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无上意念 > 第二百三十八章 谁敢动她?
    “母后,柳小姐。”霍甲天回了一礼。

    “微臣参见皇后,柳殿下!”泉老也行了大礼。

    霍甲天身后的袁鸳有点不知所措,但最终还是上前躬身行礼道:“朝鼎帝国袁鸳,拜见皇后,柳殿下!”

    “你就是甲天指名要迎娶的袁鸳?”皇后上下打量着袁鸳,似乎要将其看穿一般。

    这一下,袁鸳不好意思接话了。

    霍甲天连忙说道:“正是,不过这次带鸳儿来鹿鼎帝国,并不是要筹办婚事。”

    不过皇后就像没听到霍甲天的话一样,怒斥袁鸳:“真是好大的胆子,本皇后问你话,居然不予理睬!像朝鼎帝国那等小国,即便是皇帝见了本皇后,也要三拜九叩,你一个公主竟敢如此无礼?就你也配得上我鹿鼎帝国太子?”

    面对皇后毫无情面的斥责,袁鸳感到十分委屈,明明她根本就不想嫁给霍甲天,是霍甲天非要娶她,现在倒好,全怪她了。

    袁鸳很紧张,她知道鹿鼎帝国很强,要是她犯了错,连她父亲都救不了她。

    远处躲在草丛里的寒天心里顿时一股火气,要不是顾及袁鸳的安全以及自己的实力的话,他现在恨不得上去撕了那皇后。

    寒天现在已经下定了决心,看来那皇后是不喜欢袁鸳的,要是继续让袁鸳待在这里,肯定会受苦,有机会他一定要带袁鸳回去。

    霍甲天这时也对母后的话感到不满,道:“母后!你怎么能这么说?”

    “甲天!你也不是小孩子了,怎么这么糊涂?她有什么?这么大了才龙纹境,简直就是废物,要是让这种人当了太子妃,岂不是让人笑话?”

    皇后根本是铁了心要打击袁鸳,继续说道,“母后早就与你说过,花洁乃是柳家百年难遇的天才,长得也……”

    “够了!”

    霍甲天怒了,“母后,从小我什么都听你的,连说什么话都要你亲自告诉我,但现在我长大了,我自己的婚事我自己做主!”

    “不行!”

    皇后也毫不退让,“你身为一国太子,就应该肩负起太子的责任,只有花洁与你才是最合适的!”

    柳花洁此刻正若有若无地盯着袁鸳,她没想到,这袁鸳竟将霍甲天迷惑得如此之深。

    “可我喜欢的是鸳儿,不是柳花洁!”霍甲天几乎是吼出来的。

    “那我们就来个公平的比试,花洁将修为压制到龙纹境,只要袁鸳能在花洁手中撑过十招不倒,母后就不为难她。”皇后看了看一旁的柳花洁,道。

    她当然是不可能同意袁鸳的,而且她打心底里看不起袁鸳。

    这比试看似可行,其实根本就不给袁鸳活路,要知道柳花洁可是龙影境前期的修为,即便将修为压制到与袁鸳同级,也比袁鸳强几十倍,一招就能击杀袁鸳!

    “不行!”霍甲天自然不同意。

    但皇后根本没理会霍甲天,冷声道:“叶泉,制住太子!”

    霍甲天连忙回头怒视泉老,喝道:“你敢!”

    泉老轻叹了一口气,低头道:“太子殿下,对不住了。”

    说完,泉老双手架住了霍甲天的双肩。

    霍甲天奋力反抗,双手不停地轰打着泉老,一圈圈龙气涟漪波荡而来,但泉老纹丝不动。

    要知道霍甲天只是龙影境前期,而泉老是龙鳞境巅峰,霍甲天能挣脱泉老的束缚吗?

    紧接着泉老体内龙气喷出,将霍甲天包裹,不让其外放龙气打扰到皇后。

    皇后这才转眼看向了袁鸳,嘴角微微上扬,笑道:“想要嫁给鹿鼎帝国的太子,没有点实力,怎么可能呢?”

    “我不想嫁给他!我根本就不想嫁给他!”袁鸳连忙摇头说道,连连后退,说实话,她还是很怕的。

    见识过这个女人凶残的嘴脸后,袁鸳知道她肯定不会这么轻易放过自己。

    皇后根本没理会袁鸳,对着柳花洁一笑,道:“花洁,你就将修为压制到龙纹八道,跟她切磋一番吧。”

    “是,皇后。”

    柳花洁立即将修为压制到龙纹八道,一步步向袁鸳走去。

    “我倒要看看,能让甲天殿下倾心的女子,到底有何能耐?”

    说完,柳花洁快步便袁鸳冲了过去,那度,根本不是龙纹八道该有的度,甚至就连一般的融纹境前期都比不上。

    袁鸳只得快步后退,眼睁睁地看着柳花洁离她越来越近。

    “住手!”霍甲天怒吼道,可没有人理会他。

    皇后微笑着看着袁鸳被柳花洁追得逃跑的模样,心里很满意,她就是要让霍甲天看清楚,他选的女人,根本一无是处。

    眼看着,柳花洁离袁鸳越来越近,那被龙气包裹的葱白玉指已经快刺到袁鸳的喉咙!

    袁鸳根本来不及防御,慌忙之下连龙术玄卡也忘了使用。

    这一刻,袁鸳仿佛已经看到了死亡的漩涡。

    然而就在这时,忽然一道劲风刮过,柳花洁那葱白玉指便被“啪”的一声打到了一边,只听再“啪”的一声,柳花洁整个人都倒飞了出去!

    所有人都惊愕地看着此刻站在袁鸳身前,身着湛蓝风衣的少年。

    只见那少年身体笔直,双眸凌厉似剑,怒气冲天!

    只见少年嘴唇轻启,冷喝道:“谁敢动她?!”

    那眼神所指之处,皇后竟被那股气势吓都颤抖了一下,脑子空明了一瞬。

    霍甲天此刻也停止了咆哮,一脸惊愕地看着那一生中第一次打败过他的身影,寒天。

    听得这熟悉的声音,袁鸳连忙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湛蓝色的背影。

    这背影她太熟悉了,再加上那声音,就是寒天,没错!

    袁鸳此刻情绪终于彻底崩溃,之前的坚强完全略低,竟从后面一把保住了寒天,大哭起来。

    “寒天,怎么是你?怎么是你?”

    这下,寒天倒有些愣了,他没想到袁鸳居然会突然抱着他哭,这和以前那个坚强自立的女孩可不像啊。

    不过想想也是,刚刚受了那么多的委屈,她再怎么也仅仅是个十六岁的女孩而已,坚强是有一定限度的。

    这一刻,寒天突然有种感觉,他想保护这个女孩,一辈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