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武侠修真 > 玄门真祖 > 第1288章 绝路
    到了现在,柳随风也不明白太玄究竟是如何发现他的……不过,现在被抓了正着,再去追究缘由也没有了意义,太玄神情虽然平和,但是散发出的一股杀机已然将他笼罩。

    他与仙光中奋力挣扎,轰隆隆,万千毛孔射出了无数仙气,丝丝缕缕皆如利剑般锋锐,霎时间将笼罩在他身上的仙光搅得粉碎,旋即身体一轻,恢复了自由。

    “想要杀我哪里有那么容易!”柳随风脱困之后,旋即大喝一声,朝着太玄扬了扬袖,无数黑点登时射了出去,两人相距不过数尺,太玄只觉眼前一花,黑点骤然放大,来到了他的身前。

    太玄神目如电,与黑点的运行轨迹中将它们看得分明,那些黑点乃是无数的雷球。

    下一瞬,雷球轰然炸开,霎时间,整个偏殿陷入了雷霆海洋中,一股股雷霆之力轰然绽放,如龙蛇般在殿中攒动。

    在雷球未曾爆发之前,千钧一发之际,太玄怀中已然飞出了一柄素白色的旗子,紧接着,朵朵白云从旗上飞出,在雷海将太玄淹没前,团团云朵已将太玄团团裹起,须臾之间将蜂拥而来的雷火化去。

    下一瞬,太玄大袖张开,冲着漫天的雷光一扫,登时将雷海扫荡一空,殿中重新恢复了原本的宁静。

    雷海尽去,太玄双目环顾一周,发觉已经失去了柳随风的身影,同时,他脚下的高台也已经破烂不堪,丹炉这时也倾倒在地,炉盖滚出了很远,封禁在炉身上的六只灵鬼此时逃窜一空。炉中的真灵与元丹也跟着消失不见了……

    太玄皱眉,暗暗有些自责,没想到一时大意之下,居然险些在阴沟里翻船了……柳随风逃了不要紧,关键是,他竟然还抢走了邀月仙姑的真灵,还有那颗精炼到了一半元丹也跟着消失不见了。

    柳随风此举,简直是不可饶恕啊!

    要知道一旦元丹转化的过程中被打断了,那就等于功亏于溃,之后再也无法继续下去了……

    太玄神念散发出去,瞬间扫遍了整个冥府,却也只抓到了柳随风的一缕气息,旋即冷笑道:“逃得倒快,你真以为能够逃得出本座的掌心!”

    就在这时,鬼帝宫外的两个鬼差听到了殿中的动静,匆匆的赶了过来,看到一片狼藉的偏殿,皆是露出了一脸的疑惑,抢到了太玄跟前,齐齐拜倒在地:“陛下,发生了何事?”

    太玄没心思跟他们废话,只是冲着他们摆摆手,一步跨出了鬼帝宫,悬在冥府半空,双目法眼洞开,向着冥府深处凝视过去……

    他很是清楚,柳随风这时只怕又重新祭起了那件隐身法宝,不仅可以敛去气息,也同样可以完美的隐去身形,幸好他有一双可以上观仙界,下视九幽的的法眼,可以看穿对方的踪迹。

    一对法眼与十万里之外锁定了一个淡淡的人影,柳随风正披着隐身衣仓皇逃窜,一路遁光如电,呼吸间便可遁出数万里之遥……

    “找到你了!”太玄喃喃一句,将素色云界旗往身上一裹,登时化作一道白色烟气射了出去,一道白线在虚空中连连闪烁,不过十多个呼吸的时间便看到了柳随风的背影。

    然后再次一闪,拦住了柳随风的身前。

    柳随风只觉眼前一花,太玄那张可恶的笑脸再次出现在了他的面前,他二话不说,遁光划过一道弧线,掉头就跑。

    “你还跑得了吗?”太玄冷哼一声,抬手,罗袖与虚空中张开,如一道幕布平平的蔓延开去,须臾之间追上了柳随风的身影。

    柳随风登时被笼罩在了罗袖之下,霎时间他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不仅全身上下动弹不得,而且身形在莫名的变小……

    “该死!这是太玄的袖里乾坤!”

    当太玄成名之后,他的几个无上神通便在诸天万界中流传开来,譬如袖里乾坤、垂手白光、紫霄神雷等等。

    据柳随风得到的传闻,当太玄一袖展开时,遮天蔽日,有摘星拿月笼罩寰宇之威能,乃当世顶尖之神通。鲜有人能够抵挡……

    袖里乾坤一出,柳随风心中一凉,虽然感觉难以幸免遇难,可却没有认命的念头,兔子临死前还要蹬蹬腿呢,何况他一堂堂金仙。

    柳随风突然暴喝一声,脑后骤然飞出了一颗皎皎如月般散发着清辉的明珠,悬在了他的头顶上空,垂下万道光辉,光辉在他身上一阵冲刷,须臾之间解除了身上的禁锢,在袖里乾坤形成的空间合拢之前,化作尘埃一点,朝着最后一点天光之处射了出去。

    幸运的是,他于最后一刹那逃出了袖里乾坤笼罩,可还未等他露出喜色,不幸又再次降临了!

    轰隆隆!

    柳随风只觉头顶上空传来一声雷响,紫色的雷霆当空劈落,雷光如电,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他轰了个正着。悬在他头顶上空的那颗明珠光芒霎时黯淡下来,紧跟着当空炸裂开来,雷光无可阻挡直直的劈在了他的身上。

    “啊!紫霞神雷!”

    柳随风顿时惨叫一声,浑身萦绕着紫色的雷光,如陨石般向着地上坠去……

    轰隆一声,柳随风在地上砸出了一个大坑,浑身紫色雷光还在萦绕,焦黑的身子不断的抽搐着。

    太玄降下了云光,站在坑边,望着呻吟抽搐不断的黑乎乎的一团人影,叹息一声道:“你这又是何苦来哉呢。”

    少顷,坑中传来柳随风虚弱至极的声音:“你要杀、便杀,少、少在那里、说些风凉话。”

    不过呼吸之间,他的气息就开始喘匀了,说话也变得流畅起来,身上的气息也开始由弱变强,恢复的极快,可见他生命力之强大。

    “如此,那么便如你所愿!”太玄立即变得从善如流,指尖剑气凝聚,一道细若游丝的剑光围着他的食指团团环绕。

    “嗯!”柳随风吃力的翻身过来,正好瞥见旋舞在太玄指尖的那缕剑光,立即挺了挺胸膛,硬气的道:“太玄!我做鬼也饶不了你!”

    太玄失笑不已:“哈哈哈……你这小家伙当真可笑!你难道忘了本座的身份,纵使你真的变成了鬼,也依旧休想逃离本座的掌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