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武侠修真 > 餮仙传人在都市 > 第848章
    原本的宫殿已经没了,古争又找了一座新的宫殿入住,然后将发生的一些事情告诉了熊三和霏雨仙子。

    听了古争所说,熊三跟霏雨仙子也是不由得后怕,不管怎么说,古争去找雾丫丫的麻烦,这的确是一个可能会输掉的赌,而一旦输掉,丢的可就是命了。

    古争凭借一己之力斩杀血煞尊者,这是个很让霏雨仙子震惊的事情,也让她不得不感慨,作为餮仙的渡劫弟子,古争是真的非常不凡。

    一起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霏雨仙子也不想肖琦再跟古争作对,她告诉古争等回去了之后,会尽量让肖琦不要再跟古争为敌,但渡劫弟子之间的事情,她作为早期弟子也不太好说什么,肖琦也未必能听得进去。对此,古争只是微微一笑,如今他没把霏雨仙子当外人,也是因为霏雨仙子跟熊三的关系,他向霏雨仙子透露一部分他的实力,也的确是想霏雨仙子回去之后能警告一下肖琦。至于说霏雨仙子的话,肖琦究竟会不会听,这并不在他考虑的范畴,反正对肖琦这个人,他心中早已有了定义,肖琦不找麻烦则已,如果他再找麻烦,那就让他再也找不了麻烦!

    相比霏雨仙子感慨后的忧虑,熊三在感慨后的就只有兴奋,古争的修为越高,他也就打心底越高兴,一想起古争的机缘,他的嘴都差点笑的合不拢,更是要拉着古争痛饮几倍才能尽兴。

    古争之前的静修并未完成,痛饮是肯定不行了,再说在星墟山这种地方,痛饮也并不合适。于是,古争提议只喝一坛就散场,然后各自为明天将要面对的事情做准备。

    饮酒期间气氛愉悦,众人说说笑笑,边喝边聊。

    “师弟,我是真的佩服你,你的运气跟你的处事风格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啊!”

    没有刻意的用仙力去压制,三杯酒过后,熊三已多少有了些醉意。

    “哦,怎么说?”古争笑问。

    “就像你遇到乐仙的神念虚影一样,换了是我,在乐仙神念虚影要为我传道的时候,我肯定是高兴都来不及了,哪还会想起去问什么问题!再说了,我也怕触怒乐仙的神念虚影,从而导致得不偿失啊!”熊三笑道。

    “你还有怕的时候?你要是有怕的时候,也不会惹星墟山的意识不高兴了。”

    霏雨仙子白了熊三一眼,她还记得熊三在传道宫中发生了不可描述的事情。

    “乐仙跟那女修能一样吗?”熊三争辩道。

    “乐仙跟那女修是不一样,但……”

    同样没有用仙力去压制,也多少有了些醉意的霏雨仙子,愉快的跟熊三斗起了嘴。

    之前古争有跟熊三他们提起过传道宫中发生的事情,但既然如今又重新提起,他便决定将乐仙口中所谓的大机缘,以及围绕着大机缘的一些事情,告诉熊三和霏雨仙子。

    “师兄、仙子,如果你们顺利通过了之后的考验,你们到时候别选择留在星墟山上。”

    古争传音给了熊三和霏雨仙子,这让两个正在斗嘴的人不由得一愣!先不说古争说了什么,首先他会在布下很多的禁制的宫殿中仍旧选择使用传音,那么这肯定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为什么呢?星墟山是在三十三天外无疑了,能在三十三天外修炼百年的时间,这应该是很大的机缘啊!”

    洪荒跟地球比更容易悟道,天界跟洪荒比更容易悟道,三十三天外跟天界比,同样也是更容易悟道。圣仙们居住的地方都在三十三天外,那里除了圣仙和他们的一些仆从之外,就连圣仙弟子都没有资格长时间居住!因此,霏雨仙子说这是很大的机缘,并没有什么毛病。

    “之前我有跟仙子说过,星墟山的意识是想要找一个主人。想要成为星墟山的主人,必须要在传道宫中有所收获,还必须再经过之后的考验才行。如今有资格成为星墟山主人的人,一个是我,另外的那个是碧波仙子。乐仙提醒过我,未到准圣境界之前,不要成为星墟山的主人,要不然这不是什么机缘,而是灾难!因为星墟山想要的主人,是一个能够跟它意识合二为一的主人,可真的跟它的意识合二为一了,那么这个人还是不是它的主人,这是非常难说的一件事情!”

    古争声音停下,留给熊三和霏雨仙子消化信息的时间。

    霏雨仙子和熊三都是眉头紧皱,他们没想到成为星墟山的主人,还需要跟星墟山的意识合二为一。

    “要跟不同的意识合二为一,换做是我,我不会答应!”霏雨仙子道。

    “我也不会答应,至少那不再是纯粹的我了。”熊三说道。

    “我也不会跟星墟山的意识合二为一,但候选人一共有两个,假如碧波仙子跟星墟山的意识合二为一,并成为了星墟山的主人,你们届时还在星墟山上修炼的话,后果会怎样很难说啊!”

    听古争这么一说,霏雨仙子和熊三也都明白了,他们两人也当即表示,假如能够通过之后的考验,他们不会选择留在星墟山了。

    “如果只是一个候选人,接下来我应该会去乐仙提到的那个地方完成考验,对于如何完成那个考验,乐仙有给我指引。当我完成那个考验之后,星墟山的意识会问我愿不愿意跟它合二为一,我如果不愿意,可以选择留在星墟山上一段时间,也可以选择接受奖励之后离开星墟山,但如果选择离开,便再没有第二次登上星墟山的机会。当年乐仙不愿意跟星墟山的意识合二为一,她选择在星墟山上修炼百年的时间,当乐仙可以留在星墟山上的时间结束时,星墟山的意识要她按照惯例在传道宫中留下神念虚影。就在乐仙要给传道宫留下神念徐颖的时候,她灵光一闪有了一个能在日后重回星墟山的方法!只可惜,当时乐仙能留在星墟山上的时间已尽,没机会让她留下日后能够重反星墟山的后手了。所以,乐仙也就把能够重返星墟山的方法留给了神念虚影,等待日后的有缘之人。”古争道。

    “不对啊师弟!乐仙说不到准圣境界,不要成为星墟山的主人吗?但你在传道宫遇到的乐仙神念徐颖,已经是准圣级别了!那么事情就说不通了啊?”

    知道了星墟山不单纯的认主,熊三此时很是谨慎,至少心细的霏雨仙子,还没从古争的话里听出这个问题。

    “星墟山意识问乐仙要不要跟它合二为一的时候,乐仙的修为还只是大罗金仙顶峰。后来呆在星墟山上的百年时间,乐仙的修为突破到了准圣,可是她已经错过了跟星墟山意识合二为一的时机!再道后来,乐仙需要给传道宫留下神念虚影的时候,她才灵光一闪的有了重反星墟山的方法,但是她已经没有留在星墟山上的时间了。而乐仙之所以感慨,说我是个福缘深厚之的人,这不单单只是说我有机会得到星墟山,更多的是在感慨造化弄人啊!”古争道。

    “好吧,原来是这样!”熊三笑道。

    “在星墟山这种地方,存在着什么变数都不奇怪,感觉师兄跟仙子应该会比我先一步离开星墟山,届时你们仍旧会是在死亡云雾之中。虽没有了孙道友魔眼头箍的指引,但星墟山的意识会给你们指出一条离开死亡云雾的明路,你们在离开之后,就去暗流郡中最大的那家客栈等着我好了。”古争道。

    熊三点了点头道:“不管怎么说,师弟你也要小心才是,首先星墟山的认主不单纯,其次还有碧波仙子这个敌人!”

    “放心吧师兄,我会小心谨慎的!”古争微微一笑。

    随后,古争等人又聊了一会,一坛酒喝完,熊三和霏雨仙子也就告辞了。

    “现在可以做正事了!”

    古争起身走入寝宫,望着仍旧闭目沉睡的雾丫丫,嘴角浮现出了一丝冷笑。

    雾丫丫说她总是跟古争过不去,这是因为古争杀掉了雾老头,她的这个说法在当时就已经被器灵定义为了撒谎。那么,作为星墟山的奴仆,雾丫丫屡次三番的针对,自然也是让古争很好奇了。

    古争分出神念,探入了雾丫丫的身体,他这是要对雾丫丫进行搜魂。

    灵体本来是不能被搜魂的,但雾丫丫并非一般的灵体,她的思维跟人没有什么区别。并且,同为灵体,器灵也知道雾丫丫的记忆存储在什么地方,这也就有了古争现在对她的搜魂了。

    让唐墨吞噬雾老头的时候,古争本来也想对雾老头搜魂,但不管是雾老头还是雾丫丫,他们对于星墟山的了解肯定是比较多,古争敢杀雾老头,但他不敢在没有星墟山的认可下,就对雾老头发动搜魂!天知道那样会不会惹毛星墟山的意识。而当古争询问星墟山的意识,可不可以把雾丫丫交给他处理的时候,星墟山的没有犹豫,其实还是让古争很是吃惊的。

    本来古争就只是想看看雾丫丫为什么要针对他,但对雾丫丫的搜魂结果让他狂喜不已!

    雾丫丫之所以针对古争,就是想要得到器灵,而她想要得到器灵,可不是想把器灵吞噬,从而获取什么能量,她是想要变成一个人,或者说是一个有肉体,但却又能够在虚实之间自由变换的灵体!

    雾丫丫除了具备正常人的灵智之外,她的身体也是属于半真实化,不同于那种只是雾气状态的灵体。雾丫丫会修炼,她有她独特的修炼方法,按照她的修炼方法,她只要能够得到器灵,便能够经过修炼变成她心中想要的样子。

    一直以来,有件事情虽未点明,但器灵也知道,这件事情是古争心中的一个梦!而这个梦便是,古争想要有天能够真真正正的看到她、触摸到她。

    梦总是很难实现,古争因此也就没有多说过这件事情,但如今得到了雾丫丫的灵体,又得到了她的修炼方法,那么雾丫丫没有完成的愿望,器灵有可能替她完成了!

    “想要真真正正的被我看到吗?”

    古争激动的望着器灵,就像他曾经说的,不管器灵是好还是坏,一路陪他从弱小变为强大的人嗖是器灵。

    “哪有那么容易。”

    器灵不敢去看古争的目光,低头作答的声音小的离谱。

    “只要你愿意,咱们就可以按照雾丫丫的方法来,至于说会遇到的困难,我想没有什么是不能通过时间去解决的。”古争道。

    器灵是餮仙令中的灵体,有器灵的存在,餮仙令才能够正常使用,一旦器灵离开餮仙令,她就会很快的消散,餮仙令的内部空间也会很快崩坏!这也就是想要让器灵出现在古争的面前,不可避免的一道天堑。

    “即便是按照雾丫丫的方法,最终跟它的灵体相合,且有了最为理想的那种身体,可我又该如何跟餮仙令脱离关系,从其中走出去呢?”器灵幽幽道。

    “假如我对空间之道的掌握提升为高级,我想我有办法去克服这个问题的!”古争自信道。

    不管怎么说,对雾丫丫的搜魂也算是让古争的一个梦,变得更加接近现实了,这终归是一件值得开心的事情。

    除了有关器灵的这部分,古争对雾丫丫的搜魂,也让他对星墟山多了不少了解。

    星墟山的意识很迫切的想要找到主人,在洪荒漂泊太多年的它,已经到了近乎于油尽灯枯的地步,它已经没有多少个五百年可以等了。

    另外,还有一件事情比较有趣,雾丫丫敢于对古争出手,难道就不怕星墟山意识的责罚,甚至是抹杀吗?

    雾丫丫当然怕!

    但是,雾丫丫有能够从星墟山上离开的办法,所以她本就是打算,假如解决掉了古争,顺利的得到了器灵,那么她就会脱离星墟山的控制,从此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跃了。

    不管是雾丫丫有这样的小心思,还是乐仙能在神念虚影中留下秘密,这都说明了一件事情,那便是星墟山的意识虽然能够知道星墟山上发生的大多数事情,但它并非无所不能!除此之外,星墟山的意识尽管很像人,但它并没有人的思想那么复杂,也没有真的像人那么聪明,要不然它肯定不会同意让古争带走雾丫丫,从而知道了它的一些秘密。

    古争本以为第二天他们这些人就会被安排接受考验,但第二天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古争猜测这是因为昨天发生的事情,对于过早结束沉睡的星墟山意识来说,应该也是一种不小的伤害,所以它暂时也无暇去做一些事情了。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这天晚上熊三和霏雨仙子又来找古争喝酒了

    今晚古争仍旧不打算多喝,对他来说在这样的环境里,三人一坛已是足以。

    不过,今晚没有了昨晚的愉悦,在一坛酒才刚喝一半的时候,不详的感觉从古争心中泛起了。

    看到古争莫名皱眉,熊三不由得开口问道:“小师弟,你怎么了?”

    “有不详的预感自心中泛起,跟之前预感孙成的很像,这次是关于仙子的!”

    古争也是颇为无语,尽管此行蓝月给过推演,他和熊三也都已经提前知晓,此行会是凶险万分。

    可是,在经历了死亡雷暴之后,古争和熊三也都以为,危险已经算是过去了,但没想到古争先是对孙成生出不好的预感,后又对霏雨仙子生出了这样的预感。

    “受混沌劫的影响,第六识的预感也未必精准,霏雨你小心点就是,也别因此太过焦虑。”

    虽说熊三跟霏雨仙子还未确定什么关系,可一起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霏雨仙子更是在死亡雷暴引起致命危机时,对熊三说过了那样的话。熊三即便对霏雨仙子还未有所表示,但他对霏雨仙子的态度也是大为好转,如今古争预感霏雨仙子会出事,这让出言安慰霏雨仙子的熊三,其实心中也同样需要安慰。

    “哎!”

    霏雨仙子一声苦笑,她不仅没给熊三想要的安慰,反倒是让熊三的心情更加沉重。

    “如果古争不说,我倒也不想提起,其实这种感觉,我在一踏入星墟山的时候就已经有了!”

    一句话说完,看熊三的脸都紧绷了起来,霏雨仙子心中一甜道:“熊,你说我要是出事,你会不会想我啊?”

    霏雨仙子风格依旧,她此时说话的直白程度,简直就跟受死亡雷暴危机影响的时候一样直白。

    古争起身,准备留给熊三和霏雨仙子一个两人世界。

    “小师弟,你能不能把你厉害的仙器借给霏雨两件?”

    熊三虽未回答霏雨仙子的问题,可看在古争的眼中,他已经是做出了回答,因为古争第一次在他脸上看到恳求。

    一向都很洒脱的三师兄,能为了一个女人对他提出这种非分的要求,古争其实是看得心中一疼。

    “师兄!”

    古争向熊三摇头:“不是我不肯,而是不能!”

    “其实我早该知道是不能!”熊三苦笑出声。

    古争拍了拍熊三的肩膀,然后望向霏雨仙子道:“事无绝对,一切就看仙子的机缘了。”

    预感是种很玄妙的事情,就像预感到身边的人会出事,修仙者通常把这种预感分为四种程度。

    第一种程度:预感之人可以告诉将要出事之人,他究竟会出什么事情,又该如何去避免。

    第二种程度:就像古争预感孙成将要出事一样,他可以提供给孙成一定的帮助,但不能插手太深。

    第三种程度:俗话说天道不可违!就像古争预感霏雨仙子将要出事这样,他最多也就是能提醒霏雨仙子将要出事,但绝对不能真的插手进去,就像给她提供什么仙器!假如他强行插手了这件事情,那便是与天道作对,不管是霏雨仙子还是他本人,全都不会有好果子吃。

    第四种程度:俗话说天机不可泄露!预感到的事物如果是在这一种程度,那么预感到的人根本就不能说出去,就连提醒都不能,要不然同样也是跟天道作对,不会有什么好果子吃的。

    第二天上午,有声音响起在古争等人的脑中,让他们都到广场上去。

    传音给古争他们同样也是一个灵体,但他跟雾丫丫和雾老头不同,他属于灵宫的一个宫主,暂时被星墟山意识征调来接手雾丫丫的工作。

    如同是一团雾气的灵宫宫主,绕着古争等人飞了一圈,然后开口道:“你们四个人选择了继续,但是在悟道宫中都没能悟道,所以接下来你们还需要经过一次考验,才能够获得一些奖励,还有就是在星墟山上修炼百年的一个机会。现在你们就去第七座山上,然后进入最大的那座宫殿,其中会有考验等着你们。”

    灵宫宫主伸出雾化的手臂指向一个山头,而他所说的四人,正是熊三、霏雨仙子,还有另外的两个修仙者。

    “我想问一下,他是不是比较特别呢?”

    经过一晚上的时间,霏雨仙子至少明面上看起来已经没什么了,但是熊三的情绪则是一直不高。惦记着古争说过熊三惹星墟山意识不高兴的事情,霏雨仙子这会也就问起了灵宫宫主。

    “他?嘿嘿嘿嘿……”

    灵宫宫主笑的就像夜枭:“他肯定比较特别了!都惹星墟山意识不高兴了,他能不特别吗?”

    “那他会怎样呢?”霏雨仙子紧张道。

    “他会怎样不是你们现在该知道的事情,等你们能够活着通过考验再说吧!”

    灵宫宫主说完,再次伸手指向第七座山头,无声的催促起了熊三等人。

    “跟我来!”

    熊三等人已经飞走,灵宫宫主招呼了古争和碧波仙子一声,带头向着第四座山峰上飞去。

    看灵宫宫主是要带他们飞向第四座山峰,古争心中不由得一动。

    第四座山峰上只有一座宫殿,殿中有一个了不得的东西存在,乐仙当初的最后一次考验,就是通过第四座山峰上的这个宫殿完成的。

    飞上第四座山峰,灵宫宫主带着古争和碧波仙子进入大殿。

    片刻之后,整座大殿震动了起来,殿中虚空光芒一闪,古争便看到了乐仙口中那个了不得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