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武侠修真 > 玄门真祖 > 第72章 总是以寡击众的才是真主角
    时值半夜,山寨地处对角峰的半山腰,山风呼啸,刮得众人衣衫猎猎作响,而圆通喷出的这团烟雾,却大风吹过悬空不散,甚是古怪。

    太玄挥袖驱赶,劲气如罡,烟雾依旧凝而不散。

    圆通哈哈一笑:“我这梦幻泡影大、法怎么可能这么容易被驱散,你就不要再白费力气了。”说罢,他一点指向了烟雾,烟雾猛地张开,化作了无数的气泡在空气中飞舞漂浮。将太玄围在了当中。气泡中风雨雷电闪现,日月星辰运转,山川大陆,江河湖海隐现。气泡一转,里面的景象忽而散开,化作一团糊涂混沌。须臾,万般景色又再次闪现出来,就这样逝而再现,循环不休,恍若混沌元胎。

    “好一个梦幻泡影大、法,果然神妙。”杨德昭赞叹道。

    太玄被气泡围的密不通风,周围景色影影绰绰,幻妙无方。太玄分出一丝神念探入了气泡中,顿觉泥牛入海,消失无踪。

    他眉头轻蹙,祭出元磁金锋剑,一道凌厉的剑气射向气泡,璀璨剑光惶惶赫赫,仿佛可以开天辟地,斩落星河,怎料气泡虽然肉眼可见,又仿佛虚无一般,浑不受力。剑气好似神念一样在气泡中消失不见。伸手触摸之下,气泡顿时凹了下去,十分的柔软,仿佛只要再加把劲就可以将其戳破,然而,随着加力,气泡的反弹之力越来越大,他这只手覆满了真气,已然慢慢的加到了千斤之力,可竟再也不能前进分毫。他把手缩回,气泡再次还原,继续在空中漂浮。

    太玄看着眼前翻滚不休的气泡,啧啧称赞,没想要圆通貌不惊人,这一番手段却是不凡。

    这些气泡是圆通采集一口蜃气所化,由他花费百年祭炼出来的一种神通,虚实相间,不增不减,充盈相和,实乃得了幻道之精髓。

    就在太玄刚刚研究出一点苗头时,万千气泡倏而两两相融,聚集在一起,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气泡向太玄罩了过来……情形如此诡异,太玄又如何会被其罩住,身上的戍己之气猛地张开,抵住了气泡的侵蚀。

    圆通在外面,眼睛看不到里面的情形,但梦幻泡影大、法受他这么久的祭炼,与他心息交关,太玄在里面的一举一动全瞒不过他附在烟气上的神念。太玄撑起地母帐将气泡挡在了外面,让梦幻泡影大、法一举无功。他嘴角一翘,“你以为这样就抵挡住了吗,我这梦幻泡影大、法可不止这一种变化呀。”他手掐印诀,气泡忽的爆裂开来,再次化作一团烟雾,烟雾灰蒙蒙迷胧胧,猛地扑到了地母帐的上面,好似毒液喷溅在了肌肤上,将戍己气侵蚀的滋滋作响。

    数息之间,地母帐形成的戍己气肉眼可见的薄了下去。

    “好厉害!”太玄暗叹,没想到用地母元精这种土系至宝炼制的防御法器竟然抵挡不住!

    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太玄清喝一声,周身五色光华闪现,五彩霓虹突然透出了雾气冲天而起,在昏暗的夜空中大放光明,将整个对角峰映照的绚丽多姿。

    赤黄青白黑,五行神光流转,气象惶惶赫赫。

    “这是什么?”杨德昭他们惊骇道。

    “哎呀!不好!我的梦幻泡影大法被了……”圆通发出了一声惨叫。

    神光扫过,好似狂风卷起残云,初雪消融,呼吸间,太玄面前的烟雾便一扫而空。

    太玄收回五行神光,漫天的光华散尽,院子里恢复了平常,依旧是幽暗森森。

    圆通法术被破,脸色苍白,神情憔悴。眼神怨毒的瞪着太玄,这梦幻泡影大法自炼成以来,他仗之行走天下无往而不利,现在被太玄轻易的破去,让他又心痛又丧气。

    看到圆通一副凄惨的模样,杨德昭脸上挂不住了,“好胆!竟然敢伤我道兄,誓不与你甘休。”说罢,杨德昭抬手虚空一握,原本空着的手中忽然出现了一杆长枪。抢前一步,向着太玄分心便刺。

    “来得好!”太玄大喝一声,手持着元磁金锋剑迎了上去。

    轰隆一声,枪剑相交,庭院里响起闷雷般的声音,震得观战的众人耳膜欲裂,余波劲气四溢。两人各自后退了一步。

    “好!再来!”杨德昭须发张扬,大红的喜服如充气的气球般鼓起。手中长枪突突乱颤,抖出了无数的枪花,枪影重重笼罩了太玄的全身要害。

    “嗯!好大的力气!”太玄赞叹道。元磁金锋剑虽然锋利,却是剑丸,属于飞剑一类,当作兵刃不是很顺手。他以前的那柄拂尘就很不错,刚柔并济,用起来就很趁手,怎奈皇宫一战中已经废了,现在只好拿着元磁金锋剑将就着用。

    这时,风节子和圆通两人业已缓过气来,心中愤懑,相互对视一眼,风节子恶狠狠的道:“道友,一起上!”

    圆通点头,挥动手中的烟袋杆,黝黑的烟袋杆化作一道乌光对着太玄劈头便砸。

    风节子手执折扇也冲了上去。

    三人围攻太玄一人。一时间院子里劲气四下里激射,四人脚下的青砖被他们踩下了无数凌乱的脚印。

    太玄手中长剑左右挥洒,剑气四溢,嗤嗤声中,化作重重剑影。

    三人一阵的抢攻,嘴里叱咤出声,手中兵刃舞动不休,招招奔着太玄的要害而去,怎奈太玄防守的密不透风,他们一时间也拿太玄没有办法。

    在一旁站着的娇媚女子苗真真也坐不住了,跃跃欲试,一抖长袖,袖中飞出了一卷红绫,冲入了战团。

    又来了一个敌人,太玄百忙中长剑一甩,寒光闪现,射出了一道剑气飞向了苗真真。

    苗真真手中红绫一抖,如同蛟龙般飞出向着剑气卷去。“嗤啦”一声,红绫陡的一软,剑气消弭,苗真真用柔劲化解了这道剑气。

    走廊里和屋檐下站满了各种妖怪,他们聚精会神的看着场中的打斗。激烈的战斗让他们看得热血沸腾。当然,作为杨德昭邀请来的客人,他们俱是一心向着杨德四人,一些人吆喝着为四人打气,恨不得把太玄乱刃分尸。

    苗真真娇笑一声,身子一转,红绫飞出丈外,向着太玄的颈项缠去。可太玄这时正撑着地母帐,有着玄黄戍己气的护身,红绫怎么裹得住他。

    数百个回合过后,犹是不分胜负!

    四人没想到太玄的韧性这么大,剑法如此的精妙,交手这么久都没有露出一丝的破绽,再加上对方有地母帐护身,一时半会,他们拿太玄一点办法都没有,太玄偶尔还手一剑,却引他们手忙脚乱。

    苗真真看到对方顶着一个乌龟壳防御无敌,心中暗忖:我们四人也是附近有名的修道者,众目睽睽之下,联手对付一人,花费这么久的时间都没有把太玄拿下,好没有面子呀,得赶紧想个法子,破了他的那个乌龟壳。心念电闪下,她水袖一扬,无数金色虫豸飞出,密密麻麻的扑向了地母帐。

    这些虫豸大如拇指,头生触角,浑身金光闪闪,肋生双翅,飞行快如闪电,嘴里吱吱叫着飞向了地母帐,露出两排尖牙利齿,狠狠的扑在了玄黄戍己气上啃噬。

    “好呀!”另外的三人看到此景,不禁喜上眉头,高声叫好。

    “这次看你怎么办。”圆通恶狠狠的瞪着太玄,眼神如刀,恨不得吃了对方。

    听到朋友夸赞,苗真真得意一笑,这些虫子名叫噬金虫,乃是生长在高山密林,山阴之处,常年不见阳光的地方。长着一副尖利的牙齿,喜铁金刚石之类的坚硬的东西,被苗真真捕获之后用心训练过,此类虫子没有灵智,可经她调教了良久,终于能够勉强服从她的命令。如今碰到了太玄顶着地母帐攻不进去,她终是将噬金虫祭了出来。

    “喀嚓,喀嚓。”一群噬金虫趴在地母帐上,张开利口,大快朵颐。而防御至宝哪里那么容易破开,起初噬金虫吞噬的速度很快,地母帐垂下的玄黄戍己气业已被啃得薄薄的一层。可太玄蓦地加大了法力的输出,玄黄色戍己气源源不绝补了上去。一些被咬出的缺口,瞬间便补充完毕,倏而,太玄体内混元金丹急速的运转,无量的法力喷薄而出,戍己气大放光华,刺目的光辉中,那些噬金虫猛地被弹飞。而这突然爆发的一下,太玄就已经耗去了一成的法力。

    “看你有多少法力可以消耗!”苗真真轻笑道。指挥着噬金虫再次扑了上去。手中的红绫也没有停下,如蛟龙飞舞般向着太玄绞杀去。

    “说到好!道友们加把劲吧,看他能挺多久!”杨德昭哈哈笑道。手中的长枪也舞动的虎虎生风。

    圆通和风节子也加紧了攻势。兵刃挥舞,劲气逼人,呼啸生风。

    这时,双方兔起鹘落,腾转挪移,战圈已然到了院子的中央。

    围观者聚精会神的看着场中的斗法,静待双方决出胜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