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乱唐 > 正文 第一百七十章:愿为天下哭
    官员齐刷刷的望向杨国忠,他们的目光里都充满了幸灾乐祸,当然其中也不乏同情怜悯之色。

    到现在,杨国忠还有什么好说的,总不能将自己的真实想法全都说出来,为自己辩解吧?

    好在他不是个愚笨的人,只匍匐在李隆基的脚面上,痛哭失声。

    “臣罪当诛,臣罪当诛,请圣人责罚!”

    李隆基的脸上依旧冷若冰霜,接下来便再没有一句斥责之言,这种暧昧不明的态度反而让百官们都觉得,杨国忠这一回算是彻底难以翻身了。

    在长安为官日子久可的人都知道天子的脾气秉性,若是直来直去的说,不论夸赞或是痛责,都没甚大碍,独独却是这暧昧不明的态度,值得人深思了。

    太阳落山的度很快,不过几句话的功夫,小山上就已经笼罩在了淡淡的夜色之中,负责警戒的羽林卫禁军立即就燃起了早就准备好的火把,倒也将小山顶上这块方寸之地映得如同白昼。

    “朕问你,今日演武,输赢当如何定啊?”

    “这……”

    杨国忠顿时语塞,这让他如何回答?就眼下局势而言,只要不是瞎子都能看得出来,肯定是扮作叛军的神武军赢了。可如果他当场就说出来,不就等于自己打自己的脸吗?

    再者,即便到了现在,杨国忠也坚持认为,天子虽然非常愤怒生气,但自己的圣眷犹在,否则便不会令他上山叩见了。

    正是基于这个判断,杨国忠把心狠狠一横,说道:

    “臣固然输了!但臣还要参劾神武军中郎将,使用怪力之术,扰乱演武,居心叵测,意图不轨,其罪亦当诛!”

    此言一出,百官们顿时嘘声一片,便纷纷交头接耳的议论了起来。

    一时间,乱哄哄的便如一群胡峰般嗡嗡作声。

    “肃静肃静!”

    维持秩序的礼官不得不连呼了三声肃静,才维持住了局面。

    杨国忠究竟是不是得了失心疯?居然在演武惨败以后,参劾其不法居心,试图拉获胜的秦晋下水。

    坐在天子之侧的中书令韦见素也不禁动容,忍不住眉头一挑,心里也自有判断。秦晋今日固然获得了演武的大胜,但行为毕竟还是失之鲁莽,比如演武指出制造出的地动山摇之情境,若是万一有人趁机以次作乱,岂非给了歹人以机会?以天子向来多疑的性子,今日之所以天黑还未回宫,恐怕也是意识到了这一点,在防患于未然吧!

    而且,杨国忠最的参劾后两条都落在虚处,但居心叵测,意图不轨这种事本就用不着切实的证据,既然能说出来便总能找到可靠的依据,比如故意制造震撼场面,使得演武彻底失去控制,变成了乱军,溃兵争相乱跑。

    杨国忠此举不可谓不歹毒,但却正中了天子的要害!

    韦见素担心的望向天子,果见天子目光中在火把光芒下扑朔闪耀着。

    “台谏之事自有御史台在,你就不必多做置喙了,今日受了不小的惊吓,事毕以后便在家中将养几日,身子好了再出来理事也不迟!”

    “圣人……”

    李隆基的回应不但大出韦见素所料,就连杨国忠都一时间摸不清头绪,如何按照以往的套路出牌,今日却不灵了呢?天子不但没有按照预想中对秦晋心生忌惮,继而对其产生了防备和厌恶的抵触情绪,反而却直言让他回家歇着去,朝中的事暂时便不能与闻了。这又与再次罢官有什么区别?

    李隆基气运丹田,振声说道:“既然杨国忠不肯下评判,那朕就替他下个评判,今日演武,神武军胜出,右领军卫、左武卫、龙武军大败!”

    说了一句大败,李隆基似乎还意尤不足,又加重了语气。

    “大败!大败啊!”

    三声大败,李隆基的声音竟颤抖了,老眼里竟溢出了浑浊的老泪。

    “圣人,圣人莫要自伤……”

    距离李隆基最近的高力士一直关注着他的一举一动,见天子情绪激动,便赶忙低声劝着。年过古稀的老人最忌讳情绪大起大落,何况李隆基还不是普通的老人,他是一肩挑起天下的天子,万一有个好歹,那就是天崩地裂的大祸啊!

    奈何,李隆基的情绪却骤然间如决堤之水,汹涌而出,连日以来憋闷在胸中的愤怒、失望、委屈、恐惧……各种情绪一股脑的都涌了出来。

    今日杨国忠的惨败,不过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李隆基再也忍不住,放声痛哭起来。

    百官们此时也觉了天子的异常,直到听见天子哭泣之声,他们便再也坐不住了,呼呼啦啦跪倒了一大片,有心劝慰一番,却又都不知道该从何入手,只能同声机械的回应着。

    “臣等死罪,臣等死罪……”

    主辱臣死,天子当众痛哭,如何能不使这些重臣们如芒刺在背?

    杨国忠更是吓的身子抖如筛糠,自以为摸透了天子心思的他,此时也心乱如麻,不知天子究竟心里究竟存了何种想法,只能和其他人一样不断的叩,再叩!

    天子的情绪失控,亦如六月的雷雨一般,来的快,去的也快。片刻功夫,李隆基便收住了声音。

    高力士则一直手忙脚乱的在李隆基身后又是捶背,又是轻轻摩挲着,防止老迈的天子哭叉了气。见天子收住了哭声,他又转忧为喜,连忙小声道:

    “圣人,请随奴婢到胡床上歇息一阵!”

    李隆基默许点头,便跟着高力士到胡床上去半躺了下来,刚刚闭上眼睛,却听礼官大声唱道:

    “中书门下同三品高仙芝,神武军中郎将秦晋觐见!”

    话音还在半空中环绕,李隆基就腾的从胡床上弹了起来。

    “传!”

    李隆基等这一个已经等了许久,现在终于将演武场上风头最盛的两个人等来了。

    不过,出现在李隆基面前的却并非是两个英姿飒爽威风凛凛的将军,却见两人分别被部将搀扶着,浑身瘫软的来到了御前。

    部将们刚刚松开了搀扶着的双手,却见两人便纷纷扑倒在地。

    “臣高仙芝……”

    “臣秦晋……”

    “……叩见皇帝陛下!”

    高仙芝与秦晋俱是一副有气无、力元气大伤,似大病初愈的模样。

    “两位爱卿,这是如何了?”

    其实,高仙芝与秦晋是生生累成了这幅样子,直到天子的近侍找到他们时,他们造就掏空了所有的力气,之所以还在强行较力,凭借的全是一口气。

    天子的旨意一到,他们便立时如释重负的瘫软了下来。

    秦晋和高仙芝都知道,再这么跑下去也不会有结果,但出于各自的性格使然,今日这较力却必须分出高下来。

    但天子的敕令最终还是把他们比拼到底的心思彻底瓦解了。

    “臣,臣没事,就是跑了太多的路,累,累的!”

    秦晋毕竟是年轻人,这数月以来又一直与神武军共同训练,体能上要比已经过了不惑之年的高仙芝好上很多,因此还能断续的做着回答。再看高仙芝,却是憋得满面通红,竟一句话也没说出来。

    见到这幅场景,李隆基也傻眼了。万万想不到,他的两员骁将竟然会因为跑路而累成这幅模样!

    “快,快端热水来!”

    李隆基的反应也快,知道他们肯定一天水米未进,这时没有什么会比水这种东西更能让他们恢复体力。

    刚才,李隆基曾吩咐宦官大水烧火,为渴了一天的百官们解渴,正好此时便已经烧好。内侍宦官端了两碗热水来,便要喂两位将军喝下。

    高力士却制止了他们。

    “毛手毛脚的,不知道热水能烫死人吗?晾一晾再喝!”

    “是,奴婢知错了!”

    高力士还是不满意的喋喋不休。

    “如此粗心大意,便再有三年也不能让你们到殿中侍奉,还是回去做黄门吧!”

    ………..

    李隆基也甚是关注二人的情形,命人搬来了两张胡床,让二人分别躺下去。喝下了第一口水,秦晋立时就觉得流失的力量在一点一滴的流回体内,见天子还站在胡床之侧,便觉得再这么躺下去也不是办法,挣扎起身……

    然则一双干瘦的手却扶住了秦晋,秦晋愕然现,这双手的主人竟是大唐天子李隆基。

    “刚刚喝了水,总要缓上一缓才能有力气,好好躺着!朕在这守着你们!”

    秦晋见惯了天子的言不由衷,今日却见他神色眉宇间尽是诚恳之色,不禁为之动容。李隆基又道高仙芝所躺的胡床前探看,却将七尺壮汉感动的泪如雨下。

    秦晋并非在这时代土生土长的人,心底里没有那种根深蒂固的皇权思想,自然也无法理解当代之人对君恩似海的体会。

    非但如此,李隆基更亲自端起了晾在一旁的水碗,喂高仙芝喝下,的秦晋既惊且怪。其实,秦晋不知道,李隆基之所以如此,与刚刚的情绪失控当大有关联,也许此时他还沉浸在那种心境中没有完全走出来。秦晋乃至百官们才见到了李隆基这一反常态的举动。施恩于臣子虽然是天子惯用的手段,但在此时此刻此地却并非合适的时间与地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