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武侠修真 > 餮仙传人在都市 > 第859章
    古争伸手一挥,强大的水流将激射的冰凌卷走。

    与此同时,整个神秘空间微微震荡,原本金属壁上的海藻脱落,那些雕像也因此露出了全貌。

    看起来像人,但头顶上长着独角,额头上还有第三只眼的半身雕像,在大殿两次的金属壁上足足有六百之数。

    “嗷……”

    六百只活过来的雕像同时咆哮,整个神秘空间为之震荡。

    即便是在碧波仙子那里,古争都没有见到过如此强悍的音波攻击,就算是有安神术帮忙抵挡,可仍旧是觉得脑袋巨疼,胸中气血翻涌之下,一丝鲜血已从嘴角溢出。

    一次出手伤了古争,六百雕像并未就此罢休,它们举起手中的阔剑向着古争劈出。

    即便是在幽暗的海水中,六百多道银白色的剑芒依旧是显得刺目,它们每一道的攻击,都足以重创大罗金仙后期的修仙者!即便是古争有吸收伤害的能力,可此时此刻他也不敢托大,别说将这些剑气全部承受了,哪怕就是承受百分之五,都可能将他剁成肉块!

    先是被音波攻击所伤,紧接着又被带着毁灭气势的剑芒攻击,也是被打出了火气的古争立刻瞬息移动躲过剑芒,体内五行仙球强烈震动之下,从未全力施展的真金之道被他施展了出来!海水随之泛起大量涟漪,已经举起剑准备再次劈斩的雕像们,不受控制的扭动起了身体,冲着它们的同类将手中巨剑落下!

    一连串的巨响自大殿中生出,雕像间的互劈让整个大殿为之颤抖,在犀利的剑芒打击下,六百只雕像全都有些残破,但还没有因此报废。

    “再来!”

    古争心中发狠,真金之道的道之力再次用出,不想抬起手来的雕像根本无法违背真金之道的道之力,它们再次向着同伴劈出了剑芒。

    “轰隆隆……”

    一连三次过后,金属壁上的六百只雕像,几乎全都被劈了下来,还剩下的那些即便不是摇摇欲坠,也已经是残破不堪了。

    “嗷……”

    没有了雕像所组成的机关阵法,大殿深处的通道里面,立刻又一次传出了暗流海妖的声音。伴随着这声如同龙啸般的叫唤,十只章鱼似的怪物从通道中冲了出来。

    古争眉头微皱,这些触手看起来足有三丈多长的怪物,并非是真正的妖兽,它们只是由能量形成的特殊攻击,只是在水中呈现为类似章鱼的模样罢了。

    古争一挥手,水流成旋涡状翻滚,瞬间一条体长足有十丈的冰龙出现,摇头摆尾的冲向了那些章鱼。

    章鱼远远的就向冰龙挥动起了触手,它们的触手竟然在瞬间暴涨,如同绳索一样将冰龙束缚,然后便听得一声破冰般的声响,体长足有十丈,破坏力极为强大的冰龙的,竟然被十只章鱼给分尸了!

    古争心中一动,冰龙破碎后的冰块瞬间分化成冰凌,向着章鱼们便射了过去。

    由于神念在这种特殊环境中没用的缘故,古争也就没有用神念去探查过章鱼,只是凭借经验觉得它们是由能量构成,但究竟是何种能量他并不清楚。然而,冰凌激射虽未对章鱼们造成多大的影响,可也让它们如同被刺穿的气球一般放了一些气!当古争看到漏出的气体,在脱离本体后竟然幻化成张牙舞爪的灵体模样,他瞬间也就明白了这些气体到底是什么玩意了。

    唐墨随古争的心意出现在了手中,且立刻发出了饥渴难耐的震荡,这些气体正是精纯的邪恶能量,属于唐墨的口粮。

    “去吧!”

    古争一掐诀,唐墨立刻脱手而飞。

    前几次需要唐墨脱手吞噬灵体,古争都是让它凭借本能去处理。但是,这次古争用上了御剑的手段,他想要更快速的解决掉这些章鱼!因为随着这些章鱼的靠近,他感受到了一丝危险的气息!

    章鱼们虽说是由邪恶的能量构成,但它们不算是灵体,只能算是能量体,它们还没有灵体该具备的那一点灵智。所以,对于它们的克星唐墨,它们并未表现出畏惧,仍旧在向着古争游来。

    刀随意动,唐墨在古争的操控下,冲着第一只章鱼劈了过去。

    感觉就像是劈在了弹性极大的东西上,如果古争这一刀只是单纯的劈斩,那么结果就是连章鱼的皮都斩不破!毕竟,唐墨的一刀属于正常范畴的伤害,之前能够将章鱼穿透的冰凌,则是包含着道之力在里面。不过,唐墨属于正常范畴的一刀,其实也不正常,它真正需要完成的并不是斩杀章鱼,而是接近它进行吞噬!所以,唐墨并未被章鱼给弹开,它如同牛皮糖一般贴在了章鱼的身上,庞大的章鱼身体立刻像是被持续放气一般的干瘪了下去。

    唐墨对付章鱼很迅速,可它吞噬毕竟需要时间,在它对第一只章鱼进行吞噬的时候,其余的章鱼也已经距离古争不远了。

    “嘭嘭嘭嘭……”

    让人没有想到的一幕发生了,能够将冰龙分尸的章鱼,竟然在靠近古争的时候爆炸了。

    九只章鱼的爆炸威力绝伦,这绝对是能够给古争带来致命一击的伤害!并且,它们的爆炸,竟然还带有对空间的封锁,在这样的特殊爆炸中,仙域无法施展,瞬息移动也不能用,如果不是古争之前便感觉到了危险气息,敢在爆炸前一刻躲入了洪荒空间,那么后果真的是不堪设想!

    “主人!”

    一见古争出现在洪荒空间,蝶灵立刻迎了上去。

    对于外界发生的事情,蝶灵同样也一清二楚,她很想出去帮古争,可是没有古争的同意,她根本无法离开洪荒空间。

    “这才刚从星墟山那样的险地离开不久,本以为短时间内不会再有那种程度的危险了,可谁曾想这个神秘空间中的危险程度,竟然比在星墟山也不差多少啊!”

    古争冷笑,危险的环境没有让他害怕,反倒是激起了他的斗志。

    “主人,这些章鱼威力如此强大,可攻击你的暗流海妖为何迟迟不现身呢?”蝶灵思索道。

    “你没有在外面,对于一些东西的感知也不够清楚。最初的确是暗流海妖发动了攻击,但后来的这匹章鱼,让我感觉它们并非是暗流海妖的妖术!”古争道。

    “主人为什么这么觉得?直觉吗?”蝶灵又问。

    “有一点直觉,也有一点依据!首先,暗流海妖不是唐墨的食物,它们也放不出这种精纯的邪恶能量。其次,暗流海妖是妖兽,本身没有什么智慧,可章鱼们对我的自爆,则是有着很高的智慧在里面,操控它们的家伙,肯定是知道章鱼别的攻击手段无法伤害到我,所以才操控它们同时发动自爆!”

    古争声音一顿,随即又道:“不过,这个神秘的空间本来就诸多诡异,超出见识的事物一件接着一件,所以我所谓的依据,也不一定就是正确的。”

    “不管前方有什么在等待着,让我跟你一起战斗吧主人!”蝶灵目光带着希冀。

    “好,合适的时候我会放你出去!”

    神秘空间的凶险,让古争点庆幸蝶灵之前的坚持不沉睡,于是他也就答应了下来。

    从洪荒空间中出去,周围一片静寂,静的就如同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般。

    古争小心翼翼的向着通道走去,没走多远便听到了一声暗流海妖的咆哮。

    这一次暗流海妖的咆哮,并没有什么攻击随之出现,且古争还从这声咆哮里面听出了一点不一样的东西。

    “器灵,刚才的那声咆哮,你能听出来什么不一样吗?”古争问道。

    “听起来很痛苦,如同是在承受折磨一般!”器灵道。

    “不!”

    古争摇头:“刚才的那声惨叫,给我的感觉就像是女人要生孩子!”

    “女人要生孩子?”

    器灵眼睛瞪大,随即惊呼道:“如果真的是暗流海妖产子,那这可是不得了的事情,赶紧去阻止!”

    其实不用器灵提醒,当古争从她眼中看到,他的感觉并未出错的时候,他就已经加快了速度。

    暗流海中的海妖并不会产子,它们诞生自暗流之中,本身根本不具备繁殖的能力。

    器灵曾经告诉过古争一件事情,在圣魔桫椤还是准圣的时候,曾经在暗流海中见过天级暗流海妖产子。当时,天级暗流海妖在产子之后,非但没有想象中的虚弱,反倒是实力暴涨了不少,本来不在它感知范围中的桫椤,立刻就被它给发现了。

    暗流海妖跟桫椤展开了一场战斗,桫椤在付出了很大的代价之后,终于将暗流海妖斩杀。至于暗流海妖所产的幼子,桫椤称其为灾厄',放任它成长下去,整个洪荒都将因此承受浩劫。

    先不说宅厄会不会让洪荒遭受浩劫,单是暗流海妖产子之后,实力竟然会暴涨这一点,就不得不让古争想要赶紧解决掉它了。

    “嗷……”

    又是一声咆哮传出,古争的眉头随之皱了起来。

    截至目前,古争一共听过三声暗流海妖的咆哮,第一次是十只章鱼冲出来的那次,第二次是痛苦咆哮的那次,这第三次满含威胁的咆哮,让古争确定发出这声咆哮的暗流海妖,跟第一次发出咆哮的暗流海妖为同一只!也就是说,通道应该不止一只将要产子的母暗流海妖,还有一只公暗流海妖的存在!

    “嗷……”

    第四声咆哮传出,这次的咆哮不再是威胁,而是愤怒。

    无数的气泡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冲向古争,一只庞然大物也随之从通道中冲了出来。

    气泡在距离古争一定范围的时候爆炸了,只是这爆炸产生的并非冲击波,而是极为刺目的亮光,足以让人在段时间内五感尽失。借助亮光让人五感尽失的时间,暗流海妖竟然瞬息移动到了古争的身后,如同鳄鱼一般的尾巴向着古争狠狠抽去!

    古争非常的戒备,虽说能够让人五感尽失的亮光也算是个奇招,但是古争的仙力球能够吞噬这种亮光所产生的伤害,所以亮光对古争的影响极小。也正因如此,当暗流海妖以尾巴抽向古争的时候,古争突然消失并在它的上方出现,手中的大地之锤狠狠砸向了它的腰部!

    大地之锤这件顶级仙器,除了在破仙域方面有奇效之外,攻击目标的时候距离越近威力也就越大。

    只听得极为沉闷的一声响,大地之锤重重砸在了暗流海妖的腰部,其上的力道透过暗流海妖坚韧的表皮,向着它的身体内部冲去。然而,天级暗流海妖并非吃素,从它体内生出的反抗之力,顶住了大地之锤的破坏力!两力相角的一瞬间,又是一声响动传出,无法深入的大地之锤破坏力发生爆炸,暗流海妖背部的皮肉都被炸飞了很大一块!

    吃痛的暗流海妖身体一抖,无数的金属碎片从其体内射出,场景跟古争最初遭遇那两只地级暗流海妖时的极为相似,这些金属碎片上同样也带着神秘的纹路,彼此间光线相连的如同一幕光阵。

    道之力呈现,光阵在距离古争不足一指的地方停下,又反向着暗流海妖印去。

    暗流海妖身体突然消失,它想通过瞬息移动躲避,但是深谙空间之道的古争岂能让它如愿,它的身体才刚刚消失,立刻又被古争被逼了出来!但非常可惜的是,它还是躲过了刚刚反印回去的金属碎片光阵。

    不过,金属碎片光阵虽然被暗流海妖通过瞬息移动躲过,可古争的番天印它却躲不过去了,被结结实实的一印砸在了脑袋上。

    头顶之上血光迸射,但古争知道这皮糙肉厚的暗流海妖并未被砸死!丝毫没有片刻的犹如,古争屈指一弹之下,真火之力化为一只蹁跹蝴蝶,顺着暗流海妖被砸破的脑袋便钻了进去。

    古争眉头一凝,手上指诀一掐,暗流海妖庞大的身体上,顿时出现了一个几乎跟它一般大小的蝴蝶虚影。

    “呼……”

    蝴蝶虚影猛地从暗流海妖身体内飞出,且立刻湮灭在了海水之中。但是,暗流海妖庞大的身躯,却在海水中燃起了熊熊烈焰!

    没有去管挣扎的暗流海妖,因为它折腾不了多久了,在火蝴蝶离体的那一刻,它的妖丹已被真火之力封禁。一只没有了妖力可用,且整体还被真火给包围着的暗流海妖,它离死亡也只是片刻间的事情了。

    “嗷……”

    古争再次冲向通道,暗流海妖痛苦的吼叫再次发出。

    这一次,暗流海妖的吼叫不是一声,而是几乎没有什么间隔的连成一片,带给古争的感觉就是它的生产已经到了关键时刻!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古争的眼睛猛然睁大!

    一直以来,古争都觉得神秘空间的深处有什么东西在吸引着他,可是那种感觉很模糊,他也无法知晓吸引他的东西到底是什么,甚至还因此觉得是成圣机缘!但是,就在刚刚,古争脑中的某个部位跳了一下,那是怒汉的认主契约!

    认主契约跳动,这表明古争一直寻找不到的怒汉,他就在通道的深处。可是,认主契约一跳之后便归于了平静,这是非常不正常的情况,这说明怒汉本身应该是出了什么问题。

    在圈子外的山洞中见到喵喵,古争也算是从她那里得到了怒汉的消息,当初喵喵也正是要来乱流海中找怒汉,才被人给逼入了死亡云雾,从而误打误撞的登上了星墟山。

    按照喵喵的说法,怒汉当初来乱流海中也没有什么特殊的目的,就只是为了闯荡一下。

    这次古争来乱流海,其实也抱有找到怒汉的希望,只可惜主从契约一直没有让他生出对怒汉的感应,在这形势危险的神秘空间中,他也就么有时间去想关于怒汉的事情了。但是,有些事情往往就是出现在让人意想不到的时候,偏偏在这个时候,古争有了怒汉的线索,这对他来说真的就是喜忧参半!毕竟,怒汉会在这个地方,且本身应该是出了什么问题,那么这只会是让事情更加的难办。

    心念电转的思考着该怎样应对未知,古争也终是通过了通道,看到了通道后的景象。

    通道后面是一个圆形空间,这个空间非常的巨大,其中有很多如同是金属棺材一般的东西。在这个圆形空间的一个角落中,一个看起来如同是双头鳄鱼一般的暗流海妖,大着肚子在不断的嘶吼着。一个只有三尺来高,看起来就像是一套盔甲一般的东西,漂浮在暗流海妖的身旁。

    飞升后就再没见过的怒汉,果然特在这个空间里,只是他的模样跟古争记忆中的已有所不同,他的身体上有许多古争之前在暗流海妖身上见过的那种金属刺!

    怒汉对于古争的到来没有任何反应,盘坐在那里的他,腹部呈现为一片光亮,其上有颜色不同的十八种光线,正联系暗流海妖巨大的肚子。

    怒汉虽对古争没有反应,但漂浮着的那套盔甲,则是在古争进来的时候便装过脑袋。

    “这是个什么东西?”

    望着漂浮着的盔甲,古争心中喃喃。

    按理说,一套盔甲会这样漂浮着,只能说明它其中应该是有着一个灵体的存在。但是,古争注视着盔甲的时候,丝毫没有感觉到其中有什么灵体的存在!并且,唐墨对于这个古怪的东西,同样也没有什么反应。

    突然,古争心中一动,这个神秘的空间跟星墟山一样,本身并不属于洪荒。那么,这个古怪盔甲中的东西,会不会也是一个还未成为灵体的意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