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乱唐 > 正文 第二百一十七章:天道难有常
    少年宦官余忠嗣识文断字,他在研墨的间隙,趁机瞟了制书一眼,手便不由自主的哆嗦了,墨碇啪嗒一声掉落在御案上,原本光洁的制书竟多了一点豆粒大小的墨迹。

    这一下,余忠嗣顿时吓得魂飞魄散,慌忙请罪,“奴婢该死,奴婢该死……”

    大唐天子李隆基也陡而变了颜色,语气也越阴沉可怖。“玷污制书,其罪几何,你自清楚吧?”

    仿佛刚刚那个和蔼可亲的老者,在一瞬间又变成了阴冷可怖的天子。

    余忠嗣不明白,一个人的变化何以这般的快。但是,此时此刻笼罩在他心头的,却是无边无际的恐惧。

    在内廷中,不止一个内监曾对它们这些少年耳提面命,犯了错误会遭至何等惩处,而弄脏了制书,怕是要被活活打死了。

    眨眼之间,天上地下,这等大起大落的感觉,让他产生了极不真实的错觉。

    反倒是殿内诸多沉默的宦官们在眼巴巴的看着余忠嗣的笑话,遮遮掩掩的目光里都充满了恶意的幸灾乐祸。

    “拖出去,交付掖廷严加惩处!”

    宦官们做别的不积极,打击余忠嗣这种争功邀宠的人却不遗余力,纷纷上前,七手八脚的拖着少年宦官便往外走。

    “圣人饶命啊,奴婢,奴婢再也,再也不敢了……啊……”

    不知是哪个,嫌喊的聒噪,一拳便砸在了他的嘴巴上,立时就鼻口窜血,呜呜不已,难以说话。

    而李隆基对这个刚刚赐名的宦官竟连看都不看一眼,只挥着手,令人尽快将他拖出去。

    出得殿门,一名宦官犹自觉得不过瘾,便奚落起倒霉的余忠嗣。

    “伴君如伴虎的道理不懂吗?你以为踏上了青云梯,没准走的却是黄泉路呢!交付掖廷处置,少说也是个杖毙,自求多福吧,来世可别托生为人了……”

    高仙芝急如风火而来,正瞧见处置余忠嗣这一幕,却也不问因由,只向天子汇报着禁中各处布置的情况。

    听他说的详细,李隆基便频频的点着头,然则心思却明显另有所属,与高仙芝的对答显得有些前言不搭后语。

    片刻后,李隆基索性大手一挥,“具体事务高卿自行处置就是,不必一一禀告于朕。”接着沉闷了一阵,才又指着御案上的制书缓缓的开口。

    “那道制书出去吧。”

    高仙芝眉头一跳,恭敬的将制书捧起,粗略扫了两眼,面上虽然依旧平静,然则心底里已经掀起了惊涛骇浪,难以抑制的情绪终于还是喷薄而出。

    “圣人万万不可有此心思,只要臣一日尚在,便要护得圣人安全,不会让宵小们得逞!”

    李隆基百感交集,喟然一叹。

    当初他欲杀此人时,又何曾能够想到,只有此人在最后的关头仍旧不离不弃。

    “高卿不必多言,朕年老体衰,不堪重任,逊位也是社稷之福。太子年富力强,又忠义仁孝,也足以堪当匡扶大任……”

    李隆基的这番话落在高仙芝的耳朵里,只觉得是滑稽而又可笑,太子年富力强是不假,但若说他忠义仁孝,又如何解释眼下这等子盗父兵,以下犯上的行径呢?

    但毕竟要给天子留着颜面,即便不赞同天子的想法,也不能把这一层说破了。

    “天道有常,上下有序,不予自取是为贼,圣人即便有心让后来人肩挑天下重任,也不能让心怀叵测之人顺遂,否则于我大唐有百害而无一利……”

    李隆基又是一叹,高仙芝所言确是老成谋国之言,但归根结底还是有着私心的,与其城破之后狼狈的收场,不如自铺台阶,换取一个体面的落幕,百年之后的史书上,也许会对他留情一些,少一些挖苦。

    可这些话怎么可能对高仙芝说呢?看着这个一脸正色的重臣,李隆基的口中回荡着一种苦涩的味道……

    兴庆宫外,秦晋的脸色愈阴沉,部下们有的请命战决,有的则希望能够劝说宫内的人主动出翔,以尽可能的减少伤亡。

    但在权衡了一阵之后,秦晋却断然下令:

    “准备石料,木料,砌死宫门,架设围墙。”

    “中郎将难道不打算战决了?”

    裴敬闻言惊问。他本以为秦晋到了以后,会出奇计攻破兴庆宫,以彻底安定局面,却想不到等来的却是这等命令。

    秦晋看了裴敬一眼,徐徐反问道:“难道要杀忠臣,弑天子吗?”

    这句话问的很是直接,让裴敬一时间难以当面回答。其实,在神武军与太子决定“兵谏”之处就已经没有回头路了,他们能选择的也不过是造反程度上的深浅而已。“弑君”这个词尽管在他的潜意识里已经徘徊了多次,但经过秦晋之口说出来,还是震撼的无以复加。

    是啊,难道真要弑君吗?如此一来,不管理由有多么正当,他们也会成为天下人的众矢之的了吧。

    当然,这其中也不排除成功俘获了天子的可能,但大战之下谁又能保证一定会如此呢?而且,据裴敬的观察,秦晋似乎在有意避免与那位高相公正面冲突,似乎对此人也有着一种特殊的态度。

    卢杞与杨行本先后带着部将来到兴庆宫外,在从裴敬之口听说了秦晋的命令以后,杨行本连连摇头。

    “中郎将糊涂,如果不战决,还不知事态要如何变化呢!”

    而卢杞沉思半晌才道:“中郎将这是要效法公子成困赵武灵王吗?”

    裴敬似乎有所领悟,“难道是要将这南内当作沙丘宫?”

    这个想法让裴敬的身子不寒而栗,此计虽然狠辣阴损,但所带来的结果,副作用却是最小。

    “看着吧,中郎将下一步就会诱使南内的守军宫人出宫城了!”

    ……

    “圣人,圣人,大事不好……”

    迷迷糊糊中,李隆基被吵醒了,天亮时才浅浅的睡着,此时睁开眼睛便觉浑身难受而又无力。

    纷至沓来的坏消息已经让他麻木了,还有什么坏消息能让他吃惊呢?

    “讲,又生了何事?”

    “守宫的羽林卫旅率趁着高相公不备,出城投降了,还带走了上百人……奴婢,奴婢亲眼所见……”

    李隆基面无表情的听着,那宦官还没讲完,又继续说道:“不但走了宫中宿卫,掖廷的宫人宦官也有不少偷偷开门溜走的。”

    “走吧,都走吧,走了好啊,走了眼不见为净!”

    李隆基的声音有些凄然,脸上也显出了愤然的之色。大难临头各自飞,这满院子的猢狲,也该各自逃命了。他最终被高仙芝说服,并没有将那道制书出,而是觉得再等等,而静待变化。想不到,等来的变化竟是这等令人沮丧到极点的消息。

    “高仙芝现在在何处?”

    李隆基很想知道高仙芝现在作何心情,又改做何处置。

    “高相公很生气,处置了一个逃走未遂的校尉,人心安,安定了不少。只是逆贼秦晋实在可恶,说什么只问恶,余者人等只要在期限内出去,便既往不咎。”

    不知何故,李隆基陡得盯着那宦官。

    “你,你不想和他们一起逃出去吗?”

    宦官吓得浑身一哆嗦,连忙跪倒泣道:“奴婢死也要追随在圣人左右……”

    李隆基被哭的烦了,便挥挥手将那宦官撵了出去,然而仍觉得不顺心,又将殿中所有的宫人内侍统统轰了出去,诺大的殿内只剩下了他一个人,静的连剧烈的呼吸之声都清晰可闻。

    此前李隆基所料的没错,太子顾念名声,又不敢将他放出去,便使出了这等绝情的法子,难道这么做就不是弑君,就不是弑父了吗?难道连太上皇或者幽居老人的身份都不肯给他吗?他自问要求并不算奢望,太子何以这般绝情?

    半晌之后,李隆基竟是一阵哈哈大笑。

    “太子很好,太子很好……”

    在以往,李隆基一直以为太子李亨过于软弱,恐怕自己百年之后难以担负天下重任,但现在看来,这些担心都是多余的了。

    ……

    “中郎将,有人求见!”

    秦晋疲惫的靠在胡床上,闭目养神,闻言后便睁开了眼睛。

    “何人求见?”

    “是东宫的宦官,李辅国。”

    是他?这厮来求见,能有什么好事?

    “带进来!”

    秦晋倒想看看,这个在后世臭名昭著的宦官,此时求见究竟有什么目的。

    李辅国见到秦晋之后,很是客气的寒暄了一阵,然后才压低了声音说道:“有个人中郎将一定想知道,他是谁。”

    这句话让秦晋甚为疑惑,什么叫自己一定想知道那个人是谁?

    秦晋不置可否,李辅国却自顾自的继续说着:“中郎将可能还不知道,程元振来见太子的时候,还绑来了一个人,叫范长明,据说在新安做过啬夫。”

    乡啬夫范长明?秦晋闻言眉头微皱,这个人曾在新安屡次针对于他,但这厮不是死在皂河谷的那场大火中了吗?何以竟与程元振勾结到了一起?真是咄咄怪事。

    秦晋的表情全数落在李辅国的眼中,便知道此人果真与之大有关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