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乱唐 > 正文 第四百三十章:神武伏胡兵
    天色渐渐黑了,白日间厮杀的喧嚣已然无影无踪,只有血腥与腐臭的味道弥漫着整个军营。.

    一处单独辟的内部营寨上千人挤在一起,或席地而坐,或就地倒卧,其间不时传来声,咒骂声……

    “校尉,俺看这燕军有古怪。”

    “要死了,万一被燕狗听了去,大郎就暴露身份了,咱们还能安稳吗?”

    两个人说话的声音都很低,那个被斥责的人显然意识到了自己的疏忽,低下头来认错。

    “说也就说了,周边都是咱们自家人,害怕燕狗听了去?只是传扬出去,我张贾被叛军所俘,辱没先人啊!”

    这位被众人有意无意围在中央的虬髯汉子正是绛州民营甲字营的校尉张贾,在按照秦晋军令北上运动之时,遭遇了燕军大股骑兵,不敌之下部众溃败,他本人不幸被俘。只不过眼瞒住了身份,才没有被单独揪出去拷掠。否则张贾的下场不是投降,就是去死。

    低低的叹了一声之后,张贾看向那个刚刚失言的年轻人。

    “说说,燕军有何古怪?”

    “是!俺以为燕军若反击成功当厉兵秣马再图进取,可看看眼下,一片死静不说,就连军卒调动都混乱不堪……”

    话还未说完,刚刚训斥他的老者再次打断了他。

    “小子莫在大郎面前胡言乱语,难道那么多的族中长辈,还不及你一个黄口娃娃了?”

    年轻人受了训斥有些不甘。

    “叔公!英雄不问年纪高低,甘罗十二岁拜相,霍嫖姚……啊……”

    “打你个不知死活的,人家什么命,你是什么命…..”

    老者说不过年轻人,激动的以手中拐杖击打年轻人,张贾见状赶忙拦住。

    “老叔莫急,七郎之言不无道理,燕军今夜的确是透着古怪。”

    老者这才收敛怒容,将信将疑的反问道:

    “当真?七郎不是信口胡说?”

    张贾点了点头,不管七郎的话有没有道理,总要先让这位老叔的怒火消下去,更何况他认为七郎所言也有一定的道理。

    这时,一直站在张贾身后的同族汉子猛然拍了下大腿。

    “嗨!七郎一说俺也想起来了,之前俺们几个兄弟被燕狗叫了去修整马厩,就曾听说什么战马不卸鞍,夜半动身的话……嗯,一定有古怪!”

    老者闻言慌了,颤抖着急道:

    “难不成是燕狗半夜要偷袭绛县?得,得通知秦使君做好准备才是啊!”

    那汉子苦笑道:“老叔在做梦不成?咱们都是燕狗的俘虏,不是当填命鬼,就要做苦力的,哪有可能逃出去呢?”

    这时那个被众人呼作七郎的年轻人竟惊呼了一声,然后立刻意识到自己又失态了,便压低声音道:

    “燕军不是要偷袭绛县,而是打算趁夜逃走!”

    张贾闻言问道:

    “何以见得?”

    “夜间袭城,岂用的着战马?”

    一句话让张贾茅塞顿开,白日攻城尚且用不着战马,又遑论夜间了。只是燕军趁夜逃走这个判断也太令人匪夷所思了,一直以来燕军给人的印象都是骁勇善战,残暴狠辣,只有他们追击别人的份,哪有趁夜逃走的道理呢?

    不过,燕军若果真逃走,他们这些被俘的族人,岂非就有了脱身的机会?

    只听那七郎又侃侃而道:“俺白日间就注意过了,蔡贼一直以新附之军对抗神武军,很明显,就是用填命鬼挡在前边,好减轻自家嫡系的损失。所以俺敢断言,蔡贼此次趁夜他偶走,定然会丢下这些填命鬼!”

    对蔡希德的填命鬼,张贾也有所了解,基本都是唐朝地方的团结兵和原有军队,另外可能还有一些临时征募的良家子。这些人对伪燕的忠诚度极低,反之蔡希德也一定不信任他们,七郎的分析倒也合情合理。

    又联想到,燕军白日间三面受敌那副狼狈德行,心中对蔡希德逃走的可能性又肯定了几分。

    张贾并非是只会安享富贵的地方豪族,否则也不可能在受到朝局争斗的牵连后,毅然入山为盗,甚至在短短数年间就成为汾北群盗的领,这些都不是偶然,全赖他有着过人的胆色和见识。

    仅仅思忖了一阵,张贾竟在瞬息之间就下定了决心。

    “好!干他娘的!今夜过半以后就动手,蔡贼逃了,群贼无,正是咱们脱困,不,是建功立业的大好机会!”

    跟着张贾一齐被俘的都是他的族人和亲信,张贾的话自然一呼百应。

    ……

    浍水河谷,一支唐.军隐匿其中,枕戈待旦,副将王颀站在小丘之上眺望着黑暗的北方,他在天黑之前接到了秦晋的军令,燕军会于夜半时分撤走,令他相机而动。入秋后的夜间已经很凉了,周边草木上的露水已经打湿了他半身的甲袍。

    此时已经是后半夜,还不见燕军兵营有什么举动,他不禁有些心烦意燥。

    经过白日间一战之后,燕军收缩了包围圈,绝大多数的兵力都集中在绛县城的西北两个方向。

    王颀所在的位置,正好可以一览这两个方向的情况,一旦出现异动,只要有一丁点的火光都可以看得清清楚楚。

    他挪动了一下因为久站而麻木的双腿,此夜注定不会安宁,是以片刻放松都不敢。

    “副将快看,有火光!”

    王颀猛然抬头,向黑夜中望去,果见刚刚还漆黑一片的虚空竟在瞬间亮起了点点火光。

    “探马游骑,去侦查!”

    与此同时,王颀又下令全军整备,检查弩箭刀枪,随时准备战斗。

    看着远处火光的范围逐渐扩大,王颀只觉得热血阵阵上涌,直冲脑门,他有种预感,一定是燕军军营生了变故。

    不等探马回报,王颀就已经下达了全军出动的命令,机不可失失不再来,认定是燕军出现变故后,他不愿再耽搁片刻的时间。

    眨眼的功夫,原本寂静一片的河谷沸腾了,五千神武军嚯嚯踏出了河谷,直扑燕军营地。

    ……

    绛县东北曲山口,这里是浍高山北段的一处山口,由此处翻过浍高山是距离绛县城最近,也最好走的一条路。秦晋断言蔡希德必定会走这条路,裴敬亲自领兵于此地设伏,只等蔡希德进入彀中。

    可一直等到后半夜都没有动静,裴敬甚至以为秦晋的判断出错了,就在他快失去耐心之际,山口终于有了动静。

    “燕狗来了!”

    探马的回报令所有人都精神一震,原本因为枯燥等待而出现的沉沉困意此刻一扫而空。

    “都沉住气,等燕狗大部进入山口,再将他们一刀斩为两断,然后一口口的吃掉!”

    裴敬说这些话的时候,仿佛不是在计划一场厮杀大战,就像在讨论如何分割食用一只烤羊腿。

    临近山口以后,燕军的行进动作谨慎而又缓慢,所有人的心头提到了嗓子眼,一旦被他们现了蛛丝马迹,伏击恐怕就要变成强行突击了。

    也许是燕军逃离心切,竟没有现遍布山中的神武军伏兵,依次6续进入山口,裴敬见状如此,眼睛里跳跃着灼人的火光。

    “杀!”

    随着一声杀划破了死寂的夜空,如簧箭雨在黑暗中砸向了山口处隐约闪烁的火光长龙。

    紧接着,惨叫唉呼一片,响彻整个山谷。

    五轮箭雨过后,裴敬再不犹豫,抽出了腰间的横刀怒吼了一声。

    “全军将士,随我杀贼!”

    他的怒吼瞬息间就得到了回应。

    杀!杀!杀!

    埋伏在山上的神武军如潮水般冲了下去,裴敬等这一刻用了太长时间,他几次差点坏了秦使君的事,以至于昔日的老兄弟都与他有了嫌隙,现在证明自己的时刻终于到了。

    裴敬脚下不停,心中暗暗誓,这次机会绝不能错过,能否全歼蔡希德部就在此一举了。

    燕军虽然做好了足够的防御准备,但显然也没料到唐.军竟会出现的如此突然。五轮箭雨将他们本就松散的阵型打乱了,伏兵自山上冲下来以后轻而易举的就将他们打了个对穿。

    神武军按照事先拟定好的作战计划,将燕兵分割成了四段,然后有节奏的用神臂弩予以射杀,再将长枪兵压上去,以彻底摧毁燕兵的抵抗。

    此战神武军占尽了天时地利人和,尽管燕军的抵抗与反击极是勇武,但还是抵挡不住如雨的箭矢和如林的长枪。

    蔡希德伤患突然加重,疼的难以骑马,由随从以软榻抬着前行,忽然遭遇敌袭,抬着软榻的一名随从猝不及防中箭身亡。软榻失去了平衡翻落在地,蔡希德也连着软榻一同翻落。

    胸口折断的肋骨仿佛又断了好几节,疼得他连呼吸都觉得困难无比。

    “救…..救我……”

    微弱的呼救声被惨叫和哀嚎所淹没,所有人都惊慌失措的找地方隐蔽,以躲开唐.军箭矢的射杀,哪还有人顾及这位一军主将的死活呢?

    另一个抬着软榻的随从也没能幸免,他本想将压在蔡希德身上的软榻移开,却被弩箭贯穿了胸口,眼见着活不成倒了下去,重重压在蔡希德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