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武侠修真 > 玄门真祖 > 第98章 一纸金符请神将
    “死了!”李冰洁闻此噩耗,脸色铁青,喃喃自语,

    姐弟两人自幼失怙,李怡安是由她一把拉扯大,姐弟感情甚笃,与其说他们是姐弟,实际上却如母子一般。

    ……慢慢的,她的思绪飘飞……冬雪纷飞,天气酷寒,一座破烂的庙中,年幼的姐弟两人紧紧地依靠在一起取暖……

    “死了!我的弟弟竟然被人杀了。他可以有万种死法,但千不该万不该被人杀死。”李冰洁喃喃道。接着她凤目一寒,冷冷道:“我兄弟死了,那你怎么还活着,你们不是一起的吗?”

    整个殿内气机凝滞,蒋西凤不自主的低下头,脸色数变,心神荡漾,平常只觉着李冰洁有些冷淡,现在一发怒,竟然威势赫赫,凌然的气机压迫下,让她备受煎熬,双腿打颤,心神为之一夺。

    蒋西凤轻吁一口气,压下心中惊惧,颤颤惊惊的将经过讲述了一遍,除了她将李怡安推出去挡灾一事隐瞒以外,就连她将妹妹炼成分身才得以生还如此隐秘的事情都一五一十的交代了出来。

    听说她将亲妹妹炼成分身,李冰洁心中厌恶,虽然早知道眼前女人不简单,不想竟然如此恶毒。不过,她现在只关心杀死李怡安的那几个人还在不在原地。

    她站起身形,一步跨出,来到了蒋西凤的跟前,拍拍她的肩膀。

    “带我到那里看看.”说罢,李冰洁一推蒋西凤的后背,让她头前带路。

    蒋西凤不敢违命,当先向着殿外走去。

    “现在去恐怕晚了吧,说不定他们早就不在那里了。”蒋西凤小心翼翼的道,她这是给李冰洁打预防针,唯恐对方找不到人从而迁怒自己。

    李冰洁冷哼一声,找不到凶手,看我如何炮制你。

    两人离开了清平道,在蒋西凤的引领下,一路向着东海飞去……

    ……

    “轰隆!”山峰重重的落在了阵眼,直到这时,整个五蕴真寰大阵布置完成,接下来只需输入法力引动便可。

    太玄师徒和风游子远远的看着古松居士在那里忙活。

    一切准备就绪,古松居士老脸上挂满了笑容,他立在半空,双手掐诀,手指划起重重幻影,天地间灵气涌动如海,潮水般向这里聚集。

    无数的光华闪耀,五蕴真寰大阵的阵点由光华串联,一道道复杂的光线开始扭曲,空间震荡。片刻后,大阵开启,隐入了虚空当中。

    原本喷发的浊煞之气开始变得稀少了……没过多久,天空中厚厚的云层逐渐淡薄,金黄的阳光洒落在四人身上,无论是身上还是心里都开始变得暖暖的。

    做完这一切,古松居士满心欢喜,只要阵法运转下去,金葫岛的危机就可以解除了。

    太玄三人走到近前,向古松居士恭喜。

    “这下你的阵法总算是布置成功了。而我也该回云霞洞了。”风游子有些担心,他偷着将赶山鞭拿了来,现在最要紧的就是将赶山鞭放回去,以免被老师发现。

    古松居士当然明白风游子为什么这么急迫。

    “如此,那我就不留你了。”古松居士了然的点点头。“……不过,这次还真是多谢你了。”

    看到古松居士真诚的笑容,风游子抖抖长袖,莫名的打了个冷战,“你这么客气我还真不习惯呢,若是以后你少对我耍几次心机我就谢天谢地了,哪里还当得起你的感谢。”

    古松居士有些尴尬,不过他脸皮甚厚哈哈一笑了之。

    冯薇听得有趣,在一边捂嘴偷笑。

    就在这时,古松居士和太玄脸色齐齐一变,仰头西望,一道森寒的杀机隐隐破空而来。

    天边悠悠飘来两道人影。正是前来寻仇的李冰洁和蒋西凤。

    蒋西凤指着太玄叫道:“就是他们……就是他们杀了师兄。”

    “哼!杀了人竟然还敢留在这里。真是好大的胆子!”李冰洁脸罩寒霜。探手凌空一抓,一道乌黑的大手向着四人抓去。

    “小心这是清平道的幽冥鬼爪,千万不要被它碰到,一旦接触到皮肤骨肉便会溃烂。”古松居士大叫道。祭出石鼓迎着元气大手飞去。

    李冰洁冷冷一笑,随手一拨,“咚咚咚!”石鼓一路闷响,飞回到了古松居士的怀里。

    太玄皱眉,发出一记紫霄神雷。

    李冰洁虚空一握,瞬间将紫霄神雷圈在掌中。紫霄神雷还未爆发便被大手磨灭。

    太玄吃了一惊,紫霄神雷自炼成一来,破邪灭魔总是无往而不利,这一次无功而返,让他知道对方的境界高深,已然不是他可以阻挡的了。

    “道友,来人厉害,非我等可以匹敌,我看还是先躲躲吧。”太玄转过头对古松居士道。

    “是极!是极!”风游子也颜色巨变。

    古松居士点点头。

    四人原地一闪,四下飞散。

    元气大手击了个空,狠狠的拍在地上,一阵尘土飞扬,地上留下了一个巨大的掌印。

    大手虽然轻易的消灭了紫霄神雷,但总是耽搁了一下,终究让四人逃脱了出去。

    李冰洁冷笑一声,飘然落地,蒋西凤也紧随其后。

    这时,太玄他们已然逃出了百丈之外,她悠悠一叹,伸出纤细白皙的玉手虚空一抓。方圆里许的元气齐齐一滞,四道黑气从她掌心匹练般飞出,出弦之箭一样的来到了他们的身后,将他们的身体圈住。

    急速奔行的众人忽然僵立在原地。

    他们只觉着浑身压力倍增,周围元气突然密实了许多,无形禁锢之力发作,四人连抬手的动作都做不出来了。

    太玄看着围绕在腰间的黑色匹练,叹了口气,发动紫府中的法符,垂手白光发动,指尖瑞气白光喷薄而出,无尽金花飘舞.

    垂手白光化作光圈将黑色匹练从身边推开半尺,而黑色匹练却如灵蛇般颤抖不休,死死地缠绕过来。

    “老师!救命呀!”冯薇没有太玄这样的手段,尖叫着被匹练拖拽着倒飞回去。

    太玄摇头叹气,如果只是他独自一人,他当然可以轻易脱身,但冯薇还在这里,他总不能抛下徒弟独自逃离。

    这时,古松居士和风游子也正奋力的跟黑色匹练纠缠。

    “我们与你有什么仇恨,为什么要跟我们过不去?”风游子哇哇大叫。

    “啊!你不是死了吗!怎么……”等李冰洁和蒋西凤来到近前,风游子看到蒋西凤的面目,顿时惊叫起来。

    “想要我死,哪里有那么容易……哼哼!现在我又回来了。”蒋西凤格格一笑,满脸肃杀,“你们终于是落到我手里了……我要把你们扒皮抽筋,将神魂放在幽冥炼火中炙烤一万年!”

    古松居士冷哼一声,不理会蒋西凤的叫嚣,只是死死盯着李冰洁,心中惊惶无比,还有满腹疑惑,不知此女是何人?

    李冰洁婷婷袅袅的来到了古松居士面前,凤眼一眯,冷冷道:“怎么,很奇怪我为什么会找上你们?”

    古松居士浑身法力荡漾,顶上石鼓云光纵横,奋力挣扎。

    “不要再做无谓的挣扎了,还是乖乖地束手就擒吧,既然杀了我弟弟,那就要拿命来还。”说罢,李冰洁对着古松居士点了两指,两道灵光飞出。

    一指,石鼓落下。

    又一指,古松居士周身元气四散。

    “原来此女是刚才被我们杀死的那人的姐姐,专门来找我等寻仇的,唉!一饮一啄莫过于此。”古松居士恍然大悟,他挣扎了片刻后都没能挣脱黑色匹练,便无奈的放弃了,脸色瞬间灰败。

    “我就说反抗是徒劳的,现在你总算是明白了……很好……蒋师妹,把他抓起来,带回去斩首掏心祭奠我兄弟。”李冰洁对着蒋西凤挥挥手。接着向前走了几步,来到了风游子身前。

    “你也不用白费力气了。”手指一点,风游子顿时动弹不得。

    接着她转向太玄,暗自点头,“你还不错,竟能抵挡住我的追仙索,不过也就如此了。”她吐气如剑,打灭了太玄的垂手白光。

    “罢了!罢了!”太玄正要发动昆仑逃走,他脱身出去,营救冯薇他们还有一丝指望,若是连他也陷落在这里,被人一网打尽,那就一切成空了。

    就在这时,忽听蒋西凤发出一声惊呼,众人转头望去。

    一道金光自古松居士袖中飞出,直冲虚空,倏尔爆裂开来,洒下万道金光。

    接着天光大开,一个金盔金甲的天神自虚空中现出。

    金甲神人雄高伟岸,声势赫赫,手持红缨金枪,一步跨出,来到众人头顶上空。双目神光如电,气冲斗牛。

    “是谁请本将下凡的?”他看着众人道。

    古松居士连忙拜倒在地,恭敬的道:“浮云岛弟子古松恭请神将临凡。”

    李冰洁没想到十拿九稳的事情,居然横生枝节,不由心中暗恨。一时惊讶之下,不由分神,困住四人的黑色匹练一松,而太玄他们也趁机挣脱出来。

    如此峰回路转,风游子和冯薇大喜过望。而太玄也压下正要发动的昆仑镜。

    “何事请本将下凡?”神将口吐雷音,叱诧虚空。

    “弟子特请神将前来降妖除魔。”古松居士恨恨地一指李冰洁。

    金甲天神,双目神光直射李冰洁。

    “原来是个小天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