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大国崛起之东方日不落 > 第一百九十五节 传檄而定一半
    攻破北京城之后,留下足够的軍队防守,清点缴获,恢复秩序等工作进行的同时,招降纳叛的工作也积极展开了。

    之所以打北京,就是希望通过斩首战术,瘫痪满清的国家行政,然后轻易拿下其他地方。现在终于打下来了,这些机会就马上展开。

    首先周琅在北京周边就开始行动,清朝直隶相当于后世河北省,分兵去招降各个州县,先不管那些负隅顽抗的,先抢占地盘,携攻破北京的余威,大多数州县官开门迎降,算是接受了改朝换代的现实。

    明末八旗入关占领州县有多么容易,现在周琅就有多么容易。

    而且他还有一个得力的帮手,陈淮在北京城破之前,已经到了山东。他是跟着軍队,一路从扬州招降过来的。大运河以东的江苏、山东都已经被他说降,大运河以西的部分州县也已经投降。

    听到王师攻破北京的消息后,陈淮不是利用这个机会继续招降运河西部州县,而是火速赶到了北京,他要做第一个向皇帝道喜的大臣。

    皇帝周琅没想那么多,直接让他负责招降北京周边的满清官员。陈淮现在招降已经招出了经验来了,有的地方他都不用去,直接一封信过去,軍队去了对方开城,軍队不去,对方甚至专门派人来请。有的地方,陈淮会亲自去,去了也一般就能搞定。他说招不来的地方,军队去了也不会投降,十分灵验,让周琅都啧啧称奇。

    不到一个月时间,直隶就剩下正定和唐山没有投降,其他地方全部纳入版图。

    至于军事行动,周琅只做出了一个,那就是破城后第三日,派军队火速赶往山海关,招降山海关守军。可惜的是,山海关是得到了,守军却退出关外,跑去东北了。这让周琅感到自己失误了,应该第一时间去山海关的,而不是等三天让士兵休整。他当然不止是为了山海关这座关城,因为这个第一雄关对周琅来说,没有古代王朝那么重要。

    周琅并不担心敌人叩关,占领关口也只是方便出关作战,而出关作战他还可以走海路,所以山海关对周琅来说,不是必经之地。驻守关隘的軍队,就比较重要了,招降他们,满清少一支成建制的軍队,跑了他们,满清不但多了一支军队,而且东北老家就更稳定了。

    在没有动用軍队的情况下,其他地方随着北京城破的消息传播,也开始出现满清官员踊跃投降的盛况。

    云贵总督富纲发动了政变,清洗了一批不肯投降的文武官员,以云贵两省作为投诚的重礼向大周纳降。但这个云贵总督真的不是个好官,是一个大贪官。曾做过漕运总督等肥缺,在漕运总督任上,以上缴赔补为名,向各粮道及卫弁强索摊派的银子数万两。在云贵总督任上贪婪腐敗,官风败坏,卖官鬻爵,一手遮天,这也是一个标准的和珅党羽,但潜藏的比较深,或者树大根深,嘉庆一直没敢动。

    历史上,嘉庆将书麟从新疆调回,是先任的云贵总督,直接补拿富纲,书麟亲自鞫讯,判处死刑,十月勾决。

    但由于当时湖广危急,书麟去了湖广,周琅发兵湖广,占了武昌,湖南动荡,湖北跟云贵的交通也受到了影响,在这种情况下,清廷没有动富纲,结果福冈勾结云南巡抚陈兰江等党羽,清洗云贵高层,邀请周兵入境纳降。

    湖南也几乎全都投降,其实湖南早前陈淮已经铺垫的差不多了,但湖南官员模棱两可,态度暧昧,显然是在观望,周琅也不着急,他不急着扩大地盘,只要湖南地方不找他麻烦,他会让对方最后认清现实的。现实就是满清气数已尽,都城都守不住,等于灭亡的情况。

    还有安徽、河南,在周琅扩张版图,营造大势的思想下,已经投降地区的占领辅兵,迅速从江苏赶赴安徽,从山东赶赴河南,两省大部迅速投降。

    至此周琅已经是三分天下有其二了。

    嘉庆当时为什么逃跑,也从被俘的满清权贵哪里了解到了详细经过。其实自从周琅围城之后,每次周军的胜利,都会引起一批八旗权贵谏言皇帝巡狩本意是去外地巡游狩猎,作为危机时逃跑委婉的说法承德,连接内外蒙王公,再图恢复。

    可朱珪坚定反对这些建议,认为皇帝一走,京师必定失陷,天下顷刻瓦解。建言皇帝一定要死守北京,等待转机。可转机根本不存在,朱珪逼于无奈调来的援军,也一次次在北京城外被歼灭,导致士气更加低落。权贵们去承德巡狩的谏言也就越强烈,越显得有说服力。

    直到周琅大军杀入外城,整个防御体系自行崩溃,朱珪这时候还想让皇帝留下死社稷,说皇帝一死,才有可能激励忠臣,皇帝一走,天下将亡。

    最后嘉庆实在是受不了这个老师,再也不肯听他的了,同意其他权贵的承德巡狩方案,出居庸关北逃了,但是临走却还不忘带上自己的老师朱珪。

    除了居庸关之后,嘉庆并没有去河北,而是转道去了山西,稳住山西这个表里河山后,还人联系上了正定府,正定石家庄境内与山西通过井陉相连,守住正定,则山西稳固;由于嘉庆的动作够快,正定府的文武都被他控制,派去了驻军。这就是为什么正定一直没有投降周琅的原因,唐山没有投降也有原因,因为唐山是清朝皇陵所在,有一支中心耿耿的軍队驻守。

    嘉庆还通过山西跟陕西建立了联系,陕西地形比山西更为险要,函谷关一卡,一夫当关万夫莫开,西安八旗世代驻防,忠心也可以保证。书麟坐镇荆襄,一面与陕西通过汉水相连,一边与四川通过长江沟通。荆襄在手,四川也就在手。

    所以嘉庆稳稳的控制了四川、陕甘、山西以及新疆、蒙古和东北等边疆地区,在领土面积上,甚至还比周琅控制的版图大一倍。

    这些地方周琅基本上不太可能传檄而定,必须使用武力手段,可今年已经打了太久,軍队需要转入休整了。

    大周二年,嘉庆六年秋,周琅结束了长达半年的军事行动,命令全军转入休整。

    军事行动暂时停止,政治工作却加速运行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