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乱唐 > 正文 第五百一十九章:城破难殉国
    “神武军中有一种守城利器,名为霹雳炮,我曾数次见过其威力,当真惊人,可惜啊,这东西产量有限,都供应到优先需要的各营去了!”

    说到此处,辛云京长叹一声。eΔ小说.

    “当初谁又能料到,孙孝哲像个疯子一样,不去反扑潼关,却盯着咱们强攻滥打……”

    路嗣恭听的好奇心大起,对于这种名为霹雳炮的利器,他也曾有过耳闻,传闻中只说在击败蔡希德的关键一战中,霹雳炮大显神威,原来这不单单是传闻,竟是真的。

    “杨将军军中可有此物?”

    如果杨行本的军中拥有此物,就算澄城城破,他和郡太守也能坚守住冯翊最后的防线,如此就算死也瞑目了。但辛云京的话却如一盆冷水兜头浇下。

    “没有,这东西需要大量的生铁和火药,仓促间生产的数量并不是很多,当初推演的是,孙孝哲一定会反扑潼关,于是便都有限供应给裴将军了,因此杨将军也没有这东西。”

    两人双双叹息,总觉得甚为可惜,如果当初但凡能想到这一点,今日说不定就多了一线生机。

    不过,辛云京和路嗣恭都不是怨天尤人之人,很快就从惋惜遗憾的情绪中跳脱出来。

    “战事本就无一定之归,况且人无完人,睿智如御史大夫者,也未必能算无遗策吧。”

    路嗣恭的话还是很中肯的,所有计划都不可能是完美的,运气因素有时候就成了决定战争胜负的决定因素。辛云京的表情则转而刚毅。

    “6兄此言有理,如果把战争胜负都寄托在一个人身上,或是几样秘密武器上面,这就过于不切实际了!”

    议论了一阵,他们指挥着军卒们开始从西门里的宅院开始清拆,得到的梁柱和砖石都被就近码放在城墙边上,只等明日天亮叛军来攻时,可以拿来就用。

    次日天明,孙孝哲果然下令催动大军不计代价攻城,这次用兵算是兵行险招,如果不尽快取得战果,拖的时日越久,对自己就越不利,谁知有可能输光了全部。但他不愿意按照秦晋划好的道走下去,反扑潼关诚然是多数人会做出的选择,而他就是要出其不意,以期打乱秦晋早就布置好的阵脚。

    “张通儒,再给你三日功夫,如果拿不下这座小小的县城,就提头来见我吧!”

    最后的通牒说出去,张通儒顿觉头大如斗。这县城里守军明显比以往他所接触过的战斗意志强上了不知多少倍,现在定下三日的期限,实在是强人所难。但他也知道,孙孝哲向来说一不二,如果自己真的无法在三日之期内攻下澄城,恐怕真就项上人头难保了。

    “末将遵命!”

    孙孝哲瞥了他一眼,似乎看透了他的心思,又寒声道:

    “如果三日之内攻不下澄城,不但是你,本帅恐怕也难逃厄运。不要畏难,这八万人马尽数交给你指挥,不计代价攻下澄城,咱们的生路就多了一半!”

    说话间,孙孝哲的目光陡而变的深邃起来,从张通儒的脸上直投往数里之外的澄城城墙。

    “末将明白!”

    张通儒忽然现孙孝哲竟也是陷入了成败在此一举的境地,当下一面进攻澄城,一面命人采伐树木,打造攻城器械。因而,这第一日的攻城仅仅是佯攻而已。饶是如此,燕军依旧几度杀上了澄城的城墙,和城内守军做肉搏战。

    不过,只可惜几次都是强弩之末,功亏一篑,又被唐朝守军撵了下来。

    张通儒也不恼怒着急,这本就是意料之中的结果,假若一战而胜,那是意外之喜,现在也没有什么好抱怨的。

    他忽然现,孙孝哲似乎对他极为看重,就算身在军前,也没有亲自指挥,而是将攻城的指挥之权全部委任于自己。这让他又是感动,又是倍感压力,只在心里暗暗誓,一定要打场漂亮仗,不能被大帅瞧不起。

    张通儒和孙孝哲原本没有多少关系,只在这次西进中才接触的多了,但不知何故却大有死心塌地想法。而且传闻中孙孝哲对待部下苛责之甚无人能及,现在看来也仅仅停留在刀子嘴豆腐心的程度上,往往都是话说的狠,动真格的时候却少之又少。

    这一次,张通儒不敢保证孙孝哲会不会又是口硬心软,毕竟他们都已经到了最危险的时刻,倘若不胜,前面等着的也许就是一败涂地了。

    第二日天还没亮,张通儒就召集全军,三面攻城,大型的攻城器械借着若隐若无的夜色与朦胧的晨曦,缓缓向澄城推进。

    军卒们口衔枚,难出喊杀与吵嚷,直到距离城墙不足一里地的时候,城墙上的守军才现了下面的状况。

    “敌袭,敌袭!”

    锣声与战鼓声很快就响成了一片。

    燕军向来都是天光大亮以后,饱餐战饭才大举进攻,现这种天色将亮未亮,还是头一遭。

    然而,现的晚却并不等于唐.军因为刚刚交战的劣势就畏畏尾了,也许是意识到了今日的不同寻常之处,唐.军将士人人奋勇,砖石滚木没命的往城墙下扔,砸的攻城燕军几乎没有立脚之地。

    城下遍布砖石滚木和尸体,堆积在一起竟高出了地面数尺。不过,这并没有为攻城的燕军 提供便利,反而因为高低不平而阻挡了他们进攻的势头。

    辛云京和路嗣恭都是刚刚睡下眯了不到半个时辰就被佐吏和部将纷纷叫醒,两人匆匆奔上城墙,若隐若现间却见叛军势头远远甚于往日。

    “叛军下决心攻城了,今日怕是一场恶战!”

    辛云京久历战阵,一眼就看出了叛军的决战之心,不祥的阴云顿时遮天蔽日。

    嗖嗖嗖!

    撕裂的破空声令辛云京悚然一惊,下意识的俯下身去,却听身边立时传来撕心裂肺的惨嚎。

    手臂粗细的巨型弩箭射穿了一名军卒的腹部,碎骨和五颜六色的肠子摊在外面,令人不忍目睹。

    巨大的弩箭撞碎了那军卒的脊椎,惨嚎几声之后便出气多,进气少,眼看着是活不成了。

    “不好,叛军有床弩!”

    “路明府,辛将军请快快下城!”

    城上的军将大声疾呼,让辛云京和路嗣恭下城,以防止不测。毕竟这两个人是澄城的主心骨,不论伤了谁,死了谁,对澄城守军而言都是极重的打击。

    但都到了这种时刻,辛云京和路嗣恭怎么可能为了自身安全就躲到下面去呢?绝不可能!

    叛军的床弩一波接着一波激射到城墙上,带着巨大的冲击力竟能没入城墙数尺之深,如击中了人便立时是血肉碎骨横飞。恐怖的破坏力登时让守城的乱了阵脚。

    床弩一箭又一箭的钉在夯土城墙上,很快便有一大片硬如铁石的夯土剥离墙面,这种状况让辛云京的头皮阵阵麻。澄城的城墙毕竟还是在夯筑之初偷工减料了,否则也不至于被床弩在片刻时间就剥离了一大片。

    但如果叛军就这木无限制的激射下去,早早晚晚澄城的城墙会就此坍塌。

    好在,床弩的射很快就停止了,大批叛军蜂拥到城下,借助经过特殊加固的云梯攀爬而上。

    对此,守军也不是全然没有准备,城墙甬道上的几口大锅已经被烧的滚热,里面融化后的雪水也开始咕嘟咕嘟冒泡。

    “来呀!用开水烫死这些狗日的!”

    一桶桶滚开的沸水冲着云梯兜头泼下,叛军凄厉惨叫,爬在最前边的人头上阵阵白雾,剧痛之下伸手去挠,却连头待头皮扯下了一大片,鲜红的血肉露将出来,不妨又是一大桶热水浇下,整个人瞬间就失去了平衡,从云梯上摔了下去。

    然则,木柴毕竟有限,烧水的度也不尽如人意,在叛军接近饱和无间断的强攻下,越来也多的叛军军卒爬上了城墙,开始和守军进行肉搏战。

    辛云京见状再也无法安坐在后面,提着陌刀就冲了上去,立时就杀出了一条血路,眼看着唐将面目狰狞,刀刀取人性命,一时间叛军竟无人敢于靠近。路嗣恭也不甘坐看,豪侠出身的他身手亦是十分了得,手持横刀左劈右砍,竟生生护住了辛云京因大开大合敞露的侧翼。

    很快,攀上城墙的叛军越来越多,多处城墙已然失守,路嗣恭眼见着局面就要失去控制,双目赤红,大声怒吼:

    “成败生死在此一战,杀贼!杀贼!”

    一句话喊的嘶声震颤,辛云京猛然回头,知道路嗣恭已经绝望了,今日再无侥幸之理,手中的陌刀却挥舞的更是快如疾风。

    “路明府随我杀出去!”

    霎那间,辛云京内心中爆出了从未有过的求生念头,与其殉城而死,不如拼死杀将出去,忍辱负重,留着有用之身用来杀贼。

    人在绝境时,往往会爆出惊人的力量,数十名守军聚集他的身边,与之且战且退。但路嗣恭却好像浑然不觉一般,只挥着一把横刀再叛军之中左冲又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