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乱唐 > 正文 第一百二十九章:金瓯不自持
    “来了?陪吾走走,说说话!”

    李隆基的声音出奇温和,这让李亨更觉奇怪,同时心头也涌起了一种异样的感觉,似乎又回到了十几年前,那时他还不是太子,父慈子孝,终日无忧无虑……

    此情此景,李亨忍不住鼻间酸,然而他太了解老迈的父亲,对于一个能在一日间连杀三子的皇帝,没有什么比他的皇位更重要,今日如此作态,又不知要如何折腾自己了。

    李隆基领着李亨在园子里边走边闲聊着风花雪月,又从风花雪月说到天下奇闻怪谭,直到在园子里绕了整整一圈,竟绝口不提今日召其入宫何事。

    太阳终于彻底隐没在了天际尽头,无边的黑暗笼罩了大明宫,直到浑浑噩噩的出了宫门,太子李亨才缓过神来,又摇头叹息两声。父皇真的老了,难得今日单单只是父子叙谈,这是他多少年来曾无数次在睡梦中渴求的一刻,然则真的实现了,却怅然若失,心里无论如何也高兴不起来。

    驭者甩了一个漂亮的鞭花,四马轺车辚辚起动,缓缓的驶离了大明宫。

    高力士偶感风寒,卧榻养病,今日一直是边令诚随侍天子左右。他只觉得天子目下的状态有些反常,明明整整一个下午都在召见重臣,临黑天又和太子逛起了园子,按说已经累得精疲力竭,早就该到卧榻上休息。

    可是天子不但没休息,反而又坐到了案前,提笔疾书,勾勾抹抹了一阵后,终于书成弃笔。李隆基摇晃着来到榻前,卧倒后竟直接鼾声大起。

    边令诚赶忙轻手蹑脚的过来为李隆基盖好被子,又轻声命人将殿内的大半烛火吹熄,然后又到御案前,打算将用过的毛笔清洗干净。天子的亲笔手书墨迹还尚未干透,他好奇的看了两眼,借着忽明忽灭的烛光,一行字跳入眼中,惊得他顿时汗出如浆,手中的毛笔都差点拿捏不稳而掉落。

    这分明是皇帝草拟的制书,由于烛光暗淡摇曳,虽看的不全,但仅看清楚其中的一行字就已经足够了。

    “……皇太子为天下兵马元帅,监抚军国事……”

    朝中谁人不知,天子一向最忌惮太子,时时不忘打压防备,若以皇太子为兵马元帅,监抚军国事,这,这不已经等于将权力拱手相让了吗?

    震惊与慌乱过后,边令诚得出了一个令他毛骨悚然的结论。

    天子已经有心禅位!

    为了向天子表忠心,边令诚打压太子绝不弱于杨国忠,早就把太子得罪死了,如果太子一旦继位,还能有他的好果子吃吗?

    边令诚还想不通,天子明明身体康健,虽然已年过古稀,但再活十年也不是问题,况且天下局势也渐趋好转,禅位的念头又是因何而起呢?这个疑问在他脑子里仅仅一闪而过,巨大的危机感驱使他必须在最短的时间内,寻到可靠的盟友,劝说天子打消掉禅位这种可怕的念头。

    满朝上下,放眼望去,最不希望天子禅位的当属杨氏兄妹。

    ……

    永宁坊内有一片方圆百步的空地,原本是失火后留下的废墟,但清理掉烧毁的砖木以后,便没在原地复建宅院,好大一片空地竟被清理成了跑马场,冬季一到就成了白茫茫的雪地

    白茫茫一片中,萦绕着女子的嬉笑打闹,马蹄急促,红裙翩翩,随着希律律长嘶,飞驰的骏马驻足,前蹄抬起虚刨,又重重叩在地上。

    一阵惊呼赞叹骤然响起,赞叹着马上人的骑术精湛,而马鞍上端坐的却是个身姿婀娜的红裙女子。

    人人赞她骑术好,她却兴奋的说了句:“好马!”

    正待扳鞍下马,吃劲的左脚马鞍却叮的一声崩开,幸亏红裙女子反应快,又安稳的坐回马鞍,这才免于狼狈出丑。

    这时,一名矮胖的中年男子快步摇晃上前,伸手抹去了额头上豆大的汗珠。

    “下吏不察,夫人恕罪,请夫人下马。”说着竟俯身下去,以双膝跪地,伏在骏马左侧。

    红裙女子咯咯笑了起来,脸上兴致丝毫不减,只见她纤足皮靴轻点在肥硕的脊背上,整个人就起舞一般翩然落地。

    矮胖男子随即起身也跟着嘿嘿笑将出来。

    “吔,生的一副肥猪大耳模样,却是可人的紧。你是哪个县令了,所求何事?”

    红裙女子笑问,那矮胖男子大礼一揖。

    “下吏陈仓县令薛景仙!希望谋个上县县令的差事,能更好的为朝廷效力!”

    “还道甚事,上县县令嘛,好说,回去等着,三日内必有好消息!”

    薛景仙又千恩万谢,一眼瞥见红裙女子纤足皮靴,只觉喉头僵,咕哝了一声,伸手到背上摸了一下刚才被那只纤足踩过的位置,不由得痴了。

    这幅神态落入红裙女子眼中,她却不怒不羞,反而掩嘴咯咯笑了。

    薛景仙顿时惊醒过来,赶紧故作沉稳,再三作揖后,摇着肥胖的身子去了。

    “夫人,禁中来人了……”

    一名侍女在红裙女子耳旁轻声禀报。

    红裙女子秀美微蹙,顿觉扫兴,“走,回去!”

    她本是裴家孀居之人,却还有个显赫的身份,皇贵妃之姐,天子钦封虢国夫人!

    今日上门的宦官,虢国夫人并不识得,显见不是妹妹身边之人,便冷了脸问道:

    “你是哪个?来永宁坊何事?”

    “奴婢奉监门将军之命,特来送密信与夫人!”

    宦官跪在地上,恭恭敬敬的双手高捧密信。

    侍女从他手上拿过了密信拆开封皮,取出信笺后又转呈虢国夫人,

    才看了两行,虢国夫人花容失色,连说话都有些结巴了,问道:

    “边将军信中之言可都属实?”

    宦官应道:“将军嘱咐过,里面一字一句都没有虚言!还有,这是昨晚上的事,将军嘱咐过,迟不得,否则木已成舟……”

    打了送信的宦官,虢国夫人立即吩咐奴仆备车,又急三火四的奔上坊外大街,直往永嘉坊而去。

    ……

    大明宫,看着两位国夫人和当朝宰相不来天子便殿,直往皇贵妃宫中去,边令诚心中悬着的巨石放下了一半。边令诚选择虢国夫人作为报讯的中间人也是实属无奈,他与杨国忠素来不睦,为了减小出现误会麻烦的可能,才选中了她,想不到事情就出奇的顺利。

    只要这四杨齐齐出马,连哭带劝,就算天子是铁石做的心肠也能给磨软了,又何况天子原本就对杨家人甚为宠信……

    果不其然,小半个时辰以后,贵妃和两位姐姐哭哭啼啼的直奔天子便殿而来。

    边令诚忽然心中一凛,天子制书的草稿只有他和昨日殿中当值的宦官见过,如果贵妃劈头就问及天子欲使太子监抚军国事,自己岂非头一个就要暴露?到时,天子岂能轻饶……

    然而,边令诚再想阻止却是晚了,这三个女人根本就没给他说话的机会。

    见状如此,他哪里还敢跟了进去,只好忐忑不安的候在殿外,等待着命运的裁决。

    天色渐晚,贵妃与两位国夫人出得便殿,虽然眉宇间仍有余悸之色,却均是满意而去。边令诚闭上眼睛默默祈祷着,天子千万不要怪罪到他的头上。

    此时的便殿内,李隆基将所有内侍宦官以及宫女都轰了出去,一个人静静的安坐在御案之后,似乎在为一个决定而犹豫不决。

    “圣人……”

    不知何时,高力士颤巍巍的来到了殿内。李隆基收敛心神,让他落座,又嘘寒问暖了一番,而后久久不一言。

    高力士就如此静静陪坐在侧,他的身体因为风寒而虚弱,刚刚坐了一会身上的汗水就已经将衣裳打的透湿。

    “吾有意让太子监国,可又放不下贵妃,实在两难选择……”

    好一阵,李隆基竟与高力士说起了纠结在心头的桩桩件件。高力士也是刚刚听说了天子打算禅位的传言,想不到竟是真的。他与太子的关系同样不好,也不希望太子继位,可这等事又岂是一个阉人可以置喙的?

    “此乃圣人家事,老奴不敢听,也不敢说!”

    李隆基似乎还不死心,“吾许你听,许你说!”

    高力士沉吟一阵这才说道:“圣人全凭本心,当可从容决断!”

    李隆基果然没有再继续追问,愣怔了良久才颤巍巍的拾起了案头的制书,动作稍有停顿,便双手用力将之撕了个粉碎。

    ……

    边令诚战战兢兢的过了一夜,天子的降罪诏书也没送过来,东方鱼肚泛白,太阳高高升起,他这才暂时松掉一口气。

    堪堪躲过了一劫,他又将目标瞄向了一直关押在羽林卫的秦晋。既然杨家人成功说服了天子,姓秦的小竖子只恐怕是在劫难逃。在送他上路之前是否应该再罗织一些罪名呢,最好将此人的那些党羽也一并装进去,如此一网打尽斩草除根,才可永绝后患!

    思忖一阵之后,边令诚唤来了最得意的两个干儿子,低声交代了一阵,又将他们统统赶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