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乱唐 > 正文 第四百九十四章:满城闹风雨
    葛金的诊断很快被告知清虚子和郭子仪,两个人都兴奋不已,立刻就要去见秦晋,却还是被拦住了。eΔ小说*.

    “大夫说了,为小心起见,暂时还是不见的好!”

    清虚子对葛金是十分信服的,师兄出山以来不曾有过一例断错,现在病人是一人身系千钧重担的秦晋,倘若没有十足的把握都不会胡乱说话。

    “不就是水痘吗?贫道十岁上就生过了,没甚好怕的。这秦大夫也怪,尽生些小娃娃的病,吓唬人吗?”

    说罢,他作势便要闯进去,又被身后的郭子仪拉住了。

    “真人难道忘了大夫此前离开长安是因何人?”

    “还不是寿安公主……”

    话音戛然而止,清虚子是个聪明人,立即就明白了郭子仪问自己这句话的意思。

    “难道,公主竟是得了水痘?”

    可,可水痘这种病并非罕见的怪病,就算与虏疮的早期症状十分相似,宫中那些为公主诊病的御医也不至于匆匆误诊吧?清虚子虽然是清修的道士,可对凡尘俗世间的腌臜龌龊一点也不陌生,念头种种涌将上来,顿觉后背寒意森森。

    就是这愣神的功夫,跨院里又有人出来传话。

    “家主请青虚真人与郭将军入内,有要事相商!”

    如此整合两人心意,他们不像秦晋本能的对所谓的深意存着天然的怀疑,一旦认准了葛金的诊断后,就深信不疑。

    终于在幽暗的斗室内见到了神情虚弱的秦晋,郭子仪忽觉鼻间酸,强硬如秦大夫竟也敌不过生死。

    “我的病情你们都知晓了,葛真人诊断是水痘,而非致命的虏疮,旬日后可痊愈,你们不必担心。”

    清虚子口快。

    “寿安公主得的也必不是虏疮,今日可算双喜临门!”

    不过,这双喜却没有人笑得出来,从秦晋到郭子仪,再到葛金,所有人的脸上都凝重的几乎要生了霜。清虚子不合时宜的玩笑只得草草收场,悻悻道:

    “只可惜大夫白白冒险,险些葬送了性命!”

    却听郭子仪突然说道:

    “也许有人就盼着大夫出错呢?”

    其实,秦晋自认同了葛金的诊断以后,立时就将围绕着虏疮事件的前前后后通透的细想了一遍。清虚子和郭子仪能想到的,他也早就想到了。

    不过,怀疑归怀疑,一切都没有实质的证据,自己总不能因此而大动干戈吧?如此公报私仇,只会使局面更加复杂败坏。

    “大夫,今日晚间得报,李泌、李辅国、陈希烈曾一同密谋,虽然对内容不得而知,想必也没什么好事!”

    郭子仪早就得报了,只是当时秦晋将命不久矣,失去了靠山以后,他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没有任何应对办法。虽然他本人受命提调城内诸军,可毕竟一无根基,二无旧部亲信,只要秦晋一死,各部必然各自为战,就算他想以杀立威也没有足够的人手以供使唤!

    现在秦晋大难不死,结果又是大大不同了。

    清虚子道:

    “咱们先下手为强,绝不能让他们抢了先!”

    秦晋不置可否,郭子仪则道:

    “今日,蕃将白孝德闯营进入长安,灵武的朔方军在仆固怀恩的率领下已经抵达武功,距离长安也不过是两三日的路程。”

    清虚子又道:

    “理会他作甚?咱们只要大门一关,总是仆固怀恩有千军万马也进不来!先把李泌和陈希烈这两个混账玩意除掉再说!”

    秦晋忽而问道:

    “除掉?以什么名义除掉?”

    “自然是阴谋作乱,意图不轨!”

    “证据呢?”

    “这……”

    清虚子哑然失声,不知如何作答,憋了半晌后,才道:

    “需要证据吗?自然兵强马壮者说了算!”

    郭子仪大摇其头。

    “现在人人都在私下里议论,大夫在学曹孟德,奉天子,令不臣。若像青虚真人所言,直接派人锁拿,恐怕只会更加使人构陷于大夫!”

    清虚子似乎对郭子仪的说法不以为然。

    “那些包藏祸心的人就算抓不到大夫的错处,难道就不会指鹿为马,以黑为白吗?”

    这回却轮到郭子仪哑口无言了,因为清虚子说的没错,只要有心毁掉秦晋的名声,瞎编瞎说又有何妨?何须真得证据却做?这也就是世人常说的众口铄金积毁销骨!

    对此,秦晋却并不害怕,神武军最擅长的一项就是宣传,只要行事有理有据,就能够禁得住质疑。

    “天要下雨,娘要嫁人,有些人想闹,就先让他们闹的,闹的尽人皆知,再出手相制也不迟!”

    ……

    次日一早,隆隆的战鼓声将睡梦中的李泌惊醒。他立即唤来了老仆询问情况,得知竟是叛军在日出之后再一次大举攻城。

    听到这个消息,李泌心中有些慌,毕竟秦晋罹患虏疮的消息已经被陈希烈这厮刻意的在京中散布了出去,恐怕不用到今日天黑,就会尽人皆知。但平心而论,李泌是希望将秦晋患病的消息隐瞒一阵,等到安排好各项善后措施再宣布也不迟。

    只是陈希烈毕竟身为政事堂内宰相之,李泌不过才是个小小的门下省侍郎,于公事上没有资格阻止陈希烈的所为。

    现在要紧的问题是,秦晋将不治的消息是否对守城大军造成了消极的影响,万一军心涣散,将士懈怠,被叛军抓到了机会……

    李泌不再多想,立即更衣,连早饭也顾不得吃,就带着随从直奔春明门而去。今日,叛军将春明门作为主攻方向,抵达城下时,却听城外杀声震天,战鼓咚咚,李泌不禁有几分腿软。

    刚要上城去查看情况,却被几名军卒拦住。

    “无令者不得上城!”

    被人在上城的甬道处拦住,李泌不但没有生气,反而甚是高兴。如此足以证明,守城军卒临危不乱,就连“无令者不得上城”的军法都严格执行,更何况守城之战了?

    “我是门下侍郎李泌,奉圣命观战!”

    谁知拦住他的军卒却毫不客气的回绝道:

    “此时城上正在奋战,就算天子亲来,无令也不得登城!若要登城,许得贼兵退了!”

    “放肆!狗奴才,谁借你的胆子,敢如此说话?”

    李泌身后的随从早就气愤不已,对那数名军卒破口大骂。

    “城上大战时刻都有危险,请君约束家奴,不要添乱!”

    其中一名头目模样的军卒说话很客气,但面色已经很是不善。

    这让李泌很是尴尬,自己明明为了关心战况而来,却被军卒指斥在此处添乱。而他的仆从表现也是在不争气,凡事须得讲理,破口大骂,以势压人算什么能耐?李泌只能回头,狠狠瞪了仆从几眼。

    “还不走?”

    在城墙下的遭遇让李泌很是郁闷,也有些隐隐然的不祥预感。秦晋马上就要死了,这些军卒仍旧严格执行此前定下的规矩,恐怕军队未必轻易认同了胡人出身的仆固怀恩。

    思来想去,症结所在还是要落在郭子仪身上。

    李泌惦记着郭子仪的同时,还有一个也在惦记着郭子仪,那就是内官监李辅国。

    在太极宫门口,李泌遇见了急急忙忙出宫的李辅国,没等打招呼,李辅国就叫他与之一同出去。

    李泌此来是要与李亨商议今日叛军攻城的事,本不想参与李辅国那些阴谋勾当,但对方只低声说了几句,他竟改了主意。

    因为李辅国自称找到了足够的证据,可以证实在潼关告破之前,郭子仪豢养勇士,私藏甲兵,甚至有几封从杨国忠府中搜出的私人信件。

    许多证据都直指郭子仪此前有造反的心思,倘若听之任之,后果不堪设想。

    李泌顿觉事关重大,认为有必要立即上禀天子,请天子裁决。

    李辅国嘿嘿笑了。

    “我与陈相公也正有此意,还要有劳门下侍郎与我等一同上书。”

    “自是责无旁贷!”

    今日务必要做到一击即中,绝不能再有差池!

    李泌亲自到了郭子仪曾在长安安顿过的居所,院子里已经遍布大坑,被挖出的上百具铠甲平铺在地上,其间还有不少弓弩胡乱散放着。而经李辅国出示的杨国忠亲笔手书信笺,经其确认以后,也的的确确为杨国忠手迹。

    看过这些证据之后,他又马不停蹄的赶往太极宫,这些事已经不是他和陈希烈能做主的,必须由天子李亨决断。

    刚进了太极宫,便有小黄门一脸巴结的凑了上来。当然,这是冲着李辅国而来的。

    “刚刚崔光远来了,还带着一个邋遢道人!”

    “崔光远?这厮进宫作甚?他见到圣人了吗?”

    小黄门巴结的答道:

    “魏相公来的早,现在还没出来。崔光远现在应该还候着呢!”

    李辅国恨恨然低声道:

    “崔光远这厮,早晚让他滚出长安!”

    李泌轻轻碰了一下恣意泄情绪的李辅国,暗示他尽快去见天子,以免夜长梦多。李辅国却不以为意,转而笑道:

    “勿急,一早政事堂已经行文,令郭子仪进宫陈情。只要这厮的人一出现,哼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