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武侠修真 > 餮仙传人在都市 > 第658章 有什么不敢
    陆霞镇比较富庶,原因这里有两座很大的乌金矿和玄铁矿,而乌金和玄铁又都是中等级别的炼器资源。

    陆霞镇上有两大修仙家族,一个是林家,另外一个是陈家,这两大修仙家族背后都有大的修仙者门派做靠山不说,本身家族中也都有一两个金仙级别的老祖,至于说金仙境界以下的修仙者更是比较多了。

    由于种种缘由,乌金矿和玄铁矿为林家和陈家所有,但两座矿山他们每家各负责一个月,比如说这个月乌金矿由林家的人打理,那么陈家则是打理玄铁矿,下个月由陈家打理乌金矿,换林家打理玄铁矿。

    古争所谓的想要了解风土人情,其实也就是想要了解修仙者的势力,这也是每到一个陌生的地方,最好能够知道的一些事情。

    听了老黄和年轻人的讲述,古争再次开口道:“刚才听两位说起拍卖会,这个拍卖会又是怎么一回事呢?”

    古争也是觉得有趣,前段时间刚在清风观参加了拍卖会,没想到来陆霞镇又遇上将要举办的拍卖会。不过,按照器灵的说法,在洪荒中拍卖会算是很正常的事情,毕竟有人想要卖资源,有人也想要买资源,拍卖会也就因此而生了。

    “我们陆霞镇上的拍卖会一年一次,林家和陈家轮流举办,最初举办这拍卖会,只是卖乌金矿和玄铁矿中出产的东西,后来规模形成了,添加进去的东西也就越来越多了,直到现在就成了丹药、仙草、仙器什么的应有尽有了。”老黄说道。

    乌金矿和玄铁矿有品质之分,好的乌金和玄铁价值比优良级别的食材都高。更何况,玄铁矿和乌金矿中都有五六种伴生矿,而这些伴生矿的价值,几乎全都比乌金和玄铁的价值更高。

    “参加这个拍卖会需要什么资格吗?”古争问。

    “这种拍卖会自然是修仙者才能够参加,像咱们这样的凡人也就是听个热闹罢了。”

    一壶云霞酿此时已被喝光,说话都有点大舌头的年轻人,也早已把古争当成了一个普通人,毕竟在他们这些凡人的眼中,修仙者都是高不可攀的存在,就算需要问话也用不上请他们喝酒。

    “嘿嘿,我跟你说啊!”

    老黄此时也大了舌头,他神秘兮兮的冲着古争笑了笑:“前年陈家举办拍卖会的时候发生了一件好玩的事情,很多人争抢一件宝贝,而那件宝贝也以很高的价格成交了,可当陈家的人带着宝贝去找买主收钱的时候,却发现买主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已经不在了,如同是蒸发掉了一般,这件事情可真是让人茶余饭后的笑了好久,镇上的人都说陈家让一个獐头鼠目的老头给耍了。”

    通常情况下,拍卖会上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可一旦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举办方肯定是很丢脸,这无疑是被人给耍了。

    “嘿嘿,我还跟你说啊……”

    老黄又想告诉古争什么事情,但却被身旁的年轻人用胳膊轻轻碰了碰,他一看身后的放下,顿时吓得脸都绿了。只见,一个十四五岁的红衣少女正站在他的身后,皮笑肉不笑的望着他。

    “说啊!怎么不继续说下去了?有胆子啊!竟然敢嚼我陈家的舌根子?”

    少女说完,掷出一方手帕,那手帕迎风便长,直接将老黄给包成了一个蚕蛹,且迅速收缩着。

    “啊……”

    被包在仙器中的老黄一声惨叫。

    “十七小姐饶命啊!”仙器中的老黄虚弱道。

    “饶你?饶你岂不是谁都敢乱说话?所以你还是去死吧!”

    少女目中狠光一闪,便要作法让仙器再度收紧。

    但是,仙器并未如愿收紧,相反还不可控制的松了起来,少女的冷冷的目光一闪,转头望向了仍在品尝蛋炒饭的古争。

    “你好大的胆子!”

    “还没找你算账,你竟然还敢管这老头的事情?”

    少女并非一人,在她的身旁还跟着两个化神后期的修仙者,此时同样感受到了仙力波动的两名修仙者,纷纷向着古争呵斥。

    “因为他的话是说给我听,所以自然也就关我的事情,惩罚也惩罚过了,这件事情我希望到此为止。”

    古争将碗中的最后一粒米吃完,放下了碗筷看着皱眉的三人说道:“这飘香楼的蛋炒饭还不错,三位要是吃饭,我可以请你们。”

    “我吃你……”

    两个修仙者中的黄发修仙者要骂古争,可是他那张开的嘴已经说不出话了,因为他的口中被塞了一个鸡腿。

    “你想吃就好好说,我又不是不给你,何必如此心急呢?”

    在旁人瞪大的眼睛中,嘴巴里被塞了一只鸡腿的黄发修仙者,如同是木偶一般被古争按在了桌子上。

    “吃,好好吃吧!”

    古争表情平静,按住鸡腿向着那黄发修仙者的嘴里塞。

    一根鸡腿,根本就没经过嚼烂,就那么被古争生生塞入了黄发修仙者的嘴巴里,直噎得那个黄发修仙者瞪大眼睛,脖子都被鸡腿堵的涨得很粗。

    “我这个人很好说话,可前提是别招惹我!”

    古争的声音仍旧平淡,而被他放开的那个黄发修仙者也恢复了行动能力,他扶着桌子将口中的鸡腿给抠了出来。

    “你……”

    红衣少女颇有些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架势,张口也想对古争说什么,但却被她身旁的另一个白发修仙者给拦住。

    “前辈,你这样做是不是很过分呢?”

    能够让一个化神境界的修仙者毫无还手之力,对方的境界自然是要高出他们很多,如果他们不是受俸于陈家,那么发生了这样的事情,白发修仙者万不敢再这样跟古争说话。可同样,他既然受俸于陈家,背后的靠山自然也就是陈家。

    “过分?你不觉得你们很过分吗?”

    古争冷眼一笑,随即又道:“这件事情就这么算了,以后也不要找他们两个麻烦!假如你们非揪着这件事情不放,那么我也就揪着这件事情不放了!另外再告诉你们一声,我就住在缥缈客栈里,我姓白,有什么事情过去找我就好!”

    古争话音落地,来到昏过去的老黄身旁,将一粒疗伤的仙丹塞入他的口中。

    “行,既然前辈留下了姓氏,那咱们后会有期了!”

    白头发修仙者在离开前,胆战心惊的说出了能够挽回一点面子的话,他是真怕古争再因此不让他们离开。好在,古争对此只是毫不在意的一笑,任由他们离开了。

    “你们两人也太窝囊了吧?”

    一直到走出很远,红衣少女才埋怨的开口,而她所说的话也被古争清晰的听在耳中。

    “我的姑奶奶啊!”

    白头发修仙者赶忙出声,然后便是神念传音。

    虽说没有听到白头发老头神念传声说的什么,但古争也能够猜到,白胡子老头是在告诉红衣少女他的恐怖。

    与此同时。

    原本重伤昏迷的老陈醒来:“上仙,你可要救我们啊!”

    不像是早已吓傻了的年轻人,老陈一醒过来立刻要向古争跪下。

    “放心,事情既然跟我有关,我不会不管你们!”

    古争轻轻一托,原本要跪下的老黄就起来了。

    指尖仙力流转,古争在老陈和年轻人身上都画下了禁制,假如陈家的人找他们两人麻烦,古争立刻就会知道。并且,古争也觉得陈家作为一方霸主,这件事情应该不会就这么算了!既然如此,那就等他们的人找上门的时候,一并将麻烦给解决了。

    末了,古争给了年轻人和老黄一些银子,让他们回去放心过日子,假如真有什么事情,短时间内也可以去缥缈客栈中找他。

    老陈和年轻人走后,古争也没有在飘香楼多做停留,而在他离开的时候,所有食客都对他进行了目送。尽管这些食客的目光,在面对古争的目光时都会回避,可古争也明白他们中的大多数人都认为招惹了陈家,倒霉只是早晚的事情。

    从飘香楼离开之后,古争也就回到缥缈客栈闭门修炼了起来。

    与此同时。

    陈府的大厅之中,一个面色白净的中年男人,也已经听完了红衣少女的诉说。

    “玲儿所说的事情是全部吗?”

    中年男人望向了跟随红衣少女玲儿的那两个修仙者。

    “三叔,你难道还信不过我?”

    陈玲委屈的望着中年男人陈书成。

    “你就是这陆霞镇的小霸王,有人敢欺负你这可是新鲜的事情,三叔自然要了解详细才行啊!”

    陈书成宠溺的捏了捏陈玲的鼻子。

    陈家是个修仙者家族,陈书成的修为是化神中期,按照陈家的规矩,修为进入返虚境界之后,便会辞去俗世中的职务,专心到陈家的山头上去修炼。所以,目前陈家掌家的人就是陈书成,至于那些修为更高的修仙者,也早已辞去了世俗中的职务,没有什么大事也就轻易不出山了。

    陈书成有兄弟三个,陈玲是他大哥的小女儿,在他们兄弟三人的女儿里面排行第十七,平日里受到的宠溺最多。

    陈玲之所以得宠的原因有两点,一点是她的天赋不错,今年才十五岁的她已经是化气初期的修为了。另外一点比较重要,那就是在陈玲不足一岁那年,陈书成的大哥出门为陈家老祖办事,结果遭遇到了不测。陈家老祖也因此对陈玲非常的宠溺。

    在一个家族里面,顶梁柱最宠一个人的时候,她要是不得宠那就怪了!本身天赋不错,又集万千宠爱于一身,陈玲可是嚣张跋扈的可以,也是陆霞镇上有名的小霸王。

    “当家的,玲儿姑娘句句属实。”白头发修仙者回道。

    “能够如此轻易的制住田春,这个姓白的男人修为至少也应该是返虚中后期才对,可惜你们没胆量向他出手,没能看出他真正的修为来!”

    陈书成嘲讽的眼神,扫过了白头发老头和田春的脸,两人的脸色变了变,可都没有敢说什么。

    “玲儿,发生了什么事情?我怎么听下人说你被欺负了呢?”

    粗犷的声音响起,一个长相也粗犷的中年男人,风风火火的进入了大厅之中。

    “二叔!”

    陈玲眼睛一红,当即便将发生的事情讲给了她的二叔陈铁成。

    “混蛋,当真是吓了他的狗眼,竟然欺负到我们陈家头上来了!”

    陈铁成暴跳如雷,一拳将椅子的副手都给打碎了。

    “二哥!”

    陈文成嗔怪喊了一声。

    “好了,你别说教我了,你就说这件事情怎么办吧!”

    没等陈文成再度开口,陈铁成已经不耐的催促了起来。

    “哎!”

    陈文成一声叹息,身为他这个生性鲁莽的二哥头疼。

    “玲儿被人欺负了,这件事情自然不能就这么算了,先让几个人过去,探一探那个姓白的虚实也好。”陈文成道。

    “我也一同前去!”陈铁成道。

    “二哥!”

    陈文成埋怨的喊了声。

    “你是陈家的掌权者之一,你代表的可是陈家,你过去算是怎么回事?假如这个姓白的很硬,这件事情又该如何收场?”陈文成道。

    “好了,不去就不去,你又说教个什么劲!”

    陈铁成瞪了陈文成一眼,拂袖离开的大厅。

    “你们去通知沈志平和尚清秋两人,让他们两个过来一趟。”陈文成道。

    “是!”

    白发老头和田春领命而去。

    一会工夫后,陈府中走出了两个目光炯炯的老头,他们便是沈志平和尚清秋。

    “二当家的?”

    当沈志平和尚清秋快到缥缈客栈的时候,街角处走出了早已等着他们的陈铁成。

    “哼,我三弟不让我去,以为我就没办法了吗?等下你们都不要说我的身份,我倒要看看那个欺负了玲儿的混蛋有什么能耐!”陈铁成气呼呼道。

    “二当家,这样不好吧?”沈志平苦笑。

    “二当家,如果你真要跟我们去,不管发生什么事情,你可都要替我们兜着才行!”

    尚清秋了解陈铁成,如果不让他同去,势必会得罪了他,到时候在陈家的日子也肯定不好过,与其拒绝他,倒还不如将话说在明处。

    “放心,有什么事情我陈二都给你兜着!”陈铁成将胸脯拍的山响。

    三人上路了,只不过走在后面的沈志平和尚清秋,看着陈铁成的背影,嘴角全都浮现了一丝嘲讽。在他们看来,陈铁成幸亏是生在陈家,要不然以他的资质绝难成为修仙者,更是会因为莽撞的性格而被人打死。

    “你们干嘛?”

    缥缈客栈中,掌柜的拦住了陈铁成三人。

    “找人!”

    陈铁成冷冷开口,他们陈家跟林家并不对付。

    “找人可以,但你们也该知道缥缈客栈的规矩,别在这里动手找不愉快!”

    掌柜的修为不高,可望着陈铁成三人仍旧是目光阴冷,再怎么说他也是林家的一份子,没必要怕陈家的人。

    “不用你多说!”

    陈铁成冷笑一声,便要带人上楼去。

    “你们可是来找我?”

    古争在这时候出现在了楼梯口。

    “你就是那个姓白的?”

    陈铁成眯着眼睛上下大量古争。

    “没错,就是我,你是陈家的什么人?”古争淡淡道。

    “我只是陈家的客卿……”

    “哈哈、哈哈哈哈……”

    陈铁成的话没说完,客栈掌柜便发出了抑扬顿挫的笑声,可当陈铁成怒目而视的时候,他却根本不看陈铁成,自顾自的拿着鸡毛掸子扫着柜台,口中还喃喃着:“以为蒙层灰就可以了吗?我扫,我扫!”

    “你们找我是想要干吗?”

    古争笑了,双手抱臂的他已经从掌柜的喃喃自语中,猜到了眼前人大致的身份。

    “找你自然是有事要说了,你敢不敢跟我们出去?”陈铁成冷笑。

    “敢,有什么不敢?”

    古争微笑着走下楼梯,率先向着客栈外走去。

    不在城中飞行这是对一个地方的尊重,一路无话的古争四人在走出陆霞镇的城池之后御空飞了起来。

    陆霞镇多山,没飞多久古争便找了一个山头停下,等着后面的三个人。

    对于三人的修为,古争早已知晓,此时他仍旧是双手抱臂,心中替他们祈祷可别找不痛快。

    陈铁成的修为只有化气初期,常理中这样的修为还做不到御空飞行,即便能够御空飞行时间也非常的短。但是,陈家财大气粗,陈铁成这样的修为配了一把高级仙器的飞剑,可奈何飞剑有灵,他这样的修为虽然将飞剑认主,可却不能够很好的驾驭,以至于飞在空中的时候轨迹显得有些可笑,就如同是一个人骑着一匹不太听话的马一样。

    飞行有些不稳,这让陈铁成本就觉得很没面子,此时看到古争嘴角的嘲讽,火气更是大的不行。

    “该死的,我让你笑!”

    陈铁成心中暗骂,同时也对古争发动了仙剑的神通。

    只见,一把又一把的剑形虚影从天而降,数量多的都能称之为剑雨。

    都还怎么说话,陈铁成这莽夫就已发动了攻击,就连自认为了解他的尚清秋都很是出乎意料。

    但是,陈铁成都已经出手了,他尚清秋如果不出手也说不过去,于是他拂袖一挥,调度天地能量想要限制古争的行动。

    几乎是紧跟着尚清秋的拂袖,沈志平同样也出手了,被他抬手祭出的一枚虎符,化为一头足有五丈长的金色老虎,向着地上的古争虎扑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