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武侠修真 > 餮仙传人在都市 > 第741章
    血穴中能够让人产生异变的邪气,可不像是血潮禁区中的那种细丝,这里的邪气就如同是烟雾一般,一片片的缭绕着古争等人的仙力护罩。

    好在古争等人都是金仙境以上的修为,即便是都对修为做出了压制,但仙力护罩的强度也比寻常返虚顶峰的修仙者要强一些,要不然面对这些近乎无处不在的血气,也会是件让人非常头疼的事情!毕竟,这种血气对于仙力护罩有着一定的破坏力,呆在这里时间长了,仙力护罩破掉是必然的事情。

    另外,这里的血气同样也有着缠绕神念的特性,所以在这个地方别说分出神念攻击了,就算是想要用神念去做探查都不能,这无疑是要加大古争等人找到众魔修的难度。

    “吱吱吱吱……”

    怪叫声从下方响起,一大片红云飞了上来。

    组成红云的东西,全是有一身血红的蝙蝠,古争等人一眼便看出,这些体型只有海碗般大小的蝙蝠,其实每一只都有着高级灵兽的实力。

    对于一般的修炼者来说,相当于高级灵兽的蝙蝠已经算是狠角色了!但古争他们都是修仙者,且还是修为都比较高的修仙者,所以这些蝙蝠也根本就不算什么了。

    三条火龙同时出现,咆哮着为古争三人开道,古争他们跟在火龙的后面,展开了对众魔修的寻找。而那些碰到火龙的蝙蝠们,则是被烧的化为了虚无,毕竟它们本身就是由血穴孕育出的灵体,并非是真的具有肉身。

    古争他们在寻找魔道联盟的人,而魔道联盟的二十几个人,此时正在地下的一面石壁前,目光希冀的望着大盟主梦魇。

    大盟主梦魇在放血,他的血一点点的落在了石壁上长着的一棵果树根部。

    果树的模样很怪,如同是一条扭曲的怪蛇,一片叶子都没有的它,枝桠上挂着三十几颗樱桃般大小的血红色浆果。

    随着对梦魇血液的吸收,小浆果上开始红光闪烁,血腥味也越发的浓郁。

    “将果子服下,你们便不用再惧怕血穴中的血气了。”

    梦魇将果子分给众魔修,眉头也随之微微一皱,似乎心有所感的他以食指在眉心处一点,眼前立刻出现了古争等人的影像。

    “哼。”

    梦魇冷冷一笑,转而对众魔修道:“古争他们已经进来了,你们现如今就去杀了他们吧!”

    梦魇一动念,古争他们所在的位置,立刻出现在了众魔修的脑海中。

    “属下遵命!”

    众魔修齐声领命,没有任何废话的向着古争等人所在的方向飞去。

    如果是在服用浆果之前,众魔修听到古争的名字,或许还会有些害怕,或许还会问问梦魇,他们真的能够杀了古争等人吗?但是在服用了浆果之后,他们已经不是原来的他们了,就算说他们是梦魇的傀儡都不过分!

    并不是所有的魔修都去斩杀古争等人了,在梦魇的身旁,还站着魔道联盟的二盟主和三盟主。

    “大盟主,他们真的能够将古争他们斩杀吗?”

    一头灰白色头发,脸颊略显消瘦的三盟主,询问的声音中满是担忧。

    梦魇没有立刻回答三盟主的问话,刚才用心血浇灌浆果,也让他的气血多少有点不稳,此时的他正在闭目调息。

    “不就是一个古争吗?你还真把他当成人物了?”

    见梦魇没有回答,二盟主晨光上人一声嗤笑。

    “不是我非要把他当做人物,而是他本身就是一个人物!几年的时间从一个普通人,成为了一个修仙者,然后又飞升洪荒再回到地球,还跟大盟主交过手!这样的人就算说他是传奇都不过分!”三盟主认真道。

    “如果不是咱们要先去取魔器,我现在就想过去把古争给收拾了!”

    晨光上人冷笑,嘴角勾勒出一丝不服,一个如同盘龙玉雕般的物件,也在他说话的时候,漂浮在了他的身旁。

    盘龙玉雕正是昆仑派的界石,如今缩小了的它被晨光上人所掌控。并且,不是所有人都能掌控这种蕴含着极强界之力的宝物!就像古争初次到蜀山的时候,整个蜀山能够掌控藏剑峰的人,并不是修为最高的玄奇子,而是连修仙者都不是的冯长老。

    另外还有一点,就像界石和藏剑峰这样的宝物,所谓的掌控也有个度的存在,掌控度越低,所能让它爆发的威力也就越低。当初蜀山的冯长老,以及现如今蜀山派中能够掌控藏剑峰的人,他们对于藏剑峰的掌控度只能算是最初级!而这种最初级的掌控度,就连将藏剑峰带出蜀山都做不到!可反观晨光上人,他已经能够让界石变换大小,并且带入了血穴之中,掌控度的深浅一比之下,也是非常的明显了。

    “不要以为你能够掌控界石,你就一定能够吃掉古争!不要忘记你对于界石的掌控度,也并未达到很高深的地步!”三盟主摇头道。

    “即便不算是很高深的地步,但用来对付古争也是够了!”晨光上人不服。

    “好了,你们两个不要再争执了!”

    结束调息的梦魇睁开眼睛,他望向晨光上人道:“收起你对古争的轻视,假如咱们真的遇上古争,一定要出全力对付!”

    梦魇又望向了三盟主:“我并未指望他们就能将古争杀死,只不过刚才我需要调息,没有立刻再次作法罢了。”

    梦魇言毕,浑身一抖之下,无数血红色的雾气从体内射出。

    “轰隆隆……”

    有响动从血穴深处传来,空气中原本就存在的血气开始从血穴深处往外涌出,并最终跟梦魇分出的血气完成对接,在空中翻腾不休了起来。

    “吼!”

    古怪的叫声从血穴深处接连传出,极短的时间内,足足有七个人形怪物从里面飞了出来,并按照梦魇的心意,前去对古争等人展开围杀。

    七个人形怪物,本身就是人,只不过是在血穴中呆的时间久了,遭受血气的深度侵袭,才变成如今这种非人非鬼的摸样!而它们生前便是那些进入血穴中寻找机缘,但却再也没能出去的魔修。

    “加上这七个血奴,对付古争应该够了吧?”收功的梦魇冷笑。

    三盟主点头道:“就算不够,到时候也还有咱们三个呢!”

    “走吧,收取魔器还需要一点时间,也需要你们两个帮忙,到时候你们就按照我之前叮嘱的方法去做就行了。”

    梦魇话音落地之际,三人向着血穴深处飞去。

    与此同时,如同迷宫般的通道中,古争等人也已经跟二十几个魔修开战了。

    没有想象中的轰轰烈烈,毕竟没打算切磋的古争,一出手便下的是死手。

    虽说在地球上古争也不得不将修为压制在返虚顶峰,可由于五行仙球和仙力球的不同一般,再加上还有不少仙器傍身,他这个返虚顶峰的修仙者,面对魔道联盟的一大帮魔修,还真是有种虎入羊群的感觉。

    身后的凤鹰翅膀早已完全展开,速度飞快的古争在魔修群中左闪右避。开战至今,还没有一个魔修能在他的手下走过三招!

    “这、这是传说中的番天印?”

    眼见古争祭出一方大印,将远处的一个魔修脑门砸的粉碎,寒霜真人忍不住惊呼。

    “别废话,快杀!”

    有古争这个狠人在,连带着岳秋水和寒霜真人的杀敌也变得轻松。虽说此时呵斥寒霜真人的岳秋水,也早已被古争层出不穷的手段,炫的眼中星光璀璨,可她仍旧紧记古争的之前的叮嘱,战局越早结束越好!因为他们的每一次攻击,都是在消耗着昆仑墟的寿命,而昆仑墟的情况也并不比蜀墟好多少。

    “就你现在的这种修为,也敢过来跟我动手?”

    古争终是来到的余阳的身旁,可面对他的喝问,根本不是一合之将的余阳,眼中除了悍不畏死之外,却连一丁点的惊恐都没有。

    “死吧!”

    古争手起刀落,斩下了余阳的脑袋。

    “一群被梦魇利用的可怜虫!”

    古争嘲讽的望了眼余阳下坠的尸体,然后又飞向下一个敌人。

    不管是对于余阳,还是对于曾攻陷过雾风岛的玄冥宗众魔修,古争都没有打算将他们也带出去定在峨眉派的石柱上。毕竟,这是终结的一战,有关他们的那些仇怨,也将在这一战中完结!

    当七个血奴赶到的时候,原本的二十几个魔修,已经死的只剩下了几个。

    浑身长满骨刺,早已经没有几分人样的血奴,没有第一时间对古争等人发动攻击,它们全都发出了兴奋的吼叫。

    随着血奴们的吼叫,死去魔修的魂魄全都向着它们飞了过去,并被它吸入了口鼻之中。

    古争等人灭掉的这些魔修,都没有再花费时间对他们的魂魄进行处理,可谁曾想魂魄竟然是血奴们的养料。

    吸收了众魔修魂魄的血奴,原本佝偻的身体挺直,周身所散发的气势也是暴涨一节。

    血奴们吞噬魔修的魂魄,其实只是发生在极短时间内的事情,而在这段时间里,古争和岳秋水在对付残存的魔修,寒霜真人则是对一只血奴发动了攻击。

    不过,寒霜真人的仙术不仅没有对血奴造成什么伤害,反倒是被血奴体表缭绕的血气给吞噬的一干二净。

    “师叔祖,这些家伙很厉害啊!”

    身体还没有暴涨的血奴,就已经让全力一击的寒霜真人感觉到了恐怖,更别提它们如今身体又暴涨了一节,这让寒霜真人赶紧向古争求助。

    古争放过那个他正在追逐的魔修,身体一晃之下从原地消失,再出现的时候,一刀便斩在了一只血奴的颈部。

    血奴的身体大小就像头牛,脖子也并非是说非常的粗,可古争的这一刀,并未将其脖子斩断,只是切入了其中一半的程度!由此可见,血奴肉身所拥有的防御力是非常强悍的。

    并且,古争虽然将唐墨切入了血奴的颈部,可血奴并未因此丧命不说,一股强大的吸力也从它的脖子上发出,妄图阻止古争将唐墨拔出。同时,有两只血奴也从不同的方向,向着古争喷出了两道血腥味极重的血气。

    “死!”

    古争没有选择拔刀就走,体内五行仙球一震之下,唐墨上顿时包裹起了他的本命真火!奴还未切掉的脖子,如同是黄油遇到了烧火的菜刀一般,迅速的被古争切了下来。

    切下血奴的脑袋,古争再次瞬移,躲过另外两个血奴喷过了的血气,但仙力护罩上仍旧是不可避免的沾染了一些。

    “滋滋啦啦……”

    如同是在热油的时候滴入了水,依附在古争仙力护罩的血气,变成了一大片淡化的红色,持续腐蚀着古争的仙力护罩。

    古争眉头一凝,体内的仙力球震动之下,其中储存的至阳能量,立刻有一部分被加入到了仙力护罩里面,使得原本依附在其上的红色迅速脱落。

    “呼……”

    攻击的声音从好几个方位响起,几个血奴对古争发动的攻击已至近前。并且,刚刚被古争斩下脑袋的那个血奴并没有死,从它无头的颈部射出的一道血红色的流光,幻化成了一个骷髅头的模样,也向着古争的胸口撞了过来。

    “去死!”

    面对多方的攻击,古争的身体猛的一下倒飞,背后华丽的凤鹰翅膀猛的扇动了一下。

    作为一件顶级仙器,凤鹰翅膀可不单单只是让古争具备快速的飞行能力,它其上如同火焰燃烧般的流光,也并不仅仅只是为了好看。

    伴随着古争倒飞时凤鹰翅膀的一扇,极大范围之内顿时降下了火雨,且没一滴的大小都如同鸡蛋。

    火焰是邪物的克星,更不用说是顶级仙器发出的火雨了!原本袭击古争的那些攻击,全都在火雨的无差别攻击下湮灭,就连七个血奴也被砸到,惨叫连连的同时,体表被烧出了密密麻麻的裂缝,其中流露出颜色深邃的红光。

    仙器在实力迫不得已做出压制的位面,展现了它极具优越性的一面!如果只是以返虚顶峰的实力来对付这些血奴,即便是古争也要费一番手脚,可火雨的攻击威力,根本就不是返虚顶峰所能比拟!原本还很猖狂的血奴,只是瞬间便已经承受不住了。

    “这些怪物想要爆炸!”

    其实不用器灵提醒,古争也能够看出怪物顶不住火雨的烧灼,想要通过爆炸做出最后一击。并且,它们体内深邃的红光,还给了古争一种危险的气息,这让古争觉得假如他不阻止这一切,不说岳秋水会不会因此倒霉,寒霜真人因此倒霉是一定的事情了。

    “怒海狂潮!”

    古争双掌向前一推,无中生有的巨浪如同海啸一般向着七个血奴拍去。

    水系仙术本来就是古争的强项,飞升之后的古争尽管用的少了,可这并不代表它就因此而荒废。

    海啸般的巨浪在向着血奴推进的过程中发生变化,当它以极快的速度到达血奴身旁的时候,原本的液体状态,也已经变成了固体和气体的交织。

    水变成了冰,其上有浓重的寒雾缭绕,以至于温度很高的血穴中,都能冷的让人想要颤抖。

    “嘭嘭嘭嘭……”

    几声响动接连生出,几个血奴在海啸变成的冰川上留下了七个窟窿,且保持着一动不动的姿势。

    “咔嚓咔嚓……”

    破碎的声音接连响起,已经变成七个冰雕的血奴,由原本体表的裂缝处破碎,直至变成了一块块颜色血红的寒冰。

    在古争解决血奴的时候,岳秋水和寒霜真人也已经将最后剩下的两个魔修摆平。前后根本就是几分钟的时间,原本还斗法声大作的通道里面,已经是静的有些过分了。

    “师叔!”

    望着又展现出了新的手段,并将几个血奴轻松解决的古争,岳秋水目光狂热。

    “走!”

    古争没有多说什么,带头向着通道的深处飞去,之前他就有对一个魔修进行过搜魂,也知道他们跟梦魇分开的地方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