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乱唐 > 正文 第五百七十九章:旦夕便末日
    战场上几乎是一边倒的打击,叛军辕门紧闭,吊索桥高高吊起,三道壕沟内积满了融化的雪水,上面漂浮着未曾腐烂彻底的残肢断臂,浓烈的硝烟迅弥漫开来,硫磺燃烧后产生的臭味掩盖了腐肉气息。.

    步卒们将手中的各式武器高高擎起,呼喝的青筋暴起,整个军阵就好像已经拉满了弹弓,只要松开手就会不可遏制,无法阻挡的向前再向前。

    然则,郭子仪身边的掌旗使迟迟没有后续的动作,战场上的求战情绪依旧在不断的酵膨胀。

    霹雳炮不间断的被投射入叛军营地,倒霉者顷刻间就会被炸的肢残臂斷,余者就算没有受伤,也只得小心翼翼的向后躲避着,以免这种悲剧再生于自己身上。

    “御史大夫到!”

    随着一声高呼,秦晋出现在了长安城墙上,观战的军卒们立刻欢呼雀跃,激动的难以自已。

    这一刻扬眉吐气,在长安被围城的数月时间里,他们经历了绝望、彷徨甚至于做好了一死的准备,今日神武军的一番狂轰滥炸也正式敲响了孙孝哲叛军的丧钟。

    秦晋望着城外迷漫成一片的团团硝烟,心中反而平静异常,他同样也等这一刻等的太久,太辛苦,但真的等来的这一天,身心所感受到的只有更大的压力和疲惫。

    这数百个日日夜夜里,他没有安稳的享受过片刻安逸,哪怕就算在睡梦中,也惦念着局势的变化。

    在来到这个世界之初,秦晋总觉得自己是一个游戏的参与者或者操纵者,但到现在他才恍然觉,自己分明就是被一股无形的力量强推着向前走,就算想停也难以停下来。换言之,除非做好了被这无形力量碾压至粉身碎骨的准备,那么他只能不断的向前再向前。

    心念及此,再看着城外的神武军耀武扬威,秦晋无论如何也提不起丝毫兴奋。

    他这次到城上来当然不是为了观看麾下军卒是多么的威风,只为了通过战况判断,叛军究竟已经到了何种程度。

    以目前的状况判断,既然孙孝哲连一支骚扰的人马都派不出来,就足以说明,他对叛军的掌控和指挥已经濒临崩溃。

    长安城外围着的十余万人看似恐怖,实际上已经成了强弩之末,恐怕连枯草梗都难以击穿。

    跟在秦晋身后的秦琰不断的砸吧嘴,以他的性格看着旁人在外面打的热火朝天,岂能不眼馋的慌?

    “大帅,也让俺带着弟兄们出去过过瘾吧?”

    秦晋没有理会秦琰,此人锐气过甚,如果不好好琢磨一番,怕是早晚要铸成大错。因而,他决定暂且将其雪藏,至少关中以内的大战没此人的份了。

    “交代给你的任务可完成了?识得汉字几何?”

    为了让他沉稳一点,同时也为了将来有更大的展空间,识字是个必不可少的过程。秦琰家奴出身,大字不识几个,到现在就连自己的名字都写不明白。

    只见秦琰面显尴尬之色,但在严厉的目光之下又不得不回答,犹豫了半晌才伸出右臂,将手掌摊开,无根手指醒目至极。

    “五,五个……”

    秦晋冷笑了一声:

    “三天的功夫,让你杀人恐怕五百也不止了,如何识字就这般无能?”

    秦琰缩了缩脖子,腆着脸笑道:

    “俺这手天生就是拿刀的,拿笔自然不成!主君如此折腾俺,岂不是撵着鸭子上架吗?”

    秦晋忍不住嗤的一笑,但随即又绷起了脸。

    “识不得五百字,就算你杀人盈野,也别想坐回旅率,永远在队正的位置上蹲着吧!”

    这话说的有些很,但他一开始本想说五千个字,只是转念间才意识到,恐怕这时间识得五千汉字的人并不多,于是才改口成了五百。纵然是五百个汉字,对于秦琰来说也是一个不容易逾越的苦难。

    这时,秦晋的心思又被城外的状况所吸引,与之直面正对的叛军辕门大开了,吊索桥被纷纷放下,叛军蝗虫一样,乱哄哄蜂拥而出。

    秦琰见状不禁兴奋的大呼:

    “叛贼顶不住了,开辕门请降呢!”

    不过,秦晋的眉头却皱了起来,就算辕门内的叛军受不了霹雳炮的狂轰乱炸,还可以往城外的方向去,为什么往城内的方向来呢?

    脑中转着念头,外面的形势却是瞬息万变。

    郭子仪当然不会对如此大股的叛军视若不见,立即命弓弩手准备,只要这些人敢进入阵前百步之内,不加区分一律射杀。

    混乱一片的叛军毫无章法,竟以极快的度只往神武军军阵冲去,就像泥石流般裹挟着山石泥水盲目的前进着。

    “弓弩手齐射!”

    一声令下,上千只弩箭齐齐破空,划出一道道浅浅的弧线,在叛军头顶以压顶之势砸落。

    眨眼的功夫,人仰马翻。

    接连三轮之后,叛军似乎失去了方向,竟四散而逃。

    城墙上的秦晋松了口气,这股叛军之所以如此,应当是受了督战队的驱赶,但因为毫无战斗意志,所以才在遭受了弩箭的三轮齐射之后四散奔逃。

    就是如此细节,又使他对叛军营内的状况又有了进一步的了解。至少各营的守将还在勉力维持约束部下将士,但可用的手段也仅仅剩下了督战队等寥寥几种。

    果不其然,硝烟渐趋消散,有叛军试图逃回营内,却被来自营内的乱箭悉数射杀。

    被赶出来的叛军已经成了弃子,任他们自生自灭。

    郭子仪并无意将这些人赶尽杀绝,弩箭的几轮齐射也只以驱散为目的,不使他们冲击军阵而已,实际造成的杀伤极为有限。

    见状如此,郭子仪又令将士高呼劝降。

    “愿降者,器械,伏地!”

    扔掉武器可以使叛军失去杀伤的能力,趴在地上则可以让他们彻底丧失战斗力。

    很快,大呼劝降起到了作用,不少叛卒像没头苍蝇一般乱窜了一阵之后,依言放下手中的武器,就地趴下。

    与此同时,长史李萼手下的捉生军再次派上了用场,按照惯例将这些人逐一清点聚拢,引往城外的指定地点,等候具体的审查,只有合格者才能顺利进入降营。

    今日的大动作最终也只是雷声大雨点小,除了比平时猛烈许多的霹雳炮轰击,便没有再进一步的动作。

    然则收获还是不小的,一战又收拢了近五千降卒,此消彼长之下,也等于削弱的叛军的有生力量。

    不过,对秦晋的非议在沉寂了数日之后,又再次冒了出来。

    这一次,乃是有朝臣弹劾他,故意顿兵,养寇自重。

    说穿了就是对这种极为保守的反击而不满,当然也不能排除背后大有用心。但不论如何,一顶养寇自重的帽子扣下来,令得郭子仪异常紧张,当夜就寻到了秦晋,让他无论如何也要撇清这种可能,否则后患无穷。

    在此之前,郭子仪一直沉心于兵事,对于朝廷纷争甚少言,这次之所以一反常态,显然是觉得非同小可。

    这让秦晋也重视了起来。仔细想想,其中的确有不少耐人寻味之处。一旦长安解围,也就意味着朝廷的危局正式有了转机,外部的危机压力骤然消失或者缩小,那么针对神武军和他本人的各方势力难免就要重新抬头。

    对此,秦晋早就见怪不怪,在唐朝带兵平叛,必须两手都要硬,内斗无可匹敌,外斗势如破竹,只有这样才能保证自己不被那股无形的力量碾压的粉身碎骨。

    秦晋闭上了眼睛,回想着各种记载,诸如王忠嗣、颜真卿等忠臣名将,不都是没能死于外敌之手,最终命丧在内斗之中吗?

    想起颜真卿,秦晋不免心头一动,这位名臣在安禄山造反之初联合河北道十五郡与之相抗,并顽强的坚持到最后,可惜在三十年后,竟遭奸相卢杞陷害,假借藩镇之手将其残杀。结局之悲惨,实在令人唏嘘。

    而“奸相”卢杞此时正在河东道,带领着神武军的主力和史思明部叛军拼死抗衡。

    但愿三十年后,卢杞不要又成了奸相!

    秦晋如实默念!

    “难道要我摒弃既定策略,不惜代价对叛军起反击强攻?”

    心中虽然想的通透雪亮,但口中还是不免了句牢骚。

    郭子仪思忖着,并没有立刻回应,最终还是迟疑着说道:

    “关键不在城外,而在宫内!”

    秦晋心知肚明,他这是在暗示,只要取得了天子的谅解,那么一切就可迎刃而解。

    但紧接着,郭子仪又叹了口气。

    “可惜,在这桩事上,天子只看结果,而不会听因由的!”

    ……

    “大帅,千万别再犹豫了,今日唐.军仅仅恫吓,就收我数千降卒,倘若真来强攻,旦夕间就是末日了!”

    张通儒苦口婆心的劝着孙孝哲。

    “逃出去?败兵之耻辱将永随我左右,带着这种耻辱苟且残生,岂不是比死了还要痛苦?”

    心高气傲惯了的孙孝哲怎么能够容忍这种屈辱,因而在注定兵败之初就已经下定了玉碎的决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