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乱唐 > 正文 第二百六十五章:佳人双泪垂
    是中书令韦见素的女儿韦娢。  .说实话,他在见到这个女人之初,费了好一阵神才将她与新安县城里的县令聘妻联系到一起。不过,那时的印象已然模糊不清,只依稀记得是个颇有个性的女人。

    然则,她能在兵变中挺身而出,甚至不顾个人生死对秦晋出了警告,这就让所有人震撼以及不解。毕竟这么做无形中等于背叛了父兄,而对她来说又有什么好处呢?

    郑显礼以及裴敬等人就在私下里揣测过韦娢如此所为的动机,只是绞尽了脑汁也没有得出一个结果。

    在神武军众人的眼中,韦娢的身上已经有着不可磨灭的韦家烙印,无论是出于亲情抑或族人远近,都没有任何理由在千钧一的时刻帮助神武军。可她偏偏就这么做了。

    杨行本不屑的说她烧坏了脑子,才做出这等背弃家族和父兄的蠢事。余者众人虽然没有明言,但显然是赞同杨行本这种有些冒失的说法。

    反正在他们看来,韦娢仅仅是做了一件蠢事。至于这件蠢事会给神武军带来好处,则完全与之无关。

    秦晋虽然也心有不解,但却与他的部下不同,毕竟自己是受了这个女人的示警才得以脱难,而且她又因此身受箭创……然则,秦晋对她更多的则是一种同情和可怜。

    现在有神武军护着她,那些清算附逆者的杨国忠走狗不敢到军中来抓人,不过她的父兄可就没那么幸运了,包括所有的在京族人,全部被抓到了京兆府大狱中,听后圣裁处置。

    只要神武军一旦开拔东去,这个女人的下场可想而知。

    “秦使君……”

    秦晋正盘算着这个女人的处境,却忽略了她不知何时已经来到了身前,盈盈一拜。

    反应过来的秦晋想要伸手去搀扶她,毕竟她身受箭创,远未到痊愈的时候。但是,他的手伸到半路又僵住了,这毕竟不是他生长的那个时代,不论性别,贸然的身体接触都可能是一种唐突。

    “快起来,你箭创未愈,不必拘泥于俗礼。”

    秦晋尽量将自己的声音放得温和一些,黑暗中他看不清面前女人的表情,但却隐隐听到了啜泣的声音。

    “秦使君救救妾身的父兄吧……”

    才说了半句,便哽咽住了,这种情绪似乎会传染一般,让秦晋也觉得浑身不自在。

    然而,更让她觉得不自在的是,韦娢的请求他竟难以出口答应下来。

    以当下神武军的处境,别说搭救被朝野舆论视为附逆之的韦家父子,就连自保都已经渐显步履维艰。可是,拒绝的话又让他怎么能说出口?人家以一介区区弱女子,便以乎寻常男子的勇气拯救了他们于水火之中。

    “妾身知道使君为难,只求能保住父兄的性命,除此之外就再无他求。”

    韦娢曾经恨自己的父亲入骨,认为韦见素只将她当做随意可以出卖和放弃的棋子。她本以为自己不会为这种毫无亲情的人掉一滴眼泪,可事到临头,却敌不过自己的内心,无法眼睁睁的看着父亲和对自己疼爱有加的兄长即将丢了性命。

    事实上,到了今日此时,她的身上褪去了宰相之女的光环,甚至沾满了附逆之女的污水,放眼长安城中,已经不会有任何人肯于接近她。她唯一能够求的人,也只有秦晋。

    黑暗中,韦娢的一双眼睛泛着希望之光,眨也不眨的望着秦晋。在她的眼里,这个曾让她日思夜想,辗转难寐的人,有着无限的办法,可以化腐朽为神奇。否则,就不可能在兵变中屡屡变被动为主动。

    不过,他却并不知道,秦晋的内心中正在天人交战。

    阵阵的冲动几乎使他立时就一口答应下来,而另一个声音又在时时的提醒着他。千万不能答应,数千神武军兄弟的身家性命都仰仗着他一个人,如果贸然答应下来,无疑是拿这些人的身家性命做赌。

    这仅有的两种选择,让秦晋进退两难。终于,后者的声音占了上风,绝不能拿数千神武军兄弟的身家性命做赌,而这数千神武军又是他赖以实现抱负的唯一筹码,绝不能再轻易的使出去。

    秦晋注视着韦娢,他的眼睛终于适应了这黑暗,一张满是泪水的脸庞若隐若现,勾勒出的模糊轮廓竟让他心脏阵阵紧。

    就是这样一个看似柔弱的女子,竟能鼓起了连寻常男人都未必有的勇气,甚至不惜将父兄连累到险境之中,毅然决然的对它们示警。当时的情景至今仍旧历历在目,如果示警再晚上几步,也许他们现在早就成了乱坟岗上被野狗撕咬的烂肉,也许他们的级早就在长安各门的城头上黑臭。

    “秦晋尽力而为就是,总要保得令父兄性命无虞!”

    面对这个女人的请求,秦晋最终还是不能拒绝,否则他连自己这一关都过不去。但是,也只能尽力而为,至于能否保住韦见素一家的性命,则只能看大唐天子李隆基是否想大开杀戒了。

    得到秦晋肯定的答复,啜泣声中似乎绽出了一丝笑意,转而一闪即逝。

    “多谢使君!”

    韦娢默然转过身躯,一步步离开秦晋所在的庭院。

    “慢着!”

    “使君可还有吩咐?”

    “神武军五日后开拔,赶赴冯翊,你也一并去吧。”

    秦晋忽然想起来,神武军一旦离开长安,面前的这个女人必然会如所有的韦家族人一般,被投入大狱中,所幸就带着她一并走了。

    不过,他得到的却是清晰的拒绝。

    “使君好意心领,但是父兄尚在狱中受苦,妾身又岂能独自逃离?”

    说罢,再也不等秦晋的说辞,便头也不回的离去。

    秦晋愣怔了半晌,只觉得心头胸口好像堵了一团破布,吞不下,吐不出,让人呼吸困难。

    次日一早,秦晋带了三名随从甲士,往兴庆宫方向的永嘉坊而去,中书令高仙芝的府邸就在其中,他打算在离开长安之前,无论如何也要与这位朝中唯一可以与杨国忠相抗衡的大臣深谈一番。

    在去的路上,秦晋有些担心,担心高仙芝不肯见他。毕竟上次在兴庆宫中,这位高相公已经很明显的表示了他对秦晋的厌恶。

    到了永嘉坊以后,秦晋的担心便显得有些多余。因为在高府的家老通禀之后,不过片刻的功夫,便已经得到了这位高相公的允许,入府一叙。

    秦晋还是头一次到高仙芝的府邸。天子无论对这位高相公的真实态度如何,至少在表面上隆而重之,甚至将永嘉坊中最好的在地赐予了他。这在绝大多数不明真相的官员眼中,可是实打实的恩宠。

    秦晋曾不止一次的揣测过,高仙芝到底知不知道天子曾经数次对他起了杀心。几经思量后,他得到的答案是肯定的,高仙芝为人虽然有些不知道变通,但却绝是个绝顶聪明的人,以他的心智又怎么可能猜不到天子的心意呢?

    然则,就算高仙芝猜到了天子要杀他,在兵变之时还是义无反顾的站到了天子的一边,战斗到最后一刻。

    让秦晋替他觉得可悲的是,就算高仙芝拼死卖命,到头来还不如频频坏事的奸佞身受天子荣宠。

    宦官鱼朝恩不过是到陇右去搬兵,回来以后就被破天荒的任命为观军容使,掌握神策军的提调之权。还有杨国忠,在兵变中毫无作为,甚至这场兵变就是他主导的打击异己的冤案所导致的,可天子仍旧力主他重返政事堂。

    与之相比,反而是呕心沥血,不顾生死护着天子的高仙芝,仅仅得了个中书令宰相之的名衔。

    实际上,中书令绝非虚衔,但在鱼朝恩和杨国忠的瓜分下,异己天子若有若无的怂恿纵容下,宰相之的权力究竟还剩下多少,明眼人一看便知。

    说到底天子的所作所为让秦晋看了实在是齿冷不已。什么天下为公,任人唯贤,其实都是一句欺骗世人的鬼话。在权力面前,任何人永远都是自私的,而任人也永远是为亲,为近。

    为了制衡不信任的臣下,便宁可一而再再而三的重用亲近却不干正事的臣下。

    “使君,相公已在会客厅等候,请……”

    永嘉坊中的宅邸并没有外人想象中奢华,在一处毫无特殊之处的回廊下,高府的家老轻轻来开了坊门。

    秦晋径自进入室内,眼前的光线骤然暗了下来。

    实际上,中书令绝非虚衔,但在鱼朝恩和杨国忠的瓜分下,异己天子若有若无的怂恿纵容下,宰相之的权力究竟还剩下多少,明眼人一看便知。

    说到底天子的所作所为让秦晋看了实在是齿冷不已。什么天下为公,任人唯贤,其实都是一句欺骗世人的鬼话。在权力面前,任何人永远都是自私的,而任人也永远是为亲,为近。

    为了制衡不信任的臣下,便宁可一而再再而三的重用亲近却不干正事的臣下。

    “使君,相公已在会客厅等候,请……”

    永嘉坊中的宅邸并没有外人想象中奢华,在一处毫无特殊之处的回廊下,高府的家老轻轻来开了坊门。

    秦晋径自进入室内,眼前的光线骤然暗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