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大国崛起之东方日不落 > 第四百五十九节 拿破仑要回法国
    此时的俾斯麦虽然做着一件围绕俄国的战略孤立计划,可实际上他的地位并不高,他要见国王甚至都得外交大臣带着他去,他来中国任职,也不过是进行一个方向的计划实施,事实上,国王并没有将中国方向作为重点。

    国王更关心的,也不是德意志民族的统一,而是普鲁士王国的扩张,当然国王也是希望能够统一德意志的,但不是建立了各个邦国平等,而是通过普鲁士吞并所有德意志地区来完成,国王的思维方式更多还停留在王朝争霸时代,对国土的认识更多的还是贵族领主观念,民族国家,领土神圣这些概念,尚没有接受呢。

    所以国王要的是波兰的领土,最大的困难不是打败俄国,而是如何避免英法,尤其是法国的干涉,法国一直希望将领土扩张到莱茵兰,认为莱茵河英国作为法国跟德意志地区的天然边界,从路易十四时代就开始有这种观念了,一旦普鲁士跟俄国开战,无论能否胜利,法国都有出兵莱茵兰的可能。

    结果俾斯麦在中国待了一年,弄出这么一个八竿子打不着的铁路通行协定,双方享有铁路运输上的自由过境权。这让国王无法理解俾斯麦是怎么想的,他难道不是去中国建立一个攻守同盟,让中国在战争中既不用参战,又能陈兵边境牵制俄国吗?

    “陛下,一旦爆发战争,中国保持中立的可能性很大,尤其是前期,局势未明的情况下,中国不可能一开始就加入战争。而且中国参战没有明确的目的性,建立这样一个铁路协定,在战争期间,我们甚至可以请求中国以保护铁路的名义,给俄国施压。从而让俄国感受到背后的强烈压力。陛下,这是我们能够跟中国建立的唯一共同利益,除此之外,我们很难跟隔着整个东欧的中国建立联系。”

    普鲁士国王同意了,他并不是很关心这个铁路问题,并不是不关心铁路,而是不关心铁路的管理。归谁管,该谁管,只要能起到运输作用就行了。

    在国王眼中,俾斯麦确实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人物。在俾斯麦在中国任职期间,普鲁士的外交工作一直在推进者。他们跟奥地利在对俄问题上,已经达成了同盟。双方都强烈希望能够一雪前耻,收回被俄国夺走的土地。

    跟奥地利的合作,俾斯麦并不反对,因为这是他设想中的一部分。只是其中一些条款,当他从外交大臣哪里知道后,他十分反对。因为普鲁士打赢支持奥地利夺取俄国的西乌克兰地区,不但收复被俄国吞并的加利西亚等地,还要大大向乌克兰推进,俾斯麦不在乎奥地利跟俄国的矛盾加大,但是他极力反对普鲁士跟奥地利的协定中,要求奥地利支持普鲁士夺取芬兰的计划。

    也不知道芬兰这个烂摊子,什么时候沾上了普鲁士王室,普鲁士国王一直对芬兰大公的头衔念念不忘。俾斯麦很清楚,谁占了芬兰,谁就会成为俄国的头号打击对象,这是从彼得大帝时代的地缘就决定了的,强大的瑞典帝国正是栽倒了这个问题上。俄国人不可能让彼得堡被占领芬兰的势力威胁,所以谁占领芬兰,谁就要成为唯独俄国的高压锅盖,就好像奥斯曼帝国卡住博斯普鲁斯海峡一样。

    俾斯麦的目光放在德意志,他设想中普鲁士应该有限的从俄国手里收回波兰,甚至只是部分波兰,然后跟俄国达成和解,同时支持奥地利去瓜分俄国,让之后俄国跟奥地利的矛盾压过跟普鲁士的矛盾,为之后普鲁士排挤奥地利铺路。

    可现在国王的外交成果,却将普鲁士放在了替奥地利承担俄国压力的第一线,将来奥地利跟普鲁士开战,没准俄国会加入奥地利一方。

    俾斯麦尝试说服外交大臣,但外交大臣不为所动,因为跟奥地利的外交条款,正是他主持签订的,他不可能反对自己,他认为这是一重大外交成果。

    外交大臣反而希望俾斯麦多考虑一下法国的问题,法国最近发生的事情,把各国的情绪都调动了起来,从贵族到平民都在考虑法国问题。

    因为法国人在试图让拿破仑家族在法国复辟。

    前年1845年秋,法国爆发了革命,之后奥尔良王朝被推翻,法国建立了共和国。

    次年,拿破仑的侄子,荷兰国王路易波拿巴的次子,路易拿破仑波拿巴潜回法国,他取得了资产阶级的新任,加入了制宪会议,成为议员。

    拿破仑这个侄子,跟拿破仑家族其他成员不一样,他是一个活跃的政治人物。一直不甘于平淡,拿破仑帝国崩溃后,他随母移居瑞士,在这里读了军校,后成为炮兵军官。但之后一直热心参与政治,他支持意大利烧炭党运动,并参与罗马地区起义。1836年他在斯特拉斯堡发动军队暴动,反对七月王朝,失败后被流放到巴西、美国。不久回到欧洲,1839年留居英国。1840年在布洛涅再次冒险发起暴动,被判终身监禁。革命期间,他趁机越狱,逃到了英国。

    确认革命胜利后,他再次回国,成为了议员,加入制宪会议,参与制定法国宪法。

    法国临时政府,很快通过了宪法,法国确认了男性成年公民具有普选权,这绝对具有革命性,和理想主义的民主性。因为在绝大多数国家中,即便是议会制最成熟的英国,也不是所有人都有选举权。几乎所有议会制国家,都对选举权有明确的财产要求,比如英国选民只占人口总数的大约2,工人阶级是被排斥在外的。

    这些观念是受到普遍认可的,他们都认为,“一个只向国家贡献了一分钱的人,不应该与那些贡献了成千上万的人享有同样的权力和影响力”,这显然是一种以财产决定权力的观念,是资产阶级的观念,比“一个天生高贵的人不应该与天生卑贱的人享有同样的权力和影响力”的贵族观念进步,但依然没有考虑过穷人。

    连美国也在执行这种政策,不过在个别州已经放弃了财产原则,比如纽约州、宾夕法尼亚州等等,他们的男性成年公民有半数拥有选举权,只要有合法纳税登基的公民,都享有选举权力。

    法国人一步到位,引领了潮流,但造成了一个让人担忧的后果。

    那就是拿破仑的影响力问题。毫无疑问,在中下层人群中,拿破仑的威望无与伦比。哪怕拿破仑发动的一次次战争,穷人是最大的受害者,但不妨他们就是支持拿破仑。穷人在历史上向来支持强权,而权贵和中产阶层是支持平权的,这是一个历史现象。有人说,穷人更需要一个强大的权力保证财富向他们平等的分配,就好比在美国越是穷的州,就越是支持组建强力的联邦,越是富裕的州,则越是希望州权扩大,甚至希望独立。因为穷州,能从联邦财政中得到更大的补助,而这些补助则都是来自富裕州的税收。

    结果绝大多数男人都成为合法选民之后,路易拿破仑波拿巴竟然出乎意料的,以绝对多数的选票当选了法国总统。

    路易波拿巴能当选,主要靠的就是拿破仑的影响力。因为在突然开放了选举权后,他得到了绝大多数农民的支持。法国大革命之后,成为一个小农国家,大多数农民成为自耕农,他们作为受益者,是支持大革命的,而大革命中他们能记得的名字,除了拿破仑也想不起谁。跟拿破仑竞争总统的人物,那些在大城市中活跃的资产阶级政客,他们天然就占有劣势,因为绝大多数人在之前都没有听过他们的名字。大家都知道拿破仑的情况下,当然会投拿破仑家族的票。

    路易波拿巴当选之后,其实也不是什么大问题,他利用了波拿巴家族的影响力,也是无可厚非的政治手段。

    可是法国人却忘不了拿破仑,支持路易波拿巴的原因,因为他是拿破仑的侄子,但这个历史上,拿破仑本人并没有绝嗣,他的儿子罗马王虽然短命,但却留下了子嗣,并且拿破仑给儿子留下了一个国家,在北美魁北克建立的魁北克王国,现在已经传到了第三代人手里。

    这个历史上本不该出现的人物,名叫拿破仑马里亚奥斯塔波拿巴,他才是拿破仑财产的唯一继承人,当然,他能继承的除了拿破仑留下的魁北克王国外,也就是只有拿破仑在法国和欧洲的强大影响力。

    路易波拿巴夺取了总统之位后,遇到了一个麻烦,法国存在大量的波拿巴分子,他们是拿破仑的崇拜者,支持者,而且十分狂热,从贵族到平民都有,在议会中也有强大的影响力,他之前也是支持路易波拿巴的,因为他们希望路易波拿巴能帮助他们让拿破仑家族在法国复辟。

    现在他们开始在国会中频频活动,希望再次推动议案,修改宪法,迎接魁北克国王回国登基。

    拿破仑在法国的影响力有多大,在其他国家的影响力就有多大,不一样的是,在法国他的影响力,可以让他一个无关紧要的侄子成为法国总统,在其他国家则能引起政府和民众的一致恐慌。

    历史上,路易波拿巴也是通过这种方式,在农民选票的绝对支持下,成功将法国又变成一个帝国。他借此成为拿破仑三世,历史上的拿破仑三世,败于普鲁士,见证了德国的强势统一,成为德国统一的垫脚石,似乎一无是处,成为德国崛起的背景材料。

    可这个热心政治的拿破仑家族子弟,能力是很强的,因为他竟然能够让英国支持他成为法国皇帝。这证明拿破仑三世,拥有极强的外交能力。

    可现在,路易波拿巴是总统,而且如果要复辟,他并不是合法继承人,他必须把自己的小侄子,罗马王跟美国巨富家族奥斯塔家族联姻生的孩子奥斯塔波拿巴迎接过来继承王位,在自己的侄子当皇帝,和自己当总统之间,路易波拿巴不难选择。

    难的是,他无法随心所欲,因为他是靠着拿破仑的威望上台的,这个威望现在又让他推动拿破仑的孙子回国做皇帝,这让他很为难。不同意的话,那些他的狂热支持者,马上就会成为他的狂人反对者,同意的话,整个欧洲都不会接受,他自己的政治野心也会受到打击。

    “我们应该支持拿破仑复辟!”

    俾斯麦深思熟虑之后,果决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