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乱唐 > 正文 第五百六十八章:重臣有分歧
    “难道,以大帅之意,李嗣业有足够的粮食供养聚拢流民?那,那么他又从何处征集的粮食呢?”

    张通儒当然不会怀疑孙孝哲的判断,但又对于他能从何处弄到粮食而甚觉奇怪。

    “从何处征集粮食?本帅也很想知道,这可能要李嗣业本人亲自告诉你了!”

    孙孝哲对于李嗣业如何供养十万流民也十分好奇,不过他深为自信,李嗣业手中一定有粮食,只要设法弄到手中,说不定就有足够的军粮支撑下去。

    随着天气渐渐回暖,作为军粮的人脯恐怕也只有一个多月的时间可以食用,一旦过了二月,春暖三月,所有肉食三五日的功夫就可以烂成一堆臭肉,别说是吃,就是住在旁边都得被熏死。

    因而,李嗣业的到来,对他而言,绝对是个机会,他有自信,凭借燕军精锐绝对能够击败这群乌合之众,夺取对方的粮食。

    张通儒得知了孙孝哲的计划以后,兴奋的有些忘乎所以,但紧接着又建议道:

    “大帅,咱们须得封锁消息,不能让长安城内得知,得知李嗣业来了!”

    “不必封锁,就算封锁,也锁不住,李嗣业的到来,恐怕长安城内早就知道。”

    “大帅所言甚是,秦晋其人,奸狡至极!”

    闻言,孙孝哲抬头仰望着帐顶,秦晋这个人好像就是他命中的克星,从新安到长安,仿佛只要有这个人存在,自己就一定会大受挫折。

    一念及此,孙孝哲的心头又不免蒙上了一层阴影,秦晋这厮总能绝处逢生,潼关告破之际,原本以为长安成了囊中之物,哪又想得到其间曲折至此!

    眼看着天就要亮了,孙孝哲一日夜未睡,但却毫无睡意,今日还有极重要的大事等着去做,几可以决定他的生死,又怎么能顾得上睡觉呢?

    “大帅今日是否还强攻长安?”

    原本他们一早就计划好了,和长安打个鱼死网破,若不能破城,宁愿拼的玉碎,也绝不坐以待毙。

    现在,既然孙孝哲对局势又有了新的判断,想必策略也一定会有所改变。

    “当然要攻,不过只强攻一点即可,调拨余下亲信精锐,随我伏击李嗣业!”

    张通儒好似开了窍一般。

    “大帅之意,是佯攻?”

    孙孝哲点点头,又摇摇头。

    “虚虚实实,既是佯攻,又是强攻。”

    用兵之道本就如此,虚则实之,实则虚之,没有一成之法,总要因时因势而变,如果唐朝守军已经到了强弩之末,他也不妨将佯攻变成强攻。

    不过,孙孝哲也知道,只要秦晋和神武军尚在,长安就绝不可能轻易拿下。

    好事多磨,只要希望尚在,只要能够达成所愿,吃再多的苦,受再多的挫折也是值得的。

    一旦窥到了机会,孙孝哲立时又像不死的爬虫一般,精神饱满的复活了。

    ……

    “陛下,陛下,喜事,大喜事!”

    宦官一溜小跑的奔进天子便殿,神情兴奋的难以抑制。

    “如此失态,成何体统?君前失仪可知其罪?”

    李辅国当即训斥了那名急吼吼的宦官,李亨最忌讳身边的人毛毛躁躁,今日他的心情不错,如果因此而坏了天子的心情,岂非得不偿失?

    宦官当即被吓的匍跪于地,连连口头求饶。

    “奴婢知罪,奴婢知罪,请陛下责罚!”

    好在李亨不是个轻易责罚人的天子,往往即便生气也是如做太子时的习惯一样,暗自隐忍了。

    李辅国就是知道李亨的这个习惯,才训斥这些毛躁的宦官,否则让天子把怒气憋在心里,不知何年何月就会溢满而爆,那么他这个身边最亲信的人就有可能成为第一个受害者。

    “李辅国,不要责备他们,既然是大喜事,兴奋作态也是人之常情!”

    说着,李亨又看向了那匍跪于地瑟瑟抖的宦官,轻声道:

    “起来吧,喜极作色,何罪之有?”

    吓坏了的宦官如蒙大赦一般,连连口头谢恩,但说什么也不肯起来。

    李亨有些不耐烦,他说话做事向来不作伪,既是认为此人无罪,也就不会责罚于人。

    “你不起来,总要说说有什么大喜事啊?”

    那宦官这才反应过来,自己此来是要报喜的!

    “陛,陛下,有军报,安西节度副使李嗣业领兵十万,已经抵达长安以西二十里!”

    说话间,宦官的心情沮丧至极,原本报喜是个优差,多少宫中的宦官以为报喜而受到天子的注意和奖赏,尤其是监门将军张辅臣,从小黄门一跃成为内侍中地位数一数二的人物,只因为一道军报而已。张辅臣的经历在宫中已经成了传奇,成了所有宦官的榜样。

    然则,一则报喜求赏的优差,却因为欢喜紧张过甚成了坏事,宦官懊恼的同时,又暗骂李辅国从中作梗,真真是卑鄙小人。

    “恭喜陛下,贺喜陛下,李嗣业大军一来,正可与御史大夫里应外合,一举全歼叛军!”

    李亨的脸上也挂着难言的喜悦之色。

    “去召御史大夫进宫!”

    忽而皇城外传来阵阵钟声,是钟楼敲钟报晓,新的一天到了,李亨的心情极佳。昨日一战虽然死伤不少,但挫败了叛军的困兽之斗,今日又得报李嗣业带着十万安西军赶来勤王,岂能不兴奋,岂能不形于色?

    “对,连先生也一并召进宫来,朕,朕要与他们一齐议论此事!”

    李亨口中的先生,只有李泌一人当得。但提起李泌,李辅国的心中就有些疙疙瘩瘩。

    当初李亨尚在做太子的时候,李泌曾向李亨秘密进言,称宦官早晚必为大唐心腹之害,因而建议削夺宦官之权,封官决不许过五品,更不许与闻军国重事。

    这则进言是极秘密的,李辅国也是通过义子才偶然得知,不过李亨似乎对李泌的建议颇不以为然,甚至比太上皇在位时更加重用宦官。

    除了对太上皇在位时几个颇有知兵之名的宦官加以封赏以外,还对当年东宫的一应亲信宦官委以要职重权。

    就说李辅国吧,已经取代了太上皇在位时的鱼朝恩成为观军容使。

    这是个足以和秦晋的使职相并重的差事,只不过李辅国是个心思极为玲珑剔透的人,此前的边令诚、程元振,都是宫中数一数二的大宦官,又均得太上皇信任和重用,到头来却全是惨淡收场。

    究其竟,李辅国总结出了一个规律,那就是这些人均与秦晋为敌,在取得了兵权以后,就不遗余力的对付秦晋,以至于悲剧的收场。

    因而,李辅国虽然有着观军容使的差遣,除了与闻以外,从不对兵事多做一言一行的敢干预,全凭秦晋一人做主。

    通过长期的接触了解,李辅国充分了解了秦晋的脾气秉性,自己如此放权,对方一定会懂得投桃报李。

    只可惜的是,秦晋又救了他必欲置于死地的郭子仪,又委以重任。

    这也是他一直尽力避免和秦晋有过多接触的原因之一,否则早就摆明了车马站在秦晋一方。

    然则,比起心中怀有祸胎的李泌而言,李辅国更喜欢秦晋其人,至少他不会如此阴毒狠辣。

    李泌为了在李亨面前重夺信重,提出了与秦晋截然相反的用兵策略,强调借助外力平叛。

    这诚然是个不错的法子,但其中得失,李辅国的看法与秦晋大致相当,非到万不得已的情况下,绝不能用李泌的法子。

    可惜,天子李亨是个多疑又优柔寡断的人,他一定无法拒绝李泌的建议。

    李辅国一直暗中琢磨着如何寻个机会给李泌寻些霉头,今次似乎看到机会,于是便笑着对李亨说道:

    “门下侍郎与御史大夫的意见一向相左,奴婢怕,怕聚在一处了,又吵个不欢而散!”

    说完他便静静等着李亨的反应,他知道李亨一直试图缓和这两个人紧张的关系,只要把这个理由拿出来,李泌就一定不会得到天子的召见。

    果然,李亨又迟疑了,沉吟了一阵才说道:

    “说的极是,就不召先生了,只召御史大夫!”

    李辅国的眼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这种小动作日积月累下来,李泌啊李泌,少见一次天子,很可能就让你少一次机会。

    忽然间,殿外的宦官高声唱道:

    “门下侍郎李泌觐见天子!”

    觐见之声由宫苑门外渐次传到了殿上。

    李亨闻声皱眉,本来不想召见李泌的,可李泌不请自来,出于对方的脸面和尊重也不能拒见,只得说道:

    “请先生进来吧!”

    李泌正身入殿,走路依旧是风风火火的样子,大礼参拜以后,才说起觐见之事。

    “陛下,臣刚刚听说安西节度副使李嗣业带兵勤王而来,所领十万大军已经进抵长安以西二十里。不知真假?”

    他这是向天子求证这个消息的确实性!

    李亨点头道:

    “安西节度副使李嗣业的确已经到了长安以西二十里处,先生可有建议?”

    李泌闻言,又正身道:

    “臣以为,李嗣业大军不宜与孙孝哲叛军硬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