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大国崛起之东方日不落 > 第四百七十九节 我做李隆基
    周淳并不是一个懂得怜香惜玉的男人,自己的女人在嚎啕大哭,他却兴致盎然的驰骋在女人身上,反而比以往感到更加的刺激。奈何刚刚释放过一次,战斗力持久了很多。

    女王一直在哭。

    她以为自己掌控了一切,她以为自己是真正的女王,却被玩世不恭的丈夫,联手一群胡作非为的纨绔给蒙骗了,他们进行了大量的政治欺骗,都将她蒙在鼓里。

    她感到很可悲。

    她想到了后果,对方一开始就在欺骗她,绝对不是针对她这可怜的女人,而是在算计她的国家,在把俄国推向深渊。可笑她跟她的哥哥还以为控制了乌拉尔,还在想着,乌拉尔百万大军入援俄国。天哪,现在的俄国国内空虚,百万乌拉尔軍队直入莫斯科,俄国真的要亡国了!

    奥尔加并不为俄国人民要改朝换代而痛苦,也并不为罗曼诺夫家族失去权位而痛苦,她痛苦的是,她竟然做了中国人的政治工具,而她这个工具的价值大概也快用完了,他们会如何对自己,像一块烂麻布一样用完就扔进历史的垃圾箱里,还是做成庙里的泥胎作为样子供起来?

    她不但感到痛苦,她还感到了恐惧,她毕竟是一个女人。

    在她身上耸动的丈夫突然将她翻了过来,看到她满面的泪痕,不但不安慰,反而露出了变态的笑容。

    “哭,继续哭!”

    丈夫变态的说道,同时继续动作。

    女王心头没来由一股怒气,抡起胳膊,甩起手掌,啪的一声,在国王的左脸上留下了一个手印。

    国王被打的一愣,动作一顿。

    但扭过头来并没有生气,反而唯唯喘气,仿佛很享受一般,扭过另一边脸。

    “这边!”

    刚说完,这边的脸上也烙上了一个手印。

    国王却舒服的哼哼起来。

    女王不哭了,她冷冷的看着丈夫,等到丈夫从舒畅中睁开眼后,对他用诅咒的口吻评价道:

    “你这个最无耻的混蛋!东方腐朽宫廷里堕落的产物!人类世界最肮脏卑鄙的政治怪胎!”

    奥尔加是用俄语骂的,她的汉语水平还无法做到流利的骂人的程度。

    周淳却不生气,反而在仔细的听着。

    “真是好词。我得记下来!果然是情到意到,才能出好词啊。”

    奥尔加不骂了,她冷冷道:“你们不会得逞的。整个欧洲会团结起来!列强不会坐视俄国这样的大国被东方人吞并的!”

    周淳不悦道:“扫兴。说这个作甚?”

    奥加尔冷笑道:“你不用伪装了,我看透你了!”

    她以为丈夫依然在伪装对政治的不感兴趣。

    周淳唉叹一声:“没兴趣了!”

    说完离开了妻子的身体,四仰八叉的躺在了床上,剧烈的运动把他累坏了。

    奥尔加更没兴趣,她也躺着,仰看着屋顶,但她只能看到床顶,这是六柱床,床就是一个小屋子,通体雕花,七八年才能完工。

    许久,奥尔加开口道:“你最好杀了我。”

    周淳惊疑道:“你想殉你的故国?这可不像你!”

    奥尔加哼道:“这不应该是我最好的结局吗?”

    周淳哈哈笑道:“你是要做俄国沙皇的,那才是你的结局。”

    奥尔加讽刺道:“也对。欧洲不可能接受俄国被东方吞并,你们需要一个傀儡。不过你们找错人了,我不是一个好的人选。我建议你们找一个更合适的。”

    周淳纳闷:“傀儡?我们要一个傀儡干什么?”

    奥尔加道:“难道你们不需要在俄国扶持傀儡吗。或者说你的国家连你都骗了?”

    周淳叹道:“果然女人跟男人不一样。或者你们欧洲人的思维跟我们不一样。”

    奥尔加叹道:“你果然是一个白痴,你什么都不知道。你也跟我一样,不是吗?”

    周淳哀叹:“我跟你不一样。我跟谁都不一样。你说对了一半,我真的是一个怪胎。我祖父是怪胎,我父亲更是怪胎。跟他们相比,我什么都不是。”

    奥尔加道:“你祖父是什么样的人,你父亲是什么样的人?吞并俄国后,他们会像英国说的那样,吞并整个欧洲吗?”

    周淳感叹:“你果然是一个天生的女王。不过你想错了。我祖父是个怪物,他对欧洲人充满了偏见,他对统治几千万斯拉夫人没有半点兴趣。我父亲也是个怪物,他才真正想统治欧洲,他想做世界之王,可他永远都只能想。”

    奥尔加道:“难道不是吗,你们有这个国力。不像俄国沙皇,只有不相配的野心。你们真的不想吞并俄国?也不想扶持傀儡?”

    周淳道:“至少现在不会!”

    奥尔加道:“那为什么要进兵俄国?”

    周淳道:“让你做女王啊!”

    奥尔加翻身起来,狐疑道:“你们真的不打算吞并俄国,或者扶持傀儡操控俄国?”

    周淳懒得解释:“你相信呢,说一遍就相信了,你不相信,说一百遍你也不信。”

    奥尔加又道:“你真的让我做沙皇?”

    周淳叹道:“不是我让你做沙皇,是你自己要做沙皇。”

    奥尔加还是不太相信,不知道为什么,丈夫认认真真说出来的话,就是让她觉得不真实。

    奥尔加试探道:“没有幕后阴谋?中国没有从幕后操控这一切?”

    周淳道:“你是真傻还是假傻,真真假假,何必当真呢。戏如人生,哪有把戏当真的,台前幕后,无非你情我愿罢了。”

    果然是有幕后政治的,奥尔加反而放心了,这种大事,如果没有政治操纵,才不可信。

    “如果我做了沙皇,你们,或者你背后的人,想要什么,有什么政治条件?”

    周淳道:“世间本无事,庸人自扰之!你何苦要一探究竟呢。”

    奥尔加道:“我还是问清楚比较好,我是有底线的,政治也是一场交易,如果他们要价太高,就请他们另找他人吧,我不会做傀儡的。”

    周淳叹道:“你记住一点,是你要做沙皇,不是别人要你做沙皇。你做了沙皇,别人又能拿你怎么样呢!”

    奥尔加道:“好!这就是没有政治条件了,如果以后提出来,我一定不会认账。”

    周淳一副怜悯众生的模样:“台前幕后,幕后前台,戏里戏外,戏外戏里,不过是博君一笑尔,何必当真,何必当真!”

    奥尔加深吸一口气,她彻底冷静下来了,这是一场阴谋,一场针对俄国的阴谋,但目前中国人不肯透露他们的政治意图,可以确定的是,他们不会直接统治俄国,他们需要自己做傀儡,而且没有明确提出政治条件,自己可以不认账。

    只是她还有一些不服气:“你们怎么就敢明目张胆的欺瞒我,难道不怕我发现了,不配合吗?”

    周淳叹道:“明目张胆才好欺瞒,你发现了又能如何?最多是睁只眼闭只眼。”

    是啊,他们大胆的欺骗自己,就算自己一早知道了又能如何,事情迟早还是要到这一步的,要怪,只怪俄国没有早早认清真正的危险。

    “好,就按你说的。是我要做沙皇,所以我命令乌拉尔軍队进入俄国,发动了兵变。不是你们让我这么做的,我不知道任何政治交易,也别指望我会给他们任何好处。”

    周淳哈哈笑了起来,一只手在妻子光洁的身体上游走起来。

    “你果然是有底线的,只是底线在哪里,我怎么找不到?”

    奥尔加也笑了起来:“那你可要仔细找找了。”

    在这阴谋之下,奥尔加突然不是那么难受了,她甚至有些期待起来,因为她真的想做女沙皇,她也是一个政治的怪胎。

    奥尔加抱着丈夫:“我想做沙皇。那你想做什么呢,我一点都猜不到!”

    周淳仔细想想道:“我做李隆基。”

    中国历史,奥尔加可是恶补过的:“是那个很有名的唐朝皇帝吗?”

    周淳点头:“正是此子!”

    奥尔加不解:“为什么?”

    周淳答道:“快活!”

    奥尔加哼道:“你只图快活?”

    周淳点头:“夫复何求!”

    奥尔加道:“那你要是不快活了呢?”

    周淳哼道:“谁让我一天不快活,我就让他一辈子不快活!”

    奥尔加突然觉得丈夫可爱了起来。

    笑问道:“那你今天快活吗?”

    周淳摇头:“不快活。要是能找到你的底线,也许会快活。”

    奥尔加咬了下嘴唇:“你想知道在哪里吗?”

    引导着丈夫的手,到了一个私密的地方。

    “底线就在这里啊!”

    俩人调笑着又滚到了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