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乱唐 > 正文 第二百零八章:树倒猢狲散
    秦晋造反的呼声一经喊出,便像凭空里惊出一声炸雷,震的裴敬浑身一哆嗦,同时他更是叫苦不迭。        中郎将把这么重要的差事交给了自己,现在却砸的一塌糊涂,可让他如何与中郎将交代呢?

    说什么也不能放过了这阉竖。

    “弩手,射死程元振!”

    神武军的弩手个个训练有素,且令行禁止,命令的话音还未落地,便见上百支短尾羽箭如簧射出,直奔程元振而去。

    然则,也许是程元振命不该绝,只见他的随从接连中箭,惨叫着坠马,可他本人却毫无损,紧催战马加。

    裴敬又惊又怒,提马亲自追了出去,今夜若不杀了这阉竖,他们这些人怕是都要死无葬身之地了。尤其现在中郎将那里还没有消息,天知道陈玄礼会不会束手就缚……

    心绪乱如麻,鞭子狠狠抽在了马的臀部,战马吃疼希律律一阵怪叫,前蹄陡得高高扬起,裴敬猝不及防便想双腿用力夹住马腹,同时双手紧紧扯住马缰,试图让战马平静下来。

    可莫名的眼前一黑,他竟有摇摇欲坠之感,紧接着便失去了一切直觉。

    裴敬觉得自己做了一个光怪6离的梦,在梦中裴氏满门一百余口全部以谋反罪被处死,而一同赴死的还有神武军诸将士的家人子弟,这其中自然也包括中郎将秦晋在内。

    一天之间,长安北城外有上万人被刑杀,鲜血汇聚成溪流,由河滩流入了渭水,竟将河水染得通红一片。

    可他的故事并没有结束,在级落地的一刹那,裴敬觉得自己的灵魂已经飞出了那一滩死肉,便飘荡在河滩上空,俯视着浮尸一片的刑场。这些人都是因他而死,他何曾想过,仅仅因为突然而起的一丁点私欲,竟会害了这么多人的性命。

    骤然间,裴敬惊恐的现,上万个虚无缥缈的灵魂竟一股脑的都想他飘来,口中含混不清的喊着,还我命来,还我命来……

    裴敬不能的想逃离此处,奈何身体突然就想凝固了一样,连动一下手指的分外艰难。血红的河滩反射着强烈的太阳光,刺得他睁不开眼睛,他越想努力的看清面前的一切,眼皮就越是沉的向挂了两个铁球一般。

    裴敬用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睁开了沉重的眼皮,眼前的东西逐渐又模糊专为清晰,一张人脸出现了。

    是秦晋!

    裴敬陡得直起了身子,待现身体完整,兄弟们也都全须全尾的站在左右时,不禁长出一口气。

    “我没死!”

    秦晋正关切的注视着他, 见他醒转过来,便知道他已经无大碍,刚刚只是激怒攻心,才晕厥了过去。

    裴敬苏醒后的第一件事,就是问程元振是否已经伏诛。

    不过部下的回答却又让他瞬间跌入了深渊谷底。

    程元振跑了,只要他禀报天子,又召集了羽林卫,神武军的处境就危险了。

    秦晋当然也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但在这种关键时刻,他就算杀了裴敬以作惩戒,也于事无补。

    但好在陈玄礼已经被控制在手中,陈千里又以龙武军长史的身份假传陈玄礼军令,严命所有人没有大将军手令,不得调一兵一卒出营。

    同时,又向大明宫北部的驻地传令,今夜即将调入城中的禁军暂缓入城,听后命令。

    一系列的布局准备完毕,至少在不打草惊蛇的情形下,尽最大可能的稳住了龙武军。

    如果裴敬按照计划抓住了程元振,秦晋的下一步就是调集安邑坊的两千人兵围兴庆宫,逼迫李隆基逊位,将大唐天子之位禅让于太子李亨。

    但偏偏事与愿违,裴敬诱捕程元振的计划失败了。

    那么接下来他们还要不要继续兵围兴庆宫?

    当然要围虽然走漏了风声,李隆基一定会有所准备,但神武军也不是全然没有险种求胜的可能。

    “兵兴庆宫!”

    五个字从秦晋的口中一字一顿的说出,裴敬顿时就精神一震,知道今夜至关重要的一刻终于到来了 。

    ……

    李隆基听了程元振的哭诉,开始只是将信将疑,毕竟秦晋自进入他的视线以来,都是以忠义面目示人,这种无君无父的行径,可不像此人所为。但毕竟兹事体大,他便传陈玄礼入宫觐见。

    但派出去的宦官寻了一圈,竟到处都没有陈玄礼的影子,堂堂的龙武大将军竟像人间蒸一样失踪了。

    此时的李隆基终于意识到了危险之所在。

    若再平日里寻不到陈玄礼也就罢了,现在可是调查“厌胜射偶”大案的关键时期,所有城防皆由陈玄礼的龙武军接掌,这等当口若寻不到陈玄礼的人,便很可能已经生了意想不到的变化。

    李隆基为天子四十余年以来,竟第一次感到了彻骨的恐惧。这种恐惧源自于即将失去对局势的掌控。想当年铲除韦氏一党,诛杀太平公主,两次政变,他都气定神闲,指挥若定。独独今日,老臣陈玄礼的突然失踪,骤然间就让这位老迈的天子堕入了无边的恐惧之中。

    但这种恐惧又岂是能与程元振这等奴才诉说的?

    现在的李隆基,唯一信任的人,也许只有在永嘉坊家中养病的高力士了。

    “去传高力士入宫!”

    程元振应诺而去,但陈玄礼的失踪和天子的惊惧也让他陷入了巨大的恐慌之中。他与秦晋或明或暗的交手过几次,知道此人的本事,也许天子已经无力约束此人。而太子……

    想到太子,程元振不禁激灵一下打了个寒颤。难道说太子已经与秦晋沆瀣一气,打算逼天子退位了?

    这对程元振而言绝对不是好消息,“厌胜射偶”一案他将李亨得罪死了,而且李亨身边新近得宠的宦官李辅国又是他的死对头。原本程元振不看好太子李亨的前途,便寻了个机会将死对头李辅国由禁中排挤了出去,落到东宫那鸟不拉屎的地方听差。

    谁曾向竟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现在 想来,程元振后悔不迭,然而却为时已晚。

    都到了这等关头,程元振哪里还敢去永嘉坊找高力士,虽然他以监门将军的身份兼着羽林卫的差事,但那些骄兵悍将可没几个人买他的帐。所以,羽林卫绝不可能是他的立身根本。

    惶急之下,程元振也只能病急乱投医,他在第一时间想到了足智多谋的范长明,也许此人会给他一些中肯的建议。

    这老儿虽然性子阴鸷了一点,一心想着报仇,但脑筋却活络的很,否则也不可能在背后策划了这等骇人听闻的惊天大案。

    只可惜,所托非人,杨国忠这种草包,又能成什么大事了?

    范长明在长安的宅子很是隐秘,他冒充天子中使的身份,应付了禁军的宵禁盘查便一路寻了过去。

    至于神武军在今夜可能展开的动作,程元振也不打算逢人示警了,潜意识里,竟还想与即将夺位成功的太子结个善缘。

    寻到范长明的宅子,这老儿已经睡下多时,直到程元振颠三倒四将秦晋动兵变的消息一一告知时,他才猛的跳了起来,先是仰天怒,继而又嘶声长呼:

    “贼老天,又坏老夫好事!”

    通过程元振的描述,范长明已然意识到,他那完美的计划竟然再次付诸东流。而 秦晋的方法虽然简单粗暴,然则却是最行之有效的。

    而兵谏这一点因素,也是范长明独独没有考虑进来的。

    毕竟天子御极天下四十余载,声威武功都达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峰,虽然这些都因安禄山的起兵而大为受损,但多年的积威使然,又有哪个敢贸然在太岁头上动土?

    偏偏秦晋就不信这个斜,可他是怎么知道厄运即将当头的呢?

    在范长明的策划中,此前的一切动作在外人看来,所谓“厌胜射偶”一案只能是杨国忠等人针对李亨的,而实际上,这背后的大网却在一步步的张向秦晋,秦晋就像一只无知的麻雀,浑不知危险已经到了身后……

    范长明自以为得计之处,对杨国忠而言,铲除太子的势力自然是出于杨家的长久利益考虑,而干掉秦晋不过是搂草打兔子。反过来,对范长明而言,能否除掉太子,太才不在乎,他要的只是除掉秦晋,如此才算大仇得报。

    换言之,他与杨国忠以及程元振不过是各取所需,明明是一件多赢的大好事,到来竟再一次功亏一篑。

    “秦晋,早晚有一日,你必死在范某刀下!”

    范长明有些神经质的狠狠念叨着。而程元振却等的不耐烦了,他来到此处就是向程元振讨教避难的法子,不管范长明有没有好法子,就算死马当活马医了。

    “先别念叨仇啊恨啊的,快想想可有合适的脱身之法?”

    岂料此言一出,范长明忽然就笑了,笑的令程元振毛骨悚然,他有些后悔,不该到此处来求助这个阴鸷的老儿。但来都来了,总要听听这老儿有没有好计策,可助自己脱身。

    “若得脱身,程某立赠万金之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