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武侠修真 > 餮仙传人在都市 > 第436章 言而无信
    “不,做咱们的掌门确不妥。”

    三长老声音一顿,随即虔诚的望向古争:“您跟我们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您得到了开派祖师的传承,您该是天心派的少主才对!”

    “对,少主!”杨真灵喜道。

    “没错,这个身份才更适合。”古争点头微笑。

    既然得到了碧海老祖的传承,便跟天心派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古争刚刚不做天心派的掌门,便是因为掌门这个身份,跟他存在的实际意义不般配,毕竟他得到碧海老祖的唯一传承,他如果死了,这个门派中弟子虽不会说瞬间暴毙,但消失的无形屏障还会出现,这个门派以后也不会再出现修仙者!

    至于说杨真灵和三长老,如今认他做少主,这究竟是不是真心?古争对此没有丝毫怀疑,不管于公于私,有他这样一个少主,对天心派的发展都不是什么坏事。

    “参见少主!”

    见古争答应了下来,杨真灵和三长老一同向古争行礼。

    “免礼吧!关于门派中的事情,咱们之后再详谈,现如今是开箱子的时间。”

    古争微微一笑,箱子已经是打开了,他可不想被别的什么事情,冲淡了收获的喜悦。

    其实在得到碧海老祖传承的时候,对于箱子里面究竟有什么东西,古争也都已经知晓。但知道是一回事,看到则是另外一回事,喜悦也将因为这点不同而被放大。

    箱子里放着的东西,除了有维护仙阵的方法之外,其余的那些东西便是一堆材料,外加几件仙器。至于说修炼功法的后续,古争已经得到了碧海老祖的传承,这点由他告诉杨真灵他们就可以了。

    修炼材料中,用来炼丹的材料一共有五百多件,其中可用做烹饪的食材,一共有三百多件,三百多件食材最低等级为普通,中等级别的食材有五十多件,更让古争欣喜的是,优良级别的食材就有四件之多。

    除了食材和药材之外,箱子中还有一大堆的丹药、几件仙器和少量别的东西。

    丹药的数量足足有三千多颗,但这些丹药,大多数的作用都只是用来辅助修炼怒涛心法,古争会把他们都留给天心派的弟子,至于另外一些适合一般修炼者的丹药,仅仅只有两百多颗,这些丹药古争也决定留下。

    “这些丹药,包括仙器,少主都要留在门中吗?”

    杨真灵和三长老看了古争的分配,都不由得睁大了眼睛。

    尽管古争如今是天心派的少主,杨真灵和三长老也觉得,他肯定会给门派中留下发展用的资源,可没想到古争仅仅只是拿了不足一百件材料,价值非常大的丹药他一件未取,至于说仙器,他也仅仅只是拿了一件,其余的竟然全都留给了他们。

    “丹药我用不上,至于说仙器,我也已经拿了一件,剩余的这些东西,门中比我更加的需要。”

    古争声音一顿,随即又道:“不过,门中还有什么资源储备,我要过目一下,从中再挑选出一些,对我比较有用的材料来。”

    “这个是自然,门中的一切都是少主的,少主需要多少就拿多少。”三长老笑道。

    从密室离开以后,古争又去查看了天心派的储备。

    天心派的储备不少,但大多数都不上档次,唯独让古争比较开心的是,其中有一些水系灵兽的内丹!

    将水系灵兽的内丹全部拿走,古争又从资源储备中,拿走了几样中等品质的食材。随后,古争将他的想法,告诉了杨真灵和三长老。

    首先古争不会留在雾风岛,其次关于他成为天心派少主的事情,暂时需要保密。另外,天心派新任掌门,古争指定了为了杨真灵。

    对于少主的委任,杨真灵虽然觉得有点重,可最终也是向古争保证,一定会让天心派强大起来。

    接下来的时间里,古争决定帮忙修复仙阵,这个过程大概需要五六天的时间,等仙阵修复完之后,古争便会离开雾风岛。

    “雾风岛之行,感觉怎样呢?”

    回到住处之后,器灵的声音响起在古争脑海。

    “完全出乎预料,我本来只是想过来收集一点食材,可没想到最终收获了一个门派。”古争笑了。

    “天心派的成长潜力不小,且门中弟子一共有三百多人,岛民们有一千多个,整个雾风岛的面积又非常之大,这方面的收获,可一点都不比怒海狂潮来的小啊!”

    能让器灵十分感慨的事情不多,但古争此行出海的收获便是一个。

    古争这边很平静,可天心派中却如同是炸了锅了,毕竟他们可是感受到了血脉的沸腾!对于这件事情,古争让三长老他们负责,暂时将它压下,等鱼获节过后,岛上的外来客们都走了,再酌情告诉门中的弟子们。

    第二天,古争和三长老等人对仙阵进行了初级的修复,而在这一天傍晚,为时三天的金鳞潮照例退去。

    金鳞潮退出,第二天便是鱼获节,这是一个非常热闹的节日,但修复仙阵很重要,古争也没工夫去凑热闹,仍旧抓紧时间修复仙阵。至于说喵喵,这两天也一直跟在古争身旁,为维护仙阵出力。

    鱼获节为期七天,第三天对于古争来说是一个特别的日子,这天他仍旧和三长老等人抓紧时间修复仙阵,但却把喵喵留在了岛上。

    临近中午,远离岛上喧嚣的村落,在天心派后山悬崖下方的海滩上,二十几个天心派的弟子,正在屠杀总数相加超过三百的猪、牛、羊三牲。而这二十几个天心派弟子中,领头之人正是当初带着杨真灵他们前往昆仑的张东亮。

    “快点,一定要赶在中午前,将该准备的东西都准备好。”

    张东亮亲自上阵的同时,也在催促着其他天心派的弟子,一盆盆鲜血被放在了桌上,一只只的三牲脑袋,也在桌子上摆放的整整齐齐。

    由于都是修炼者屠杀三牲的缘故,场面虽然血腥,但也没有弄的哀嚎连连。

    “阿弥陀佛!”

    一声佛号响起,从足足有四十多米高的悬崖上,飘然降下了无为和尚。

    “你们这是在做什么?”无为和尚皱眉喝问。

    “无为圣僧,你怎么过来了呢?”张东亮赶紧上前,陪着笑脸道。

    “贫僧问你们,这是在做什么?”

    望着那些死去的三牲,无为和尚显得很是生气。

    “没做什么,就是祭祀一下罢了。”张东亮挠头。

    “祭祀?祭祀什么?早就觉得你们这个岛有问题,对人热情的有点过分!现在竟然需要如此多的三牲祭品,而且还是生祭!你们所祭祀的东西,应该也比较邪恶才对吧?说,你们天心派,是不是信奉着什么妖魔鬼怪?”无为和尚冷笑。

    张东亮眉头皱了皱,原本的赔笑也迅速消失。

    “我说无为圣僧!把你请到岛上,好吃好喝的供着你,你反倒是调查起我们来了?我不想跟你多说什么,我们这边还有事情要忙,你就自便吧!”

    张东亮声音一顿,随即又道:“对了,不管我们祭祀什么,这都是我们的私事!并且,我们只是献祭三牲,又没用人命献祭,再怎么说,你都无权过问吧?”

    打开箱子失败,无为和尚也是着实郁闷,回去之后想了又想,觉得可以用别的方法再尝试一下,所以这两天他不止一次去找杨掌门。

    可无为和尚非常生气的是,杨掌门总是在忙,他觉得对方这摆明了就是不想见他!正在生气之际,他又看到天心派弟子,带着大量三牲前往后山,他便跟过来一探究竟了。

    本来心中就不爽,张东亮又让他自便,这让他不由得想起了那晚在海滩,古争也曾说过让他自便的话!他心中的不爽,也因此而加剧了。

    “天下人管天下事!今天的事情你要是不跟贫僧说清楚,你这祭祀也别打算做了!”

    愤怒的无为和尚如同撒泼一般,话音落地之际拂袖一挥,桌子上放着三牲祭品,全都被他以内劲扫到了海里。

    “你、”

    张东亮气得咬牙:“好好好,你要想知道,我现在就告诉你,但我们也是赶时间,让他们先处理着三牲祭品,我这边跟你说到底是怎么回事,这总可以了吧?”

    “可以!”

    无为和尚本身就是个酒肉和尚,他才不会心疼这些待宰的三牲,至于说天心派到底祭祀什么东西,只要不祸害别人,他也懒得过问。但是,谁让他心情不爽呢?而心情不爽的时候,没事找事也是人之常情。

    张东亮告诉无为和尚的故事,跟当初古争初来雾风岛的时候,听老五讲的那个故事说的其实是一个事情。

    当年那个祸害雾风岛的妖怪,其实并没有死!昆仑派的太上长老,修为比妖怪要高,可惜妖怪来自水中,雾风岛又是海中的小岛,环境无疑是妖怪的主场。

    昆仑的派太上长老跟海里的妖怪,陆陆续续的打了很多次,最终双方算是互相让步。妖怪每隔两年,享受一次天心派供奉的三牲祭品,而妖怪不得再伤害雾风岛上的民众。

    今年中午,便是两年之期,也就是妖怪该享受三牲祭品的日子。

    “这个妖怪是什么修为?”

    听完张东亮所说的故事,无为和尚显得很是兴奋。

    张东亮皱眉:“无为圣僧问这个干吗?”

    “问你你就说,哪来的那么多的废话!”

    无为和尚的眉头也皱了起来,本就忍耐着的张东亮,一张脸也随之阴沉。

    “你连修仙者的实力都不到,还是别想着打它内丹的主意了!当年昆仑派的太上长老,那可是化神期的修仙者,他也跟你有过一样的打算,可最终的结果呢?尊你一声圣僧,你还真把自己当圣僧看了?告诉你,哪凉快哪歇着去,要是这次的事情因你出现什么闪失,天心派绝对不会善罢甘休!”

    前往昆仑山的时候,张东亮可是个很能隐忍的人,对于天螺派都百般忍让。但是如今不同了,古争成了天心派的少主,且他张东亮也算是天心派的核心成员,对于峨眉的真正实力,他也听古争提起过一些!也正因如此,张东亮觉得,他是多年的媳妇熬成了婆,如今是到他扬眉吐气的时候了!哪怕是面对无为和尚,惹毛了他,他也一样敢怒怼下去!

    张东亮不客气的言语,使得无为和尚愣了下,他万万没有想到,对方竟然敢这样说他。

    “阿弥陀佛,看来贫僧要破戒了!”

    无为和尚笑了,笑得有些残忍,抬起的手掌也准备向着张东亮的脸上呼去。

    但是,张东亮根本躲都不躲,反倒是冲着无为和尚骄傲的扬起了脸。

    “听说你要破戒是吗?”

    喵喵的声音突然响起,心头一紧的无为和尚赶紧转身,只见负手而立的喵喵,距离他的非常之近!如果对方有心想要偷袭他,刚刚他就已经死了。

    “让我来猜猜,你想要破什么戒!”

    喵喵好整以暇的望着无为和尚,声音一顿,转为冰冷:“酒肉之戒你已经破了,莫非你要破杀戒?”

    “没有,没有的事,贫僧怎么可能会杀人!”

    无为和尚赶紧解释,平心而论他恨喵喵,但是他也怕喵喵!一看到喵喵,他那已经看不见疤痕的嘴角,仍旧有些抽搐似的疼痛。

    “既然你不想犯杀戒,难道你是要破色戒?”

    喵喵上下打量着无为和尚,意味深长地笑着。

    无为和尚瞬间脸红,他这不是害臊,而是差点被气出内伤!要是别人说出这样的话,他肯定已经出手了。但是,对方是喵喵,是古争没有跟在身边的喵喵,在无为和尚看来,她代表着野性、凶残和肆无忌惮,所以无为和尚他不得不忍。

    “喵喵姑娘。”

    无为和尚不敢吭声,张东亮则是哭笑不得了。

    “好吧,又说错话了。”

    喵喵一耸肩,随即望着无为和尚,一字一句道:“识相的话,别在这里捣乱,有多远给姑奶奶滚多远,再逗留片刻,我就让你去跟海里的妖怪作伴去!”

    无为和尚一咬牙,这次连狠话都没敢多说,他径直便向着远处走去。

    “好了,你们该忙就忙你们的去吧!”

    见无为和尚走了,喵喵交代了张东亮一句,很快便化为残影便消失不见了。

    火辣辣的阳光下,海边放着的几张桌子上,摆满了秘制的三牲祭品,血腥味浓郁的连海风都吹不散。

    已是正午,原本只是有着轻微波浪的大海中,一个屋子般大小的气泡浮出水面,爆裂的时候生出了一大片灰白色的烟雾。

    烟雾缭绕之中,一个赤裸着上身,有着一头火红色头发,下身围着一圈海蛇,手中拿着一根丈长鱼刺的汉子,踏着波浪向着岸边走来。

    此时的海滩上,除了一大堆祭品和红发汉子之外,已经没有了其他人,张东亮等人在十多分钟前便已经离开。

    红发汉子上岸以后,一屁股坐在了沙滩上,似乎很享受沙子摩擦的他,躺着打了几个滚,发出了如同马儿打响鼻般的声音。

    “咻……”

    吸气的声音从红发汉子口中发出,桌子上放着的一盆三牲血液,凝成一股飞入了他的嘴里。

    一盆鲜血喝完,红发汉子又是一招手,一只带毛的猪头,也飞到了他的手中,他捧着猪头便啃咬了起来,极为锋利的牙齿,咬断骨头的时候,犹如是砍瓜切菜般的轻松。

    远处的一棵大树上,喵喵惬意地躺在枝桠间,看着海边的红发汉子大快朵颐,今天古争让她留下来的任务,便是照看着不要发生什么意外。

    “该死的家伙。”

    喵喵发出一声咒骂,因为她发现贼头贼脑的无为和尚,正在偷偷向着红发汉子靠近。

    无为和尚比之前见面的时候,多了一件袈裟在身上,而这件袈裟明显是佛器,可能正是因为它的存在,红发汉子才没有发现无为和尚的靠近。

    “本来先生是交代,让我照看着不要有什么意外发生,这个意外指的应该是,不要让妖怪上岛祸害岛民。这个无为和尚甚是讨厌,且也不算是岛民,凭他的本事对上这个妖怪,根本就是十死无生,既然如此就让他送死去吧!”

    本来打算阻止的喵喵,冷冷一笑又躺下了,准备好好的看一场大戏。

    无为和尚距离红发汉子已经不足百米了,红发汉子仍旧只顾着吃喝,这让无为和尚的心中很是高兴。

    偷偷从怀中拿出一串佛珠,无为和尚手上白光一闪,断线的佛珠迅速飞了出去。

    无声无息的佛珠并没有飞出多远,它们只是向着四周扩散,飞出去了大约三十米的距离后,便钻入了沙地之中。

    佛珠已经埋下,无为和尚的腰杆明显是硬了很多,继续往前走的他,摆出一副大摇大摆的姿态。

    无为和尚才略微一张扬,立刻便引起了红发汉子的注意,抱着一个牛头的红发汉子转身,皱眉看着无为和尚。

    “不知道爷爷吃东西的时候,不喜欢别人出现吗?”红发汉子道。

    “阿弥陀佛!你这妖怪,死到临头嘴巴还不干不净,当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啊!”

    一向都是无为和尚对他人自称是爷,今天一只妖怪竟然敢对他自称爷爷,这让他瞬间便有些火大了起来。

    “秃子,这么说,你是要来杀我,取我的内丹了?”

    红发汉子声音转冷,原本正常大小的嘴巴,瞬间变大的能够吞下一只牛,他将还未吃完的牛头,像是吃糖豆一样丢进嘴里,然后便站了起来。

    “你竟然称佛爷为秃子?看来今天只取你的内丹,只怕是不行了!”

    无为和尚目光一冷,将对战喵喵时候的那件钵盂也给拿了出来。

    “秃子,告诉爷爷,是不是岛上的人,请你来杀我的?”

    问话间,红发汉子拿着鱼刺向着无为和尚走去。

    “不、”

    无为和尚眉头一凝,到了嘴边的话又改口:“不出你的所料,正是他们让贫僧来杀了你这吃人的妖怪!”

    对古争的怨恨、对天心派高层的怨恨,使得无为和尚撒了谎。

    “人这种东西,果然还是言而无信!”

    红发汉子暴喝,双手举着鱼刺向着无为和尚一挥,一道弯月形的水幕,急速向着无为和尚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