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网游竞技 > 电竞之追梦少年 > 正文 第一五九章 僵局
    王亚洲一个人站在阳台上,目光深邃地看着远方的天空,突然猛地一口气把手中剩下的小半截香烟抽光,然后又狠狠地吐了出来,把烟头扔进垃圾桶,转身回到屋内。wwΔw..

    “教练好。”马博伟他们看到王亚洲走了进来,也是回头跟他打了招呼。

    “教练,你刚是没看到,刚刚那波太6了,那金克丝胆子太大了。”邓一鸣眼神中透漏着几许兴奋。刚刚王亚洲离开的几分钟,下路又爆了一波小团战,蓝色方打野螳螂来下路支援,收下了复仇之矛的人头,同时帮助金克丝拿下布隆的人头。

    “哦,是吗?”王亚洲笑着说道,他现在情绪已经恢复了过来。

    “对啊,刚刚蓝色方下路三个人包下,螳螂在他们三角草丛蹲的,那个金克丝直接闪现上去留人。”许广荣给他解释道。

    王亚洲微微蹙眉,他听许广荣这么一说就他就猜到了个大概。肯定是金克丝闪现接近对面的复仇之矛,然后e技能封住了复仇之矛的退路,然后安妮走上来晕住复仇之矛,配合跟上来的螳螂击杀了复仇之矛,就算布隆及时跟上给盾,也不见得能把复仇之矛从三个人手中救下来。

    “这个金克丝还挺会搞事情的啊,不过他那样玩,应该也讨不到太大便宜的吧。”王亚洲笑了笑,然后看着屏幕上那个simida灵活地切换机枪和炮形态,还时不时地嘲讽对面,她现在已经两个人头两个助攻了。王亚洲心里大概已经猜出他是谁了,李晓辉跟他提起过唐博。

    tc战队的几个人有些纳闷教练为什么这么说,明明是完成击杀了,为什么还讨不到便宜?然后看教练并没有要解释的意思,也就没再多问,继续看着比赛。

    ......

    韩国,t2战队训练室。

    “毒瘤就是毒瘤,果然这么恶心啊。”moning揉了揉太阳穴,然后有些无奈地笑了笑说道。

    imba则是保持着沉默,一言不地盯着这个金克丝。这金克丝连兵都不要了,就是要上来杀自己,这是对他的侮辱,开局五分钟被杀两次,他现在心情很不爽。哼,这波算你抓了个闪现的时间差,下一波你没了闪现和治疗术看你怎么办。

    “不过他现在也没了双召,应该会老实些了吧。”moning眯着眼睛说道。

    “哼。”imba冷哼了一声。

    ......

    “看到木有,打这群棒子,就不能怂。”唐博现在还一脸的洋洋得意。

    语音里边71o和72o都不想搭理这货了,这都过去几分钟的事情了,这货还在说个不停。刚刚那波金克丝的确很亮眼,复仇之矛算是一个走位失误,但是那个位置也不能算是什么失误的位置,只是稍微靠墙了一点,就被唐博抓到了,金克丝直接闪现近身复仇之矛,然后在他身后丢出一个e技能夹子,堵住了他的退路。这时候复仇之矛是没有闪现的,没办法直接跳过那个夹子,而且一边是墙,要退的话只能走另一边,但是安妮已经从另一边走上来了,还是会被晕到,只能跟他对撸。

    但是,这时候他们都才3级,这复仇之矛要攻没攻,要伤害没伤害,打不了多少输出,而金克丝和安妮的站位却是比较分开,布隆的盾牌只能挡到其中一个人的伤害。而且这时候螳螂已经从后边冲了上来,自家的打野这会儿还在跟三狼搏命。

    布隆最后还是举着盾牌挡住了金克丝的输出,是安妮的伤害还是都打在了复仇之矛的身上。复仇之矛从控制中走出来之后,也是赶紧滑动起来,一边滑一边a这个金克丝,因为没有攻,所以滑动度也并不是很快。最后还是被螳螂赶上,一个e技能从天而降,qa直接收掉滑板鞋的人头,金克丝也是及时的一口治疗术保住了自己一命。然后三个人又集火布隆。

    最后,也算是很极限的击杀了对方的下路组合,安妮和金克丝状态也是彻底空了,再在线上的话很危险的,人马随时都会赶到。唐博也是在71o的再三催促下才在原地按下回城键,最后,就差那么o.1秒的时间,没有被人马给留下,这也让他好一阵得意。

    这一波要说的话,唐博的时机把握的非常精髓,就瞅准了复仇之矛的那点走位,但是他这么拼命换也不是很划算的,自己这边现在也是双召全交,下一波的话对方的召唤师技能是已经好了的。现在自己的状态也都残了,也得回家,而且回家也出不了大件,很不划算的。这要是按照71o的本意,是绝对不会上的。

    现在游戏时间也来到了十分钟左右,整体的局势是蓝色方这边占优势。上路纳尔强势单杀诺手那一波之后,就一直压着诺手打,快要变大纳尔的时候就上去跟他打一套,现在纳尔的装备等级是有优势的,诺手一直缩在塔下不敢出来。人马也来上路帮了一次,但是根本没用,技能根本打不到这只纳尔身上,两个五大三粗的汉子被一只萌物给戏耍了一遍。

    中路这边,李晓辉自从现提莫的致盲可以让卡牌的技能失效之后,就非常放肆。只要卡牌敢上前补兵,就上去跟他对a,就问你用不用,你不用我也不用致盲,致盲就留着废你的黄牌。要是对a的话,提莫的毒性射击可是够他难受的了,而且这还是一个主e的提莫。卡牌也没想着用q技能来消耗提莫,他也是知道有着小莫快跑的提莫是绝对打不到的。

    而且,李晓辉的提莫一旦把兵线推过去,然后又从卡牌的视野中消失的时候,卡牌就得提心掉胆的。只要他再把兵线推过去,就得小心身边随时都可能会出现一只小提莫。

    打野72o的螳螂也算是把握了整场的节奏,七分钟左右的时候,一个饰品眼插出来了偷龙偷一半的人马,保住了小龙,算是彻底断了人马的节奏。然后又是时不时地在中路冒个头,吓唬吓唬eag1e的卡牌,但是却是杀不了他,这eag1e的嗅觉太敏锐了,或者说太怂了,根本不给他机会。螳螂蹲了两次现没什么机会的时候,也就没了再蹲的意思了,直接大摇大摆地走上来,跳个舞,嘲讽一下,然后一头钻进野区找人马爸爸玩去了。

    孰不知,远在欧洲的一个训练室内,一个年轻男子正咬牙切齿地盯着这只螳螂,心里已经决定在下次比赛中见到他的时候,一定要把他打的满地找牙。

    下路四个人却是打的有来有往,虽然唐博现在拿了两个人头,两个助攻,但是在对线上并没有占到多少便宜。毕竟这imba和moning是职业下路组合,两个人之间的配合和基本功什么的都不是说着玩的,而唐博虽然个人实力很强,但是并没有经过专业系统的训练,在一些细节处理和队友配合上还是要略差一些,而且71o毕竟是职业打中单的,在辅助这个位置上还是要比那些职业辅助要略微逊色一些。更不要说两个人的思想都不一致,唐博一个劲儿想跟这个imba比个高低,而71o却是想先稳着育。现在两个人能保持住育,没被反都已经算是不错的了。

    就这样,比赛慢慢地进行到了十五分钟,似乎是进入了一个僵局,而且两边的人也都不想在保持下去了。尤其是红色方,迫切需要找到一个突破点,而这个突破点似乎放在下路更为合适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