相比之下在内务府偷买宫中宝物都不算什么了。这样的人当然是贪财的,但问题是,盛住为什么敢贪这种钱,这已经不能用胆子大来形容了,简直就是不要命,除非他是一个疯子,否则就一定是有恃无恐,即便出事了,也兜得起,他属于后者,因为几次案发,皇帝都从轻发落了他。

    原因很简单,这家伙是一个权贵,而且不是普通的权贵,是满清一等一的权贵。

    不用提从龙入关那时候的风光,就说他本人就是一个公爵,袭封他父亲的三等承恩公,依照清朝降等继承原则,他父亲的爵位更高。

    可盛住的身份,还不能用普通的王公子弟来描述,因为他家实在是权贵中的权贵,王公中的王公,但事实上,盛住家十分普通,幼年也过着普通但向往富贵的生活,他父亲最高也只做到了内务府大臣职务,虽说也是权贵人家,但相比真正的王公贵族还差的很远,甚至小时候盛住常常遭遇同龄权贵子弟的歧视,因为他家是正白旗包衣出身。

    发迹完全靠一件幸运的事情,那就是送入宫中做秀女的姐姐,在乾隆三十九年,被乾隆赐册成了皇十五子颙琰的嫡福晋。

    二十年过去了,他姐姐不但给颙琰生了多个皇子、皇女,关键是他姐夫颙琰这几年颇得圣宠,年老的乾隆皇帝时常亲自教导,八旗权贵内部都在传言,颙琰很可能已经被皇帝立为了储君,名字早就藏在了正大光明匾的后面,只等乾隆一死,拿出遗诏就能继位。

    姐夫的地位见长,盛住的地位也水涨船高,不但官越做越大,还都是肥缺,比如内务府大臣,粮道之类的官他都做过,但最肥的还是粤海关监督这个缺。粤海关被称为天子南库,收取的税银其实并不上交给户部,而是直接交给内务府,因为海关就是归内务府管的,钱都是皇帝的内库所有。

    这个职务就跟江宁织造一样,都是皇帝的贴心人才能担任,一边负责为皇帝监督地方,另一边其实也是皇帝照顾亲信的手段,就是让亲信去捞钱的,所以历任海关监督,少有科举出身的官员,都是权贵子弟充任,结果贪腐大案就出了四五起,可皇帝没有杀一个人,甚至出现了东印度公司大班洪仁辉实在无法忍受海关监督的勒索,打算跑去北京找皇帝告御状的丑闻,但乾隆依然高高举起轻轻放下,只革职了当时的海关监督,反而对洋人十分恼怒,把洪仁辉在澳门圈禁了三年,然后驱逐出境,拒绝其永久入境。

    盛住这个纨绔子弟,就是因为是皇亲的身份,才得以得到粤海关监督这个肥缺的,本来以为就只能发财了,没想到竟然还有立功的机会。

    他这样的少爷羔子,尤其是现在行市见长,都传他姐夫会继承大统,他就不单单是想发点财了,也很想做出一番事业,给别人瞧瞧,尤其是给自己的姐夫,未来的皇帝瞧瞧,让自己的姐夫在乾隆面前长脸。

    这次好容易碰上了台湾天地会起义还勾结洋人这种大案,他怎么可能为了一点钱,就放弃这么一个扬名立外甚至名垂青史的机会呢。

    所以盛住及其强硬的要捉拿英国水手,结果遇到英国人武装抗拒抓捕的行为,盛住的脾气,马上就炸了,还反了他了,当爷是纸老虎?

    于是他马上知会广州将军,要求对方调动广州八旗抓人。

    盛住的身份地位放在这里,广州八旗将军也不敢不给面子,加上八旗将军也是旗人,不可能不帮助盛住而包庇英国人,所以很快广州八旗就出动了。

    人不多,就一千马步兵,但足以将三艘英国商船,一百人的水手包围了。

    此时大班布朗收到了马嘎尔尼的回信,告诉他不惜任何代价让士兵突围,不能让这些船员和水手落入清军手里。

    八旗多么腐烂且不说,就是强盛时期的八旗軍队,也不可能拦得住西方的武装商船啊,结果对方选择突围,清军根本无处下抓,派出小船拦截,却被对方撞翻,开炮轰击,结果对方竟然还击了,打死打伤了二十多八旗兵。

    事情到了这一步,盛住依然不怕,而是直接一封奏章,将所有事情都推到了英国东印度公司头上,这次也不提周琅引夷人的事情了,就直接说都是英吉利夷人勾结天地会乱党,证据确凿,不等朝廷回复,他就让八旗兵封了东印度公司的商馆,没收了所有货物,不但封馆,不但扣货,他还抓人,直接连大班、二班、三班在内的所有东印度公司职员都抓了起来。

    并且通过蔡世文这样的十三行商人,向所有洋人传话,在英国人交出肇事商船之前,不但不会放了这些大班,还永远停止跟英国人贸易,粤海关真有这个权力。

    事情闹到这一步,其他洋人自然看戏,英国人却头疼了。

    而东印度公司总部都被端掉之后,留在广东地区的,就剩下一些在澳门的散商,以及停留在这里等待风期,并且已经准备好出航的马嘎尔尼使团了。

    作为英国派遣来的正式特使,又是英国贵族,他身份地位最高,立刻就成了所有英国人的主心骨,大家都希望马嘎尔尼能给中国官府施压,让他们马上释放东印度公司广州特派委员会的大班和职员,尽快恢复贸易。

    马嘎尔尼本就在北京憋了一肚子火,他是一个骄傲的人,因为他有骄傲的事业,东印度公司和英国议会派他来进行这次外交活动,就是看重了他的能力。在英国,大家公开夸赞马戛尔尼善于交际、多才多艺、令人愉快,是大使的理想人选,他有着辉煌的外交事业,曾率领一个外交使团成功地访问过俄国,与那位难对付的叶卡捷琳娜相处融洽,可这次在北京却吃瘪了。

    乾隆拒绝了他提出的所有要求,连谈判的机会都没有给他,这让他有了沉重的挫败感。他这样一个骄傲的人,其实接受失败打击的承受力反而并不强,这种挫败感,又让他把出使过程中遇到的那些让人不愉快的事情都看成了一种侮辱。

    他是来出访的,但上岸后当地官员就给他的船上插上了贡使的旗帜,好像他是一个属国进贡的使者一样,他面见英王的时候,也只需要单膝跪地,但中国人却逼迫他双膝跪地,他只用双膝跪拜过上帝。

    如果他出使是成功的,其实这些遭遇也就不是一回事了,如果真的不能接受,早干嘛去了,满清官员给你插上旗子你可以拔掉吗,对方不同意你大不了不去北京了,你不肯双膝跪拜,同样也可以不见乾隆啊,大不了直接放弃访问,结束出访不是真正表达不能接受的态度吗?

    可当时马嘎尔尼都接受了,结果乾隆没答应他任何条件之后,他马上觉得之前那些要求变得不能接受了,感觉自己英国绅士和贵族的尊严受到了侮辱。

    任何事情一旦上升到感情高度,那就无法用理性来处理了,所以马嘎尔尼才写信告诉布朗大班说不惜一切代价,哪怕产生武装冲突都要突围,结果引起了双方的交火,导致了八旗死伤。

    事情闹到这个地步,马嘎尔尼会平静下来吗,当然不会,他反而觉得更加的愤怒,感到耻辱,这次他甚至认为,这已经不是满清对他的侮辱,而是对整个不列颠联合王国的侮辱,他认为必须做出回应。

    西方人习惯了以血还血以牙还牙的处事风格,无理且要搅三分,更何况现在马嘎尔尼觉得自己占理的情况了。

    于是马嘎尔尼直接召集了澳门的所有英国人,让大家都先撤离大陆,登上马嘎尔尼使团的三艘大船,汇合了从广州突围出来的三艘武装商船后,马嘎尔尼的舰队规模达到了六艘,他直接封锁了珠江口。

    并且向广州官府发出抗议,要求马上释放被扣押的英国人,并且对他们进行赔偿。

    马嘎尔尼的态度是强硬的,可他的对手盛住也是一个无理闹三分的主儿,哪里肯服输,英国贵族马嘎尔尼要面子,盛住这个大清爵爷的脸也不能没处搁去。

    所以盛住不但不交人,反而继续联系八旗兵动手,还行文虎门和各地水师,要求他们马上赶走英吉利人。

    马嘎尔尼封锁珠江口就是为了威慑,可发现对方根本不吃这一套,光是封锁显然无法让对方妥协,于是马嘎尔尼开始攻击炮台。

    明朝时期,英国海军威德尔舰队,就能轻松攻占虎门等炮台,更何况海军力量更加疲弱的清朝呢,所以马嘎尔尼轻松占领了虎门等炮台,甚至一度攻占了广州城外的几处炮台,但马嘎尔尼悲催的发现,依然无济于事。

    因为对方根本就不跟他谈判,打不过对方也不来进攻,就这么耗着,派兵对峙着。

    可是马嘎尔尼却拖不起,一来东印度公司那些职员都被广州官府扣押着,二来总不能一直这么对峙下去,那么贸易还做不做了。

    但让马嘎尔尼服输,将三艘商船和上面的上百水手都交给盛住,马嘎尔尼却无法接受。

    既然不能妥协,又不能消耗,那就只能继续施压,施加更大的压力,逼迫对方妥协了。

    一边马嘎尔尼号召广東的英国人能战斗的都拿起武器,来捍卫英国王室和上帝的荣耀,一边则写信让人带回印度向东印度公司请求支援,同时他还想起了在台湾还有一只东印度公司的軍队,从广州逃出来的三艘武装商船的船长,也建议马嘎尔尼调动这只軍队来给广東官府施压。

    所以马嘎尔尼除了向印度求援之外,也写了一封信让人送来台湾交给科林,希望能得到科林的援助。

    就一个大章,当作两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