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都市之捉鬼天师 > 第434章 封印尸王
    “哈哈哈,让我更惨?”

    尸王哈哈大笑道:“我是灵尸,在八岐灵玉的帮助下还有了意识。你杀不死我,无论把我砍成多少块,我都能慢慢把自己重新拼起来。”

    王沐阳冷哼一声,说:“是吗?”

    正在这时,朱飞从外面跑进来,看到身首异处的尸王,上去便是一脚踩在尸王头上。

    “狂啊,有种你再狂一个给我看看!”

    尸王被朱飞在脸上猛踹,却没有一点办法,气得咬牙切齿。

    “胖哥,带上他的头,我们上去!”王沐阳伸手抓起尸王的头,扔给朱飞,便往外面走。

    “你们要带我去哪?你们这两头支那猪!”

    尸王现在就像个玩偶一般,任由王沐阳和朱飞摆布,让他感到无比的耻辱。

    相当年,支那人就是他们的玩物,肆意凌辱虐杀,他们高高在上。可如今,居然被两个支那人收拾,还无法反抗。

    一路上尸王骂骂咧咧。

    “我让你叫!”

    朱飞干脆脱掉袜子,塞进尸王的嘴里。

    “呜呜呜……”

    尸王只剩下一个头,根本无力反抗,嘴里塞着朱飞的臭袜子,被熏得直翻白眼,却没有办法。

    走出坑洞时天已蒙蒙亮。

    白七七看到朱飞手里拿着尸王的头,连忙凑过去,结果鼻子一抽,嫌弃的问:“这什么味道,那么臭,真恶心!”

    朱飞挠了挠头,老脸一红,说道:“其实也没什么,就是三天没洗的袜子!”

    “呜呜……”尸王一听,拼命挣扎起来,他说这袜子怎么这么臭!

    “我让你动!”朱飞拎着尸王的头,上去就是一拳,骂道:“我那还有一周没洗的,你要不要尝尝?”

    尸王一下就老实了。

    岳青灵和苏青被逗得咯咯直笑。

    “王道长,你没事吧?”苏青笑了一阵,看王沐阳浑身脏兮兮的,在下面肯定少不了一番打斗。

    “没事!”

    王沐阳摆摆手,说:“下面的灵尸已经被我砍碎,但是灵尸没有知觉,而且能够自愈,留着它们始终是个威胁。”

    “下面是当年鬼子的秘密基地,里面有很多武器弹药,我建议炸了这里。”

    “炸了?”苏青皱了下眉头。

    “不炸也行,但是下面那些灵尸我目前没办法彻底清理干净,要清理的话,你们七组自己想办法。”王沐阳无奈的耸耸肩。

    “嗯,我知道了。”苏青点点头说:“我跟夏队请示一下。”

    王沐阳没说什么,善后是七组的事情,王沐阳不想过问。

    “这个尸王的人头……”苏青困惑的指着朱飞手里的人头,用手挡了下鼻子,那袜子是真臭。

    “辽城应该有锁妖塔,把他的头放进锁妖塔镇压,让他永远受天火焚身的痛苦,以告慰那些被他们害死的国人亡灵。”

    王沐阳想了想,又说:“顺便找人来这里做法超度,这里有很多被禁锢的亡灵,已经几十年了,不超度的话将无回。”

    苏青点点头说:“好,我这就去办。”

    正事要紧,苏青把这里的事情交给其他同事,便和朱飞一起,开车带王沐阳他们来到辽城觉远寺。

    知道苏青来了,觉远寺住持亲自迎接,把众人带到锁妖塔。

    锁妖塔看守法号空玄,据说是年轻时杀孽太重,出家镇守锁妖塔,已经快五十年了,现在已经九十三岁高龄,是真正的高僧。

    一听尸王来历,王沐阳忽然从空玄眼中看到一丝寒光。

    虽然奇怪,王沐阳却没说什么,在空玄带领下来到锁妖塔第一层。

    在锁妖塔一层,有很多的小暗格,里面封印的都是穷凶极恶的妖怪元神。

    “王施主,可将鬼子尸王的头颅放在这里封印,我必定严加看守。”空玄指了指打开的暗格说道。

    暗格不算大,但是放下一个头颅绰绰有余。

    王沐阳将尸王头颅放进去,并不着急关上暗格,而是拿出一张符纸,口中念道:“天地无极,乾坤借法,天火浩然,永燃不息,太上急急如律令!”

    念完咒语,王沐阳将符纸扔进暗格,暗格中顿时燃气熊熊火焰。火焰是白色,烧得尸王惨叫不已。

    虽然天火不能杀死尸王,却能让他忍受无尽痛苦。

    “当年你残忍杀害我们那么多同胞,现在就是你的报应。我要你在这里忍受无休止的痛苦,这天火永不熄灭,你也永远不会死,所以你将永远忍受天火焚身的痛苦!”

    王沐阳说完,伸手要关暗格。

    尸王却叫道:“你们这些残忍的支那猪,当年就应该把你们全部杀光!”

    “残忍?”

    不等王沐阳说话,空玄却激动起来,眼神凌厉的说道:“你们这些鬼子,拿我华夏活人做实验,难道就不残忍?你怎么有脸说出这两个字?”

    说完,空玄打入一股灵力在暗格中,天火燃烧的更旺。

    尸王在里面惨叫不已,连话都已经说不出来。

    王沐阳这才将暗格关上。

    “这个鬼子恶贯满盈,还望高僧能够多注意些!”王沐阳对空玄行礼。

    “王施主放心,我每日都会给他添把火,保证他一日比一日痛苦!”空玄充满恨意的说道。

    “空玄,你又动凡心了!”方正听了空玄的话,喃喃的说:“你出家本就是为了脱离凡尘中的恨念,这么多年了,为何还放不下!”

    空玄却没有说什么,回到自己镇守锁妖塔的位置上,继续念经。

    这是觉远寺的事情,王沐阳也不好多问,便和苏青他们一起离开觉远寺。

    走出寺门,王沐阳才忍不住问:“苏青,那个空玄大师好像很痛恨鬼子,为什么?”

    闻言,苏青长叹一声,说:“空玄大师年轻时候是个军官,打过鬼子。鬼子为了报复他,把他全家老小抓起来,送到了研究所。”

    “灭绝人性的鬼子,把他的妻子儿女都做了活体实验,还拍照片寄给他。”

    “当年胜利之后,他一夜坑杀两千多投降的鬼子,犯了纪律被革职。从那往后他活的好像个行尸走肉一样,五十多年前选择在觉远寺出家。”

    苏青叹道:“与其说他杀孽太重,倒不如说他是无法原谅自己救不了家人。”

    听完空玄的往事,王沐阳心里也不好受,悠悠的说:“看来,鬼子这个尸王不会有好日子了,我也就是放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