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未来警察回归 > 第44章 军靴
    程观静静地蹲在那里,他的前面——趟着一位惨不忍睹的女人。

    这位女人相要表达什么,随着嘴巴开启,漏出了被拨掉整排大门牙的空洞。程观目光凝聚,沉默地等待着她的嘱托。

    女人的舌头微微抖动。似有话要说。但是她的伤势太重了。她已经没有力气振动出声音。

    她只能是用浑浊的眼睛,定定地看着程观。

    程观在这瞬间皱起眉头,犹豫是该继续留在这里,还是往别的房间搜索朱黛娜。

    经过短暂的思考后,程观起身、打算去往别的房间搜索。

    但只迈出一步,脚步便停了下来。

    因为他的裤管上传来了轻微触感。虽然一碰就滑落,但是存在过。

    程观的视线往下一看,就看到了一只摊开的手掌,无力地滑落在自己的裤脚边。

    那是一只渴望救援的手掌。

    视线扫向这只手掌的主人。

    栗色的眼珠子混浊无力。脸部遭到殴打,整个人已经严重变形。

    最最关键的是,事实上,她的生机已经没有什么剩余了。

    不是不愿意救治。实是无力回天。

    “你可以说一下遗言。能做到的我会尽力。”

    女的对于程观的语言毫无反应。并非装作没听见。而是没法有效反应了。

    程观叹气,再度蹲下。

    “你是想亲眼看到那个人渣死亡吗?如果是那样的话,你可以眨一下眼睛——”

    对于这个提议,女的似乎志不在此,眼睛定定的,没有眨动。

    程观点了点头。

    “明白了,你是希望我救你吗?”

    程观问着。将耳朵凑近女子浮肿的嘴唇。

    但是能听到的只有微弱的呼吸声。就算是敏感的耳朵凑近了,都不易察觉到的微弱呼吸。

    程观没能得到回应。于是又问一次。

    “你是希望我救你吗?”

    还是没有回应。

    似乎,刚刚这个女的伸手碰触了一下程观的裤管,已经是她最后的力气了。

    微弱地。

    没错。女子的喉咙只是微弱地动了动。如果不是程观,换一个正常人来听,一定听不到。

    但是程观听到了。

    程观重重地点了一下头。

    “我的确有一种办法帮助到你……不过,代价很大……你喝了我的血后,你也许能够活下来,但是你必定会变成怪物。对于这样的结果,你依然愿意吗?”

    女子不说话,女子把眼睛慢慢地合上,然后缓缓地睁开。

    “明白了。”

    程观掏出匕首,在手腕上割了一道口子,然后移动到女子的嘴边,覆盖了女子的嘴。

    “喝吧,然后安心的睡一觉,不要再有恐惧。因为从现在起,你已经在我的庇护之下。”

    温暖的鲜血,流向女子的喉咙,女子闭上混浊的双目。

    不知道能不能真的有救?

    但这已是程观能做出的最佳方式。

    程观站了起来,双臂环抱着女子的身体,眼光锐利地盯向桑昆。

    那是一对冰冷的眼。

    桑昆顿时忘记疼痛,喊道:“啊,不,啊……”

    程观踏步向前,冰冷不屑地道:“你不用叫喊了,你已经看到了你不该看到的事情,所以,就请您立即死亡吧。”

    “不不,别杀我,我可以给你好竖。”桑昆努力试图说服。

    程观沉默不语地摇头,那冷静如铁的走近让桑昆格外害怕,大叫了起来:“救命啊,救命啊,你们快来救我啊。”

    程观叹了口气。

    “还不明白吗?没有人……能救你!”

    程观说完,抬步,踩着桑昆的胸膛走过。顿时扎扎扎的断骨声凶猛地响起。

    桑昆的内脏马上破裂,眼耳口鼻都有鲜血在冒出,但桑昆并没有马上死亡,还有意识。

    他试图抚平胸口的断骨。

    但是没用。

    他伸出一只手,试图抓到什么。

    但是什么也没能抓到。

    他很想大声呼救。

    让人送他去医院。

    但是他已经什么都做不了了。

    “这样的痛苦死去,才是你这人渣最好的下场。”

    冰冷的声音从程观的嘴巴里传出,程观目光似铁,抱着女子,踏出步伐。

    身后房门边,桑昆四肢摊开趟在那里,慢慢死去。

    ……

    此刻的大街上,建筑物之外,已经聚集了许多人在围观。

    给程观带路过来的那个少年兵,史莱恩,此刻没有离开,也是围观群众之一。

    这会儿他站在众人中,心中的吃惊之强,足以用雷打成灰才能形容了。

    他实在是没料到,那个东方人实力之强,强到了……简直科幻大片的地步!

    “什么?”

    他眼露吃惊,猛地看向,从建筑物大门边,踏步走出的一个男人。

    那是一个抱着女人的男人。

    目光熊熊如火,整个人不怒自威。

    他出来了!

    居然真的活着出来了。

    只一个人,就端平了黑寡妇的老窝,毫发无伤地出来了么?

    老天!

    史莱恩怔怔地看着程观,并且不由自主地迎了过去,嘴巴懦动着:“真是,太精采了!”

    对于史莱恩的结结巴巴,程观心平气静地回答:“这不算什么。只是打掉了一个黑恶窝点,身为警察,这是我应该履行的职责。”

    “这、这样啊。”

    你居然是个警察?史莱恩多看了程观一眼,心想这是不可能的。

    程观并没有多谈论的意思,环目四顾.

    他见到了许多快速散开、但是并不远离的围观人群。

    在这些人员当中,只有唯一的一个是穿着军服的。此刻这个穿着军服的士兵,正在同自己说着话。

    一点也没有要辑拿的意思。

    神态间只有崇拜。

    果然,在这种战乱之地,管理者为了节约兵源,对于治下的这种小势力火拼,直接采取的是放任不管态度么。

    经过的时间,已经不短了。

    不可能没有收到消息。

    之所以一直没有出现大量士兵,大约是想,乐观其成吧。

    程观的目光收了回来,落在史莱恩的脸上。

    “史莱恩,多谢你的指路,这个人情我记下了。不过还要麻烦你一件事……嗯,我们边走边聊吧。”

    “哦好的。”史莱恩狗腿子一般跟在旁边,目光不断地看向程观抱着的女子。

    他很是闹不明白,这个女的究竟是何等来头。

    正因为猜想不到,所以越发好奇。

    程观双手环抱着女子快步向前,一边走,一边沉吟道:“史莱恩,我记得你说你爸,是一位比桑昆的官职,还要高出三级的长官,对吗?”

    “是啊……您是想让我爸出面帮你摆平吗?那没用,你这件事情有些大,太大,我爸肯定不敢沾手的。”

    “不,我不是想让你爸摆平什么,而是想借助你的嘴巴,去给你爸传递一句话。”

    “什么话?”

    史莱恩叫了一声,瞪着眼睛有些茫然,程观沉声道。

    “我是一名国际警察,我对于黑寡妇团体出售活人,让人来活活打死的肮脏可耻行为,非常非常愤怒。所以你去告诉你爸一句话,让他转达——这件事不帮忙是可以的,但是,不要来干涉我。”

    “这个嘛。首先我要声明,我肯定会把这句话原封不动带给我爸的。但是我不敢向你保证,我爸会把这话带到上头知道。”

    “明白了。足感盛情。”

    “哈哈,这对于我没问题啊。反正我老爸问起来,我肯定是要告诉他的,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程观。如果被你老爸问到,麻烦你重点提一下,我是一名国际警察。”

    “知道了。我会照着说的。那么我要走了喽,他们来了。”

    程观没有回头张望,因为程观已经听到,建筑物那边有着沉重的脚步声响起,那是军靴踏地的声音。

    终于,姗姗而来了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