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乱唐 > 正文 第六百二十二章:留都又失陷
    药葛毗伽小声的说道:

    “唐朝何时,何时会妖法了?如果,如果翻手为云,覆手为雨,那,那岂非无敌于天下了?”

    “什么妖法?如果真的有妖法,又何至于被安禄山打到了长安城下?”

    磨延啜罗不忿的驳斥了一句,忽然又意识到自己的声音有些大,便故意的把声音又压了下去。wwんw..

    “叔父莫要被唐朝人吓落了胆,这不过是他们玩弄的障眼法,为的还不是恐吓咱们?”

    话虽说的斩钉截铁,可心里终究还是有些没底,因为一时间也捉摸不透,唐朝人是究竟如何把两座小山一般的夯土堆夷为平地的。

    不过,神武军并没有就此收手,又有一支军阵出现在了校场之上,巨大的架子在挽马的牵引下缓缓前进。

    许多人一眼就认了出来,这是神武军在长安解围之战时使用过的石砲,只不过比之战时低矮了不少,看起来也精致了许多。

    很快,大约有二十架的石砲被固定在了校场的正中,投射方向对准的乃是北方,那里是一片空旷的平地,仔细望过去不知何时竟插满了密密麻麻的人形木板。

    刚刚在惊骇中缓过来的百官们又开始交头接耳,天子李亨侧身询问身旁的秦晋。

    “秦卿,如果朕没猜错,这就是石砲的实物了吧?”

    秦晋欣然点头。

    “陛下猜的没错,这是经过神武军改造以后的石砲,体积更小,威力不减,可以更安全的投射霹雳炮,请陛下捂住耳朵,接下来还会有巨响!”

    李亨笑了,摆摆手,表示自己无妨。

    “将士们都可以近距离的操作,朕又岂能被这区区巨响惊着了?如此利器可以杀敌盈野,出的巨响也是天籁之音,朕喜欢听还来不及呢!”

    兴奋之下,李亨的话也多了起来。

    不远处,磨延啜罗叔侄也对这二十架石砲在不停的品头论足着。

    磨延啜罗从未见过此物,觉得神武军的花样越来越多,真是不清楚这种可以移动的木头架子又如何杀人了!

    一阵急促的鼓点骤然响起,紧接着又是三声尖利的哨音。

    众目睽睽之下,二十架石砲的摆臂猛然弹了开去,众人只觉得有二十个黑影朝远处的人形木板阵飞去,瞬息间爆炸此起彼伏,白色的硝烟团团腾起。

    操作石砲的神武军军卒动作十分熟练麻利,以极快的度一连投射了三轮,然后就开始收起架子,把石砲拴在挽马上,渐渐步出了校场。

    人们初时还有些莫名其妙,这表演到了一半怎么人马架子就全都撤了呢?但随着北面远处的白烟渐渐消散,这才骇然现,那些人形木板早就碎成了千片万片,没有一个还能保持完整。

    这一回,磨延啜罗竟呆立了半晌没有吭声。如果说此前将两座夯土堆夷为平地搞的是障眼法,那么炸碎木板阵则是切切实实生的。他自问自己的眼神不差,也不会看走了眼。

    只听药葛毗伽无意识的嘟囔着:

    “如果,如果唐朝有如此利器上千,数万人马岂非顷刻尽覆?”

    磨延啜罗竟也跟着下意识道:

    “难怪孙孝哲二十万燕兵尽数折戟于长安城下,如果神武军能早一日拿出这种利器,洛阳又何至失陷,潼关又何至失陷?”

    一连两声问,没人能回答他。而报有这种想法的,也不单单是磨延啜罗一个人,天子李亨就在感慨,如果有这种利器在手,收复东都岂非指日可待?而当初太上皇任凭杨国忠打压秦晋,并把其撵出长安,怎么看都是昏聩之举。

    当李亨向秦晋表达了对这种利器寄予厚望的想法之后,秦晋苦笑道:

    “石砲与霹雳炮确实厉害,但陛下所见威力却是有一半都掺了假的!”

    “掺了假?”

    李亨邹起了眉头,神情又是疑惑又带着几分不快。这么做,不就是欺君了吗?不过,他认为秦晋既然敢说出来,就必然有其理由,于是静静的等着解释。

    秦晋道:

    “臣之所以这么做,一方面是做给关中百姓看的,可以提振士气民心。另一方面也是做给回纥等外邦看的,使之放弃非分之想。不过陛下也请放心,这种火器的威力虽然没有刚刚所见那般威力,仅仅是因为制造不够精良,只要经过不断的改进,早晚有一日,其威力可胜过当下百倍千倍不止!”

    如果这等话出自旁人之口,李亨只会当做夸夸其谈,但秦晋从来还没说过空话,不免就有几分信了。然则,一想到威力可及眼前的百倍千倍,不禁心中凛然,如果当真有威力如此巨大的利器,天底下还有什么是无法摧毁的?

    “若百倍千倍于此,岂非一日杀人百万?当真乃军国利器,可朕却不希望有朝一日会见到如此恐怖的东西,上天有好生之德,朕只希望万民安居乐业,繁衍生息!”

    秦晋心道,若论将来威力巨大的武器,又岂止于百倍千倍?后世的核武器就算毁灭整个地球也绰绰有余,只不过这些东西就算说出来,以当世之人的知识储备也难以理解。

    “陛下仁心,臣感佩不已,臣心中所想的,只恨不能杀光叛贼,使之难再为祸!”

    整场大观兵的焦点全在于霹雳炮的表演上,可以说收到了远预料的效果,百官为此振奋不已,个番邦时辰则胆战心惊,就连知道内情的天子李亨,虽然不似臣下那般兴奋了,可心中也是对未来持着一种很是乐观的态度。

    这次大观兵的主角不仅仅有神武军,还有李嗣业的安西军,以及由蜀中来的剑南边军。

    安西军的五千精骑完全是唐朝传统的精锐模样,刚一出场人么就觉得这是一支久历风沙的百战老兵,其与生俱来的杀气绝非那些新兵蛋子可比。毕竟在长安城周边的军队,十之七八都是新招募的军伍。若论参军时间的长短,就连成军不过两年的神武军也难以相比。

    “唐.军威武,唐.军威武!”

    传统的口号立时响彻校场上空,五千张嘴异口同声,立时就挑起了上下官员的激动情绪,也都纷纷跟着高呼威武。这使得今日观兵的气氛再一次被推向,朝廷有如此强兵,军心士气如虹,哪个还敢说朝廷只是盘踞在关中做苟延残喘之举?

    种种谣言在今日大观兵之后将不攻自破!

    李嗣业与段秀实在三日前就已经受到了天子李亨的接见,李亨对他们很是满意,这两个武将能够不远千里从西域赶回来,足见其真心。

    在问起安西节度大使梁宰的情形时,李、段二人尽管极力遮掩,但李亨还是看得出来,此人有观望的意图,应该是不赞同出兵的。

    李亨虽然是个厚道人,但却不意味着可以任人欺骗,许多世情早就洞若观火。

    因而,在凉薄之人的反衬下,他更加珍惜那些肯在关键时刻,雪中送炭,施以援手的人。

    大观兵圆满落幕,百官散去,百姓散去,原本热闹非凡的校场登时冷清了下来,然则李亨却并不急于离去。身后跟着房琯、秦晋、郭子仪、李嗣业等一干文臣武将,在禁苑兵营中步行参观。

    他要见识见识这霹雳炮的真实威力。

    “秦卿可否将霹雳炮再演示一次?”

    虽然没有明说,秦晋又岂能不知道,李亨这是要看看霹雳炮的真实威力!

    “如陛下所愿!”

    不过,这一次他没有再玩弄玄虚,也没有使用石砲射,仅仅是将三枚霹雳炮埋在了土堆中,然后以火把点燃引信。

    轰的一声,土堆立时被炸的四分五裂,李亨再一次愕然,想不到纵然不作假,这威力也惊人急了。

    当李亨问及观兵如何作假时,秦晋呵呵笑了。

    “说是作假,其实也算不得全然作假。比如石砲的演练,臣事先已经叮嘱人在木板阵里埋设了数百枚霹雳炮,威力自然震撼无比!”

    李亨闻言一愣,也跟着笑了,他可没想到,竟是这等作假的法子,说到底也算不得全然作假,毕竟爆炸的威力可是货真价实的。

    于是乎,李亨对未来更加充满了希望。

    “现在秦卿不妨将此前未及奏报的军务说与朕听了!”

    跟在李亨身后的房琯和崔涣面色登时变化,他们虽然不清楚内情,但也敏锐的意识到,这一定不是什么好消息,否则在大观兵时当众宣布,岂非更好?

    “陛下,臣得到了河东军报,太原失守了,监军张辅臣壮烈殉国!”

    张辅臣在宦官里算是少有的厚道人,当初在长安时,也颇为善待备受打压的李亨。

    因而,李亨听说张辅臣在太原城陷后力战身死,也不免有几分感伤。

    “张辅臣可还有什么家人、着有司从优抚恤。”

    朝廷对张辅臣进行追封那是必然的,但这毕竟都是虚的东西,重要的是要从优抚恤其家人,才不枉其抛洒了一腔热血。

    宰相房琯在听到太原陷落的消息以后,面色已经难看到了极点,太原作为唐朝在北方的留都,意义十分重要,当此之时失陷,绝对是个噩耗!