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乱唐 > 正文 第四百八十四章:虫娘伤心思
    大约一刻钟不到的功夫,营中忽然鼓角齐鸣,辕门陡而大开,两队全副武装的军卒奔出来分列两侧,一名将军服色铠甲的七尺壮汉带领众将嚯嚯而出。.

    这副场面让李亨心绪激荡,如此强兵强将,倘若给他十万,就算收复东都洛阳也未必是难事,但一想到秦晋的出走,又不由自主的就意兴索然。当此危亡时刻,正在用人之际,却逼走了栋梁大将如何不让人心痛。他只责怪自己心软,没有及时阻止陈希烈和李泌对秦晋的步步紧逼,可事到如今就算把肠子都悔清了,依旧于事无补。

    “咦,这不是郭子仪吗?”

    随侍在李亨左右的宦官小声嘀咕着,他曾在南内当值,不止一次的见过郭子仪入宫觐见。

    “是他?”

    众人异口同声,但所想的却心怀各异。

    李亨感慨赞叹,谁说秦晋是不管不顾的出走了?这不已经做足了交代吗?只一点令他惊讶,那就是秦晋对郭子仪的信任,难道仅仅见过数面就能断定此公人品才智俱胜于人?有了这种想法,再看向郭子仪时,目光中已经尽是欣赏。

    秦晋代郭子仪求情时,李亨只以为这是爱才之举,但全然想不到,秦晋竟可以全部相托付。他不了解郭子仪的为人和本事,但却深知秦晋的能力和眼力,因而不得不对这个数日前还是阶下囚的人刮目相看。

    “臣郭子仪拜见皇帝陛下无恙!”

    ……

    一支百人队骑兵疾驰向东,这里平常就是唐.军突袭的燕军薄弱处。负责此地防御的燕军守将见又来了麻烦事,满脸的不情愿,组织部下上马,准备阻击,每日里他要如此出动不下十次,不是把撵回城去,就是让外面的人冲了进来。

    二十万大军围城,居然四处漏风,要怪只能怪长安城太大了,周长竟长七十余里。这胡将是生平以来头一次到长安来,原本打算着破城之后抢钱抢女人,现在不但愿望落空,还要终日做这种疲于奔命的勾当。

    “小子们都精神点,把唐.军撵回去就成!”

    立时便有部众回应:

    “明白,死的快就没命进城抢钱抢女人!”

    众燕军轰然笑成一片。

    然而,双方交战之后,他们立时觉不妙,顷刻间就有数十人坠马而亡。

    “不好,是同罗部骑兵!”

    “撤,快撤,放箭阻击!”

    燕军脱离与唐.军的接触,以骑弩攒射阻击,奈何这股唐.军动作灵活,几次转折穿插就已经把他们甩在了后面。

    虫娘将脸紧紧贴在宽阔的脊背之上,隔着一层单衣,甚至可以听到咚咚的心跳声。随着战马颠簸起伏,她轻蹙眉头,试图扭动一下僵硬麻木的身体,但由于牛筋绳把自己和那个男人绑的太紧,加上身体虚弱没有力气,只能作罢。

    男人的身体陡然大幅度向左侧歪了一下,虫娘猝不及防也被带着歪了过去,破空之声猝然响起,她只觉得脸蛋微有痛感,竟是一杆羽箭擦了过去。

    “藏在我身后,不要露出头来!”

    虫娘刚想回答,身子却又被猛然带着歪向了右侧。于是,虫娘不再试图乱动,只安静的趴在宽阔的脊背上,感受着他的温度和难得的安宁,暂时忘了虚弱、疲惫与痛苦,她甚至觉得,如果能够永远这么继续下去,就算病一辈子也甘愿了。

    从小到大还是头一次如此近距离的接触男人,虫娘的脸有些微微烫,这个男人原本将要成为她的驸马,成为天下人的大英雄,可他却选择了与自己同赴绝境。这一刻起,“秦晋”二字从一个名字变成了活生生的人,成为只属于她一个的大英雄。

    虫娘趴在秦晋的耳朵边轻声问道:

    “我的病无药可医,为什么还要救我?”

    这个问题,她一早就想问了,可此前在大庭广众之下实在问不出口,现在虽然身处战场随时可能丧命,却在事实上与二人独处没什么区别,如果现在不问,只怕今后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以为秦晋会因为战斗的吵嚷,马蹄的咆哮而听不到这虚弱的问,然而耳朵里咚咚的心跳却突然被另一个声音覆盖。

    “我不放弃,你也不能放弃!”

    两行清泪汩汩流下,虫娘兴奋的将头从秦晋的背上仰起,试图看清楚他的面容,然而却只能看到小半张侧脸,如果带了头盔恐怕就剩下冰冷的铁盔了。她知道自己染上了虏疮,这种病无药可医,又传染性极强,能挺过去的人万中无一,自己的希望很渺茫。但不知为何,听了秦晋这短短的一句话后,心中就好像有一团火焰腾起。

    可转瞬间,虫娘重又陷入绝望,秦晋与自己如此接近呼吸可闻,不被传染的可能性几乎为零,就算自己可以熬的过去,他呢?能熬过去吗?假如只有自己活下来,她宁愿也跟着死去。如果秦晋坚持到最后活下来,那自己能熬过去吗?如果熬不过去,只剩下他一人,若干年后娶妻生子,还会不会记得自己?

    胡思乱想间,虫娘竟在双方骑兵的追逐中趴在秦晋背上沉沉睡去,眼角还挂着晶莹的泪水,随着战马猛然跃起落下,悄悄滴落。

    ……

    北风呼呼刮过,一群黑衣铁甲军卒围聚数行。

    “确定无疑,这就是同罗部骑兵!”

    张通儒验看过唐.军丢下的几具尸体之后,斩钉截铁的向孙孝哲表示,刚刚冲出去的这股胡人骑兵就是同罗部的人。他曾不止一次和同罗部打过交道,亦曾数次合并作战,因而对同罗部极为熟悉。

    孙孝哲走了两步,就觉得胸前伤口隐隐作痛,他虽然可下下地行走,但却没有好利索,唐.军那种可以出巨响的武器实在过于阴狠,无数铁片射入了身体里,虽然咬着牙任由伤医扒开皮肉一一寻找取出,但终究还是有不少没能取出来。

    也不知是否因为碎铁片没能取出来,还是伤口本就如此,孙孝哲的痛感比以往历次受伤都要来的强烈。他在几具尸体旁边走了几圈,又忍痛俯下身仔细观看,良久之后才出了阵阵冷笑。

    见孙孝哲只冷笑却不说现了什么,张通儒好奇的问道:

    “大帅可是现了什么?”

    孙孝哲收起了笑容。

    “你可曾听说过,同罗部那帮杂种叛燕降唐之后都投了秦晋,后来一直被秦晋用作随扈亲卫。”

    张通儒一拍脑门,恍然道:

    “确是听说过,难道他们就是秦晋的随扈亲卫?”

    孙孝哲没有回答,只点了点头,继而神色间又显出几许兴奋。

    “长安城中一定有了变故,否则秦晋不会轻易派出自己的随扈亲卫,还多达五路疑兵!”

    张通儒也跟着说道:

    “大帅分析的极是,秦晋分作五个方向,每个方向便有一支百人队出城,难道其中一路有重要人物?”

    这正是孙孝哲揣测的原因之一,不过他还有更深层的猜想。唐朝朝廷向来派系林立,官场斗争不止,天子也最擅长拨弄臣子是非,以期互相牵制,平衡朝局。也许刚刚继位的李亨也在学其父李隆基搞这种平衡之术,只不过毕竟经验日前,所以搞砸了这一切,那五路齐出的疑兵一定与此有关。

    只是城中情形具体到了何种程度,却一时之间难以得知。

    “明日一早试探攻城!”

    张通儒应诺,表示立即去准备,以待明日可以顺利攻城。但孙孝哲却将他打断。

    “慢着,明日攻城,我来亲自指挥,倒要看看长安城中有什么猫腻!”

    张通儒一向唯孙孝哲马是瞻,虽然心中不快,但也没对这个命令有半分违拗。

    这次西进,张通儒一直在洛阳负责军粮调配,这种活是吃力不讨好的,好不容易盼着孙孝哲把自己调到了军前,却只剩下了长安这最后一战,偏巧孙孝哲又身受重伤,不得已将大军暂时交给他只会。这一个月里,他曾不止一次在梦中梦到大军经由自己的指挥攻破长安,然而令人沮丧的事实却是没有存进之功。

    孙孝哲似乎觉了张通儒的沮丧,便道:

    “好了,明日不过是试探进攻,长安城破之后,肯定少不了你那一份功劳!”

    闻言之后,张通儒大喜,当即对孙孝哲便是一拜。

    孙孝哲摆手让他起来。

    “除了攻城的准备以外,还要严令各营主将,从即日起必须严加防范,对于城内外打算闯营的唐.军一律堵截追杀,不得轻易放纵,否则必会军法处置!”

    这道命令使张通儒浑身一震,骇然问道:

    “大帅以为,唐廷之中还会有更大的变故?”

    冷笑再一次自孙孝哲的嘴角荡开。

    “等着看吧,以唐朝君臣的德行,不自家斗起来,我这大帅就给你来做!”

    张通儒心道,那感情好,口中却立刻道:

    “大帅料事如神,想必唐朝君臣此时已经斗个你死我活了,到时候不等我大燕军精锐破城,他们自己就得出城请降!”

    闻言,孙孝哲纵深大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