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大国崛起之东方日不落 > 第六十五节 攻打东港
    如果康华利觉得继续向周琅提供军事技术,对英国东印度公司不利,那么他肯定会拒绝提供,并且千方百计的阻挠。

    所以周琅派谢清高去,不是去找英国人,还要求他去巴达维亚找荷兰人,荷兰人的技术比不上英国人,但西方烂大街的三级战列舰也能够生产,铸炮水平整个欧洲应该都是一个水平的,否则也不可能一直打来打去,至少互相之间没有代差。

    相比国力蒸蒸日上的英国,荷兰则在走下坡路,但实力弱的对手往往更容易打交道,因为对方手里的筹码小。周琅的筹码也小,目前只有打鼓港这一座像样的基地,商业价值也算不上多高,但向荷兰人交换一些技术援助的交易应该足够了。

    休整了十天,軍队终于完成了编组。

    老实说大多数人并没有完成训练,尤其是那三千新兵,但周琅没有时间让他们有条不紊的完成训练,只能拉到战场上学习战争了,实战中的进步不训练往往来的更快。

    主力则是周琅手下的五百老兵,这批老兵去广州之前已经完成了半年的训练,而且由于周琅当时采取的高强度训练,他们的步伐和武器的使用,都已经有了相当的水准,去了广州一趟,也拥有了进行大部队作战的经验,所以周琅直接大胆的让他们担当主力。

    这是第一次周琅自己的人马担当进攻主力,而不是像之前,战斗的主力都依赖雇佣兵,哪怕是去广州,也是科林手下的印度土兵担当主力。

    这些土兵依然在,周琅把他们从广州带到台湾后,现在对他们的控制比在广州要强一些了,毕竟服从性这种事情,是会随着不断的服从而强化的,他们服从了周琅一次,就会有第二次,第三次。

    同时对他们中的军官也进行了拉拢,首先是菲舍尔,周琅对他已经比较放心了,但依然无法将他作为心腹,为了拉拢他,他告诉菲舍尔,暂时任命他为中国东印度公司的军事顾问,并且已经提交董事会,等正式任命下来,他就将是公司最高的军事顾问,不但负责对公司的军事行动进行建议和规划,而且将直接带领一千五百名印度雇佣兵。

    另外两个上尉,迪肯和布拉德,周琅则选择将雇佣兵一分为二,炮兵和辎重部队,交由布拉德指挥,迪肯负责指挥步兵。其他军官职务不变,他们的薪水和抚恤,都是公司支付,就将他们当成一只普通的雇佣兵,至于东印度公司会用什么方式制约他们,周琅也想不到,最多是支付他们额外的补贴,但康华利未必会这么做,他最多是利用軍队中的英国军官来间接控制这只軍队,当然只有在跟周琅直接冲突的时候,他才会这么做,平时这些人只能以周琅手下雇佣兵的身份存在。

    既然是雇佣兵让他们去战斗就是合情合理的,不过周琅不愿意过于依赖他们,也有心检验一下自己的部队,这次这只雇佣兵也会行动,但不是跟周琅的手下一起,而是走海上,他们将作为舰队陆战人员,在情况允许的情况下,配合舰队从海上攻击炮台。

    周琅的士兵则从陆地出发,走官道直逼东港。

    东港距离打鼓港约十五六里,之间有官道相连,只是东港位于下淡水溪高屏溪以东入海口处,这里水面宽阔,只能用舟楫偷渡。

    周琅派赵文带三百精锐兼程前进,抢占渡口,并且搜寻渔船。此时要是有一只骑兵就好了,作为顾问,菲舍尔向周琅提出了三条建议,第一条就是组建骑兵,另外两条是制作统一的军装和打造掷弹兵。

    后两条已经开始准备了,制作几千套军装的布料一时之间无法凑足,军装的设计周琅也没确定。掷弹兵字面上的意思,投掷炸弹的兵种,17世纪的时候,这个兵种很流行,由于黑火药威力弱,为了保证足够的威力,往往重量很大,远比后来的手榴弹要重的多,所以掷弹兵都会选拔那些身材最魁伟有力的人。随着火炮技术的进兵,轻型步兵炮的出现,解决了火力支援问题,掷弹兵没有了存在的必要,可历史上掷弹兵留下的赫赫威名并没有让这个兵种消失,各国依然会选择那些身体素质优秀的士兵,组成掷弹兵,但这时候的掷弹兵其实已经是步兵了,可因为身体素质以及荣誉感,掷弹兵团一直都是各国王牌部队的称号。

    组建这么一只有震慑力的部队,周琅是很有兴趣的,但是目前軍队中还没有足够经验的老兵,挑选新兵的话,就谈不上王牌部队了。

    东港的守备力量不弱,已经打听清楚了,澎湖水师有一千人驻扎这里,台湾镇澎湖水师营的兵额只有2017名,可以说一半兵力都在这里,另外还有马步兵两千随驻。东港的防御设施跟打鼓港相当,都是有炮台、望楼等设施,过去被称为凤山犄角,另一支犄角是左营,当时左营是县城,可见这里的重要性了。而且这里的防御设施比打鼓港更完善,不像打鼓港荒废的久了,东港前几年却因为天地会的原因加固过。

    林爽文起义的时候,南路庄大田攻陷凤山县大部,台湾水师参将丁朝雄派兵收复东港,很快又被攻占,丁朝雄二度收复东港,之后一直坚持到林爽文起义被平定。有意思的是,丁朝雄两次攻打东港用的都是同一个方法,派遣间谍偷偷爬上炮台“用水注贼炮”,真不知道天地会的组织有多么混乱,竟然镇守的炮台能让敌人偷偷爬上来给大炮灌了水,而且还是两次。

    总之大炮很重要,跟打鼓港一样,有大炮的话,敌人很难攻克。所以丁朝雄才要先给大炮注水,然后才进行攻击。因此丁朝雄占领东港后,他自己很重视炮台的维护,对残破的炮台和陈旧的大炮进行了加固和更换。

    上次清军就是在凤山县失守的情况下,掌握住了东港这个要道,不但在台湾南部保住一个基地,而且可以切断屏东平原向凤山县的敌人输送军粮,最后成功平定了起义。这次成功的经验,让清军在打鼓港失守的情况下,再次选择在东港站稳脚跟,然后反攻。

    但这一次他的对手可不是天地会,而是周琅,至少周琅不可能让他们的间谍两次将自己的大炮注水,而且周琅并不愿意等着清军来攻,而是有条件就想打上门。

    周琅随着大部队一路难行,几乎就沿着海边走,十五里的距离走的很慢,用了两天。

    一来是道路难行,二来是周琅求稳。

    听说曾国藩打仗有六字真言,“结硬寨打呆仗”,后世商界流行过一段时间学习曾国藩的热潮,周琅也度过曾国藩传记,他发现曾国藩的办法很笨,但却极好。

    曾国藩带兵行军,到任何地方都必须安营扎寨,从不野宿,不管刮风下雨,都要让士兵挖掘战壕。这壕要挖两米,比人还要高。而且要筑墙,墙要筑到八尺高,墙外还要再挖一道沟,保证把这个营盘护住不失。

    这样的水磨工夫,行军速度必然没有保证,曾国藩也从来不求速度,他还规定,湘军每天行军距离就是三十里,到了就扎营。軍队黎明出发,天黑前休息,有条不紊。但这个速度确实太慢了,明朝时候李自成的軍队每天还能跑六十里呢,从北京到山海关打吴三桂,330公里的距离,只用了九天;红军更是时常一日强行军100公里,然后直接投入战斗。

    所以说曾国藩走的太慢,但这种走法很稳。曾国藩求稳,是因为打的起,可以慢慢跟太平军消耗,周琅也走得稳,是因为他输不起,不想有任何差池。

    另外一个原因则是,周琅的士兵确实还不行,曾国藩老练的湘军可以从容的走三十里。但周琅发现他的士兵还做不到,一来士兵身体素质,训练水平,还比不上颠峰时期的湘军,二来还是管理水平太差,曾国藩军中有上百人的幕僚帮忙,周琅严重缺乏文职官员。缺乏文职官员管理的情况,大大影响到后勤物资等的运输,说到底不是士兵走不快,而是走不顺,路上太混乱。

    这种情况下,周琅就更不愿意走快了,反正赵文那边筹集渔船还需要时间。因此周琅也来了个结硬寨打呆仗,当然,他的硬寨可没有曾国藩那么硬,没有挖壕沟,没有建土墙,扎营用的还是便捷的帐篷,只是在周围用削尖的竹子摆了三道营墙,并且派并专门司职守备。

    即便再慢,第二天中午就到了预定地点,东港对面的河海边。

    一望无际全是水,亚热带的河流都有这个特点,那就是河面很宽,因为水流充沛,站在河这边甚至看不到对岸。

    河边荒滩上,一艘艘小船藏在耐碱的茅草间,这都是赵文从上下游渔村收集来的,藏在荒草中很难被发现。

    今天天很早,周琅不打算扎营,毕竟这么大的营帐扎起来,瞎子都看得见,对方有了防备,偷渡就变成了强渡。

    周琅站在岸边一处坡地上,看着宽大的河面上一艘小船缓缓驶来。

    赵文亲自去对岸侦查了。

    跳下船,踩在浸水的沙滩上艰难上岸,见到周琅后报告说对面没有清军。

    此时东方隐隐有炮声传来,舰队已经在攻打炮台了,这吸引了清军的主意,正好偷渡。

    周琅命令道:“赵文,你带本部兵马率先登岸,掩护后续部队!”

    即便暂时没有敌人,周琅也不想大意,犯错的代价太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