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武侠修真 > 玄门真祖 > 第1897章 深夜来人
    李含玄带着支票远去,直到李含玄的背影彻底消失在了街角,张经理挂在脸上的笑容突然散去,唇角勾起,泛起了一丝冷冽,心中暗道:天真的小子!真以为我们四方堂的钱是那么好拿的吗?!

    我怕你有命拿钱没命花。现在先将钱放在你手里代为保管些时日吧,我早晚要将它拿回来……

    原来这四方商厦竟然是四方堂的产业。

    自宋濂和卢悦台之后,李含玄又跟四方堂的人对上了,冥冥中,他跟四方堂之间可当真算得上是冤家路窄了。

    四方商厦表面上是个商社,可既然属于四方堂的事业,又岂能真的如表面上那样安份守己。

    张经理表面上是商场的经理,暗地里却是四方堂的精英弟子。

    不过,四方商厦终究是个明面上的产业,就算是准备对李含玄下手,也不吃相过于难看,不会直接在商厦中动手,但凡只要李含玄出了这个门,他可就不好保证对方的安全了。

    不管是黑吃黑,还是杀人越货,这样的行为张经理以前不知道做过多少次了,已经是熟练的很。

    他转身回到了商厦,将某个化身保安的四方堂弟子叫到了跟前,小声的吩咐了几句。

    那个四方堂弟子听得连连点头,面上露出阴狠的奸笑……

    接下来的时间,李含玄并不知道自己已经被人给暗中盯上了,开始百无聊赖的在幽州城闲逛了起来。

    毕竟他早已经盘算好了,这时并不怎么着急回到地球去,打算先参加了明天的拍卖会,把先天太乙金精石买到手再说……

    李含玄走过了几条宽窄不一的街道,眼见时间已经来到了大约下午四点多钟,他找了一家颇为高档的宾馆,开了一个房间,然后定好餐,坐在房间里休息起来。

    傍晚时分,李含玄刚刚点燃了房中的蜡烛,服务员就来叫门,推着餐车为他送来了晚饭,李含玄随便吃了一些,按动了房间里的响铃,服务员进来收拾了一下转身离去。

    房间里又只剩下了李含玄一个人,李含玄所在地方在三楼,他端着一杯红酒出了窗户,站在阳台上向远处眺望去,城中万家灯火映入了他的眼帘。

    是夜,天上阴云密布,月儿和漫天的星辰都被一张庞大的黑幕挡在了后面,天地间一片昏暗无光,空气中传来一股潮湿之气,仿佛即将要暴雨临盆的样子。

    在他视线所及下,整个幽州城也只有城中心议事堂和研究院那边灯火通明,周边地带皆是亮着星星点点的火烛之光。

    李含玄站在阳台上,端着酒杯迎着吹来的微风,不时小酌一口,欣赏了一会幽州城的夜景,一杯酒下肚,开始觉着有些没有意思了,关上了窗户,准备回到房间打坐炼气。

    只是他刚刚熄灭火烛回到床上坐定,耳朵突然动了动,方才闭上的双眼猛地睁开,一连串轻微的脚步声从窗台那边响起。

    这是?!

    李含玄抬腿,身体宛若一只轻飘飘的羽毛轻盈的升起,无声的落在了地上,漆黑的房间中,他无声无息的向着窗户边靠近过去。

    随着他一步步靠近,窗户上突然响起轻微的咔嚓声,旋即被人从外面打开,两道黑影从阳台上跳了进来。

    哈!夜入暗室非奸即盗,竟然有小偷光顾到我头上来了。

    李含玄心中嗤笑一声,身形一晃,消失在了原地。

    也算是这两个蠢贼倒霉,他们刚刚跳进房中,还没来得及查看周围的环境,黑暗中,一个人影突然如鬼魅般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顿时吓了他们一大跳。

    两人同时猛地向后跳了一步,险些惊叫出声,好在他们还知道自己的身份,闷哼一声,那声惊叫还没出口被他们强行吞咽了下去。

    二人受惊过后很快反应过来,旋即大怒,也不管对方是人是鬼了,伸手向着腰间摸去,准备抽刀拔剑斩了他的。

    然而二人刚刚将手摸在刀柄上,脸色骤然大变,一股玄妙的力量轰然降临,二人一时间只觉好似被紧紧的扼住了咽喉,浑身上下顿时僵在了原地,别说开口了,就连一根小指都动弹不了了。

    一时间仿佛被人施展了定身法。

    “两个小蟊贼!好大的胆子,竟然偷到我这里来了。”李含玄的声音在两人耳边响起,旋即他们感觉面上一凉,蒙面的黑巾不知何时被人扯了去。

    “咕咕……”

    两人大骇,却又说不出话来,只能凭着倒气的功夫,喉咙里发出一连串的怪声……

    李含玄在他身上点了两下,封住了他们的穴道,这才散去了禁锢在二人身上的神念,转身走到了桌边,摸到了打火机,点燃了一根立在桌子上的蜡烛。

    微弱的灯火在房间里亮起,二人看着李含玄的面容,发觉正是他们此次的目标,心中不禁大为懊恼,原来这家伙竟然这么厉害!实在不应该为了那点奖励来领取这个任务。

    这两个家伙正是四方堂的弟子,白日里便接下了这个干脏活的任务,本以为以二人六品绝颠的武道修为来对付一个年轻的小孩子,应该是手到擒来的事情。

    可是结果呢,刚才他们连李含玄长什模样还没看到就栽了。

    更让二人感到惊恐的是,对方的手段简直神鬼莫测,超出了他们的想象之外,到头来他们连自己怎么栽的都没有弄清楚。

    不过,世上终究是没有卖后悔药的,他们这时候后悔也已经晚了。

    李含玄就着烛火在桌边坐下,打量了两人一眼,冷冷的问道:“嗯,说说吧,你们摸黑过来,想要干什么勾当?”

    二人还位来得及说话,李含玄突然又开口了,只见他忽然奇怪的笑了笑,“呵呵……原来外面还有两个小老鼠。”

    他话音未落,忽然有两个人影从楼下跳上了阳台,李含玄伸手遥遥一握,一团无形元气化为大手将二人抓了正着,猛地往回一带,直接将两人从窗外拉了进来,接着放地上一掼。

    咚咚两声。

    二人重重地摔在了地板上,差点没背过气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