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大国崛起之东方日不落 > 第三百六十二节 强势君主(1)
    这场战争彻底改变了周成功,因为跟周琅的谈话,让他彻底认清了自己的处境,他已经没有选择,他必须逆势而上,否则就是跌落深渊粉身碎骨。

    潜移默化的打造一个温婉的希腊国家已经没有机会,他必须采取特别的方式,快速增加国力。

    所以他不能放弃对那些说希腊语的民族的吸引力,生活在奥斯曼帝国、奥地利帝国、俄罗斯帝国和意大利邦国的希腊人后裔高达四五百万人,如果能赢得这些人的向心力,让他们不断回迁祖国的话,希腊在人口方面,是不会比任何一个西欧国家小的。

    在这一点上,周成功内心都不避讳他很羡慕在美洲锻炼的皇太子,随着铁路的通车,移民美洲大平原的通道已经打开。他受到的消息显示,皇太子治下的美洲中国人已经达到了一千五百万人,而且对大平原地带的印第安人实行了编户齐民政策。

    作为一个受过系统中国教育的皇子,周成功太知道编户齐民是一种什么样的政策了,依托强大的政府管理,将一大群印第安人固定在土地上,给他们上户口,禁止迁徙,派遣官员管理他们,交给他们农业种植技术。彻底改变他们的文化和生活方式,遇到的反抗肯定有,伴随的必然是血腥的镇压。欧洲能保持多民族的形态上千年,而中国的汉人却高达百分之九十八以上,这种强势的行政管理方式,起到了最大的作用。

    当然这种强势管理,不太符合民意,可是对于民族融合来说,他是损伤最小的方式,西方人不是不想这么做,只是他们没有经验。西方人、游牧民族的融合,往往采用屠杀和种族灭绝的方式,谁更不人性?即便到了现代,澳大利亚人为了融合印第安人,还采取将印第安人的婴儿强行夺走,交给白人夫妇抚养的办法,直接切断了印第安人跟子女的人伦,谁更不人性?

    短短几年时间,皇太子就将美洲人口从一千万增加到了一千五百万人,周成功绝不承认这是皇太子能力出众,只是他占有的资源太庞大了,数以亿计,而且仍然告诉增长的中国人口,是他最大的资本。何止是皇太子,南非王国、满清帝国都在用各种方式吸引来自中国的移民。

    南非给予耕地、牲口和奴隶吸引汉人移民,想方设法支持非洲公司继续获得从中国得到流放犯人的权力;满清对那些读书人给予更大的优惠,基本上只要识字就会给予一个旗人官员的职位。

    周成功也想吸引汉人移民,但强烈的希腊民族主义让他不敢这么做,他始终是一个中国皇子,身份上始终遭人猜疑,如果再吸引中国移民的话,会引起希腊人巨大的危机感,现在支持他统治的民族主义者,会马上成为他最大的反对者。

    但中国人无法吸引,中国资本则是一定要引入的。

    这场战争已经让希腊负债累累,外债高达1000万英镑,平均每个希腊人负债10英镑,靠现在的财政,连利息都付不出去。

    为了平衡财政,战争刚刚结束,周成功清洗了北方的地方实力派,同时利用高达二十万的軍队为后盾,逼迫伯罗奔尼撒的本土派投降,大量在战争中保持观望的地方名门望族,被打成叛国者遭到了流放,他们的家族被连根拔起,軍队被裁撤。紧接着,周成功就将国家正规軍队裁撤了一半,只保留了十万精锐,另外十万则马上复员。

    但节约支出治标不治本,短期内如果没有新的财政来源,希腊必然破产。必须吸引大量的资金进来平衡财政,现在世界上哪国的资本实力最雄厚,毫无疑问是中国。

    因此清洗了国内的反对派,把希腊国家权力牢牢控制在自己手里之后,周成功马上启动了针对中国资本的招商计划。他再次邀请欧洲公司来希腊修建铁路,可这次对方却拒绝了。

    欧洲公司已经在雅典周边修建了铁路,雅典跟比雷埃夫斯港的铁路线,至今都没有盈利。之前欧洲公司之所以愿意在希腊修铁路,主要是因为他们在奥地利帝国修建的铁路效益不错,从维亚纳到的里雅斯特和威尼斯的铁路,连通的是一个两千多万人国家的首都和港口,运输量是有保证的。但在黑海铁路通车之后,奥地利出海越来越依赖多瑙河,导致这条铁路的效益日渐下降。欧洲公司干脆将其打包卖给了奥地利政府,放弃了在奥地利经营铁路的业务。

    连奥地利的铁路都很难盈利,更不用说希腊的。从雅典往北方修铁路,要经过重重的山脉,修路成本十分高昂,盈利却基本不可能,因为北方地区的一个个盆地中只生活着数万到十数万不等的人口,超过二十万的地区极少。物产也十分贫瘠,只有羊毛、橄榄油等作物,完全无法支持铁路的运量。

    可能修建这条铁路,只是对希腊政府维持统治具有实际意义,商业上完全没有可行性。

    另外欧洲公司最近得到了在法国修建铁路的权力,法国政府授权欧洲公司修建一条从马赛通往巴黎的铁路二十年运营权,二十年后,除非得到授权延期,否则铁路和附属资产全部交给法国政府。

    相比在险峻且贫瘠的希腊修建铁路,在富庶又平坦的法国平原上修建铁路的吸引力就强了太多,欧洲公司目前专注于修建这条巴黎铁路,对投资希腊铁路完全不感兴趣。

    周成功无法吸引欧洲公司在希腊投资铁路,但他太清楚交通对一个国家的重要性了,罗马帝国、秦帝国和波斯帝国,不约而同花费巨大代价建立一个官道网络,不是没有道理的,可以说一个四通八达的交通体系,是一个大帝国统治的基础。希腊虽然只是一个效果,可是民族的复杂程度,丝毫不亚于任何大国。

    铁路的意义如此重大,周成功决定咬牙自己建。可仅仅是从希腊修一条通往北方边境的铁路,预算都是以数百万英镑计算的,现在的希腊完全无法负担如此高额的财政支出,但周成功修建铁路的意愿很强,马上动手。通过雅典跟周边的铁路运行,希腊已经拥有了一定的运营管理人才,可在复杂地质形态下修建铁路的工程技术还不具备,所以还是向欧洲公司求助,跟他们签订筑路合同,聘请他们承包铁路工程。

    就算君王有铁的意志,但在这种投资面前,光有意志是不够的,希腊这个地方,就是挖地三尺也不可能榨出这么多钱,更何况希腊已经欠下了巨额债务,以目前的财政状况,连利息都还不上。但希腊是周成功的所有心血,他对待治国问题上,绝对不是债多了不愁的无赖心态。他有严密的融资计划,可以保证铁路的修建。

    他首先按照中国模式,国家出资三万英镑,建立了一个中国模式的希腊公行。授权这个公行可以以金银储备为根据,发行希腊货币德拉克马,规定1德拉克马为20克白银或者1克黄金。同时授权公行,可以以国债为储备发行等量货币,国家可以通过发行债券融资,公行可以以债券为储备发行货币。这其实就是国家创造货币的方式,通过这种方式,甚至可以发行超过黄金数倍的等值纸币在市场中流通,但这个倍数即便是最高明的经济学家也无法测算出来,各国的情况不一样,纸币扩张的倍率也就不一样。

    接受过中英两国精英教育的周成功,当然不会傻到以为这样就可以凭空变出财富,他建立公行的目的,并不是为了敛财,而是为了打造一个稳定的货币体系。这个公行跟中国公行最大的不同在于,它没有黄金。周成功用国库支撑,也只拿出来了三万英镑,此时的希腊财政确实是太紧张了。

    法国人提供了一个范本,他们的法兰西银行一度也储备空虚,但机缘巧合之下,路易十八时期,授权给欧洲公司建立一个银行,欧洲公司充足的黄金储备,间接的稳定了法郎纸币的信用。

    所以周成功也打算授权给欧洲公司,在希腊建立一个银行,并给予其发行银行券的权力,希望能让欧洲公司将更多的黄金带入希腊,从而间接起到稳定希腊金融的目的。到时候公行有节制的依托国债来发行纸币,欧洲公司则以真金白银来发行纸币,有政府的信用进行担保,两种纸币并行流通,可以起到相互支撑的作用,等于让金银匮乏的公行借用了一部分欧洲公司的信用。

    建立银行获利颇丰,这一点欧洲公司在法国已经尝到了甜头,希腊再小也是肉,他们没理由拒绝。加上周成功在欧洲公司的身后背景,他们没道理不支持。但是建立银行、发行纸币是有条件的。

    那就是要求欧洲公司帮助希腊全额筹集修铁路的资金,而且周成功要求利率不得高于三厘,这个利率根本就不是此时的希腊能够享有的,英国人借给他们的110万英镑,最后的利率高达1分5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