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乱唐 > 正文 第三百三十二章:天子用此贼
    卫伯玉之死让秦晋惊骇不已,哥舒翰的动作又快又狠,直接让他的劝说计划宣告流产。.哥舒翰杀了此人,就等于彻底与杨国忠决裂,而杨国忠不论为了报复抑或是自保,恐怕都要竭尽所能的与之不死不休。

    “使君,是裴敬!”

    距离对方的骑兵马队已经不足一里,乌护怀忠紧紧护在秦晋的身侧,生怕有一丁点闪失。裴敬的战马度不快,徐徐驰来。

    当得知皇甫恪就在前面的骑兵马队里,秦晋也不再犹豫,双脚一夹马腹,径自奔了过去。乌护怀忠被秦晋突如其来的举动吓坏了,万一被朔方叛军所乘,于神武军而言那可就是灭顶之灾。

    与此同时,之间朔方军中亦奔出一匹战马,其上端坐的正是皇甫恪。

    裴敬只比乌护怀忠落后了半个马头,他是负责这次会面的联络者,出现任何一点意外都将难辞其咎。

    “使君,对面军中纵马出来的就是皇甫恪!”

    其实,不用裴敬介绍,秦晋也从来人的穿戴气度上有了判断。不过,皇甫恪的胆量还是远之前的想象,此人居然敢不带随从就单人独骑出了军阵,与之见面,就冲这种胆识,便使人侧目佩服。

    真是一员有勇有谋的老将啊!秦晋暗暗称赞。

    自来到唐朝,唐.军上下给秦晋的印象都与记忆中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赫赫威名的高封二人不复勇猛,行事用兵畏畏尾,余者人众,不是杜乾运这种阿谀无能之辈,就是卫伯玉那种毫无气节的小人。

    直到皇甫恪出现,才使得秦晋眼前一亮。此人虽然处于劣势,处处有求于神武军,但总是不肯放弃最后的抵抗,甚至时时打算着咸鱼翻身。可是,无论如何,这支人马都守住了最后的底线,没有为了出路与安禄山的叛军合作。

    “皇甫老将军,后生晚辈秦晋有礼了!”

    两人的战马迎面而停,距离近的足以使秦晋看清楚皇甫恪脸上的老年斑。

    终于见到了如雷贯耳的秦晋,皇甫恪却不可置信,逼得他退无可退的秦使君居然是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于年龄上,与他此前的猜测相去甚远。如此老道的行事手法,只能是出自于拥有丰富阅历的人。

    “秦使君不必多礼,老夫这次来,是负荆请罪的!

    秦晋呵呵一笑。

    “老将军杀安贼密使,将叛军挡在黄河东岸,使之止步于黄河,于大唐而言,可是居功甚高。”

    “秦使君莫要调侃老夫,老夫举兵叛乱,已经是不赦罪人,又何敢言功啊?更何况,安贼密使之死又是秦使君为之,老夫又怎好掠人之美呢?老夫此来,只求能止兵戈,不死麾下兄弟枉死在昔日同袍的手下。”

    如果说秦晋的寒暄带着几分轻挑之意,那么皇甫恪的回复则是言辞恳切

    秦晋可以清晰直观的感受到,皇甫恪对唐朝和还有着深深的认同感,看来坊间传言,皇甫恪叛乱乃崔亮所逼迫,此言应该不虚。

    “实话说吧,秦某此来,只想拜托老将军一件事!”

    “请使君直言!”

    “老将军诸军蒲津,务必使叛军止步于黄河东岸。”

    “还道何事,老夫答应就是。”

    不等皇甫恪提出条件,秦晋便主动说道:“老将军挡住叛军偷袭,于关中百姓则可免去一场刀兵之灾,请受秦晋一拜!”

    秦晋说的言辞恳切,突然间于马上正身一躬,倒让皇甫恪大出意料之外,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只见秦晋又道:

    “只要能挡住叛军,粮食与军械,都由冯翊郡守府一体承担,请老将军放心。”

    “这,这……”

    皇甫恪愣住了条件还没提呢,对方就先泄了底,这可与他印象中的秦晋有很大出入啊。但紧接着,皇甫恪又连连懊恼,原是对方将他当做了信义重诺的君子,托付以大事,他却一小人之心揣度了对方。

    倏忽间高下立判,尽管这种微妙间分出的高下并不为人所察觉,但羞愧之感却让皇甫恪罕有的产生了挫败感。

    “好,老夫答应你就是!”

    他本想说几句硬气话,不用对方提供粮食,但一想到蒲津数万张等着吃饭的嘴,便又软了下来。

    “有老将军这句话,秦某就放心了!蒲津无忧矣!大战在即,秦某不便多做耽搁,还请老将军保重。。”

    匆匆见面,又要匆匆离去,皇甫恪敏锐的意识到,面前这个年轻人似乎在为一件事万分焦灼。

    “老将军,咱们就此别过,稍后会有步卒运来下月所军资……”

    皇甫恪本来还想邀秦晋一同狩猎,也好让对方见识见识朔方军的军威,但对方却根本就没给他这个机会。如果强留肯定不现实,只能压制住了心中的憋屈,亦极为痛快的做了回应。

    眼看着神武军骑兵呼啸而走,视野内只剩下了未及落地消散的团团烟尘。

    皇甫恪驻马眺望,久久不能回神。

    “将军就真相信秦晋的红口白牙?”

    陈劫从旁冷冷的提醒,皇甫恪这才意识到,自己居然从不曾对秦晋的话有过半分怀疑。

    他在大腿上拍了一巴掌。

    “说来老夫也不相信,自与秦晋其人会面,老夫还真不曾生出个半分疑虑!如何,陈先生有不同的看法?”

    陈劫拱手道:

    “下走也相信秦晋所言不虚,再者,稍后若有运粮队赶来,真假自然就可以见分晓了。”

    秦晋当然不会骗皇甫恪,现在的神武军力量捉襟见肘,他要将一切可以联合的力量拧在一起,与历史的车轮一较高下,看看那滚滚向前的轮子是否究竟不可阻挡!

    “走,去潼关!”

    直到甩开了皇甫恪的游骑探子,秦晋斩钉截铁的对乌护怀忠下令,然后又扭头看向不离左右的裴敬。

    “你就不要跟着去潼关了,与运粮队会合,与皇甫恪的沟通就全靠你了!”

    联络沟通神武军和朔方军,裴敬是最合适的人选。

    五百骑兵星夜兼程,于次日清早抵达潼关。

    但是,为了不引人注意,他们只能在距离潼关十里外的一处桑林中隐匿身形。地方官不敬奏请,擅自离开郡县地方,足以被天子问罪。他先派人与契苾贺取得了联络,然后再让契苾贺代为通传。

    然则,就在秦晋的五百骑兵进入桑林之时,哥舒翰就已经得到了消息。

    “从冯翊来的骑兵?可确定了身份?”

    马军指挥使王思礼揣测道:

    “末将以为,应该是神武军。”

    “不能失朔方军?”

    王思礼思忖了一阵,摇头道:

    “皇甫恪自身为叛军,前有狼后有虎,哪有功夫到潼关来找咱们的麻烦!”

    哥舒翰却道:“你以为这五百骑兵是来找麻烦的?”

    “不找麻烦,又因何鬼鬼祟祟的到桑林中隐匿行踪?”

    王思礼能够听出哥舒翰话中的质疑,但他仍旧坚持己见。却听哥舒翰冷笑了一声。

    “王三啊王三……不要看谁都是敌人!等着吧,用不了多久,对方就会派人来联络了。”

    果然如哥舒翰所料,郎将契苾贺求见。

    契苾贺带来了秦晋的亲笔信,并代秦晋表达了求见的急切心情。

    信中仅仅是简单的寒暄问候,至于究竟有什么重要的事让秦晋冒险前来潼关求见,哥舒翰还是一头雾水。

    王思礼怀疑秦晋可能是想借助哥舒翰剿灭皇甫恪,但哥舒翰却不以为然,这些日子秦晋和皇甫恪眉来眼去的,他都看在眼里。以此判断,秦晋根本就没有剿灭皇甫恪的心思。

    “告诉秦晋,他不必入城,老夫去见他!”

    哥舒翰带着大批崔琮出关城巡查西面各营,郎将契苾贺随同前往。

    桑林内,秦晋惊讶不已,哥舒翰居然放下了架子,亲自前来相见,这个面子可是比天子都要大了。

    在长安的这段日子里,关于哥舒翰的傲气和跋扈,秦晋多少也有所耳闻,可就是这样一个人居然纡尊降贵来见,实在令人难以置信。

    “秦晋,希望你别让老夫白走这一遭!”

    哥舒翰与秦晋二人单独来到桑林边缘,秦晋斟酌了一番就拱手说道:

    “相公不该杀卫伯玉啊!”

    哥舒翰却满不在乎的说道:

    “杀就杀了,杨国忠又敢耐老夫如何?”

    秦晋早就知道哥舒翰骄傲跋扈,不想竟是如此的肆无忌惮。都说宁得罪君子,不得罪小人,你哥舒翰就算手握数十万大军,连天子都不得不忌惮,又怎么可能防得住小人的致命一击呢?

    再说了,历史上的杨国忠不正是利用了天子对哥舒翰的忌惮和猜疑,才使得借刀杀人之计成功了吗?

    想到这些,秦晋就豁出去了。

    “下走得到消息,杨国忠于暗中鼓动天子,欲强使老相公出关迎战!”

    说罢,秦晋就死死的盯着哥舒翰,果然这老头的表情产生了变化,只是右半边脸的表情僵硬与左半边脸对比在一起,竟有说不出的怪异之感。

    去听哥舒翰咬牙切齿道:“杨国忠匹夫,天子如何用此国贼?”

    这一声问,秦晋回答不了他,事实上当世之时也没人能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