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乱唐 > 正文 第四百一十九章:蕃将急复仇
    突然间吃了大亏,蔡希德很不甘心,在稳住阵脚之后下令追击撤退的,若不报此仇此一战必会沦为他人笑柄。  .

    “追击,追击!让唐.军付出应有的代价!”

    蔡希德才不相信唐.军借助了什么鬼神之力,不过是捣鼓出了一些稀奇古怪的玩意,使得他麾下的军卒受惊,才导致了溃散。这一回他们有了足够的心理准备,绝不能让同样的事情再度生。

    与蔡希德的不惧鬼神截然相反,闵光杰被下坏了。

    “将,将军,唐.军,唐,唐.军请了鬼神相助,咱,咱们还是退避三舍为上策……”

    “放屁,这世上哪来的鬼神,再危言耸听,动摇军心,小心项上人头不保!”

    蔡希德十分清楚,自己不怕鬼神却不代表着别人也不怕鬼神,只怕与闵光杰持同样想法的大有人在。为了不使“唐.军鬼神相助”在军中酵弥漫,最好的办法就是尽快将唐.军击败,只有如此才能使那些突然产生的留言消弭于无形。

    否则一旦拖延下去,这种不利情绪将会越积累越多,对军心的威胁甚至要远胜于。

    燕军的战斗力远远过唐.军,蔡希德相信,只要沉着应战,一定会击败敢于挡在他们面前的一切唐.军。

    所以,现在的当务之急就是追上那些撤退的唐.军。

    只是蔡希德并不知道,他口中的蠢货就在撤退的之中,亲自指挥了刚刚的战斗。

    王颀跟在秦晋身后,他已经对这位年轻的郡守敬佩的无以复加。秦晋让全军进入最高战备状态,使得神武军再第一时间对燕军的突然到来做出了反应,如果像往常一样仅仅留下三分之一的人做战斗准备,那么他们的应对就绝对不能如此之快。

    “蔡希德稍后就会追上来,让下面的人做好准备,随时迎敌接战!”

    梨花枪第一次出战就已经崭露头角,燕军在惊骇之下居然吓的崩溃逃窜。如此看来宗教鬼神之力不但可以笼络人心,还可以恐吓敌人,此战之中秦晋又有了新的领悟。在此之前,他一直对宗教嗤之以鼻,认为这些装神弄鬼的东西除了坑人以外,没有任何好处。但现在看来,似乎完全不是这么回事,只要使用得当竟会收到意想不到的效果。

    “只可惜梨花枪的火药桶造的数量太少,完全不够用啊!”

    王颀忽然没头没脑的叹了口气,抱怨梨花枪火药桶生产的太少。秦晋闻言笑道:“这东西并不具备强大杀伤力,造在战场上顶多只能用辅助之用,指望它能够扭转乾坤可不现实啊!”

    话虽如此,但是造的多了总不会是坏事,王颀想了想觉得秦晋的话有道理。

    “听说使君还造出了一种叫霹雳炮的物什,铁蛋暴裂开去,弥漫数十步?如何不拿来阵前一用?”

    王颀一直在浍高山西麓带兵演练,因而并不曾见过测试霹雳炮的场景,但仅仅从只言片语的传闻中,同样能感受到这种东西的威力远远大于梨花枪,可不再是锦上添花的摆设了。

    大军眼看着出了山谷,又进入下一个山口,秦晋双腿用力,夹了夹马腹。

    “霹雳炮威力惊人,但也有个不能绕过的缺点,那就是体积大,重量大,运输极为不便,因而只适用于防守战和守城战。以石砲射可以投掷数百步,埋在地下可以出其不意。这种东西好歹也算秘密武器,不能一次都拿出来。俗话说,好钢要用在刀刃上,等到霹雳炮出场之时,就让蔡希德死无葬身之地!”

    听了秦晋的话,王颀信心倍增,只觉得击败蔡希德全歼这股入寇的燕军只在咫尺之间。秦晋觉了他的自满情绪,便又道:“莫要因此而轻视燕军,就算有火器的弥补,与燕军战力仍旧有着很大的差距,野战硬碰硬非我长项!”

    “末将明白,神武军于此地主动出击,主要目的就在于消耗其兵力,挫其锐气,真正的决战还要在绛县城下!”

    王颀这番话不禁让秦晋对他另眼相看,这个谋划秦晋只在自己脑中,从未和任何人提及过。并非他不相信自己的麾下,所担心的是如果提前公布这个决定,势必会使神武军少了一份决战之心,从而不能尽全力应战。

    现在仅仅通过只言片语,王颀居然就猜到了秦晋的意图,此人看来还真是个可造之材!

    此前秦晋曾让卢杞举荐人才,他便多次从卢杞口中听说过此人。但在卢杞口中,王颀似乎也有着难以忽视的弱点,而且这个弱点竟足以使卢杞一直压制着此人。

    这些念头纷纷乱乱,只在秦晋的脑子里一闪而过,他考虑更多的还是目下这场大战。此战关乎生死存亡,必须慎之又慎。

    接下来,秦晋将伏击之地定在了三条谷地交汇之处,这也是浍高山绛州以东地段最适合伏击的地方。秦晋之所以笃定蔡希德一定会追击而来,是对其人做了充分了解之后才做出的推断。

    通过各种情报汇总梳理,秦晋轻而易举的就可以看清楚蔡希德的脾气秉性。此人的确是个用兵之才,但却也失之于恃才傲物的傲慢。过分的自大,往往会在敌人实力乎想像时,成为他最大的不确定性。现在秦晋所要做的,就是将这种不确定性挥到极致。

    这一回秦晋汇集了神武军在浍高山西麓的精锐约一万余人,虽然在人数上并不占优势,但考虑到此处伏击地点至多也就够双方展开共计一万人,这个弱势也就可以忽略不计了。因此,别看蔡希德带来了三万精锐,作战之时,除了接战的数千人以外,余下的两万多人都只能堵在后面观战。

    王颀又道:“每人手中还有四支梨花枪火药桶,足够应对蔡希德的追击了!”

    梨花枪的构造很简单,将四支火药桶分别绑在丈许长枪的前端,以引线牵到枪柄尾端,临战之前以火绒点燃引线,火药桶会喷出其中铁砂,对冲至近前的敌兵造成一定程度的杀伤。再配合以巨响和燃烧后产生的烟雾,足以使一支精锐人马军心动摇。

    秦晋却摇了摇头。

    “蔡希德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仅仅以梨花枪难以再挫其锐气,这一回要神臂弩出场了!”

    神臂弩乃蹶张弩的轻量版,体积重量都减少了将近一半,但威力却丝毫不减。这种武器乃是军国重器,数千张弩齐射足以织出一张死亡之网来。

    “来了,来了,燕军来了!”

    远远的便有游骑探马回报燕军踪迹,眼看着他们追击将至,秦晋长长吸了一口气,也不禁由衷赞道:

    “他们好快的度,不愧是严峻精锐!”

    蔡希德部行军能力之强,远秦晋想象,这也让他再一次正视了神武军和燕军精锐之间的差距。同时也让他意识到,自己和燕军之间数次交手得胜的侥幸,除了老天眷顾,他想不到还有其他原因。

    秦晋还没天真到以为只用那些临时抱佛脚的方式,把平日拿着出头铲地的农民训练了一两个月,就能力压身经百战的燕军精锐。

    王颀很自信的说道:“来得快,也是急着送死呢!”

    他这句话引起了周围众人的呼应,报之以轰然大笑。

    玩笑归玩笑,与蔡希德部硬碰硬又是另一回事,这些人绝非易与之辈。他们尾随追击而来,也果如秦晋所料做足了准备。但现在秦晋却不与之硬碰硬了,当他们进入神臂弩的射程之后,箭雨如簧飞起砸落,像收割庄稼一样,一轮齐射就收取了数百人命。

    即便是谷底交错的开阔地,但空间还是有限,所有不论或是燕军都以密集阵型集结冲击,燕军在唐.军神臂弩面前就吃了密集阵型的亏。当三轮齐射砸落之后,已经有上千人失去了战斗力。

    蔡希德见此情景,心疼的脸色都绿了。预想中那喷火的玩意没有再次出现,迎接他们的居然是弩箭。他隐隐有种被戏弄了的感觉。但人在气头上,他也顾不得细细思量考虑,只想着一战歼敌,哪怕付出相对高的代价,也绝不能让秦晋那竖子讨了便宜去。

    “杀!杀!杀!”

    一连三个杀喊得面目狰狞,燕军爆了,嗷嗷嘶吼着,盯着箭雨冲向所在的谷口。仅仅四百步距离,却是以数千人为代价换来的。然而,只要短兵相接,他们自信一定会让后悔做人!

    七轮箭雨过后,神臂弩弩手力竭,再也拉不开弩弓。此前严阵以待的枪兵顶在了最前面,梨花枪再次爆出此起彼伏的巨响,白色烟雾弥漫战场,尽管燕军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但再一次置身于透着浓烈硫磺味的烟雾中,还是不免有几分慌张。

    对此,蔡希德早就有了充分的准备,这一次他亲自带头冲进了白色烟雾中,其麾下士卒见主将如此悍不畏死,士气陡然大盛。

    “杀!杀!杀!”

    喊杀声再度响彻浍高山西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