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乱唐 > 正文 第五百七十二章:决战一念间
    困兽之斗都是鱼死网破的结局,如果有了希望谁还会做这种不智的选择呢?孙孝哲虽然是个赌徒,却也不会一味的求死,李嗣业的出现,就好像在一个垂死之人的嘴边摆着一块喷香流油的肥肉。ww*w..

    然则,这块肥肉却是看得着,吃起来并没有那么容易,李嗣业被打的四散奔逃,可是最迫切需要的粮食却一粒都没弄到手,那么这一仗就算没有收获。没有收获,岂非等于所有希望都落空了?

    到了半夜时分,派出去搜索的人马6续返回军营,带回来的全都是一无所获。孙孝哲终于开始沉不住气了,他亲自带着人到二十里外的山中四处寻找,誓要把李嗣业藏匿的粮食找出来才善罢甘休。

    “李嗣业何时这般狡猾了?粮食居然能藏的如此隐秘!”

    孙孝哲一直深信,李嗣业必然带着足够的粮食,否则根本无法聚拢十万余人。

    到了后半夜,军中数次遣人来催促他回去,均称长安守军出现了异动,十万火急。

    对于长安城中的守军,孙孝哲还是有底气的,这些人虽然战斗力不俗,但真正有战斗力也就是那万把人,想要威胁他们的军营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但是,催促他回营的一波接着一波,孙孝哲不免也泛起了低估,想着任何变故都有可能生,不能再掉以轻心了。

    于是乎,孙孝哲在一无所获,两手空空的情况下,带着亲随返回了长安城外的军营。

    距离军营还有三四里地的时候,孙孝哲远远就瞧见了一大片火光照亮了半边天空,心中不免咯噔一下,难道秦晋这厮以火攻偷袭?

    “大帅,大帅,军中草料场失火!”

    终于,在离营二里左右时,遇上了禀报军情的游骑。

    听说草料失火被烧,孙孝哲差点背过气去。

    没有粮食也就罢了,军卒们还有人脯果腹,可没了草料,让战马吃什么?这一次失火,岂非就等于废了他的骑兵?

    “军中可曾组织救火?又是何人放火?”

    “都在全力救火,至于何人放火,有人说是造饭的火星子溅到了草料上,也,也有人说,说是唐朝派人潜入营中,烧,烧的……”

    “放屁,营防里外各三层,哪个能混进来?负责看管草料的混蛋,现在就给本帅把他宰了!”

    孙孝哲恨极,这明明就是自己军中认为的疏忽,非要怨到唐朝奇兵的头上,说到底还是不想担责任,找替罪羊。

    唐.军自然也就是现成正好的替罪羊,燕军的军法又怎么可能行到长安城内呢?

    孙孝哲冷笑连连,心中已经升腾起不可遏制的杀意。

    抵近军营草料场以后,只见得火势熊熊,眼看是救不得了。

    “大帅饶命,大帅饶命啊……”

    一边厢,孙孝哲的亲随们已经把负责看守草料的军吏五花大绑的捆了来,意识到但那临头,几个五花大绑的人殊死挣扎着,哭嚎着,告饶着。

    孙孝哲厌恶的盯着他们,冷冷问道:

    “说!怎么着的火?说实话,或许还能留下一条命!”

    “大帅,奸细偷偷遣了进来,有心算无心,实在不干俺们的关系……啊……”

    其中一名军吏话还没说完,横刀的刀锋就已经贯穿了他的胸膛,孙孝哲手腕用力又将横刀抽了出来,紧接着带出了一道血浪。

    余者面面相觑,就连哭号声都止住了。

    孙孝哲冷然又扫视了一番,再次问道:

    “说,怎么着的火?”

    “大帅饶命,饶命啊,火,火起的突然,卑下现时,已经,已经火光冲天了!”

    “难道火还能自己燃起来不成?”

    孙孝哲心中一片冰凉,知道现在追究责任已经没了意义,就算把人都杀了,烧掉的草料还能复原吗?望着远处散着不安的马厩,心中悲凉不已,战马啊战马,你们也将要成为果腹之肉了。

    在军中粮食最紧张的时候,孙孝哲都没打战马的主意,宁可把人活活饿死,也不能而死了一匹马。而现在,草料损失至少在半数,与之相对应的就,至少也得饿死半数的战马。

    大火烧了半夜,在天色放亮时终于被救下熄灭。

    看着烧成了黑灰的草料堆,孙孝哲欲哭无泪,昨日一战获胜的欣喜之情,到现在已经荡然无存。

    “大帅,今日是否还强攻?”

    张通儒的声音在耳旁响起,孙孝哲疲惫的挥了挥手。

    “攻,如何不攻?”

    一旦鼓起来的困兽之心被希望所引诱,而这希望又是梦幻泡影,再想重拾这种鱼死网破的决死之念,已经难比登天!因而,孙孝哲的声音中尽是沮丧之意。

    “慢着,派人,继续去搜寻李嗣业藏起来的粮草!找不到誓不罢休!”

    到了此时此刻,李嗣业的粮草就成了他最后的希望。

    张通儒欲言又止,几次犹豫,最终还是叹着气转身离开。

    困啊!

    孙孝哲才回到自己的军帐,困意就像潮水一样的袭来,竟再也忍不住,倒头便睡。

    就在孙孝哲鼾声大起的同时,与之一道城墙之隔,秦晋和郭子仪却都聚精会神的看着地图,甚至连眼睛都不曾眨一下。

    其实,他们面前的地图不过是一些简单的线条所勾勒而成,寥寥数笔画出山川河流,关键的城池就坐落其间。秦晋不理会那些所标注的城池之间距离是否靠谱,只在几个地方不断的比划着。

    这是一张关中北部的地图,随着时间的流逝,秦晋的面色愈严肃。

    “回纥部一定早就厉兵秣马,此时居然已经抵达盐州,再有三五日功夫恐怕就要到了长安城下。”

    郭子仪长年在朔方为将,手指着标注为白池的地方,徐徐向北移动。

    “白池往北上百里是一片戈壁沙漠,回纥部要想抵达五原,须绕不开此地,三五日功夫能到庆州地界就已经是神了!”

    秦晋摇了摇头,这地图上所显示的信息太过有限,若非郭子仪熟悉朔方等地的山川河流,恐怕也很难做出如此精确的判断。

    只听郭子仪又道:

    “回纥部的出兵度的确乎末将预计,一定是早就有所准备,朝廷借兵正中其下怀!”

    “事已至此只能接受这个现实了。”

    郭子仪沉吟了一阵,又徐徐说道:

    “以末将之见,回纥部此时若来,还能对孙孝哲做最后一击,亦能省却朝廷不少气力!”

    其实,关于向回纥借兵的弊端,秦晋早就分析透彻,无非是两点,一则远虑,一则近忧。

    现在连郭子仪都觉得,回纥部现在来了,对朝廷未必不是好事,可想而知,其他官员甚至天子,都可能做一般如此的想法。

    那么,秦晋分析的那一套也肯定就没有了市场。

    现在除了李泌等寥寥数人,再没有敢公开提及回纥借兵一事,很大程度上则是因为秦晋的威信使然。

    思忖了一阵,秦晋也觉得仅凭自己的力量绝无可能把回纥人挡在观众之外。

    “不提回纥,只说李嗣业!联络的游骑可曾入城了?”

    “第一批已经到了,李嗣业现在于京畿以北的甘泉山和石门山一带重新聚集,正等着大夫进一步的命令!”

    “告诉他,就在那里修养,不要轻举妄动,等候命令就是!”

    “还有,昨夜叛军营中一把大火烧掉了半数草料,对咱们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叛军没了骑兵就等于砍掉了一侧臂膀,决战取胜的把握便又进了一步!”

    秦晋似乎早就知道此事一般,表情淡然的点了下头,又忽而道:

    “告诉李嗣业,老弱藏匿于甘泉山中,仅以精锐横扫醴泉、泾阳、栎阳,先断了孙孝哲北逃的通路!”

    闻言,郭子仪精神一震,御史大夫现在就开始考虑断敌后路,想必决战将越来越近,围城解除的日子也近在眼前了。

    秦晋之所以要堵住京畿北部的要道,就是不想孙孝哲通过朔方逃到大漠,再经由大漠返回河北。

    孙孝哲的兵都是身经百战的精锐,如果整编过来,对付关东洛阳的叛军正好就可以以恶制恶,也算是给这些恶绩累累之人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

    到现在为止,仅仅断续投奔过来的燕军就已经有一万余人,全数被秦晋安置在瓮城之中。于计划内,秦晋至少要招降五万人,因而堵住去路则是至关重要的一环。

    关中以南是绵延起伏的终南山,如果孙孝哲往那里逃奔,与走进了死胡同也没什么区别。向东,潼关早就在裴敬的手中,此处也休想逃出生天。至于向西,由陇右奔河西,一路上雪山草地隔壁不断,没有充裕的后勤补给,根本不可能走多远!

    算来算去,仅有北方一途,是孙孝哲最有可能的出逃之路。

    “末将担心,李嗣业的人单势孤,挡不住困兽之斗的叛军!”

    秦晋则道:

    “孙孝哲决死之心已经淡了,其下军卒更是人心惶惶,尤其昨夜烧了他半数草料,没了战马又拿什么逃命?”

    郭子仪低声问:

    “大夫可定下了决战反击的日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