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乱唐 > 正文 第五百六十五章:天象有异常
    秦琰舔了舔干裂的口唇,提着顿了刃口的陌刀再次冲进了混战的人群里,长安城墙的甬道上堆满了战死者的尸体,他已经不记得这是第几波攻上城头的叛军,只知道这一战斩获的级足够自己重新夺回旅率的将旗。Δㄟ.

    “杀啊,杀光胡狗!”

    他的嗓子早就喊劈了,一声低低的嘶吼,几乎听出在说些什么,沉重的陌刀上下翻飞,随之又是一片血海肉浪,身经百战的幽燕叛军也惊的连连后退躲闪。

    “秦将军,总这么打下去,也不是办法,须得毁了胡狗这鬼怪东西!”

    秦琰此时虽然已经被降为普通军卒,但身边的袍泽依旧敬称其为将军,他一开始还不赞同这个主意,有意多放几个贼人上来,如此才好从容的斩获级立功。

    不过,真要想毁了这些又大又笨重的鬼怪东西,一时间还真是无从下手。

    郭子仪站在没有被叛军骚扰的光化门敌楼上,远眺着城墙上生的一切,叛军这种攻城器械是此前不曾使用过的,其实并非多么厉害的武器,最大的优势在于提供了一个安全的通道,可以轻松的攀上城墙。只不过对付这种东西的难点在于难以摧毁,只要不将其摧毁,就不能斩断通路,不能斩断通路以叛军的决心和耐力就会源源不断的攻上城墙。

    “传令,喷洒火油,烧毁敌军云车,阻断他们的上城的通路!”

    “不再多杀伤一些了吗?”

    秦晋站在郭子仪的身后,他们此前也是有意放水,想要这些憋坏了军卒们多斩获些级,可以换军功。然而,随着战事的胶着,两军短兵相接的时间渐长,神武军的劣势也就逐渐显露出来,还是在战力上和叛军有着不小的差距。

    郭子仪和秦晋同时意识到了这一点,但请神容易送神难,要把这些源源不断涌上长安城头的叛军悉数撵下去也绝非易事。

    事实上,叛军抱定了攻城的决心,就算秦晋从一开始就下定决心死死抵挡,也无法彻底阻止猛烈的攻势。

    只听郭子仪叹了口气。

    “想不到叛军沦落至此仍有惊人的战斗力,假若在寻常时野战,神武军岂非没有胜算?”

    对于郭子仪的说法,秦晋便是认同,无论河东还是关中,神武军都不以野战见长取胜,所依赖的无非是扬长避短,叛军自以为凭借优势兵力可以碾压一切,在这种轻敌麻痹的驱使下,才会被神武军屡屡暗算。

    说穿了,神武军对阵叛军唯有巧计胜过一筹。

    秦晋从容笑道:

    “以彼之短攻敌之长,岂非莽夫所为?”

    闻言,郭子仪哈哈大笑,至此他算明白了秦晋的最终想法,一支军队的战力高下与否,并不全在于正面相抗的能力,而是能否有足够的耐力。

    往往在对抗之中,只有坚持到最后的才是赢家。叛军虽然战力不俗,但成于斯也败于斯,正所谓直则易折,挫折之后便会继之乏力。

    现在,叛军所面临的窘境正是如此,也许孙孝哲也意识到了这一点,才会不分白天黑夜,不计代价的动疯狂进攻。

    郭子仪仰头看了看西边越深红的落日,仿佛把整个大地都涂抹上了一层血色。

    天就快黑了,然而叛军没有丝毫撤兵罢战的趋势,如此久耗下去,他担心城中守军损伤过甚,而出现军心的动摇。

    把守城墙的军卒乃是神武军和团结兵相互调换而来,如果再按照这种度消耗下去,很快就得把民营推上阵前,其中团结兵由于战斗经验少,消耗远远高过神武军的消耗。

    与郭子仪的担心不同,秦晋反而不怎么担心城中守军的士气。

    神武军自不必说,团结兵和民营的士气也保持在一个较高的水平之上,至少面对如此烈度的攻击,三五天内不会有明显的下降。

    除此之外,秦晋还有一点更加笃定,那就是叛军也同样经不起如此剧烈的消耗,只怕再这么进行下去,先一步崩溃的就是叛军。

    究其竟,还是比拼双方的耐力。

    “大夫所言甚是,末将只担心广平王征的新军难以胜任!”

    秦晋道:

    “广平王征的新军不过是给长安多一重保险,到了紧要关头,不至于临时抱佛脚。不过细究起来,也不至于如此不堪。”

    秦琰事件以后,郭子仪对这群多数由纨绔子弟组成的新军已经失去了信心,甚至还抱着浓烈的戒心,时时小心防备。

    “殴打主将,伪造大夫手令,擅自出城,又不思悔改,带这种兵就等于与狼共舞。”

    常年带兵的郭子仪,最忌讳以下克上,是以对这种情况则是痛恨至极的。

    忽然间,西南处的城墙上喊杀声大盛,只见火势冲天而起,滚滚浓烟很快遮蔽了落日的血色余晖。

    只要烧毁了叛军的攻城器械,今夜就可以安然休息了,秦晋和郭子仪互望一眼,刚刚下达的军令收到了效果。

    秦晋刚要说话,却觉得脑门上突然一片冰凉,伸手摸去竟是一大片水渍。他正感到莫名其妙时,脸上又接连的冰凉一片。

    “下雨了!”

    一声说罢,雨势渐起,这才刚出了正月,居然就下起了雨,实在是反常至极。

    而秦晋也仅仅是吃了一惊而已,郭子仪的脸色却已经大变,因为当世之人笃信反常的气候要么预示着大旱,要么预示着大水。无论哪一种结果,对田地的收成都是毁灭性的打击。

    轰隆!

    一道闪电骤然划过头顶,紧跟着雷声隆隆。爆闪的电光照亮了渐黑的大地,但一闪而后又陷入了更大的黑暗之中。

    秦晋并没有现,郭子仪的面色在黑暗中生了剧变,他很快低声说道:

    “天象异常,军心恐有动荡!须及早罢兵才是!”

    经过提醒之后,秦晋立时恍然,他对这种异常的天气状况并无多大在意,而对于当世之人来说,却是异常至极的天象,往往都会合气运联系在一起。如果将士们果真和唐朝的气运联系在一处,那后果就严重了。

    不过,一时之间,秦晋也没有合适的办法,思忖一阵后,只能选择保守的应对。

    “为今之计,也只能先结束今日的战斗!”

    原本计划若照常进行,大火一起,就能把叛军的冲车烧毁,可惜突然而至的大雨却正好把火浇灭了,无形当中竟帮了叛军的大忙。

    然则,积雪尚未化净,又下起了大雨,湿冷异常竟,秦晋的浑身已经湿透,感觉自己好像置身于冰水中一般,浑身冷的直抖。

    “比拼耐力的时候到了,谁能坚持到最后,谁就是胜者!”

    战斗进行到现在,已经没有什么奇招激励士气,增加战力,双方唯一能做的就是坚持。叛军如果先泄了气,自然就会攻击乏力,无以为继。如果是守军先泄了气,就很有可能被叛军突破城防。

    “去传令吧,所有新军集合,分赴东西南各门!”

    听了秦晋的命令,郭子仪浑身一颤,急道:

    “非到这一步不可了吗?”

    原本在此之前,两个人还轻松的讨论着局势,可转眼之间,竟似走进了绝地关头。

    天色已然黑透,雨水下的稀里哗啦,火把难以点着,秦晋的脸在黑暗中显得越难看。

    “若不将天象异常计算在内,还真就到不了这一步,可现在……”

    说到此处,他顿住了,只抬起头来,将视线投向黑暗模糊的城外。

    嗖嗖嗖!

    一阵箭雨突如其来的砸向了光华门敌楼,郭子仪和秦晋尚未反应,第二阵箭雨又袭了过来。

    “不好,敌袭,保护大夫!”

    “保护将军……”

    秦晋和郭子仪的亲随纷纷挡在左右,一面又要护着二人到敌楼后面去,以躲避不知从何处来的箭雨。

    所幸,两阵箭雨之后就再没了动静。

    “应该是叛军胡乱射箭,并非针对我等!”

    这种情况,秦晋没少遇到过,很多时候叛军都会抱着有枣没枣打一杆子的目的,往城上胡乱放箭,如此射死了城中守将的事,也不是没生过。

    说着话,秦晋的语加快。

    “你我带着人尽到各处查探军情,激励士气!”

    郭子仪却反对道:

    “万万不可,现在各处军情不明,大夫一身系天下安危,万一有所不测……再说,城墙上的甬路已经被砖石分段截断,难以通行。”

    秦晋的本意是他和郭子仪分别往各门各处激励军心士气,但郭子仪的话也有道理,可是如果置之不理,岂非对局面失去了控制?

    越想下去,心底越是冰凉,就像这冰冷的夜雨浸透了一般。

    不知何时,冰雨竟渐渐成了鹅毛大雪,瞬间,秦晋只觉得眼耳口鼻都被湿粘的雪片层层糊住,只得一边甩头,一边抹去脸上的雪片。

    黑暗中,大战仍旧在继续,秦琰身上的衣服和皮甲已经被冻成了一层冰壳,自从叛军云车的大火被浇灭以后,不知哪个出的主意,将城墙上的叛军尸体一一塞到云车的通道里,堵得死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