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韩娱之光影交错 > 正文 第一百零五章 那一夜的烛光
    唐谨言的眼神让李居丽看得心中一抽,却没有退缩,依然把手机放在他手里,低声道:“对不起……你如果想泄……可以冲我来。  打也可以,骂也可以……那个也可以。对不起。”

    其余几个也都低声道:“对不起。”

    唐谨言剧烈地喘息着,李居丽眼里的心痛和自责让他略微冷静了点自己做了这么多,一意帮她们脱困,却反过来压抑不住暴戾伤害了她们的话,这算什么事?打自己的脸?

    他闭上眼睛,抬头沉默了好一会儿,把手机塞回口袋里,淡淡开口:“没你们的事。以后不要随便跟人说对不起。”

    李居丽小心地道:“其实……你现在赶过去,说不定能挽回……”

    唐谨言摇了摇头:“不能了。她说得对,太多太多的问题,我们无法抹杀,这件事只是导火索,把一直压着的东西爆出来了而已。就这样吧,我自己曾经对她父亲造过孽,他父亲讨厌我理所当然,不过是天理循环的报应而已,如今恩地也算解脱了,对她是好事。”

    朴智妍捂着嘴,再次抽泣起来:“对不起……”

    “说了不要提这个词!”唐谨言烦躁地丢下一句,大步进了病房。

    众人都跟了进去,默然围坐在朴素妍身边。病床上的朴素妍嘴唇苍白得全无血色,脸上四处贴着纱布,看上去遍体鳞伤,即使在术后昏迷中,依然紧蹙着眉头,不知是身上疼痛,还是在梦里依然面对着铺天盖地的攻击。

    唐谨言坐在床沿看了一阵,起身走到窗前,看着外面的暴雨静立了很久很久,终于拿出手机,连续拨打了好几个电话:

    “泽生,给我制定策略和路线。两天之内我要在清凉里设备最齐全的调教房里见到刘花英姐妹。”

    “恩硕,带一些人,给我打断sm公司艺人的腿。手尾干净点,慢慢找机会。嗯,近期你就负责这件事。sm两三月前不是刚出道个什么exo嘛?新团可能好下手。对,我找的是sm公司的麻烦,哪个方便揍哪个,你自己把握。”

    “龙雅。d社那边给我找dsp的麻烦,随便你找……没有?老子不信dsp旗下什么破事都没有,我让白老六的人配合你。”

    “二哥……对,是我。釜山佬和越南佬的白面交易麻烦你从中搞点飞机,对方有什么问题让他找我唐九。嗯,对,我是有事找他们麻烦,会一力承担。好的,祝二哥心想事成。”

    “张将军您好,对对是我。呵呵……向您打听一个姓刘的军官……不是提拔,是要把他一撸到底,去看厕所最好了……嗯,我知道不太容易,麻烦费心……会有让您满意的谢礼。”

    “朴次长您好,是我……嗯,近期可能会闹点乱子,麻烦朴次长帮忙遮掩一下。是的……嗯,放心,不会出影响。好的……感谢,改天登门拜访。”

    挂断电话,唐谨言转过头来,眼里依然残留着暴戾的光。tara姐妹们抿着嘴。眼神都十分复杂。亲耳听着一系列和法律背道而驰的事情,可大家却没有一个人觉得这是错的。

    这一天唐谨言哪里都没有再去,坐在病房内一动不动,看似在陪朴素妍,然而谁都看得出他神态不对。眼神时而涣散,时而痛苦。时而又闪烁着疯狂,整个人散着极度危险的气息,让进出的医生护士们都不寒而栗。

    tara姐妹们却像是完全感受不到似的,轮流陪着唐谨言坐。她们也各有行程,没法集体一直呆在这儿,只能换班陪。

    晚上七点多,朴智妍捧着个盒饭,送到唐谨言面前,轻声说着:“oppa,吃点东西吧。”

    唐谨言一言不。

    朴智妍流下泪来,抽泣道:“oppa别这样,你大半天都没说一句话了,饭也不吃……你就是打我也好啊……”

    唐谨言眼神动了动,看朴智妍梨花带雨的模样,轻声叹了口气:“我只是在考虑一些事情,你还真当我那么脆弱,被女朋友甩了就茶饭不思?”

    朴智妍抹了把眼泪,小心翼翼地道:“那你思考你的,我喂你好不好?”

    唐谨言忍不住摇头笑了一下:“你啊……这是乘虚而入勾引我知不知道?”

    朴智妍脸上浮起红晕:“oppa……不是那样的……”

    唐谨言道:“那你就是在找死,不知道现在的我很危险?”

    朴智妍低着头:“居丽欧尼说的就是我们说的,oppa要泄,我们五个都不会怕的。”

    五个……这个量词让唐谨言的眼神再度波动了一下。

    是啊,兵强马壮的tara,足足八个人,这会儿一个跳反,一个精神出了状况正在休养,一个伤痕累累躺在面前。还能好好在舞台上出现的,只有心力交瘁的五个人了……

    “饭给我吧,我自己吃。”唐谨言接过盒饭,叹道:“你也吃好睡好,别到明天只剩四个人了……”

    朴智妍奋然道:“我很能吃的,放心吧oppa。”

    唐谨言淡淡道:“精神问题的可不止小八,其实你早在三年前就有了。网络社交恐惧症,岂不是精神疾病的一种?”

    朴智妍神情僵在脸上,使劲咬着下唇,良久才道:“是。”

    唐谨言扒着饭道:“吃完早点回去休息吧,今天晚上情况会起变化的。”

    朴智妍一怔,知道这句话的意思。原来他帮的忙远远不止d社那一件,在今晚还会有其他行动即将爆。

    “你……为什么要对我们这么好……”朴智妍怔怔地说着:“我们报答不了的。”

    唐谨言的目光落在床上的朴素妍身上,缓缓道:“无需你们报答,因为……这本身就是我的回报而已。”

    朴智妍迟疑了好久,很是困惑:“我们没有为oppa做过什么呀……”

    唐谨言没有回答。脑海中却浮起了那一夜生日蛋糕上温暖的烛光,轻柔的歌声仿佛母亲的呢喃。

    他的目光落在床上的朴素妍脸上,低声自语:“我说过,我还想听你唱歌。”

    虽然我付出了代价,但那是我自己的问题,与你们无关。就算一切重来,轨迹还是不会有任何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