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韩娱之光影交错 > 正文 第二百三十九章 震动清凉里的林允儿
    唐谨言确实是去少时待机室找徐贤道别的,朴智妍担心他会偷偷请徐贤吃什么烛光晚餐那是天大的冤枉,他最近真的没这些闲工夫。.自从金泰村逝世以来,之前埋下的引信接二连三爆开,作为其中最关键的那个支点,连续好多天他都在做各种布局,抽时间来看一场音乐节目真的是已经够勉强了,怎么可能还有闲工夫玩什么烛光晚餐二人世界?

    到了少时待机室,不见徐贤,唐谨言当然更不可能像林允儿说的怀疑什么莫名其妙的东西,而是很自然地掏出手机想给徐贤打电话。号码还没拨出去呢,就看见林允儿拉着徐贤匆匆忙忙从走道那边跑了过来,见到唐谨言站在门口,就像松了口气的样子:“我们在这里!”

    唐谨言表示看不懂这什么套路,直接没理林允儿,转向徐贤道:“恭喜一位……你们真的是很强,看来我之前是白担心了。”

    徐贤笑道:“你能来就很好啦。这些日子经常听到你的新闻,应该是很忙的吧?”

    “嗯,有点儿……”唐谨言刚想简单说说最近在忙什么,忽然被林允儿打断了。

    “忙着勾搭妹子吧!”林允儿觉得自己还是留了三分面子,没直接说勾搭小姨子……

    “允儿xi,勾搭妹子我也想啊。”唐谨言无奈转向她:“可是我已经接近一个月不知肉味了,你要施舍点吗?”

    林允儿愣了一阵才反应过来他的肉味指什么,震惊地睁大眼睛:“小贤你看这个人!这么无耻的话都说得出来!”

    唐谨言叹道:“我说的是实话啊,所以那天晚上才会想偷偷去小贤房间,结果走错到你那儿……”

    “咦!”徐贤更加震惊:“真是走错房间?”

    “是的。为担心允儿xi大喊大叫,一时情急,暴力了点,对允儿xi造成的伤害再次道歉。”唐谨言诚恳表示:“至于答应允儿xi的条件,一定会兑现的。”

    林允儿呆呆地看着他,不知道是什么心情。

    这就……解释完了?

    那看光了我你怎么不说呢?

    林允儿也知道这可不能说,说出来败坏的是她林允儿的名誉,对他唐谨言可没影响。他这是为自己好呢……

    若是按照面上这么解释,自己还脾气就显得太小心眼了,是不是应该相逢一笑就这么结束才对?可是……好憋气啊……

    那边徐贤却似全盘接受了唐谨言的说法,嗔怪地道:“你怎么能那么暴力呢?欧尼一身都是伤,难怪这几天那么气你。”

    “那个……一时情急,出手没分寸……真是不好意思。”

    徐贤叹了口气:“是不是我们姐妹上辈子欠你的?当初你的兄弟绑架我,我也一身淤伤。”

    “这个……”

    “还有,想偷偷来我房间是什么鬼!这是正常人做的事吗!”

    “这个……”

    徐贤跳脚大了一通脾气,最后撂下一句话:“活该不知肉味!自己玩吧!”

    看着徐贤怒气冲冲地回了待机室,唐谨言冲着呆滞中的林允儿一摊手:“这次的乌龙真该结束了,允儿xi。”

    林允儿勉强笑了下。其实原本徐贤心中隐隐在怀疑,是不是他也想要结束两人的关系,所以才会配合林允儿演一出戏。这种怀疑如果扎了根,有可能真的会影响到他们的关系。可是经过这么一搅和,她能看出徐贤对于他想偷偷进房间这种事,口头上骂,心中倒有点羞喜的,因为这说明他从没打算结束关系。

    也就是说,唯一的一根刺都没了。

    这个莫名其妙的乌龙,确实该结束了。对于唐谨言和徐贤之间,什么都没有影响。她林允儿也不该继续在他们之间跳来跳去,那反倒显得自己很不可理喻。

    以后不仅仅是再也不能对他挑鼻子竖眼了,即使背地里在小贤面前也不适合继续说他坏话了。

    她有些落寞地低声道:“算了。”

    唐谨言道:“我知道你不容易释怀……这事错在我,我欠你一个条件。”

    林允儿落寞地摆摆手:“算了。我们该回去了,再见。”

    看着唐谨言告辞离去的背影,林允儿心情很复杂。她觉得很不可思议,这个黑社会,做的事明明坏得不行,什么夜闯人家房间之类的……可为什么总能感觉这么光风霁月,一是一二是二,做错就认,欠你的就是欠你的,坦荡得能让徐贤轻易信任他的任何说辞,也能让自己根本提不起半点记恨的念头。

    可是他真的有这么坦荡?刚才见他和朴智妍勾勾搭搭又怎么解释?明明是个女人成群的黑社会,偏说自己一月不知肉味了?

    话又说回来,他看光了自己,也没有兽性大啊,反倒帮自己穿好了浴衣。这么说却又是个君子了?

    怎么会有这么奇怪的男人,好像是各种矛盾的结合体,就像一团迷雾裹在中间,根本看不分明。

    她忽然兴起一个念头:真的捉奸去,捉到他和烛光晚餐的证据,再来问问他,你脚踩这么多船,到底凭什么这么坦荡!

    唐谨言接了朴智妍,一路前往清凉里。他今晚约的是赵明仁和金哲修,这两货双双就职新的岗位,完全就是和他黑白呼应,私底下必须要见见面,谈谈后续的安排。约见的地方很简单,还是赵明仁远亲的那家胖子炒货店。

    朴智妍和他并肩坐在后座上,心中倒是莫名的有些忐忑。

    这个方向……是清凉里吧?

    难不成他要带自己回家?

    那个……小丫头悄悄咽了口唾沫,他不是这样的人吧?

    如果真的要这样,自己怎么办?真的没想过连那种事都代替欧尼的啊……

    小姑娘在胡思乱想,开车的乌鸦忽然说话了:“九哥,后面有辆出租车,一路跟着我们。”

    唐谨言淡淡道:“不用太紧张,人家出租车去清凉里也不奇怪。真是冲我们来的人,也不至于坐出租啊……”

    “不能排除有人偷了抢了出租车。”

    “那就吩咐左右跟车的兄弟们留心一下。同时让他们问下交警,有没有出租车失窃报警。”

    “是。”

    朴智妍的心思终于从那种不着调的地方收了回来,看着乌鸦接通电话对别人做着安排,很有电视电影里警匪片的即视感。

    她心中重新回忆起当初大家看着报纸上黑帮火并时的紧张情绪。

    这就是在大家看不见的范畴之下,他日常的生涯吗?活在悬崖之上?

    林允儿还不知道,她的出租车已经引了清凉里道上警惕万分这似乎是自从唐谨言搅动尔风云以来,面临的第一个跟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