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大国崛起之东方日不落 > 第四百九十五节 黑海石油争夺战(3)
    巴库的石油开采,波斯帝国、希腊就不提了,现代有确切文字记载的历史,至少在1837年,这里就有52个人工挖的采油坑,不过产量很小。这里的居民主要把原油作为燃料,以及用于医治骆驼的皮肤病。作为燃料,只能满足当地人使用,价钱和产量都很有限,作为偏方,也很难推广开来。但作为工业化制品的煤油,前景立刻就变得广阔开来,洛克菲勒成为亿万富翁,靠的就是煤油生意,汽车用油那都是洛克菲勒垄断石油开采和冶炼之后很多年的事情了。

    所以这是一个价值数亿两,每年可以盈利数千万两的大产业,只是受限于产量,和混乱的经营,而无法迅速扩大。巴库地区有丰富的油苗和气苗,肉眼就可以看到,10世纪的阿拉柏地理学家阿布哈桑阿里麦斯欧迪和13世纪马可波罗曾描述过巴库的油田,他们说这些油田每日可以开采数百船石油。也许探险家的描述不够确切,但黑海附近很多商帮,都在这一代进行过考察,尤其是奥地利人,他们认为这里的石油,如果用奥地利已经摸索到的技术进行开采,产量将增加上百倍。

    最大的限制不是技术,技术已经在中国市场的强大刺激下,迅速的成熟了起来,奥地利已经在罗马尼亚地区使用了钻探技术来采油,煤油灯的样式也一变再变,用上波西米亚的水晶制造技术,一盏煤油灯就是一件艺术品,深受中国富裕阶层的喜欢。

    中国人喜欢的商品,必然是大宗商品,让奥地利制作高档煤油灯发了一笔小财,又通过长期垄断煤油供应,每年销售上百万两黄金,这才是一笔大生意,因为工业化生产的煤油,成本总是比植物油要低廉的多,更何况亮度还更高,烟味更小。中国人的模仿能力很强,奥地利人发明的煤油灯,很快就从富裕阶层的炫耀性消费,变成了寻常百姓家的日常用品。煤油灯没有什么技术含量,跟中国的马灯、灯笼结构相似,不过是把灯罩换成了玻璃而已。

    中国工匠加工玻璃的水平可能比不上波西米亚的工匠,波西米亚的工匠将玻璃制品打造成人造水晶,中国人加工普通的铅化透明玻璃却没有问题,所以中国市场上很快就出现各种日用煤油灯,但煤油紧缺,许多地方用植物油代替。因为尽管成本很低,但质量优异,产量有限,让煤油价格在许多地方比植物油还高。

    如果黑海地区的石油真像奥地利人说的那么可观,这就是一笔堪比食盐贸易的大生意,盯上这个生意的商人集团不止一个。可奥地利在满清帝国没什么影响力,其他商人资本和影响力都欠缺。

    他们只能通过跟满清帝国的本土商人集团合作,小规模的从黑海地区开采石油,在地面上挖掘人工坑,将地下不断溢出的油苗汇集起来,然后用牲口、船舶运输出去,效率很低。即便这样,这几年石油贸易也越来越繁盛。奥地利人在新罗港建立了炼油厂来炼制这些巴库石油,就近通过铁路输往中国市场,赚取了最大一块利益,让别人眼馋不已。

    而满清境内的商人群体,主要是汉八旗商人,他们在巴库,通过贿赂当地官员,获得开采权力,但他们的资本和技术都不足,只能通过这种原始的方法开发。中国商人通过里海沿岸的中国港口,偷偷潜入这里考察过,确信这里的开发潜力巨大,于是早就介入分一杯羹,可是一直没有契机,因为满清十分保守,拒绝欧洲商业的渗透,同时对中国也十分警惕,甚至要更警惕,让他们始终找不到良机,跟当地官员接触,对方也不敢合作。

    结果当希腊国王找上他们的时候,中国公所的商人代表认为这是一个良机。

    希腊国王询问他们能否为满清提供一笔资金,而且是非债务形势的资金的时候,商人们马上开动脑筋,想出了这个方式,有国家作为后盾,他们并不太担心满清拿钱不办事,而且公所召开了一次全体会议,大家集体出资,借给满清1000万两黄金,获得黑海石油的独占权力,经过激烈的讨论之后,大多数人都对这门生意感兴趣,他们决定成立石油公司,进行独家开发。

    从而在这场历经数年之久的,黑海石油争夺战中,彻底取得了超越奥地利商人的优势。

    之后他们还雇佣奥地利技术人员,帮他们建立炼油厂,帮他们钻探油井,在巴库铺设连接油田的铁路等等。

    这都是后话,得到资金支持的满清,开始武装更多的軍队,购买新式装备,他们的军工生产这几年又落伍了,只能生产滑膛枪,显然无法满足新的战争要求,他们从英国、法国以及中国购买线膛步枪,大炮倒是因为卡伦炮已经是拿破仑战争后不久的技术,他们是有能力生产的。

    武器弹药都能从国际市场上获得,军事训练上,满清也早就翻译了西方操典,现在就差一个参战理由了。

    根据与希腊的协议,理由由希腊来找,满清则以跟希腊的军事同盟关系,加入战争。

    希腊的战争理由,则还是老套的方式,老套的东西之所以一次次出现,只因他好用。

    希腊用的这个老套方式,是挑动奥斯曼帝国境内的欧洲民族起义。

    奥斯曼帝国虽然失去了对罗马尼亚的统治权,但依然保持着对保加利亚、北马其顿、黑山和阿尔巴尼亚的绝对统治,塞尔维亚也保留着名义的统治。这些欧洲民族,在拿破仑战争后,民族主义纷纷高涨,独立意愿很强,尤其是中产阶层,民族意识极为强烈,都暗中成立了类似过去希腊人建立友谊社这样的谋取民族独立的组织。

    对于这样的组织,这些年来,周成功没少拉拢和控制,他至少可以在跟希腊交界的保加利亚策动一场起义。

    于是就在跟满清帝国达成参战协议后,保加利亚人马上就起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