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大国崛起之东方日不落 > 第一百八十六节 北京之战
    或许是低估了北京城墙的防御能力。

    周琅记得马卡斯说的那句,火药的出现打破了贵族统治的城堡。可实际上二战时期,城墙依然起到了相当的防御作用。中国有一个历史时期,从北京到小县城都在拆城墙,也有一些学者和地方官员试图保住城墙这种重要的文化符号,想尽了各种办法,其中以西安人的点子最奇葩,当地军事学者提出了一个理论,认为城墙可以防原子弹。

    防原子弹是个笑话,可防一下18世纪的步兵炮效果可就强多了。周琅炮轰了十天,轰出了十几道裂缝,可看城墙垮塌还是遥遥无期。他不由得奇怪,难道欧洲的城墙不经轰,中国的城墙更坚固?欧洲的城墙主要以砖石砌筑,理论上来讲强度更高。中国城墙是以夯土包砖的方式修建,造价要低廉很多,这也是为什么全国上下可以修建几万座城墙了。

    夯土肯定是没有石头坚硬的,但夯土更容易吸收炮弹的冲击,也许正是这一软一硬的设计,让周琅的重炮迟迟无法建功。

    如果北京城的官员还组织人手加固城墙,填补缺口的话,那就更不好打了,本来就轰不开,对方还填补的话,得什么时候能轰塌这座城啊。

    部下们比周琅更着急,北京就在眼前,大功唾手可得,谁能冷静的下来,马大雷甚至请战要架云梯攻城,愿意立军令状,他说他的兵都是胸甲护体,刀枪不入,不怕清军的鸟銃、弓箭。这纯粹是扯淡,弓箭或许不怕,清军的鸟銃打在胸甲上也是一个窟窿。

    还有各种其他注意,比如夜袭了,挖掘隧道了。

    挖地道这个方法周琅仔细考虑过,但最终放弃了,因为北京的护城河太深了。

    这是都城,而且是一个地理位置不那么好的都城,为了向这里输送物资,明清两代人可是废了大力,经常性的淹没两淮农田就不说了,关于北京附近,明朝时候引白河水疏通运河,康熙时候治理永定河,把这些水系都跟北京护城河沟通了起来。尤其是永定河,以前叫做无定河,因为经常泛滥,康熙治理后改名永定河。有这些自然河流的水流输送,北京护城河水量充沛,尤其是东护城河是常年作为运河使用的。

    也不是不能挖掘地道,可得先排干水,这是一个巨大的工程。专业性上能不能做到,人力就无法保证。难怪古代围城战,动辄数十万大军常年累月的包围。

    周琅也不抢时间,直接进攻北京,已经是最快速灭亡清朝的办法了,按照管理,都城失陷都是作为亡国的标志,就算有宗室割据,那就算另一个朝代了,比如东晋、南宋、东汉、南明,都是都城被占,宗亲偏安建国。

    老百姓一旦认同这个王朝灭亡了,那么割据的那些势力就不难灭掉了,周琅有机会传檄而定天下。

    但围困北京,周琅也没有底气,他不清楚北京的存粮情况,一座都城的存粮不可能少,乾隆年间又没有遭遇大灾,满清官府一直有购买粮食的制度,虽然各地都有腐敗现象,导致官库空虚,可这是北京,皇帝眼皮子地下,总不能官库也是空的吧。

    如果要在北京耗上一年时间,那就失去了突袭的意义,还不如当年朱元璋那种,先剪除羽翼,最后在打北京来的快呢。

    可惜嘉庆不是个逃跑皇帝,他要是一跑,这事情也就简单了。

    嘉庆为什么不跑呢?

    国君死社稷吗?

    如果嘉庆因为对北京城防有信心,他估计就不会跑了,而且周琅越是陷入持久战,他越不会跑了,即便城里粮食紧张了,嘉庆也不会饿肚子,相反逃跑反而可能被抓到。

    如果是等待援军的话,周琅打北京本就有围点打援的考虑在里面,跟清军野战一直都是最有效消灭对方的方式,攻击一座座城池,是最没有效率的方式。如果包围北京,能让满清把全国各地的軍队调来北京跟周琅决战,那也不是坏事,省的他一处处城池打过去,还不知道猴年马月能打完呢。

    可打到现在,援军迟迟未至,周琅也不知道是嘉庆没有下勤王诏令还是他们根本就没有援军了。

    总之各种信息不透明,让周琅无从判断采取何种措施。没有更好办法的情况下,只能继续漫无目的的让大炮轰击,慢慢消耗北京城的耐久吧。

    围城二十天之后,终于有了变化,城墙还是那个样子,又多了几道裂缝,却离垮塌还很远,是城西留给嘉庆君臣逃跑的方向,北京城的老百姓在出现了逃亡的情况。

    周琅没有封堵城西,探马还是布置的,他们抓回来了几个百姓,看模样不像是穷人,虽然穿着破衣烂衫,可一个个都富态的很。

    审问之后才知道,这些人确实是北京的富商,而不是穷人。周琅这才知道,清军并没有放开城门让百姓出城逃亡,他们是买通了守城的八旗兵私放他们出城的。他们说城里明码标价,一百两就可以买到一张出城票,有人专门办理这项业务,给了钱,他有办法带人出城。

    这群八旗大爷,生意做的倒是不错。

    嘉庆没有让百姓出城,说明两个原因,有可能是北京城存粮真的很多,嘉庆有恃无恐,不担心饥民动乱,也有可能是打算最后关头驱百姓守城,这两个结果那个对周琅来说都不是好事。

    询问过富商城里的情况,对方表示全城戒严,问他粮价问题,他说官府查封了所有的粮商,现在一律平价买卖,按人按天买粮,倒也勉强能吃饱。

    从富商身上问不出太多东西,周琅就直接把他放了。

    之后几天,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出城,大多是富裕阶层,老百姓可买不起出城票。

    战局陷入僵持。

    这是一种双方互相的焦虑。

    正所谓关心则乱,正因为关心,反而双方都理不清头绪。

    周琅四处寻找北京城弱点而不可得,在朱珪眼里北京城却是处处破绽。

    援兵不是没有,朱珪不敢调动,他的部署之前也是一直参考了朱元璋北伐路线制定的,徐达第一步是从两淮攻打山东,所以朱珪在江淮和山东都做了防备,重兵压在扬州一带,并且准许官兵在作战不利的情况下,可以后撤到徐州,目的是保卫山东。按照朱珪的看法,两淮过于靠近江南,敌军重点进攻之下,江淮很难守住,所以准许后退,拉长敌人的补给线。可朱珪这个口子一开,结果给前线清军制造了撤退的借口,大踏步往后退。

    徐达占领山东之后,选择攻取河南,然后是潼关。河南无险可守,但潼关却是几千年来最有名的险关,历代正面攻取的成功案例极少。所以朱珪让陕甘清军重点布防潼关,只要敌人攻不下潼关,就要防备陕甘精兵从出关攻击河南,只能留守重兵在潼关之外围堵。所以只要潼关在手,敌人就不敢放心攻打北京。

    另一个重点布防地区是荆襄,荆襄不失,则河南、山西、四川和湖南,甚至云贵,都能连为一体,大半江山就在大清手里握着。荆襄丢失则数省零散,敌人逐个击破,易如反掌。所以朱珪调川楚大军布防荆襄,湖南、云贵大军协防。

    这些軍队都不能动,而且也没有动的意义,北京城防卫力量足够了,超过二十万人驻扎北京,如果守不住,援兵来了同样守不住。增加人只是增添更多后勤负担而已。

    陕甘、川楚的精兵也并不比北京的强,这一点朱珪很确信,因为他调动了一部分镇压万白莲教的大军在北京布防,先后参加了天津和通州之战,这些軍队的表现确实比旧八旗兵要好很多,可依然无法抵达贼军,尤其是张家湾野战,彻底打掉了朱珪的信心。

    通过俄国人,朱珪了解到,敌人并没有什么特别明显的缺点,要打败敌人,只能比他们更强,除此之外没有取巧之处。

    跟尼古拉感受到的不同,朱珪并不觉得自己不通军事,他早就读过兵书,这几年读的更多了,加强训练,严明军纪,这些他都做到了,还打不过敌人,只能说非人力所能为,或许是天命。到了这种时候,朱珪脑子里都没有出现过让俄国人帮忙练兵的想法,而尼古拉认为这是他们最明智的选择。甚至尼古拉认为,对方应该请自己去指挥清军。

    朱珪对夷人的不信任心理,以及偏见,让他根本就产生不了这种想法,他所能想到的,依然是据城死守,只是朱珪明白久守必失的道理,哪有攻不破的城池。只希望贼人后勤供给不上,不得不撤兵。

    所以朱珪想到唯一主动的应对之策,就是在后方招募猛士,骚扰敌人粮道。

    朱珪不相信贼人依靠不稳定的海路,能长期在北京作战,贼人一定会在周边征粮,肯定早就弄得天怒人怨,只要稍加鼓动,百姓必然四处起事。官府如果能够加以合理引导,以官职、重赏相诱,必有猛士响应朝廷号令,诛贼保国。

    不过不等朱珪看到他在后方招募猛士的策略起到作用,一声轰响,朝阳门的城门楼子倒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