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大国崛起之东方日不落 > 第四百二十三节 大时代的小人物(4)
    蔡氏一听,怎么可能没有兴趣,她家是堡子里最穷的人家,就算有她开始织布,但依然跟保长家、老山东家比起来穷的多,在村子里还是排末流,能织南京布补贴家用当然好了。

    于是就同意了蔡礼的主意,同意蔡礼派两个伙计帮忙把货送到了码头,然后装船后才回去。船还是先停到镇子上,保长公子已经在这里等着了,帮忙把货卸船,装车后运回堡子。

    回去告诉保长夫人说,整个城里都买不到真的南京布,中国官府买了太多南京布,在中国都很紧俏,国外没有大价钱根本买不到,这两年价格翻了一倍多。又告诉保长夫人,说她买来了一些彩棉,自己织南京布,就算是给保长家的贺礼。

    夫人一听不要钱,倒也满意,连说破费。

    可是几天后,蔡氏辛苦织出来的布,夫人却不满意,她儿子结婚,得穿红挂绿,但蔡氏的布颜色太淡了。蔡氏解释说,南京布就是这样,颜色淡,官员爱穿,这是官色。

    保长拍板,说新郎官也是官,就用这南京布。

    之后蔡氏继续织布,攒够了一定数量,然后让丈夫送到县城去买,没想到蔡礼给了一个她想都想不到的价钱,用普通布五倍的价格买下了她的布,这让蔡氏感激不尽,她手里还剩下不少彩棉,琢磨着全都织出来,能赚好几万钱,这甚至让她有些不安起来,交代丈夫千万不要说出去。

    此时的蔡氏,还没有发现她自己的价值,她并不知道,他们家跟其他移民比起来其实是十分特殊的。

    她们几乎是第一代城市移民,之前中国移民主要都是农民,中国城市化发展还没有到城市居民大量外迁的时代。战争造成了工商业的凋敝,一些城市居民开始外迁。当然数量十分稀少,因为中国的城里人,现在大多数都没有脱离跟农村的联系,城里活不下去的时候,就回农村度日,农村是劳动力的蓄水池,也是避风港。

    而张家因为不幸,切断了跟乡村社会的联系,才选择了移民,他们这样的家庭有,但是很少。更难得的是,蔡氏是一个技术工人,这在美洲更加缺乏。如果蔡氏不是因为伤残,即便前几年行情不好,她这种熟练工人也不至于失业。所以她既是第一代城市移民,也是第一代技术移民。

    蔡氏的手有伤残,她织布很慢,也用不了大机器,但她的活做的很细。而且她确实十分懂行,她通过不同的彩棉和白花比例,用两种彩棉硬是编织出了五种色彩,尽量做的像中国的南京布。

    战后世界市场迎来了繁荣,美洲本就是一个富庶地区,消费能力高,她的南京布很快就畅销起来。

    怀着对蔡礼的感激之情,蔡氏不时的被蔡礼接到城里帮忙,张有富也不阻拦,因为每次回来,老婆都会带一些钱,他跟着去了几次,也就不疑了,知道老婆是去帮忙看货。每次有货船到来,蔡礼都会让蔡氏帮忙查验,以免上当,之后会给一笔酬劳。

    蔡氏一直在织南京布,一切都很顺利,都交由蔡礼销售。蔡礼对这个合作很满意,唯一不满意的是蔡氏的产量。

    蔡礼是一个有野心的人,分家的时候,他主动放弃了分土地,要了这间铺子。他是一个天生的商人,受过教育,还是在美国人的大学里读的书,思想观念开放。小石城这个地方,交通发达,是一个商贸重地。

    他不局限于小石城,南下北上,远赴墨西哥,东到美国,希望开拓更多的贸易。渠道他铺好了,可就是没货。当然也缺合适的帮手,年中的时候,他解雇了老掌柜,跟密西西比河对岸,孟菲斯城的一个美国朋友合伙,这美国朋友家是开种植园的,养了几百个黑奴。双方是通过生意认识的,他收购朋友种植园的棉花,美国朋友也很精明,很诚实,又有心经营商业,一次舞会的时候,萌生了合作的念头。

    跟美国人比尔成为合伙人之后,蔡礼让比尔做经理,新招募了一些人帮工,他继续四处开拓贸易。

    南京布已经成了他打开市场的利器,因为缺货,真货难得,只提供给一些最值得合作的伙伴。

    所以蔡礼希望蔡氏能生产更多的棉布,蔡氏的办法是日夜赶工,可还是无法满足市场的需求。蔡礼建议蔡氏不妨开一家作坊,多雇几个人帮工,让她不用担心风险,蔡礼可以包销她的布。

    蔡氏勉勉强强答应了,跟丈夫商议了一番,丈夫却不同意。打造机器、买棉花、雇人,这都是要本钱的,万一赔了怎么办。

    蔡氏只能委婉的拒绝蔡礼,蔡礼问明缘由后,拍胸脯保证所有开销由他承担,厂房、机器、原料和运营资金,都是他出,蔡氏只需要负责提供技术。

    在这种情况下,张有富也没法拒绝,就是有些担心。

    王家堡子的移民越来越多,已经超过三十户,张家已经不是新户,而成了老户。而且已经是最富裕的家庭,事实上比保长家还有钱,只是夫妻两都不敢说出去。新的家庭经济条件比较差,所以蔡氏很容易说动这些家的妇人到她的作坊做工,给的工钱很可观,比他们家男人种地一点不差。

    有蔡礼的帮忙,作坊是很先进的。机器不再是蔡氏自己找人打的木机,许多零部件换成了更精密的铁零件,尤其是转动机构,铁质构件更灵活,更省力,而且更精密,做出来的布更精细。蔡礼甚至从美国人那边请来了专业的机械师帮忙,打造了三十张铁木机。

    原料还是从墨西哥采购,印第安人种植的彩棉很多,虽然出售的不多,零零散散加在一起也不少了。

    南京布的产量迅速扩大着。蔡礼的生意规模也迅速扩大着,南京布开路,跟许多美国人建立了生意往来。蔡和兴号的布料生意越做越大,美国人占据着密西西比河口,从中国来的商船却可以直接北上小石城,作为距离美国国土最近的城市,小石城日益繁华。蔡礼经营的布匹生意,不但在美国那边打开市场,沿着密西西比河一直到五大湖区都有他的贸易伙伴。他现在几乎成了密西西比河沿岸最大的布商,不但零售,更是直接批发。

    现在骗他的人少了,因为他开始直接从中国订货,大海船直接在小石城卸货,送入他家的仓库,然后分销到其他地方。

    蔡氏的作坊却遇到了麻烦,不是经营上的麻烦,而是人情上的麻烦,她发现堡子里的人开始跟她疏远了,尤其是那些老移民家庭,渐渐开始排挤她。无非是因为她挣了更多的钱,连她一直敬重的保长,都开始接二连三的找麻烦,她丈夫已经多次表示不满,因为保长在借耕牛的时候刁难他。

    蔡礼又继续催促她扩大规模,可堡子里的劳力有限,蔡礼建议他直接到小石城开工厂,这里人多,原料运输也方便。

    跟丈夫商量,丈夫又拖后腿,去年刚盖的青砖大瓦房才住进来,是村子里最气派的,这就搬走,舍不得。但蔡氏说去城里能挣更多的钱,说不如让她去城里开作坊,丈夫现在乡下种地,等作坊弄好了,她再回来。

    张有富又舍不得老婆走。

    “唉。”

    蔡氏叹了口气。

    “你不是一直还想找个女人吗。我以为我还能生,这两年都没怀上,怕是生不了了。张家也不能绝了后,你在找一个女人。找个能生养的,哪怕是生番呢。”

    蔡氏以允许丈夫纳妾为条件,换取了丈夫的支持,这才来到了城里。

    不知怎么的,一进城,蔡氏就感到舒畅,她喜欢听这里的人说五湖四海的故事,而不是邻里的家长里短,她喜欢这里五颜六色的生活,而不是乡下的山水一色。

    蔡礼的野心很大,一口气定了三百张织机,在城外买下了一百多亩地建工厂,还说以后还要扩大。

    蔡氏通过建作坊,以及她过去在工厂里的经验,很快就让生产进入了正规,大量的南京布从工厂里流出去,但依然供不应求。

    这回受限的,主要是原料了,印第安人的棉花有限,被蔡礼的收购已经抬高了价格,可还是货源不足。

    蔡礼是行动派,他决定直接种植彩棉,棉籽他有,墨西哥人卖的彩棉许多都是没有脱子的。把种子摘出来,让当地人种。

    蔡氏立刻请缨,她把种子带回去,现在自家种植,种成后,才开始劝说别人跟着种,老山东是一把好手,他家的彩棉种的总是比别人家的好,张家是第一个种植的,可张家的棉花长势拥有比不上老山东家的。

    两季过后,墨西哥的彩棉就开始在王家堡子全面铺开了,除了保长家没有种之外,其他各家都有种植。保长对张家越发的不待见了。秋收时候,张有富甚至斗胆跟保长吵了一架。

    不是因为粮食的事情,而是张有富用两桶酒从南边马场哪里的番人家换了一个闺女,保长就是不同意让番女进堡,说是堡子里进了生番会倒霉。张有富说保长想让他家绝后,喝了一瓶酒后,就跑去保长家撒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