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大国崛起之东方日不落 > 第四百一十七节 俄罗斯割地悬案
    鉴于俄国的这种无赖手段,中国軍队虽然在进行复员,可还是在春天还是开进了俄国。

    率先复员的是大量的乡兵,他们只是在中后期才成建制的投入到战场中,中前期一直是作为后备兵员驻扎在后方。

    南方士兵先复员,因为距离远,所以当发现俄国在玩猫腻的时候,北方籍乡兵基本上还没有开始复员,立刻暂停北方士兵的复员工作,这样就保留了近四成的乡兵。

    中国动员了900万軍队,主力之外800万乡兵中,北方士兵有三百多万,加上主力的战兵、辅兵,依然有四百万大军足以震慑秩序混乱的俄国。

    当然如今的过十分麻烦,连基层秩序都失去了保证,大军进入是十分危险的,一个不小心,俄国人揭竿而起,然后演变成一场人民战争,最终在这场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中,俄国农奴制社会崩塌,俄国民族高度团结起来,形成了现代俄罗斯民族,经过血与火的洗礼后,俄国人口减少一半,中国軍队伤亡惨重,数以亿计的黄金化为流水,两个民族同时衰落,西欧诸强趁势崛起……

    总之,无论怎么看,沙皇玩的这个无赖手段,都让中国有些投鼠忌器,感到很麻烦。

    此时俄国执政的是斯佩兰斯基,周琅觉得斯佩兰斯基要么是主动跟沙皇合谋,要么他本人也是被沙皇算计了,沙皇让他上台,目的就是让他承担责任,现在情况不明,周琅只能先向斯佩兰斯基政府施压,要求他们尊重条约的神圣性,尽快履行义务,完成换约。

    斯佩兰斯基派出特使来跟周琅沟通,表示目前的状态,是因为沙皇的荣誉感作祟,沙皇不愿意在割地赔款的条约上签字。特使希望,中国暂时保持克制,俄国现政府无意与中国继续战争,将会把割地范围内的軍队和行政机构全部撤离。并努力劝说沙皇签署条约。

    周琅倾向于相信斯佩兰斯基也被沙皇利用了,暂时也只能如此,但这件事没这么简单。

    所以中国軍队在春季到来之后,依然继续行动,迅速北上占领了伏尔加格勒,接着沿河北上攻占辛比尔斯克乌里扬诺夫斯克,以及喀山这三座按照条约应该归属俄国的城市,占领喀山,意味着打通了通往莫斯科的水路。

    之后军事行动暂时停止,转为处理占领区问题,伏尔加河以东到乌拉尔山南部地区,还是有一些俄国城市的,比如奥伦堡、乌法、叶卡捷琳堡和车里雅宾斯克等,周边分布着成片的俄国贵族庄园和农奴村社。

    贵族们早就已经跑了,中国占领军暂时实行军管,宣布废除农奴制,农奴将不再对贵族负有封建义务,不需要在为地主服劳役,为地主免费耕种土地,还直接将贵族领主的土地,平均分配给每一户农奴,基本上是按照中国的土地方式分配的。

    中国軍队上次也在这里进行过军管,但政策实施主要是斯佩兰斯基当年的傀儡政府搞的,中国占领军当时缺乏必要的人才,现在则不同了。二十多年的中俄贸易,让大量中国商人懂正宗俄语,也让大量俄国商人懂中文,翻译人才并不稀缺。

    以奥伦堡、萨马拉、乌法、叶卡捷琳堡和车里雅宾斯克为中心,中国在这里设置了五个县,任命了五个县长管辖。

    乌拉尔地区此时是俄国的边疆地区,人口稀少,俄国1897年第一次人口普查的时候,这里的人口也只有570万人,上次战争后,沙皇将大量乌拉尔地区的贵族流放到了西伯利亚,并且允许他们带着他们的农奴,实际目的是为了充实西伯利亚,加上其他地方向西伯利亚移民,让西伯利亚人口增长到了400万,反倒让乌拉尔地区人口下降到了100万左右。加上这次战争的影响,这一带的人口已经不足一百万,相比庞大的土地,这里极其空旷。

    西伯利亚的人口下降的更为厉害,由于四年的战争,俄国居民进行了大量的反抗,中国軍队则进行了持续的镇压,一场治安战打下来,让这里的400万人口下降了一半以上,充其量就只有200万人了,而且男性青壮年的损失比例更大。

    鉴于这些情况,出于开发国土资源和稳定边疆的目的,在军事管理下,中国立刻决定向这里移民实边。在全国范围内招募移民,为了让移民更容易适应环境,还做了细致的方案,南方移民主要往北高加索一带,靠近黑海沿岸地区移民,北方移民则安排在西伯利亚和乌拉尔地区。

    西伯利亚南部和乌拉尔地区的农耕条件相对较好,淡水资源和可耕地资源都堪称丰富,每户移民发放耕牛之余,为了吸引更多人前往,政府还宣布这里的农田将永久性实行免税政策。

    当然中国政府的执政向来比较宽厚,移民主要是去开发荒地,其中有俄国人废弃的农田,更多的则是尚未开发的土地,同时宣布俄罗斯人也享有免税待遇,也就是说在这些边疆区,实行的是永久的农业税免除政策。

    这对俄国人也起到了安抚作用,之前他们都是地主的农奴,现在不但身份上解放了,不用动不动要被地主征调做各种苦工,还分到了土地,既不用向地主缴纳地租,也不用向官府缴纳赋税,在一代人没有忘记农奴制的苦难和新政策的仁慈之前,当地农奴是很难升起反叛之心的。在一代人之后,如果中国移民还无法在这里形成优势族群,那政府就是失职。

    与此同时,斯佩兰斯基政府也已经开始了农奴制改革工作,按照教科书的语调,这次战争沉重的打击了俄国贵族地主阶层,一个是失败打击了他们的斗志,二个是打击了他们的威望。最主要的,许多贵族军官,现在依然作为俘虏在中国服苦役,因为俄国人的出尔反尔,遣返俘虏工作只完成了一半,尤其是作为军官阶层的贵族俘虏,基本上都没有释放。

    西方的一夫一妻制度下,合法继承人数量有限,所以有些贵族动不动绝嗣,连一些王室都是如此,更何况普通贵族家庭呢。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后,英国贵族上议院的话语权很快被下议院压到,被认为是贵族子弟在战争中冲锋在前撤退在后的贵族传统,让贵族子弟伤亡率更高,造成了许多古老贵族家庭的绝嗣,导致了贵族议会的落寞。

    现在俄国也几乎是这种情况,战争中大贵族家庭不可避免的要为沙皇服役,导致许多大家族出现了传承断绝的危险。另外在之后波及全国的农奴冲击地主庄园的叛乱中,更多的地主力量被摧毁。贵族地主短时间内几乎完全失去了对农村村社的控制,除非有国家支持他们重新恢复权力,否则他们已经被农村自发的排挤了出去。

    在大批军事贵族成为俘虏,农奴村社摧毁地主庄园的情况下,斯佩兰斯基幸运的在国内没有多少阻碍。农奴制被打击也实在是太过分了,早就岌岌可危。所以斯佩兰斯基宣布废除贵族对农奴的权力,只进行部分补偿的情况下,基本上没有遇到强大的反抗力量。

    斯佩兰斯基还迅速安排军人复员,农村士兵回到农村,迅速进行春耕工作。他手里的三十万軍队则保留下来,显然这个理想主义者的改革者,已经不是往日的吴下阿蒙,他知道枪杆子的力量远胜过理想。

    在城市则建立议会,制定通过考试的办法选拔官员的原则,迅速完善行政机构、法律机构、警察机构等等。

    但斯佩兰斯基的改革,并没有中国占领区的改革那么平稳,最重要的原因是他没钱,中国向占领区的俄国村社提供了大量的救济,让他们度过春荒,完成播种,并给予他们支撑到秋收的口粮。

    这些斯佩兰斯基都做不到,他甚至还需要征税来供应行政机构和軍队,这也是历代沙皇始终无法改革农奴制的原因,因为改革是需要成本的,在改革期间,各种税收必然受到影响,在新制度诞生出更多财富之前,沙皇无法接受财政带来的军事力量下降,导致俄国在欧洲战争中败北的结果。所以频繁的战争一方面冲击了农奴制,一方面又让沙皇没有足够的财政对农奴制做出调整。

    结果就是在斯佩兰斯基的改革下,俄国各地四处暴乱,农奴本就一贫如洗,现在告诉他们,还得按期缴纳赋税,让他们怎么活下去,加上战争失败带来的怨气,大家对新政权的认可度很低。

    斯佩兰斯基咬着牙不断镇压,然后开始向中国寻求支持,他希望中国政府能够推迟俄国的赔款缴纳时间,还希望从中国借到一笔改革贷款。

    但在如今的情况下,斯佩兰斯基内阁中的大多数官员都认为这是天方夜谭。由于沙皇不肯签字,导致两国目前在法理上依然处于战争状态。

    尽管中国已经占领了所有条约中规定的领土,可在法理上那些领土还属于俄罗斯帝国,造成了一个割地悬案。

    在这种情况下,向中国寻求贷款,成功的可能性极低。但斯佩兰斯基已经别无选择,他只能寄希望于中国皇帝跟他之间的私人友谊,以及中国文官崇尚的仁道思想,能够在这时候对俄国人民扶危济困。

    让斯佩兰斯基感到欣慰的是,中国皇帝同意了这两项要求。

    不但愿意俄国暂时停付战争赔款,还愿意为斯佩兰斯基政府提供担保,让他们在中国市场上借到一亿两黄金的巨额贷款。

    斯佩兰斯基不知道,中国皇帝这么做,也是有自己的动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