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大国崛起之东方日不落 > 第三百三十二节 锋锐
    朱濆一直对自己的军事实力很自信,他自认自己的水平跟周琅不差,只是缺少了机缘。

    周琅能容人,他也能容人,周琅雇佣洋人打造了一个不一样的軍队,他后来也雇佣洋人帮忙练兵,周琅办军校,他也办军校,周琅请顾问,他也请顾问,他觉得他在美洲做的一切都跟周琅差不多,唯一的区别是这里人少,中国人多而已。

    但当他近距离看到这些士兵,他的心就开始发凉,这些坚毅的士兵,眼神中透出来的光芒,跟他的士兵是不一样的,这绝不是刻意伪装出来的,他这双老眼越是混浊,心眼就越是透亮,这些士兵身上跟他的士兵有截然不同的精气神,充满了自信、骄傲。

    不过这样的精兵极难培养,朱濆以为这只是皇太子摆在名面上撑场面的近卫队,但从码头开始,一路走上船上,看到的都是这样的士兵,让人不由感慨中国之国力,他手下就没有这么多的悍勇之士。

    上了皇太子的旗舰,一路被引至一个船舱,装饰简单,两张椅子,一个二十来岁年纪,笑容可掬的清瘦年轻人在门口迎接他,身上穿着带有金龙装饰的军装,这是皇太子无疑了。

    朱濆立刻就下跪,对方抢先一步把他扶起。

    “老都督免礼!晚辈当不起。”

    朱濆看到年轻人眉目俊秀,有周琅三分气度,眉目之间更多的是雍容,而不是周琅那种城府,显然这个年轻人比周琅好对付,这让朱濆心态放松了下来。

    忙道:“君臣有别,微臣自当行大礼!”

    皇太子周继统坚持拉着朱濆坐在了椅子上,跟自己并排而坐,然后呼唤勤务兵上茶。

    俩人随便说了一些闲话,但说的极长。朱濆已经有十年没有回中国了,因为这十年,他已经有了异志,当皇帝册封了南非国王之后,他就再也没有回去,号称要为皇帝鞠躬尽瘁,开疆拓土。

    朱濆把他如何跟皇帝相识、相交到在美洲开辟的艰辛,一股脑倒了出来,同时也不断的向周继统打探国内的消息,目的其实还是想多交流一些,摸一摸皇太子的心性。

    按照已知的消息,这个皇太子从出生开始,就是作为储君来培养的,从三岁开始,身边就一直跟着十几个老师,中国大儒、西方学者,到了十八岁,则送入了军校,毕业之后就送入軍队打磨,事实上就是为太子亲掌兵权做准备。

    这种少爷羔子,自小就被确定了未来,少了一些拼搏的心态,自然慵懒,没有任何威胁的人,不会有苛刻的性格。

    果然,朱濆通过谈话,觉得这个皇太子比他父亲更加宽厚,他父亲那是容易沟通,能容让步,但关键时候下手绝不容轻,那种决断的魄力,不是一个少爷羔子能有的。

    朱濆确信他能轻松搞定皇太子,渐渐开始切入正题,谈到了对美战争的事情。

    皇太子表示,美国人不识好歹,侵我美洲疆土,圣上雷霆大怒,并表示,用兵美利坚,还需要仰仗朱濆提供粮草支持云云。

    朱濆一口应下,表示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朱濆继续试探,很容易探听到了皇帝的意图,太子说出了这次来要册封朱濆,封为美洲国王,但还要在美洲搞郡县制,与大周政体统一,请教了一些朱濆的态度。

    朱濆心里此时一半是海税,一半是火焰。激动的是他希求已久的列土封疆终成正果,冰凉的是,这只是一个空头衔,大周竟然要在美洲实行郡县制,将美洲纳入大周版图。他很容易就想到了南越国的故事,南越国不就是这样吗,先是打着黎朝的旗号,可一应事务都是皇帝派来的文官打理,南越国王黎维康大多数时候都居住在中国,几年前黎维康上书,请求纳土,三请三让之后,大周宣布纳南越国国土,分别划入广西和云南省,南越国王黎维康得到的是大笔的赏赐,南越王封号保留,享一等亲王俸禄,世袭罔替!

    现在周琅在美洲做的,可不就是这个事情吗。难道以为他朱濆会跟黎维康一样?

    朱濆不动声色,再三推说自己才疏学浅,请皇帝另立贤能,皇太子则坦言朱总督劳苦功高,众望所归云云。

    在确认了一下册封的仪式,太子表示,要请美洲全体文武焚香迎请圣旨,然后由专职天使宣读册立圣旨,并金册等物。

    这时候朱濆提出,迎请圣旨乃是大事,他需要早做准备为由告辞,并邀请皇太子移驾金山总督府。

    皇太子则表示,船上军务安排妥当之后,才会考虑移驾一事。

    离开皇太子船舱后,朱濆已经打定主意,奉旨是一定要奉的,得到了皇帝的册封后,他就有足够的法理在美洲称王了,这是大义名分。至于他们派来的文官,虚与委蛇就行了,等到自己羽翼丰满,就是一个真正的美洲王,到时候大事已成,不怕皇帝不认账。

    他可不是黎维康的局面,当年黎维康身边没有一兵一卒,徒有一个前朝义子的身份,可他朱濆在美洲早就经营的铁桶一块,这里是他一刀一枪,一锄一斧,开辟出来的,上下都是他的人马。

    告辞皇太子,脚步匆匆,就要踏上舷梯,突然一个声音响起。

    “朱总督留步!”

    朱濆回头,一个比皇太子瘦弱的中年人走来,这人比皇太子瘦弱,但却比皇太子精悍的多,身上透着一股子锋锐之气,丰富是一把随时准备刺出去的长矛。

    朱濆微笑作揖:“下官见过天使?”

    来人说道:“朱总督误会了,在下不是使者。”

    说完双脚并立,敬了一个军礼,此人穿着军装,怕是随扈皇太子的将领,走进了看军衔竟然是上将军,如此年轻的上将军!

    “在下黄求还,见过朱总督!”

    朱濆已经猜出此人的身份,国内四十来岁年纪位居上将军的人,并不多。

    “原来是黄将军,真是为名不如见面,果然一表人才,英气逼人!”

    朱濆赞许道。

    黄求还笑道:“朱总督,在下是军人,你们那一套政治手段在下玩不了。我就直说了,奉劝住总督几句话。”

    朱濆继续笑道:“还请黄将军赐教。”

    黄求还道:“这第一,如果我是朱总督,今天就不会下这个船!”

    朱濆皱眉:“这是为何?”

    黄求还道:“朱大人是前辈,晚辈想问您一句,您觉得皇帝笨吗?。”

    朱濆哈哈笑道:“果然是年轻人,说话就是大胆。陛下英明神武,古今少有!”

    黄求还道:“还是前辈看的透彻。既然前辈看的如此透彻,太子尚且未下船,朱总督何苦如此急迫?”

    朱濆笑道:“在下是前去准备迎接圣旨。”

    黄求还道:“朱总督和不唤亲眷来驾前听旨。”

    朱濆的好脾气是有限度的,他毕竟是一个海盗头子,真玩的了官方这一套虚与委蛇,他不至于下海了。

    冷哼一声:“大将军有话直说,不必拐弯抹角!”

    黄求还笑道:“朱总督快人快语,晚辈也不习惯这样说话。晚辈想问朱大人一句,是打算奉旨,还是另有图谋。今天朱总督下了太子座舰,明日太子率兵进城,总督拦是不拦?拦既是抗旨,不拦怕这战阵上就先输了一筹。且迎旨当日,总不能大人一人相迎吧,文武百官皆到,难道不怕有变?若无一人相迎,不怕太子恼怒?借题发挥?”

    朱濆看着黄求还的眼睛,对方眼神坚毅,看着平静,背后却仿佛藏着一座火山,或者是一头猛兽,随时准备择人而噬。

    朱濆不由打了一个冷颤,他很少怕一个人,即便面见周琅他也能泰然自若,可是如今在这个年轻人面前,他感到了一股寒意。

    为了摆脱这股不舒服,朱濆嘿嘿笑了笑,摆了摆手:

    “黄将军不是还有几句话要说吗?”

    黄求还道:“不瞒朱总督,太子此行带兵十万,这些兵你都看了。不知道跟美洲兵比,如何?”

    朱濆说道:“太子亲兵,万里挑一,美洲兵自是不能比。”

    黄求还道:“话虽客气,但也实在。不过这些兵可不是太子亲兵,不过寻常兵弁而已,只是刚刚在沙场上走过一遭。这样的兵,国内还有三十万。辅兵则有六十万,还有欧洲、非洲、澳洲之兵,久经沙场者不下百万。朱大人,不敢自误啊!”

    朱濆心情很不好。

    不是怕,而是怒。

    “你说这番话,是你的意思,还是太子的意思?”

    黄求还道:“有区别吗?”

    朱濆道:“当然有,你是臣,他是君。”

    黄求还耸耸肩:“就当是在下的浅见,朱大人请吧。”

    说完拱了拱手。

    “我可以走了?”

    朱濆突然感到不妙。

    黄求还道:“或者您留在这里伴架也许更合适。”

    朱濆心理很矛盾,留在这里伴架,以示忠诚,倒也说的过去,但为什么对方要强留自己呢?

    朱濆突然心中一冷:糟了!

    脚下一急,就要下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