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乱唐 > 正文 第二百五十二章:选择荆棘路
    第二百五十二章:选择荆棘路

    头一次,程元振心头升起了阵阵绝望。此前他虽然受尽了折磨,但一直都咬牙坚持着,直至这个神秘人于今夜出现,便恍如遭到重击一般意识到,自己已经成了众矢之的,恐怕朝野上下没有一个人不盼着他早点死掉,甚至于会主动出手来终结掉他的性命。

    然则,丢掉性命并非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这些昔日不经意间结下的“仇人”排着队的来羞辱他,这是最难以接受的。

    其实,程元振崛起的时间非常短,大约也仅止于小半年时间,而就是这小半年的时间里,正是他亲手炮制出了震惊朝野的“厌胜射偶”大案,就这这起大案中,冤枉了成百上千的官员,几乎害的这些人家破人亡,这些人又怎么会甘心便宜了他?

    程元振忽然出了一阵凄厉的惨笑。

    “来呀,杀了我,杀了我啊,杀了我就一了百了,省得受此活罪!”

    岂料那个声音却报之以冷笑。似乎程元振的叫嚣对他而言,没有丝毫影响。

    “现在就想死了?别着急,那一天马上就会到了,接下来的每一日都会让你生不如死!”

    程元振的惨笑戛然而止,声音中既是愤怒,又是绝望。

    “难道你就不怕程某自尽,让你的期盼落空吗?”

    “自杀?如果你要自杀,又何苦苟活至今?”

    这句话就像一支毒箭狠狠的射中了程元振心脏,这个神秘人说的没错,他的确不止一次生出自杀的念头,但每一次无论如何都下不得决心,所谓自古艰难唯一死,他的一双手不知害死了多少人,但现在轮到了自己却……

    但是,程元振一想到攀扯上了杨国忠,甚至牵扯杨国忠这件事本身会给受命审案的秦晋带来麻烦,心中就又有种说不出的快感。以他对天子的了解,想要轻易的斗倒杨国忠简直是想也别想,就算让秦晋那竖子得偿所愿,也得杀敌一千自损八百,脱下整整一层皮来。

    而从眼前之人今夜的神秘所为来看,这个人明显是背着秦晋而来,如果他果真杀了自己,无异于背叛了秦晋,一想到秦晋也会被人在背后捅了刀子,程元振的心里竟又生出了阵阵快感。

    可惜,程元振的得以没能持续多久。很快,他就听到不止一个人的脚步声在囚室中响起,紧接着就是一股不可抗拒的力量将之狠狠的按在了囚室冰冷污秽的地面上。

    表面柔软的重物依次死死的压在身上,让他的呼吸渐渐艰难。

    这一刻终于到了,程元振却没有入自己预想中觉得解脱,而是彻骨的感受到了恐惧的寒意。

    以麻布袋压住身子致人死亡,是狱吏惯常的手段,这么做在死者的身上看不到一丝一毫外伤,到时只要报上去急病作,瘐死狱中,一切便会烟消云散。

    难道自己也要这样籍籍无名的惨死在这个低矮简陋的囚室之中吗?

    真是不甘心啊!

    真的到了和世界诀别的时刻,程元振现自己对活着竟是如此的眷恋和不舍。

    随着身体上的重物逐渐加码,这种难以言说的恐惧也正如这黑暗一般,紧裹住了他的身心。

    “不,我不想死……”

    程元振用微弱的气息开始告饶,他能承受身体的痛苦,能够承受不折手段的侮辱,但是仍旧畏惧死亡。

    当一切心理防线彻底坍塌之际,程元振放弃了所有的尊严和故作的矜持,他拼命的求饶,嘶喊,但由于重物压身,气息越小,出的声音也弱似游丝。

    恐惧的潮水无处宣泄,在程元振的身体里上下来回鼓荡。终于,这股恐惧的恶潮似乎找到了出口,随着阵阵骚臭,他失禁了。

    只听黑暗中那个神秘人厌恶的嗤笑着:“还以为多么硬气,到头来还不是和那些卑微可耻的囚徒一样?”

    不知何故,程元振竟忽然觉得身上的重压竟骤然减轻了,他赶紧大口贪婪的呼吸着囚室内污秽不堪的空气,然则却甘之如饴。

    直到彻底反应过来时,程元振才现囚室中竟只剩下了自己一个人,仿佛那个神秘人不曾出现过一般。

    不过,裤裆里的湿热一片,却时时在提醒着他,刚才的一切不是噩梦,而是切切实实生过的。

    意识到死中得活之后,程元振的三角眼里涌出了眼泪,继而又嚎啕大哭,经久不止。

    这种哭号的噪音终于惹怒了附近囚室的囚徒们,纷纷撞击着墙壁牢门,以表达着他们的不满。如此扰人清梦,如果不是分开关押,只怕这些人会冲上来将程元振生吞活剥了。

    程元振才不管那些卑贱囚徒的感受,他要哭个痛快,他要艰难的活下去,他还要看着杨国忠倒霉,看着秦晋倒霉,看着,看着当今天子倒霉的一天。

    此时此刻,在程元振的内心里,所有人都是他不共戴天的仇人!

    ……

    就在秦晋紧锣密鼓进行平反的同时,另一股风潮很快打破了朝局短暂的平静。

    其实这也在所有人的意料之中,那就是终于有人将矛头直指了软禁中的太子李亨。

    率先提出废太子的,是门下省一个名不见经传的侍郎。这也是在李隆基重返禁中后,破格提拔的。

    这几乎就是向朝野上下布了讯息,天子准备追究这次兵变的主要责任人,既是废掉太子李亨。

    仅仅是废太子这个想法在人心中走过一边,都会让人有种抑制不住的兴奋和忐忑。

    兴奋的是朝廷上维持了十几年的稳定格局终于要被一举打破,旧格局的被打破,意味着有跟多的人将会得到晋升的机会。然则,与机会同行的往往还有厄运,天知道哪些倒霉蛋会被毫无因由的被牵连进来。

    为了确保自己不被“无辜”的牵连进来,百官们在那位门下侍郎上书之后,也不甘落后的一一上书,要求废黜太子,另选贤能。

    而在这次声势浩大的废太子浪潮中,一向为风向领头羊的宰相杨国忠却显得极不寻常,尽管他也跟着上书参与废除太子,但比起以往的拉帮结派来,却罕见的低调极了。

    在京的官员也不是所有人都急着上书,要求废黜太子,比如在家养病的高仙芝,便颇耐人寻味的噤声了。

    毕竟高仙芝神志是清醒的,他只须口授以旁人书写,代为上书就是。可他就是迟迟不上书,百官们便奇怪的盯着这位被天子钦定的宰相之,究竟要如何表态。

    忽而,百官们的目光又落在了另一个人身上,这个人引人注意的地方同样不少,他就是神武大将军秦晋。

    其实,这对秦晋而言无疑是一次艰难的考验。如果他跟随众人上书,于名声而言将遭受巨大的影响,神武军和太子的关系几乎无人不晓,这么做会被人视作是彻底的落井下石。虽然太子的亲信李泌难在先,但世人不会缺深究其中根源的,只会认为秦晋是个追名逐利忘恩负义的小人。

    可如果秦晋不上书,那么得罪的就将是大唐天子。试问天子怎么还会容忍一个队太子还暧昧不清的人继续掌兵权呢?

    神武军中,郑显礼经过了一番艰难的分析之后,最终建议秦晋应当立即上书,以打消天子有可能产生的猜忌。毕竟,一切都要以保全自身为先,如果连性命都没了,以往提过的理想和报复一切便休要再提了。

    然则,秦晋却好似满不在乎,仍旧在处理着繁琐的文书工作。

    平反冤案已经进入到尾声,对程元振的公审与处罚也即将开始。这是计划中的关键一环。

    最近程元振的态度似乎也生了一百八十度的转变,以往的讯问中,这老杂毛总是让审讯官员费劲九牛二虎之力后,才吐出一点点干货,而不知从哪一天开始,程元振开始变得极为配合,不但对审讯官员的讯问有问必应,而且还主动交代了许多不为人知的隐秘之事。

    至于程元振口中所交代的隐秘事是真是假,是另一回事,重要的是秦晋将要以此与天子做一次交易。

    秦晋向天子提出,公审程元振以安定长安官民人心,天子初时颇感惊讶和不悦,但他在浏览过供词以后,很快就痛快的允准了。

    这也意味着,李隆基对秦晋的妥协报之以回应了。

    原本只要再有数日时间,公审完毕之后,秦晋的筹谋得以达成,届时就算废除太子的风潮被掀了起来,他也可以从容应对。

    而现在也只能尽顾一头了。

    在郑显礼的一再催促下,秦晋迟迟不表态。

    目前为止,整个军中,只有郑显礼与秦晋的关系最为密切,在陈千里彻底背叛秦晋以后,郑显礼成了唯一。

    秦晋的态度,让郑显礼的心头不免猛然一沉,他忽然意识到,秦晋将要选择一条极为艰难,充满了荆棘的路。

    目前为止,整个军中,只有郑显礼与秦晋的关系最为密切,在陈千里彻底背叛秦晋以后,郑显礼成了唯一。

    秦晋的态度,让郑显礼的心头不免猛然一沉,他忽然意识到,秦晋将要选择一条极为艰难,充满了荆棘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