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武侠修真 > 餮仙传人在都市 > 第1060章
    为了防止兔妖在旁边从中捣乱,雪儿迎向了兔妖。

    “为什么,你们为什么这样对我。”雪儿也知道师傅回来是个幌子,只是用来引诱自己的,可是同是师兄弟,雪儿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没有什么,不抓你我们的生命也就没了,没办法。”

    兔妖实力和雪儿差不多,可是速度更快,短短交手,雪儿已经差点被击中。

    “你三师兄已经死了。”久攻之下兔妖也有些急了,看着虎妖那边更是落在下风,直接爆出了一个猛料。

    果然,雪儿听到这个消息,身形一个恍惚,兔妖大喜,趁此机会,一手飞快扔过去密密麻麻的毒针,另一只手也不闲着,长长的指甲在阳光下反着粉色的光芒,可怕又致命,捅向雪儿的右胸。

    那毒针涂满了迷药,只要沾一丁点一头大象都能躺下,肯定不能杀害雪儿,还要给黑衣人一个交代呢。

    雪儿反应过来时候闪避已经来不及,对于身上的即将收到的攻击不闻不问,娇喝一声,一个泛着光泽的棍棒出现雪儿手中。

    把射向自己脸部的毒针圈闭击落。

    “叮叮叮。”这是毒针叮在衣服上掉落的声音,所有的毒针,包括兔妖的爪子也只是让雪儿闷哼一声。

    “什么”兔妖惊讶的看到这一切,没想小师妹身上竟然穿了一套法器。

    兔妖嫉妒的看着雪儿,自己连个武器都没有,雪儿直接又了一套,包括那把武器估计都是那位高人留下了。

    有了武器的雪儿,局势瞬间逆转,刚才没拿是因为想要找出原因,既然对方不愿说,那么只好打服对面。

    这下兔妖更加郁闷,刚才稍占上风,现在被打的苦不堪言,更是被棍子打了几下,要不是雪儿手下留情点,估计自己已经躺下了。

    不行了,兔妖决定撤退,在不走,就走不了。

    “走。”下一秒,兔妖向雪儿洒了更多的毒针,趁着对方在防御的时候,几个跳落就离开了战场,想身后森林撤去。

    虎妖也是有口说不出,本以为对面是扮猪吃老虎,刚开始怂了点,期待兔妖拿下小师妹,没想到对方实力还不如自己,可是失去了先机,对方气势越来越足,一招招狠狠指向自己,枪花四散。

    自己只能被逼的被动防御,郁闷的不行。

    看到兔妖那边也打不开局势,甚至已经要撤退了。

    听到兔妖撤退的信号,拼着挨一枪,虎妖捂着肩膀也向后跑去。

    看着对方落荒而逃赵满哈哈一笑追了过去,痛打落水狗谁不喜欢。

    两妖在进入森林的一刻,兔妖让地上扔了一个东西,一阵蓝色的烟雾挡在赵满面前,挡住了赵满。

    等到烟雾散去,两妖早已经逃之夭夭了。

    “下次再让我碰见,必定取你们性命。”赵满只好对着两妖逃走的方向,放下了狠话。

    然后跑到雪儿面前得意说道:“我把他们都打跑了,你没事了。”一副赶快来夸奖我的表情。

    可惜,雪儿哪有心情注意这点,随口敷衍掉,到现在也没想明白发生什么事情,可是师兄攻击自己的事情还是让雪儿感到伤心。

    到是霜儿跑过来,崇拜者对着赵满说:“太厉害,赵公子。”

    赵满看着心不在焉的雪儿,胜利的雪儿一下子消失了大半,不过也知道雪儿此时心情不好,自己也有体会。

    勉强打起精神和霜儿攀谈起来。

    古争没有阻挡对方的离去,他有一种感觉,那个人来了,可能有什么事情耽误,对方只派一些手下。

    不过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说不定准怕谁呢!

    看着每个人心情都不好,古争只好带头领着他们回去,由于霜儿体力得到大幅度的增加,到第二天就已经回到最初来的村庄。

    也是霜儿曾经的家,比起几天也没有发生多大的变化,霜儿只是回到家中拿了一些东西,大家就一起准备回到边境小城歇息一下。

    半日后,风尘仆仆的四人来带那座小城,可是小城已经封闭城门。

    城墙上更有士兵在来回巡逻,添加一些肃杀气息。

    “什么情况,我们走之前不是好好的嘛。”雪儿疑惑的问道,

    古争无语着看着雪儿,这才是真正的傻白甜,简直是狐妖的耻辱吧,连霜儿都觉情况有些不对。

    赵满走到墙池下方,大声的喊道:“我是六王子赵满,发生什么事情。”

    城墙上发生一点骚动。

    不一会,一个小队长模样的人从墙头弹出身子,回应道:“六王子,请稍等,已经汇报上边,请稍等片刻。”

    都知道自己的身份了,竟然还不赶紧开城门,看来发生什么不得了的事情了。

    不管如何都要先进城了解情况,不凭什么就凭自己的实力,不过他们就要先留在外面,防止发生什么意外。

    城主府,两个人在大厅客客气气的聊天。

    桌子的茶水冒着热气,可是没人去碰。

    “廖城主,那么以后就拜托你了,放心吧,我主肯定会承诺的。”两个人似乎谈好了什么

    “范使者,您放心,那些乱臣贼子早已经被我拿下,等到陛下扫荡完那些顽疾,必定带着那些人去祝贺。”

    范特使笑眯眯的回应道:“有这份心就好,现在你的最大任务就是守好这座城,一旦六公子及时回来一定要多拖延点时间,及时通报。”

    “放心,下官一定做到。”廖城主

    “报。”一个传令小兵来到门前。

    “廖城主,那么在下就先行一步了,我还要向我主汇报情况。”范特使站起来拱了拱手

    “好,范特使慢走。”廖城主一直送范特使出了城主府门口,看着范特使骑着马走掉才回去。

    “怎么了。”回到屋里,廖城主把之前传令的小兵叫了过来。

    “报告大人。”小兵单膝跪下,“城外六王子已经等候多时了。”

    说曹操曹操就到,虽然廖城主不知道曹操是谁,但也知道接下来才是决定自己的时候。

    本来等六王子回来得时候战事早已结束,自己怎么做决定都好办,没想到六王子那么快就回来了,难道是个障眼法。

    廖城主一时半会拿不准主意。

    “他们总共几个人?”

    “回禀大人,还有三人,二个女人,一个男人。”

    不管怎么说,不可能一直把六皇子凉在外面,廖城主还是决定看看情况在说,要是押错了注,那可没有第二次的机会,全家的性命都在廖城主的手中找我着,这让他压力不可不大。

    “吱吱”沉重的大门缓慢艰难的慢慢打开。

    一行人包括廖城主,赶紧走了出来,迎接六王子。

    “抱歉,抱歉,六王子,刚才正在处理一些闹事之徒,耽搁一会,请治罪。”廖城主很聪明,上了就直截了当的请罪

    赵满因为这点事会处置他吗?当然不会,所以赵满只能冷哼一声表示自己的不满。

    “请六王子进城稍做休息,现在天色已晚,一会我亲自向六王子赔罪。”廖城主姿态放的很低,

    一大群人拥簇了六王子回去,古争他们也跟在后面,也没有人阻挡他们。

    给他们安排房间还不错,在一个装修豪华的豪宅之中,廖城主说此处人家早已离去。

    不管是真是假,古争他们四人就在这里住下了,大家洗漱一番,都前往主厅。

    古争是最后一个到的,他们早已经在这等着,等侍女给古争上了一杯茶水后,赵满挥手把所有不相干的人赶出去。

    这些都那位廖城主给安排,还在外面门口安排了侍卫,美名守护。

    在古争看来明显的是监视。

    赵满也明白,不过现阶段要了解到发生了什么,虽然自己不喜欢什么阴谋诡计,但耳濡目染之下还是有所了解,所以必须要沉的住气。

    赵满看着古争他们,真的不满了,说好的他们三人不要进来,自己能处理好,结果还是都一起进来了。

    要是自己一个人在这里,不管发什么什么事情,赵满都有把握冲出来。

    要知道,情况有利的话,自己在外面肯定立马进去,不像现在等了一会拿个廖城主才出来迎接。

    没有足够的信息啊,赵满本来就不擅长搞这个,整个城市都戒严了。

    可是赵满想拍头表示一下纠结,都没心情。

    古争在下面喝着茶,喝一口,回味一会,看样什么绝世好茶,赵满敢肯定,着是最普通的茶叶。

    雪儿和霜儿聚在一起在那里嘀嘀咕咕说着什么,偶尔几声轻笑传来。

    霜儿相信雪儿,雪儿相信古争,古争当然详细自己了。当然可以像正常一样。

    古争斜着眼看着有些烦恼的赵满,吹了吹茶杯上的茶叶,美滋滋喝了一口,才慢里斯条的说道

    “不也太着急了,着急的应该是他们。”

    赵满听到,知道古争说的,很对,可是心里面还是有一团火在燃烧,坐立不安。

    另一边,在离着很近的城主府,廖城主召集手下心腹正在商量的。

    “要不要趁机这个机会把六王子给留下。”

    得益于六王子那高超的武艺,一半反对,一半同意。

    反对的观点是,六王子武艺高超,我们这没有一个人可以留着他,而且许多士兵根本无法调用,只有我们的手下才可以上擒拿。

    即使六王子有同伴的拖累,可是关键时间可以随时走点,而且同伴的实力还不弱,有可能偷鸡不成蚀把米。

    同意抓捕六王子的同样说的振振有词,因为本来我们就背叛了六王子阵营,现在有这个机会,一旦抓到六王子我们得到好处数不胜多,即使所有的手下拼掉,只要能抓到六王子,那么一切都是值得的。

    一边保守,一边激进,谁说的都非常在里。

    廖城主也被闹的头昏眼花,渐渐的双方不在讨论,毕竟能说的都说了,都看向廖城主,等待他的最终决定。

    廖城主心里也像猫抓似的,自己也知道第一方案是最稳妥的,哪怕自己阵营失败自己也有足够的时间逃跑,第二方案以小博大,要知道自己的心腹手下最高的才达到二层,连六王子的朋友都不如,可是收获是什么巨大的。

    一旦杀死或者抓住六王子,自己那才是前途无量,比一直守在这破地方强。

    霜儿也是二层,虽然没战斗力,可是别人不知道啊。

    廖城主心里是焦思苦虑,最终还是贪念战胜了理智,拍板决定铤而走险。

    既然老大决定了,下面的又是一番讨论。

    首先武力上是不可能对付的,首先否决,然后什么下毒,美人计,灌酒,半夜安排刺客,什么都有。

    说实话,也就灌酒才是最好的法子,可是这个节骨眼肯定对方不会多饮的。

    最终还是一个心腹出了一个方法。

    首先,这边有一种奇特的花草,这种花草一般情况下是无毒无害,散发出淡淡的幽香,这种花草也是一种香料,许多香料都掺有。

    然后这位心腹发现了只要参杂另一种罕见的草药,可以磨成汁,在兑一些酒,可以掩盖本身的味道。

    而两者相遇会产生一种其他的效果,可以让吸入者产生幻觉甚至昏迷。

    再加上中途可以叫歌舞伴兴,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得手。

    廖城主高兴的称道,如果成功必定打赏。

    如此,以为心腹又提出一个点子,前面什么都正常,在伴舞出现的时候,大人给他倒特定的酒,那坛子里的酒下了迷药,这样可以气道双重保险。

    听到这一条条,要是自己肯定中计,廖城主的脸上笑开了花,仿佛看到了未来自己荣华富贵。

    “好,都去准备,一定要小心,不要打草惊蛇。”

    手下一哄而散,该去干嘛干嘛,只留下廖城主一个人在那傻笑。

    本来进城的时候时间已经不早了,稍微一耽误,天很快就黑了下来。

    古争手里的茶都续了几杯了,刚才雪儿试探着出去被门口的侍卫挡住了,只好怏怏的回来。

    当大厅都已经掌灯的时候,终于一个传兵过来,恭敬的要请四人去城中最大的酒楼。

    廖城主为六王子接风洗尘。

    在传兵的带领下,古争他们很快就到了,相对于南岳城的酒楼,这里就显得很寒酸了,不仅只有两层,还没有名门字画,也没有雅静包间,看起来和普通的酒楼没什么两样。

    不过确实是这里最大的酒楼了,谁让这里属于穷乡僻壤的。

    等古争他们上去,发现廖城主早已带着一帮人等候着了,一看到赵满来到,热情的请赵满请上座。

    满满一桌的菜,鸡鸭鱼肉,山珍海味还挺全。

    廖城主给赵满介绍着这一桌人,这是主管财政,这是主管后勤,每个人被介绍给赵满都会喝一杯酒,并向赵满问好。

    赵满也是给大家简单介绍了自己的朋友,一圈下来,众人才正式落座。

    古争看着那些自称什么什么,有一些人一看就是身上染过命的,或者气质很低微,不像自己介绍的那样,看来估计是鸿门宴啊。

    赵满也看的出来,一落座直接向那几个人问道:“你们之前是干什么。”

    那几个一副惶恐的样子站起来,表示之前都一些大队长或者本身主事的手下。

    “那城主到底发什么什么事情了,怎么如此戒严。”赵满又接着问道。

    廖城主也是站了起来,向赵满做赔罪状:“城内有一些乱臣贼子想要夺取城池,索性在大家的帮助下已经镇压起来,可惜那些牺牲在内乱的兄弟们啊。”

    还假惺惺的滴下来几点眼泪,古争看着真是演技好啊,要是一般人还看不出破绽。

    古争已经开始对着桌子的美味开始吃了起来,看着一桌子人都在看自己,举起酒杯示意一下,一口喝下,真实爽快。

    “吃啊,别客气,赶紧吃啊,霜儿,雪儿赶紧吃。”看着众人一副看二傻子的目光看着自己,古争干错招呼雪儿她们开始吃。

    这幸苦一天了,也没怎么吃东西,雪儿和霜儿早就饿的不行了,闻言也顾不上其他和古争一起吃了起来。

    只不过前面的是一种甜酸酸的饮料,非常受女孩的欢迎。

    其他古怪的看着古争他们,这六王子的朋友也太那个啥了吧,这时所有人的看法。

    赵满才没闲工夫看这个,心急的问道:“到底发什么什么事情。”

    廖城主感慨一声才道:“永泉那贼人已经反了,趁着面圣的机会,把陛下一干众人全部扣押,而且还派使者对下面的城主进行勾引。”

    “我这里也来了。”廖城主看着赵满怀疑的目光,干脆承认道:“不过我是终于陛下的,直接乱棍把使者打出,让他告诉永狗贼自己会起兵讨伐的。”

    “没想到啊,”廖城主做忧伤状,“那使者仍然不死心,煽动一些不知情的人进行兵变,幸好发现的早,及时压了下去,可是还是一些无辜被煽动的人被害。”

    “是老夫的错啊,应该把那个使者给杀掉的,死了好多兄弟。”廖城主眼里甚至有些泪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