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大国崛起之东方日不落 > 第两百一十二节 扩张带来的冲突
    周琅力促的工业化大生产才刚刚在纺织业中冒出了尖尖角,他是极力避免任何外力破坏这良好的开局的,所以哪怕是对外扩张,他都小心翼翼的避开欧洲列强,在他们不在乎或者视线之外悄悄扩张。

    但只要你走出去了,就会对其他国家造成影响,因为你占据了一个叫做空间的东西,而中国的体量占据任何空间,都会显得太过显眼,冲突不可避免的就发生了。

    周琅本以为最先跟中国发生冲突的,会是英国这个殖民帝国,没想到反而是西班牙和俄罗斯这两个国家。

    周琅一直直接关注殖民地的拓展工作。不管是朱濆还是谢清高,每次回来都要当面向周琅汇报工作。

    这俩人中,周琅是比较担心谢清高的,他太过心慈手软,朱濆就曾经隐晦的提醒过,说谢清高在美洲太过于厚待生番,根本不是做买卖的样子。所以周琅觉得让谢清高去开拓殖民地,恐怕会赔死。

    但谢清高却很快扭转了持续亏损的状态,主要功劳应该记在广东巨商周官的头上。

    现在周官是非洲公司的二把手,他负责所有的港口管理和关税收取工作。在他的人脉支持下,大量中国海上在非洲公司控制的港口进行贸易,新加坡迅速成为中国南洋贸易,中国西方贸易的中转站,有些西方商船现在甚至不需要到中国来,在新加坡就可以得到大量中国商品。

    周官还去开辟了非洲航线。

    在南非的殖民地上,现在有一座非洲公司建立的河港,名叫三羊港。中国人起名字是讲究典故的,一般不会随便乱起,这跟西方不同,西方人很直接,起名也很随意,比如用自己祖父的名字,用自己父亲的名字,用本国君主的名字,甚至用自己宠物狗的名字。中国的地名背后,往往有一个故事传说。

    之所以叫三羊港,是因为旗人给他们第一个据点起名三羊堡,河流被他们称作三羊河,于是谢清高给自己建设的第一座港口,在海图上就标注了三羊港的名字。

    理论上一座刚建成的港口,是不可能盈利的,航路的培育,商道的形成,这都需要漫长的时间来酝酿,开普敦在荷兰人手里两百多年了,不过才一万多人口。可三羊港才开港第二年,就已经有三千人定居。这就是中国和荷兰国力的差别了,荷兰人需要干两百年的事情,中国人可能一年就干完了,因为中国人口基数是荷兰的两百倍。

    这三千居民中,除了几十个港口管理人员是公司职员外,其他人大多都是旗人。旗人在三羊河两岸已经建立了许多土堡,移民了四万多人,这么多的人涌入这片土地上,不可避免的开始跟当地人杂居。他们可以通过贸易跟当地祖鲁人交换一些牛羊,如果是一两个人,这种贸易是可以长期进行下去的,但人一多秩序就会乱套,因为不是所有人都觉得交换是必须的。有人就认为偷盗、抢劫比贸易更容易发财。

    于是一些旗人开始偷抢当地黑人的牛羊牲口,冲突就这样爆发了,一个黑人村落来跟旗人讲道理,发生了冲突,结果双方都有死伤,黑人虽然氏族社会,以亲缘关系凝聚在一起,一个村落住的都是一个家族。但他们是有亲戚关系的,一个村落跟另一个村落都有各种各样的姻亲联系,亲戚们相互之间以沟通,很快就串联了数千人来讨公道。更大的冲突爆发了,一个旗人据点被黑人端掉,结果旗人们怒了,战争爆发了。

    战争爆发之后,战况当然是一边倒,黑人根本就对抗不来这些八旗。旗人现在可以正大光明的抢劫牲口了,可是这些牲口除了留下自用和作为畜种之外,多的根本用不完,所以就都送来三羊港卖给非洲公司,公司则将这些牲口拉到开普敦出售,战争让三羊港的牲口贸易迅速扩大,竟然能够维持自己的运转了,至少给几十个管理者发工资是够了。

    战争让谢清高十分不忍,战争之前他一直在各个黑人村落考察,对当地的风土民情充满了好奇,战争爆发后,他不忍看到大量黑人被杀或者被驱逐,然后称作一艘考察船离开了。

    周官平时是不去三羊港的,哪里他安排了自己的大儿子打理,周官一直坐镇淡马锡,他的目的很纯粹,就是开拓新的殖民点,满足周琅的要求。他已经按照周琅的要求,在澳大利亚西北部建立了一个据点,可是这里十分干旱,河流间歇性断流,根本无法开辟农田,中国人没有地就不会扎根。所以周官很头疼,他就知道总督不是那么好当的,不是送一万人去澳大利亚就能当上的。

    这里留不住人,周官不得不寻思在其他地方开辟殖民地,他派人沿着海岸南下,寻找有通航河流的地方,有河流通航,就能沿着河流开拓。用了半年时间,绕了澳大利亚大半圈,从西北角绕到了英国人的殖民地墨尔本,这期间没有遇到任何一个英国殖民地。

    英国人在墨尔本建立据点是1835年,在阿德莱德建立殖民据点是1834年,此时英国在澳大利亚的据点,只有1788年于杰克森港的悉尼湾建立的罪犯流放地。

    真正让英国人开始大规模向澳大利亚移民,主要还是拿破仑战争结束后,有30万英国海员退伍,英国人为了安置这些人,专门拨款向殖民地移民,主要就是加拿大、澳大利亚,甚至还向南非移民了几千人,后来还因为民间反对征服拨款而停止了。

    周官派人探查了澳大利亚大半个海岸线,甚至到了悉尼后,还得到了当地人的欢迎,流放地的总督十分欢迎中国人来贸易,他们的物资实在是太匮乏了。

    但周官的目的不在于此,他带着海图资料,求见周琅,因为周琅让他开辟殖民据点的时候说过,希望他能不跟英国人起冲突,可周官发现,澳大利亚最好的地方,就是英国人盘踞的东海岸,其他地方普遍比较干旱。

    周官希望周琅能同意他在靠近英国人的地方建立新的殖民地,说是靠近,其实距离也相当远呢。

    “你打算沿这条河新建一个据点?”

    周琅看着周官的海图说道,这海图一部分是周官向荷兰人买的,荷兰人才是发现澳大利亚的第一个欧洲国家。

    周官道:“微臣正是此意。此地据英夷盘踞之地,足足有三千里。”

    周琅点点头,周官所指海图的位置,大概在后世的墨累河河口,此时英国人在澳大利亚就只有两个据点,一个是1788年建的悉尼,另一个是1803年在塔斯马尼亚岛上建立的霍巴特,这两地任何一地距离墨累河口都有1500公里以上。

    可问题的关键是:“三十多年前,英国正式宣布拥有澳大利亚主权,他们说整座岛都是他们的。”

    周官愤愤不平,澳大利亚西本根本无法立足,经过考察那条河墨累河是一条大河,往上游几百里都能通行,如果是这里,让他移民一万人,也就一两年的事儿。明明没有人,凭什么说是英国的!

    周官道:“这英夷也太霸道了。”

    周琅苦笑:“谁说不是呢。”

    周官不服气:“那他们说是他们的就是他们的?我们就不能说是我们的?”

    周琅叹道:“这不是说不说的问题,这是看谁拳头硬的问题。过去西班牙人、葡萄牙人、荷兰人、法国人为了寻找香料都先后到过这里,荷兰人考察的最仔细。但没什么用,英国人水师厉害,他们说是他们的,那就是他们的。”

    周官不甘心道:“我们大周也要怕英夷?”

    周琅笑道:“怕倒是不怕,打是真打不过。不过你可以试试,到你说的河口多建几个据点,到时候谈的时候好谈,说不定能留下一两个来。”

    周官却犹豫起来,说的轻巧,出航一趟那是要成本的。但他不敢反驳,这就是赌了。成了,他捞一个总督当当,输了,他就当破财免灾了。

    周琅其实也是想试探一下,英国对澳大利亚的态度,哪里现在还只是英国人的流放地,还没有发现黄金,没准英国人会不在乎,就算他们在乎,造成了既定事实,英国抗议的话,趁机跟他们谈谈,花钱买也好,给一些优惠条件也罢,没准能留下一两个据点来,只要有一个据点,澳大利亚就是中国的了。

    这都是今年年初的事情,周琅一直静等着英国人的反应,可没想到忙着跟拿破仑打特拉法尔加海战的英国人还没出声,西班牙跟俄罗斯就找上了麻烦。

    其实西班牙发生的事情,也是今年年初的事情,不过到了夏天消息才传回来。

    朱濆派去墨西哥贸易的舰队,被西班牙人扣下了,对方声称要扣押所有货物,朱濆传消息回来向周琅求援。

    俄国的事情,则是俄国政府派遣使者向中国抗议,他们声称圣弗朗西斯科湾旧金山湾以北的整个美洲西部海岸都是他们的领土,中国殖民地建在他们的领土上了,要求中国征服撤销殖民地。

    这两个瘪三找麻烦,周琅一点都不在乎,甚至有些跃跃欲试,跟他们打一场争夺殖民地的战争,因为现在中国的海军势力,已经超过这两个国家的总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